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果然知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主和郡马爷来了!还不快通知老夫人。”其中一个门房对另一个道,忙给郡主郡马请安:“老奴给郡主郡马爷请安,老夫人大老爷二老爷都在。”

“起来吧。”萧菁菁看着其中一个门房往里去,看向面前的门房:“父王来了吗?”

门房并不知道郡王爷会来,抬起头来,看了看郡主还有郡马爷和身后的人:“郡王爷没有来,郡主?”

纪尧没有说话,神色温和,转动手上的玉板指。

紫嫣秋雨跟在后面。

“嗯。”

萧菁菁没有再问,她想知道人到了没有,知道门房不可能知道,望向四爷。

纪尧看出小丫头想问什么,拉着她的手,往里面去,紫嫣秋雨忙跟上。

吴老夫人很早就起来等着,她睡不着,怎么睡得着,女儿病逝的真相马上就要有眉目了,不知道人什么时候会到,老大老二都没有出门,周嬷嬷知道老夫人惦记着今日的事,看着老夫人的样子:“老夫人。”

“不知道菁姐儿何时会来。”

吴老夫人叹了口气,想到菁姐儿。

“老夫人,郡主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来了。”周嬷嬷觉得不会太久,吴老夫人嗯了一声,又想到女婿安郡王,她倒不是担心女婿安郡王什么时候来,她是担心别的,看向周嬷嬷:“你说——”

“老夫人担心什么?”

周嬷嬷听出老夫人的担心。

“你说安郡王会不会把事情告诉三丫头?安郡王在府里,三丫头在家庙里,说不定安郡王会去见,三丫头有多狡猾你不是不知道,指不定就。”吴老夫人担心三丫头知道会做什么。

她居然担心起来。

周嬷嬷听出了老夫人的担心还有意思,她倒不觉得:“老夫人,郡王爷应该不会说,这可不是小事,郡王爷心中应该有数,就算说了,三姑娘又能做什么呢,难道还能拦住,三姑娘在家庙里,身边的人也换了,不是那么容易的。”

“嗯。”

吴老夫人算是同意周嬷嬷的话,周嬷嬷说得没有错,女婿安郡王应该知道分寸,就算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老夫人人,大老爷二老爷派去的人很快就会到府里,郡王爷说不定和郡主一起来,到时候——”后面的周嬷嬷没有说,意思很明白。

吴老夫人点头。

“大老爷二老爷的人肯定很小心,不会让人发觉,三姑娘想找也不会很快找到,大老爷二老爷说了今日会到。”周嬷嬷又道。

“对。”

吴老夫人再次点头,赞同周嬷嬷说的。

“你让人去问问老大老二,有消息了没有。”还有多久,吴老夫人想了想,吩咐周嬷嬷,周嬷嬷明白老夫人急了,行了一礼:“是,老夫人,老奴这就去。”退到门外。

吴老夫人看着。

周嬷嬷到了门口安排了人,回到里面,到了老夫人面前:“老夫人已经派人去问大老爷和二老爷了。”

吴老夫人嗯了声。

周嬷嬷正要说什么,派去守在外面的丫鬟出现在门口,跪下来:“老夫人。”

“什么事菁姐儿来了?”吴老夫看着,周嬷嬷也看着,老夫人没有让她去问,她便没有去。

“老夫人,门房传来消息,郡主和郡马爷来了。”丫鬟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着老夫人。

周嬷嬷一听看向老夫人。

“菁姐儿来了,永叔也来了?让他们进来。”吴老夫人高兴的站了起来,看向周嬷嬷,周嬷嬷很高兴,郡主来了老夫人不用再——

“老奴马上去。”

周嬷嬷行了一礼,吴老夫人点头,周嬷嬷退到外面,问了丫鬟,见了门房,问清楚后,等了一会,就看到了郡主还有郡马爷,上前几步,笑着行了一礼:“老奴给郡主还有郡马爷请安,老夫人在里面等着。”

“周嬷嬷。”

