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断手断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管家进来,行了一礼,看向王爷:“王爷?”

“送吴氏一程,让她上路。”萧成盯着吴氏,威严的。

“是。”管家行了一礼,看向吴侧妃娘娘,知道了王爷的意思,退到外面,吩咐了什么。

“王爷!”吴氏不可思议望着王爷,王爷真的要让人送她一程?

“本王让你自尽,你不愿意,本王只好送你一程了。”萧成语气冷漠,不愿意自尽,本王便帮你一把。

“王爷,你就这样对我?”

吴氏不可思议到极点,王爷要她死,又看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还有纪永叔一眼,还有那个可恶的如兰。

萧菁菁冷眼旁观。

纪尧转着玉板指,紫嫣秋雨看着,婆子和丫鬟软倒在地上。

如兰不想功亏一篑,望向王爷:“王爷,三姑娘当年为什么不想一想王爷,不害王妃娘娘?”

萧成听了,脸色阴沉,对着吴氏:“这都是你自找的,你在气死王妃欺骗本王,让本王护着你的时候,就该知道本王知道了会不会容下你!”

“王爷,你就听信一个丫鬟的话!”吴氏看向如兰,想把她大卸八块。

“奴婢说的句句为真不像三姑娘。”如兰磕头。

吴氏气得不行。

门口,小厮捧了东西过来,管家让他跟进来,恭敬的叫了声王爷,小厮端着酒壶白菱跟在后面,萧成沉着脸一挥手,什么也没有说。

“王爷。”

吴氏看到端着酒壶酒杯还有白菱过来的管家,后退几步,望向王爷,如兰心头放松看着。

“侧妃娘娘得罪了,不知道你选哪一样。”管家走到吴侧妃的面前,看着吴侧妃娘娘。

“我什么也不选,你是什么东西。”

吴氏生气的,发现王爷不理她,王爷真的不要她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不知道多得意。

“老奴不是什么东西,侧妃娘娘不要为难老奴了,王爷有命令,要老奴送侧妃娘娘上路,侧妃娘娘还是说一下选哪一样,老奴好快点送侧妃娘娘上路。”管家没有听到王爷的话,知道王爷看着,小厮手上捧着的白菱酒壶酒杯上前。

“你!”吴氏又后退一步,她不要选,她不想死,之前说不怕死都是假的,谁想死,她也一样。

“侧妃娘娘要是不知道怎么选,老奴帮侧妃娘娘选?”管家再次道,让小厮再次上前。

“你敢!”

吴氏咬牙切齿,又后退一步。

“王爷。”

这在这时,另一个小厮出现在门口,行了一礼。

所有人看出去,萧成沉着脸:“什么事?”

吴氏心头一松,软倒在地的婆子丫鬟也松口气,只是她们不知道侧妃娘娘还能不能活下来,除非王爷改变主意,这可能吗?侧妃娘娘被王爷赐死,她们这些服侍侧妃娘娘的又算什么?

“王爷,大舅爷二舅爷要见王爷。”小厮抬起头来:“大舅爷二舅爷知道王爷在家庙,过来了,说有事要说。”

萧成一听,大舅子小舅子来做什么,看向菁姐儿。

“大舅舅二舅舅应该有事,父王。”

萧菁菁看也没看吴氏,知道一定有外祖母有关,对父王道,纪尧转着玉板指,扫了吴氏一眼,若有所思。

吴氏脸色一变,吴老太婆还想做什么?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也是脸色一变,如兰松口气。

“让他们进来。”萧成开了口。

“是,王爷。”

小厮行了礼退下去。

萧成面无表情盯向吴氏:“先缓一缓看看,大舅子二舅子有什么要说。”

如兰心里又紧张起来。

萧菁菁一点也不担忧,外祖母肯定会为母妃报仇,纪尧笑看着小丫头,紫嫣秋雨扶着郡主,见郡主没有担心,她们也不再担心。

“四爷。”萧菁菁见四爷笑,她不由轻声道。

“高兴了?”纪尧轻轻的在她的耳边,低语。

萧菁菁重重点头,侧过头来,耳朵痒痒的,看了眼父王还有其他的人。

“不担心?”纪尧又轻轻的问。

“不。”萧菁菁摇头,纪尧又看了看她,小厮又回来,行了礼:“王爷,大舅爷二舅爷来了。”

萧成点了头,萧菁菁纪尧所有人都看着。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走进来,看了所有人一眼,问过小厮知道一个大概:“妹夫,菁姐儿,永叔。”见吴侧妃还在。

“你们来是?是不是岳母有什么?”萧成直接问。

萧菁菁叫了大舅舅二舅舅,纪尧点头,紫嫣秋雨等也行了礼。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让她们起来,见过礼,他们再次看着妹夫:“不知道妹夫问得怎么样?”

