第一百九十八章 四爷告假/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还没有来得及说话。

纪尧神色一正,带着心疼:“今日三公主和长公主的所作所为,我已经知晓,让你受委屈了菁儿,明日我会上书皇上,好好陪你,到时候我们去庄子上。”

“四爷!你要?”

萧菁菁没想到四爷会这样说,四爷都知道了?今日发生的事,三公主说的话还有姑母的态度她知道肯定会传开。

“长公主三公主欺负菁儿,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也不做,我不该让你来的。”纪尧又叹了口气,摸了一下她的脸。

“四爷。”萧菁菁望着四爷:“三公主让我把你还给她,说你心里是有她的。”

“我心里到底有谁你不知道?三公主不用理她,之前怕你会多想,没有告诉你,宫里已经传出消息,三公主会下嫁李元浩,中秋宫宴上就会有圣旨,皇上要是不给交待,我就一直陪着你,好不好菁儿?”

“四爷真的不上早朝?”萧菁菁明白四爷的意思,三公主下嫁李元浩?李元浩不是喜欢男人?是四爷还是?

萧菁菁知道四爷肯定做了什么,不然三公主不可能下嫁李元浩,前世三公主一直过得很好。

下嫁的也不是李元浩。

“嗯!。”

纪尧知道长公主是站在秦王那一边的,三公主不过是一颗棋子:“长公主是想试探一下我的态度,却让你受了委屈,三公主是长公主推出来的。”

“试探?”萧菁菁问,四爷都知道吗?

“长公主更喜欢秦王,觉得太子身体弱不适合继位,我是太子太傅,所以想试探我的态度,也是为了在圣上面前找说辞,我也是才弄清楚,不然不会让你来这里。”纪尧没有多说什么,他心疼的摸着菁儿的脸:“菁儿该早就离开,娘还有外祖母也该——”

“我当时想过走!”

萧菁菁想到前世,除了小的时候见过这位姑母,她前一世也见过这位姑母,前一世姑母也是这时回京的,她还没有嫁给四爷,只是和四爷定了亲,心中想的还是纪宁,姑母也举办了花宴,她也参加了,三公主今日一样针对她,姑母没有管,她转身就走,心中却更讨厌四爷,觉得四爷虚伪。

之后便有人传父王和四爷有不臣之心,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这样说,直到很久后她才知道姑母是站在秦王那一边的,她的离开让姑母找到说辞。

让圣上对父王和四爷起了疑心。

这一世,她不想再转身走。

她留了下来。

“为什么不走?”纪尧轻声问,不知道这丫头为什么不走,既然想到要走,以他了解的,这丫头哪里愿意受这样的委屈,该转身走才是。

“娘该带你离开。”

“我不想连累四爷和父王,娘和外祖母知道我想留下来。”萧菁菁道,她可以任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可是她不想因为自己再连累父王和四爷。

前一世外祖母身体不好,没有参加今日的花宴,婆婆二嫂三嫂参加了,虽然不喜欢她,在三公主针对她的时候,站了出来,在她转身离开后,也告辞离去。

“傻瓜,怎么可能会连累!”纪尧没想到菁儿竟然这样想:“简直就是一个小傻瓜,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我在,怕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交给我处理就是。”

“四爷,我也想为你做什么。”

萧菁菁望着四爷。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你想得太多了,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也不需要顾忌。”纪尧抱住眼前的小姑娘,亲了亲她,低声道。

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的亲吻,她抬头:“四爷,以后我会任性胡闹的。”

“不怕。”

纪尧看着她,笑了笑,捧着她的脸,亲了下,抬头,他知道小丫头多半是猜出了什么,才留下来,从她的话中也能听出来。

他没想到她这么聪明,这么快就猜出来。

“四爷,你说姑母喜欢秦王,太子殿下——”萧菁菁很担心,她记得上一世就是在这次花宴后,四爷去了南边,父王回了京,太子殿下做了很多错事。

“不是那么容易的。”

纪尧开口。

萧菁菁知道前世是因为四爷去了南边,没在太子身边,只要四爷不离开京城,就不会有事,无论发生什么,她相信四爷都会处理好。

*

“之前该带老四媳妇走的,长公主三公主贵为公主又如何,针对老四媳妇,我这当婆婆该出面,老四知道不知道会做什么。”纪老夫人说完老四媳妇的好,想到老四。

“老夫人,四夫人不愿走。”

张嬷嬷道。

“虽然如此,但。”纪老夫人摇头,老四媳妇今日是真的受委屈了,希望老四能做点什么。

“四夫人或许是猜测到什么。”张嬷嬷开口,纪老夫人看向张嬷嬷:“你的意思?”