萧菁菁也看到了周嬷嬷,开口,纪尧点头,紫嫣秋雨跟着。

“郡主郡马爷跟着老奴进去吧,老夫人正等着郡主和郡马爷。”周嬷嬷又是一笑,让到一边,萧菁菁看向四爷。

纪尧点头。

两人相偕着,走到了里面,周嬷嬷扫了后面紫嫣秋雨一眼,看到郡主和郡马爷的动作,笑着点了点头。

老夫人看着肯定高兴。

她也跟在后面,吩咐了丫鬟还有门房一声。

大夫人二夫人说不定还会来,还有大老爷二老爷,还有——周嬷嬷到了里面,就听到老夫人的话,看到郡主的手被老夫人拉着,郡马爷站在一边,紫嫣秋雨行了一礼,老夫人笑着让她们起来。

“外祖母。”

萧菁菁看着外祖母,纪尧也开口,紫嫣秋雨站起来退到一边。

“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不多睡一会,来这么早干什么、”吴老夫人拉着菁姐儿的手,看了菁姐儿和永叔一眼,责怪道。

这么早起来干什么,多睡一下好:“只要来就好,不局于早上,永叔怎么不劝一下菁姐儿,永叔今日不进宫吗?”

“陪菁儿,菁儿要来,我就来了,反正也没有什么事。”

纪尧道,看着身边的小丫头,萧菁菁脸微红:“外祖母。”她还想叫四爷,四爷又在外祖母面前和她亲密。

进来的时候她要抽手,四爷抓着她的手不放,捏了她的手一下。

吴老夫人更高兴,看两人的样子,就觉得恩爱:“两人就该如此。”

“郡主肯定是想老夫人才这么早来的。”周嬷嬷走到老夫人身边,笑着开口:“四爷多半是不放心郡主,就一起来了,多好,老夫人。”

“你说得对,菁姐儿是吗?”

吴老夫人还是笑着看着菁姐儿和永叔,扫了下紫嫣秋雨。

萧菁菁脸更红了,纪尧神色温和带笑应了声。

“看吧,老夫人。”

周嬷嬷接着道,看向老夫人:“老奴没有说错吧。”

“好,你说得是对的。”吴老夫人开口,同意了,不过,她望向永叔:“永叔知道今日来是什么事吧?菁姐儿是不是说了?”菁姐儿看来告诉了永叔,不然永叔为什么跟着来了。

确实也该告诉永叔一声,永叔来了也好,周嬷嬷也看向郡主纪四爷。

“嗯,我告诉了四爷,四爷说陪我来。”

萧菁菁听了外祖母的话,颔首,望向四爷。

“外祖母,我听菁儿说了。”纪尧也道,睥了小丫头一眼,吴老夫人叹了口气:“让你见笑了,当年的事,我也是——”

周嬷嬷不知道四爷会怎么看?

“事情一直没有弄清楚,这次找到了人,便想问清楚。”吴老夫人接着又说,叹了口气,有些事也有些说不出口,好在是永叔这孩子。

要是换一个人还不知道怎么看呢,当年的事过去太久了。

“菁儿一直念着,是该查清楚。”纪尧开口,对上菁儿的目光,吴老夫人放下心,周嬷嬷也是一样。

紫嫣秋雨不知道郡主和四爷来是为了什么。

吴老夫人看出紫嫣秋雨似乎不知道,也不在意,两个丫鬟而已。

“人不没有来。”她看向菁姐儿永叔:“菁姐儿还有永叔等一等,今日肯定是会到的,外祖母让人问你大舅舅二舅舅了,你父王还没有来。”

萧菁菁点头。

纪尧主要是陪小丫头。

“我还以为你们会中午这些来。”吴老夫人以为的是菁姐儿一个人来。

“我想早点过来。”萧菁菁道。

“所以永叔就陪你来了?”吴老夫人又笑,看过永叔:“你们来这么早,用过早膳没有?要不要用点什么?”

说着就要示意周嬷嬷去端点点心过来。

“外祖母我和四爷都用了早膳来的。”萧菁菁摇了一下外祖母的手开口,纪尧笑看菁儿一眼,小丫头还撒娇,也颔了一下首,吴老夫人带着笑看着,还是让周嬷嬷安排人端了点心。

“这几日菁儿在做什么?”吴老夫人继续问菁姐儿和永叔,让他们坐下来,不要再站着了。

纪尧坐下来,萧菁菁靠着外祖母。

紫嫣秋雨大概猜到了什么。

“是不是又在设计什么图纸?”吴老夫人跟着问,她也是听雲丫头说的,真是。

“嗯,外祖母,我设计了几套成衣。”萧菁菁开口。

“哦?”

吴老夫人很好奇,让她什么时候取来给她看看,萧菁菁点头。

吴老夫人又问了紫嫣秋雨,知道菁姐儿设计得不错,她可是听雲丫头说了,叶家小丫头很会设计,笑容加深不少,菁姐儿有喜欢的事做也好,最后知道永叔也看过,觉得不错,多了肯定。

没有多久,周嬷嬷回来,行了一礼,看着老夫人郡主和郡马爷:“老夫人,郡主郡马爷,老奴让人去了厨房,大夫人还有二夫人知道郡主和郡马爷来了,过来了。”

“让她们进来吧。”

吴老夫人除了不待见老三一家,别的都还好,她不想太多人知道今日的事情。

担老大媳妇老二媳妇应该知道,人就是老大老二派人找到的,老大媳妇老二媳妇都是好的,今日的事也不可能瞒着她们。

“老奴明白。”

周嬷嬷明白了,退出去,一会后,宁氏还有张氏带着人一会走了进来,让身后的人出去,宁氏稳重,张氏看着菁姐儿:“菁姐儿永叔来了?”

“大舅母,二舅母。”萧菁菁看向大舅母和二舅母。

纪尧点头。

紫嫣秋雨行礼,周嬷嬷也行了一礼。

“你们起来吧。”张氏让她们起来,走到婆婆面前。

“你们怎么过来了?”吴老夫人问。

宁氏没有说话,张氏笑:“听说菁姐儿还有永叔来了,我和大嫂就过来看看,三弟妹说三弟又老外跑,要还要一起来,被我支走了。”

宁氏过后点点头。

“知道了?”吴老夫人问她们,老二媳妇老大媳妇还知道分寸就好。

“老爷说了。”张氏看着菁姐儿和永叔。

宁氏再一次点头。

“娘,人还没有到吗?”张氏问起来。

“事情你们知道了,还说什么,老大老二那边还没有消息过来,安郡王也还没有来。”吴老夫人听了她们的话道。

“娘,要不我去看看?”张氏说。

吴老夫人还没有说话,去看什么,看有什么用,一个丫鬟过来,跪在门口,行了一礼,抬起头来:“老夫人,大老爷二老爷过来了。”

“老大老二过来了,看来有消息了。”

吴老夫人一听就知道是有消息了,站了起来看向面前的菁姐儿还有永叔。

萧菁菁也知道大舅舅二舅舅过来,肯定有消息了。

心情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别的,她也站起来看向丫鬟。

吴老夫人拉着菁姐儿的手问丫鬟:“他们呢。”

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张氏宁氏也看着丫鬟,老爷来了,她们知道今日主要是为了菁姐儿的母妃当年病逝的真相。

紫嫣秋雨心中还是猜测,周嬷嬷扶住吴老夫人。

丫鬟还没有回答,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已经走了进来:“娘,菁姐儿,永叔也来了?”

“有消息了?”

吴老夫人马上问。

萧菁菁也望着大舅舅二舅舅。

“嗯,娘,人已经到京城了,马上就会送到府里来。”

吴大老爷道,吴二老爷点头。

“到时候问清楚,就知道当年的事是怎么回事了,娘不必着急。”吴大老爷又说。

“我哪里能不急,事关你们妹妹当年病逝的真相,我这心啊,就是煎熬,不过来了就好。”