“老夫人,长公主殿下突然回京,三公主针对四夫人,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对四爷的爱慕,老奴总觉得里面有什么。”

张嬷嬷把她的想法说出来。

纪老夫人之前只是没有多想,现在一想,越想越有可能。

她之前也猜测过。

“现在就看宫里的会怎么交待,要是宫里不给个满意的说法,我会亲自去见太后娘娘,皇家的女儿尊贵,别人家的就不尊贵了?三公主公然说出那样的话,不能没有说法,老四媳妇还是郡主,要是换一个人——”

纪老夫人开口。

“皇家的公主也不能不要脸!”张嬷嬷点头:“除非三公主想当妾。”三公主不可能当妾,想的是让四爷休了四夫人。

“吴家应该也不会罢休。”纪老夫人道:“安郡王要是知道也会要一个说法,各府也会担心,皇家不顾脸面做出什么!”

吴老夫人也准备要是宫里不给一个说法,就亲自进宫,求见太后娘娘,为菁姐儿讨一个公道。

到时候再和纪老太婆说一声,吴纪两家还是有不少门生故旧,女婿安郡王那里也要通知。

皇家的公主就这么嫁不出去?

之前她就想带菁姐儿走,皇家的公主也不能无法无天。

回到府里,直接让周嬷嬷去叫了老大老二过来,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也一并叫来,还有礼哥儿,都叫来。

和老大老二说一声,免得老大老二还不知道,还有给女婿安郡王写封信,菁姐儿受了这样的委屈怎么能不知道!

想到柔姐儿和吴氏,她把今日柔姐儿出现的事说了出来。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没想到三公主会公然——

菁姐儿今日受了委屈,又听到柔姐儿的消息。

“娘的意思是?”

“当然是宫里不给说法,就给菁姐儿讨个公道!柔姐儿要多注意,老三要是再——”

纪老夫人回了府,派了人去问老四,知道老四有打算后,放了心。

*

长公主府。

“之前不是调查说菁丫头冲动,易怒?遇到这样的事,会转身就走。”怎么没有?长公主看着驸马还有烨哥儿。

夜深了,宫人都退了出去,守在门口。

“太子体弱,没有子嗣,秦王是最合适的,皇弟也属意秦王,只要扶秦王上位,烨哥儿以后也能更进一步,本以为今日会有收获,菁丫头却没有如意料中离开。”接下来的计划便不能做。

长公主又道:“如果菁丫头转身走,三丫头再不好也是公主,只要在皇弟面前说一下,让皇弟怀疑他们有不臣之心,一切就好办。”可是现在!

“说了最好调查清楚,接下来的计划,先停一停。”

长公主最后道。

好在别的目的算完成了。

“明白我会进宫。”

*

熙和帝一大早就知道了三丫头昨日做了什么,皇妹应该是听了三丫头的话,才会为难菁丫头。

“去长公主府,把三丫头带回宫,关起来,谁也不许见,等朕下了早朝再说。”

“老奴马上去。”

总管公公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去安排。

熙和帝知道吴家纪家肯定会要说法,由着宫人服侍穿好龙袍,看了眼里面:“等你们贵妃醒了,和你们贵妃说一声,朕走了。”宫人忙行了一礼,熙和帝出了承乾殿,往养心殿去、

宫人跪在地上,过了一会才起来。

“皇上走了?”床榻上,一个声音响起,宫人知道娘娘醒了,扑到床榻前,床帐被一只如玉白皙的手掀开,一张宜喜宜嗔的脸露了出来。

“娘娘。”宫人开口。

“扶本宫起来吧。”

“是。”两个宫人忙起身服侍娘娘起来。

“刚才让人把三公主关起来了!”