吴老夫人叹了口气,她这心一直煎熬,不过人来了就好,心头一松,她心情很复杂。

“菁姐儿,永叔,你们来了多久了?”吴二老爷转向菁姐儿和永叔。

“菁姐儿他们来没多久。”吴老夫人直接回答老二。

“妹夫还没来?”吴大老爷忽然发现妹夫不在,只有菁姐儿和永叔两人,看向娘。

“你们妹夫还没有来。”吴老夫人说完,让周嬷嬷扶她坐下,让他们也坐下,坐着等。

都坐下后。

“娘昨日不是让人通知了妹夫,菁姐儿和永叔都来了,妹夫想必要不了多久也会来。”吴大老爷说。

“嗯。”

吴老夫人点头。

紫嫣秋雨知道自己没有猜错,周嬷嬷感觉到老夫人手在颤:“老夫人。”

“我没事。”

吴老夫人只是想到女儿的病逝的事要揭开,才会这样,她问了老大老二,知道有人报了信,人进了京,往府里来。

“去看看——”现在就是女婿安郡王还没有来。

话刚落下,周嬷嬷还没有说什么,有脚步声从外面过来,跪在门口,磕了一个头,马上道:“老夫人,郡王爷来了。”

“来了!让他过来吧。”吴老夫人心头一松,拍了菁姐儿的手:“你父王来了。”

萧菁菁看着外祖母,吴老夫人还想说什么。

“妹夫来的正好。”吴大老爷看向娘,吴老夫人应了声。

丫鬟下去,知道安郡王很快就会进来。

“你们妹夫来了,等人到了,就直接问,看看谁来,问清楚当年的事,然后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吴老夫人对老大老二道。

“三丫头要是真害了你们妹妹,你们妹夫要是不愿意处理,就你们来,一定要处理了,知道吗。”

“娘放心吧。”吴二老爷开口,吴大老爷也是:“妹夫不会的。”

“你们妹夫一直很宠三丫头,谁知道。”吴老夫人心中还是有担心,直到老大老二答应了才作罢。

“你们妹夫来了。”就在这时,吴老夫人看到女婿安郡王走进来。

萧成走了进来,他知道菁姐儿还有永叔已经来了,大舅子二舅子都在府里,不知道人到了没有,应该也到了。

一眼看到菁姐儿还有永叔,大舅子二舅还有岳母。

见过礼。

“去看看,人到了没有。”吴老夫人吩咐了人。

宁氏张氏避了出去。

“父王。”

萧菁菁看着父王。

“你和永叔来了很久了?”

萧成问。

“在父王之前来的。”萧菁菁回答,看向父王,她一直没有问父王留了吴氏身边的墨书的事。

萧成没有再问什么,看向岳母还有两个舅子:“人还没有到?”

“已经到京城,马上就带到府里。”吴老夫人开口。

“老夫人人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丫鬟去而复返,跪在门口,快速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吴老夫人又站了起来,问清楚,坐了下来,扫了所有人一眼:“人到了,把人带过来。”她最后盯着丫鬟,丫鬟行了礼退下,小跑离开。

“一会谁先来问。”吴老夫人接着看向所有人。

“本王想先问。”

萧成开口:“本王想问一问。”

吴老夫人看着女婿安郡王,不知道女婿安郡王是想早点知道女儿病逝的真相,还是别的目的,她还是同意了,有她在一边看着,还有老大老二,菁姐儿永叔在:“好。”

等着人被带上来。

如兰被带到京城,进了吴府,她原以为自己不可能再回京城了,更不可能再到吴府,当年她和如月如玉如巧在安郡王妃身边侍侯。

郡王妃病逝后,郡王爷一怒之下,她们被发卖出府,卖得远远的,她是松了一口气的,她知道郡王爷并不是病逝的,是被人气死的,那个人是——

如月如玉如巧并不知道,她也是半夜听到动静发现的,却不敢说出来,郡王妃的病逝没有人怀疑,她要是说了,郡王爷也不会相信,她的命说不定也会没了。

被郡王爷发卖出府后,她们几个都分开了。

她不知道如月如玉如巧被卖到了哪里,她在发卖出府后被一个进京的富商看上,买了作妾,辗转流离,她再没有想起过京城的事,还有过往,服侍过郡王妃的事被她压在心里,她怕,怕会有人找上门,所以她哪里也不敢去,不敢提当年的事,这么多年过去,她以为不会有找她了,事情过去了,没想到会被人找到,带回了京城。

一开始她很怕,以为要被灭口,她不怕死,怕对方会连女儿一家一起灭口。

当年那位姑娘说不定已经是郡王妃了。

要找她,想来口太容易了,她根本反抗不了,就是女儿一家也是,想求人也找不到求的人,

这些年她隐姓灭名,生了儿子,可是儿子死了,女儿嫁了人,她嫁的富商在前一年死了,主母看不上她,把她赶了出门,她不知道去哪里。

要不是这样,也不会有人找到她。

后来她发现找她的人和她想的不一样。

并不是来灭口的,反而是想知道郡王妃当年病逝的真相,她想说,又怕对方是的,听到对方要带她到京城,她松了口气。

到了京城她就知道对方是谁。

现在她终于知道。

吴府,郡王妃的娘家,当年并没有怀疑郡王妃的死,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又派人找她。

是发生了什么还是?

要是真的是吴府的人,她会招供,只求不要连累了女儿一家,她怕的有别的人,她曾经是安郡王府的丫鬟,服侍过郡王爷又服侍王妃,跟着郡王妃回过吴府,她还记得,虽然她已经忘了吴府的样子。

京城其实也被她忘了,这些年她没有打听过京城的事,因此不知道吴府是不是还和当年一样。

被带到一处花厅。

她被押着跪下。

她不敢抬头,更不敢看要见她的人是谁,是不是她见过的人,她感觉到好几道目光落在身上。

“如兰?”

吴老夫人看着跪在下面的妇人,妇人头发有些花白了,不过梳得还算齐整,看起来很佝偻,衣衫破旧,但依稀看得出料子都不错,她眯了眯眼,仔细看了看,似乎是如兰。

刚才老大老二已经说了找到的人是女儿面边侍侯的,不是如兰就是如巧几个。

女儿出嫁的时候她挑了几个陪嫁丫鬟,也有一直陪在身边的大丫鬟,只是嫁到安郡王府,几个丫鬟都配了人,陪嫁丫鬟也被配了出去,女儿身边丫鬟是女婿安郡王安排的。

这个如兰便是,女儿很信任,带着回来过几次。

她虽然老了,还是记得。

“你是如兰是不是?”

“老,夫,人?”

如兰没想到会是老夫人,听到声音她猛的抬起头,一下看到老夫人,老夫人和当年一样,没有变,她脸一变,一下意识到了什么。

“看来是如兰了,没有认错。”吴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更是认出了眼前的人,就是如兰,她接着看向其他人。

萧成也认出来了,皱起眉头,如兰是他给王妃的丫鬟,王妃病逝后,他一并发卖出府。

“老夫人。”如兰低下头,不敢抬头。

“你当年是王妃身边侍侯的人,应该知道什么,王妃真的是病逝的吗?”吴老夫人接着说,盯紧她:“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老夫人。”

如兰磕了一个头想说什么,又没有。

“有什么不能说?”吴老夫人开口,看着她。

“老夫人,奴婢当时!”如兰不敢看别的人,又磕了一个头。

“看来你知道。”吴老夫人道,这个如兰果然知道什么,不用再找人了,她看了女婿安郡王一眼,又盯着如兰:“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就说。”

萧成脸色很沉。

萧菁菁也看着如兰,纪尧转着玉板指,看到菁儿的神情,知道菁儿很在意,吴大老爷吴二老爷也一并看着,紫嫣秋雨周嬷嬷站在一边。

张氏宁氏走进来就听到。

“奴婢有一个女儿,希望奴婢说了后,老夫人不要让人打扰,奴婢死了没什么,可是,当年的事奴婢是唯一知情的,当时奴婢起来,看到一个人。”

如兰磕着头,她不想再藏在心里,王妃娘娘对她很好,她不想王妃娘娘的死没有人知道。

“我答应你。”吴老夫人道。

“是谁?”萧成突然开了口,走上前,走到如兰面前。

“是。”如兰正要回答,

------题外话------

明天会早上更一章,要去吃喜宴。一会还有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