“娘娘——”

“三公主吗?”她不喜欢这位三公主,皇上显然是动怒了,她也该起来了,收掇好去给太后娘娘请安。

养心殿,熙和帝翻了翻手边的奏折,今日不是大朝,大臣不用一大早就来上早朝。

“陛下。”这时一个太监走进来,行了一礼:“几位大臣一直等着陛下召见,纪太傅没有来,让人递了一封奏折上来。”

“拿给朕看看。”熙和帝威严开口,太监上前,恭敬的递上手中的奏折。

三公主昨日在长公主府里,所作所为,宫中还没有人知道。

熙和帝取过奏折,打开,看了看,没有出他的意料,纪永叔以菁丫头气到为由告假,这是对皇家不满了。

太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纪太傅人没来却递了折子来。

“朕准了!”熙和帝看完,合上折子放下,就让纪永叔陪下菁丫头,菁丫头昨日受了委屈,三丫头一闹,再想瞒着人不可能。

“是,陛下。”

太监忙行了一礼,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下去吧。”熙和帝道,挥了一下手:“让那些大臣进来。”

太监退了下去,到了外面,看到诸位等候的大人,他行了一礼:“陛下请诸位大人进去。”然后找了纪太傅派来的人,告之陛下准了。

熙和帝见了几个臣子,见完,让他们退下,侍茶的宫人走了进来,跪在地上奉上茶,熙和帝没有看,取过喝了一口,让人下去。

长公主府,长公主见到皇弟身边的总管公公。

“还请长公主殿下把三公主殿下叫出来,杂家奉了皇上的命令。”总管公公行了一礼,开口。

“好。”长公主知道是来接三丫头,让人去叫三丫头出来,之后才问了问,知道皇弟已经知道了昨天的事,要把三丫头接到宫中暂时关起来,她没有想过瞒住皇弟昨日的事。

她一会也会进宫,没有多久,三丫头来了。

她听到了三丫头的奔跑声。

“姑母。”三公主仍然一身火红,提着鞭子,她不知道有什么事,姑母叫她,难道是姑母想到办法对付萧菁菁了吗?她高兴起来,冲到姑母面前撒娇。

身后跟着宫人,怕三公主会摔倒。

“三丫头,你父皇派人来接你了,要接你回宫。”长公主拉着三丫头的手,看向总管公公。

“父皇。”三公主脸色一变,父皇派人来接她,这才看到总管公公,她害怕父皇知道,只有姑母能帮她,她转身扑到姑母怀里:“姑母我不要回宫。”父皇肯定会禁她的足,她才不要,她要见父皇。

“怎么能不回宫呢。”长公主摇头,拍了拍她的背:“你父皇派了人来接你。”

“姑母,我。”

三公主想说什么,姑母说过会和父皇说的,父皇派的是身边的公公,肯定会把她关起来。

“一会,我会进宫。”长公主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她会进宫,和皇弟好好说一说,三丫头——

“姑母,你说的是真的?”三公主一下子高兴起来,抬头,看着姑母,一点也不怕了,有姑母在,父皇不会把她怎么样。

“你说呢。”长公主轻笑。

“那我和姑母一起回宫。”三公主看向总管公公,她要和姑母一起回宫。、

“不行。”长公主摇头。

“三公主殿下。”总管公公在一边道。

“本公主才。”三公主昂着头:“姑母!”

总管公公知道陛下彻底厌了三公主。

长公主看着总管公公,笑着低头,对着三丫头:“三丫头,你父皇派了人来接你,你先跟着公公回宫,姑母一会就进宫,去见你父皇,和你父皇说,你要是不听话,你父皇生气了。”

“姑母,我怕父皇。”三公主后面的说出来。

三公主也知道怕?总管公公看着三公主。

“姑母会跟着进宫的。”长公主拍了三公主的手。

“好吧。”三公主点了头,勉强答应了,看向总管公公,倨傲的昂起头:“父皇让你来接本公主?”

长公主也看着总管公公:“劳烦公公了。”

拉着三丫头起来。

“长公主殿下,杂家都是奉陛下的旨意。”

等三丫头走了,长公主叫了人,她也要进宫,进了宫,下了马车,三公主往里面冲,宫人一见忙跟上:“公主殿下。”

“拦住三公主。”总管公公挥手,侍卫动了。

三公主知道父皇派来的人不止带她回宫这么简单,她要找母嫔,只要找到母嫔,等姑母进宫,就好了。

身后冲出几个侍卫拦住她:“三公主。”

“你们敢拦住本公主。”三公主瞪着拦住自己的人,伸出手指着他们,就要甩鞭子:“让开,听到没有,本公主让你们让开,再不让本公主抽死你们,你们敢拦本公主,本公主要你们——”

“带三公主进去。”总管公公上前,没有和三公主多说。

“你们敢!”三公主见这些人过来,手上的鞭子甩动着,昂着头瞪向总管公公:“本公主会告诉父皇!”

“陛下有令,让老奴带回三公主,关起来,谁也不许见,把三公主的鞭子夺下来。”

总管公公开口,让侍卫抓住三公主,夺鞭。

“你们敢,我不信,父皇才不会,才不会!”三公主不相信,想要跑,她知道父皇要做什么了,父皇要把她关起来,她才不会信。

侍卫抓住了三公主,三公主还想要挣扎,被夺去了鞭子,

“你们把鞭子还给我,你们是什么东西,敢抓本公主,放开本公主!”三公主想要夺回鞭子,想到父皇要把她关起来她不甘心。

只是无论她怎么挣也挣不开。

“带三公主——”总管公公道,接过侍卫递过来的鞭子,他会呈给陛下。

侍卫拉着三公主往里面去,三公主身边的宫人脸色都白了,前面也有宫人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像是三公主,很快看到总管公公,不敢再过来。

“这是?”余贵嫔这时带着人过来,她不知道昭宁什么时候回宫,向太后娘娘请了安后,准备过来看看,谁知道一下子就看到昭宁,竟被侍卫抓着,旁边的是陛下身边的总管公公,发生了什么。

脸色一下子变了,带着人冲上前:“昭宁。”然后看向总管公公,看到昭宁的鞭子。

“三公主的鞭子,老奴会呈给陛下,陛下有令,让老奴把三公主带回关起来。”总管公公捧起鞭子,向余贵嫔行了一礼,侍卫抓着三公主进去。

“母嫔,母嫔,救我!”三公主听到余贵嫔的声音,挣扎着转过身来。

“昭宁。”余贵嫔想要上前,被总管公公拦下来。

“公公!”余贵嫔想说什么。

“陛下有令,贵嫔娘娘还是找陛下吧。”

“母嫔!”三公主又气又恨:“母嫔,我不要被关起来。”

“昭宁,母嫔会去求你父皇。”余贵嫔再次冲上前,总管公公伸出手,余贵嫔只能眼睁睁看着。

跟着余贵嫔过来的宫人和婆子都没有想到,三公主被关起来,娘娘?

三公主被带进去关了起来,余贵嫔像是回过神来。

“妾要见陛下。”余贵嫔知道三丫头肯定是做了什么。

“贵嫔娘娘可以去求见陛下,陛下会不会见,老奴就不知道了。”总管公公道,一个侍卫出来。

“好好守着。”总管公公开口。

侍卫应了一声是。

总管公公准备去见陛下了,陛下还等着他,他不准备在这里耽搁,余贵嫔也要去,养心殿,熙和帝去了一趟慈宁宫,回了养心殿,宫人奉上茶,喝完杯中的茶。

宫人退了下去。

“陛下,总管公公回宫了。”这时,太监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头。

“办好了?让他进来。”熙和帝坐下来,威严的道。

“是,陛下。”太监走了出去,看到总管公公:“大总管,陛下让你进去呢,三公主?”

总管公公:“你说呢?”走进了养心殿。

熙和帝看着手上的奏折,听到声音,抬头,总管公公小心走进来,看到陛下,忙行了一礼:“陛下,老奴把三公主带回宫了,这是三公主的鞭子。”双手奉上鞭子。

“关起来没有?”熙和帝放下手上的奏折,取过鞭子放在一边。

“老奴照着陛下的吩咐把三公主关了起来,让人守着三公主,三公主一直在闹,贵嫔娘娘想要见陛下。”总管公公道,抬起头来。

贵嫔娘娘还不知道三公主做了什么。

才会来求陛下。

“还有脸闹!三丫头就是被她惯坏的!”熙和帝一听,脸色沉了下来,手上的奏折也扔到地上,啪一声。

“让余氏回去,朕不想看到她,和她说一说三丫头做了什么,看她还有没有脸来求朕!”显然不想见余氏。

“老奴马上去。”

总管公公早就知道,退了下去。

熙和帝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坐回御座,总管公公出了养心殿,看到等在外面的余贵嫔,甩了一下手上的拂尘:“贵嫔娘娘。”

“公公,陛下?”余贵嫔看到总管公公出来,忙开口,陛下会见她吗。

“陛下让贵嫔娘娘回去。”总管公公道。

“陛下,昭宁。”

她的昭宁怎么办,余贵嫔还想说什么,昭宁到底做了什么,不是去了长公主府吗?不是在长公主府吗,为什么被带回宫,还关了起来,她不相信的:“陛下为什么?”

“贵嫔娘娘想必心里有数,三公主。”总管公公觉得余贵嫔该心中有数才对。

“我想知道昭宁到底做了什么?”

余贵嫔想弄清楚昭宁做了什么。

“陛下也让老奴和贵嫔娘娘说一下,免得贵嫔娘娘不知道,到处跑,三公主殿下。”总管公公接着把三公主殿下昨日在长公主府所作所为都说了。

“昭宁怎么会。”余贵嫔不敢相信,昭宁怎么会?

“娘娘。”宫人扶住娘娘,她们也没想到。

“三公主在长公主府所作的,陛下已知道,很生气,三公主贵为公主却当众——陛下觉得三公主殿下都是贵嫔娘娘你宠坏的,所以。”

总管公公最后道。

想必余贵嫔会明白。

三公主公然要菁华郡主让出纪太傅,还说了那样的话——

陛下当然要怪余贵嫔没有把三公主教好,不管三公主是不是余贵嫔宠坏的,余贵嫔都要担这个责任。

“昭宁怎么会,昭宁自己要嫁给李元浩了,怎么会又,一定哪里弄错了,陛下不让昭宁找纪太傅,昭宁也不再找,之前没有再闹,当众抢夫,昭宁怎么会当众抢夫!”余贵嫔怎么也不愿相信。

“贵嫔娘娘三公主昨日的所为各府都在。”总管公公道。

“昭宁不是跟着长公主,长公主为什么不阻止?”余贵嫔想到什么,昭宁不是和长公主一起吗,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长公主没有阻止吗。

长公主回京,又喜欢昭宁,她当然是高兴的,昭宁亲近长公主,在她看来有长公主在,她也不用为昭宁担心,可是。

总管公公没有说话。

余贵嫔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长公主。”

总管公公没有回答:“贵嫔娘娘还是回去吧,三公主的事,等陛下消了气再说,陛下现在觉得是贵嫔娘娘的错,贵嫔娘娘再等也没用。”

余贵嫔不知道长公主为什么不阻止,为什么要害昭宁,她也想教好昭宁,是陛下一直宠着昭宁,才会把昭宁宠成这样:“我知道了,陛下怪妾,觉得是妾宠坏了昭宁,明明是陛下。”

“贵嫔娘娘慎言。”

总管公公不打算再和余贵嫔多说。

余贵嫔明白就算是陛下把昭宁宠坏的,也不能说:“我不该把昭宁惯坏。”

“贵嫔娘娘请回吧。”

总管公公甩了一下手上的拂尘。

余贵嫔扶着宫人的手,转身。

总管公公回到养心殿,熙和帝又喝了一口手边的茶水,放下茶杯,抬头看他,总管公公行了一礼:“陛下贵嫔娘娘走了。”

“余氏再来,就挡了。”熙和帝又道。

“老奴知道。”总管公公知道余贵嫔是彻底失宠了,三公主也会一直关着。

熙和帝没有再说话,继续批阅奏章。

养心殿内很安静,总管公公指挥着宫人。

不久,总管公公看到守在外面的太监探出头来,他走了出去,问了问,知道是长公主来了,走出几步,往外看了看,他嘱咐了一声,甩着指尘走了进去。

“什么事?”

熙和帝看他一眼。

“陛下,长公主殿下来了,有话和陛下说。”总管公公不知道长公主殿下来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为了三公主,他上前,小声的。

“皇姐来了?”

熙和帝开口:“让皇姐进来吧。”

“是,陛下。”

总管公公行了礼,退到外面,让人去告诉长公主殿下,陛下有请,很快,长公主扶着身边宫人的手,一步步走过来,雍容华贵,一身长公主服饰。

“长公主殿下,陛下有请。”总管公公俯身。

“多亏公公了。”长公主一笑。

“这是老奴该做的,长公主请吧。”总管公公抬头。

长公主带着人走了进去。

总管公公也跟了进去,看到长公主殿下走到陛下面前,他忙走到陛下身边站定。

“皇弟又在看什么。”

长公主笑着,熙和帝抬头,放下奏章:“皇姐坐吧,皇姐来是?”

“三丫头,我之前并不知道皇弟为她选了驸马,要是知道,不会让她胡来。”长公主坐了下来,开口道。

身边的宫人站着。

慈宁宫,几个宫人行了一礼,为首的宫人抬起头来:“太后娘娘,准备好了。”

“都准备好了?”太后没想到三丫头竟然做出那样的事,容姐儿居然也不管,不知道在想什么,要不是皇帝过来说,她还不知道,皇帝让她赐些东西给菁丫头以作安抚。

也算是安抚住吴家和纪家。

皇帝现在知道让她赐东西安抚了,以前就不该宠着三丫头,把三丫头都宠坏了。

“是,太后娘娘。”宫人道。

“去吧,去纪府,传哀家旨意,赐给菁丫头!”太后娘娘挥手,希望能安抚住。

“奴婢马上去。”

几个宫人退了下去。

太后娘娘觉得容姐儿变了很多,在南边呆了多年,连三丫头也算计,她知道昨日容姐儿是可以阻止的,可是却没有。她还以为她是真的疼三丫头。

一间屋子。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知道了昨日在长公主府发生的一切,见宫人进来,嘉和郡主忙问,静安县主也看着。

嘉和郡主想知道三公主能不能——

“郡主,县主,太后娘娘派了人赐了很多东西给菁华郡主。”宫人行了一礼。

嘉和郡主:“三公主呢?”

“三公主被关了起来。”

宫人道。

嘉和郡主说不上失望还是:“长公主呢?”

“长公主殿下进了宫。”宫人开口。

“纪太傅呢。”嘉和郡主又问。

“纪太傅告了假。”宫人回答。

嘉和郡主又问了问,知道问不出更多,她知道菁华郡主和纪太傅恩爱有加,宫人退了出去。

“三公主也和我一样。”嘉和郡主看向静安。

“不一样。”静安县主早就料到:“三公主就算贵为公主,也不能让人和离。”

*

长公主没有在养心殿呆太久,从养心殿出来,脸上带着笑,扫了守在外面的人,上了车辇,脸上的笑不见。

“回府。”长公主对着外面。

“是,长公主殿下。”宫人道,车辇动了起来,养心殿里,总管公公站在养心殿门口,看着长公主殿下的车辇远去。

他走了进去。

纪府,萧菁菁收掇好了,看着四爷进来,跳了下来,走到四爷面前:“妾来服侍四爷穿衣。”让紫嫣秋雨还有香草梅兰下去。

紫嫣秋雨几人行了一礼退下去,她们知道四爷接下来会陪郡主,不会去早朝。

“好。”

纪尧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好。

“四爷今日真的不去宫里?”

萧菁菁一边服侍四爷穿衣,一边望着四爷。

“是哪个丫头晚上不睡觉一直拉着我说话,天亮才睡,一直不起来,赖床的?这个时候,我就是想去也晚了。”

纪尧轻笑开口。

“四爷。”萧菁菁撒娇摇着四爷的手:“我才没有。”

“好,没有,不知道是谁一直念着要去哪里,要去哪里,还不让我睡。”纪尧又道。

“四爷。”萧菁菁哼了声。

“好,不怪菁儿,是我自己起不来,赖床,拉着菁儿,好了吧,放心,我让人告假的折子递上去了。”纪尧知道小丫头在想什么,一把抱住小丫头,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低头,又亲了亲,摸着菁儿的脸,边亲边低语:“这几天我天天陪你。”

“皇上会答应吗?”萧菁菁还是担心,她抬起头来,别开头,躲开四爷的呼吸。

“会的。”

纪尧笑,又亲了一下,没有再亲,放开她,双手捧着她的脸,在她的脸上摸了摸,爱不释手。

“那一会我们去哪里?”萧菁菁很高兴。

纪尧开口:“庄子上?”某个丫头可是一直念着要去庄子上,跑马,游玩,还有戏水,他也想陪小丫头好好玩几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