“本王让吴氏自尽,她不愿意,本王决定让人送她一程。”萧成看着吴氏,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知道了情况,也看着吴侧妃。

“妹夫,娘说吴侧妃气死妹妹,妹夫要是问清楚了,自尽太过便宜了她,妹妹当年死得那么惨,被人活生生气死,打脸,希望让吴侧妃娘和妹妹当年一样,不说别的,手脚都要断了,再说。”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说了出来。

萧成盯着吴氏。

“妹夫你看?”

吴大老爷吴二爷没望着妹夫。

“王爷。”吴氏开口,老太婆竟然这么狠,断手断脚,她竟然要让她——王爷会答应吗。

“好。”萧成同意了。

“王爷!”

吴氏想笑,也真的笑了,王爷为了嫡姐,要断她的手脚:“王爷要断妾的手脚是吗?王爷是要亲自动手还是?”

萧成:“是你自找的。”

“对是妾自找的。”

吴氏笑起来:“妾要不是——”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脸更白,王爷真的要断了侧妃娘娘的手脚。

萧菁菁知道外祖母没有错,紫嫣秋雨也觉得老夫人说得没错,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一停。

“妾如果不是为了王爷,妾会害嫡姐吗,王爷要妾自尽,让人送妾一程,现在要断了妾的手脚。”吴氏还是道:“王爷以前还护着妾,如今呢。”

“你现在承认了?”萧成上前一步,逼视着她,脸色更沉。

“妾不承认,王爷也认定不是吗?”吴氏还是笑,望着王爷:“不管妾怎么说,王爷都不会相信妾了。”

“你让本王不再相信你!”萧成神情不变,盯着她。

吴氏一直笑:“王爷满意了,妾的心里一直只有王爷,为了王爷妾什么也愿意,王爷要不要在这里断了妾的手脚,再喂妾喝下毒酒?亲自弄断妾的手?”她一步步上前,望向王爷。

萧成不开口。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见到了娘想看到的,娘要是看到一定很高兴。

“王爷,为什么还不动手?妾等着呢。”吴氏又说。

“你以为本王不会?”

萧成冷下脸。

“妾没有这样认为,王爷心中只有嫡姐,一心为嫡姐报仇妾算什么呢,怎么会不会呢,王爷都要妾死了。”吴氏开口:“妾只是想知道王爷何时动手。”

“妹夫。”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不想再听下去:“既然承认了,妹夫是打算让人动手还是?”

“叫人进来,把侧妃带下去,不要在家庙,断手断脚,再送她上路。”萧成没有犹豫,吩咐一边的管家,管家听到王爷的话,行了一礼:“是王爷。”

走到外面叫了人。

萧成没有再说,吴氏仍然笑着:“王爷不亲自动手吗?”还是看着王爷。

萧成不理她。

吴氏一直笑,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看到了小厮手上端着的酒壶还有白菱看到吴侧妃脸上的笑。

萧菁菁像看疯子一样看吴氏。

所有人都看着吴氏。

吴氏知道自己就要死了,死之前还要断手断脚,是一直以来护着她的王爷亲自下的命令,她明白王爷其实谁都不爱,她想到嫡姐当年被她气死的时候。

她告诉嫡姐王爷喜欢的是她,她突然后悔。

管家叫了人进来,把侧妃娘娘带了下去。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并不想看到是怎么动手的,他们只需要确定是真的断了手脚,还有自尽,他们望着妹夫。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想起来又不敢:“侧妃娘娘。”

随即跪向王爷。

只是没有人理会,只能眼睁睁看着侧妃娘娘被带下去,如兰也看着,紫嫣秋雨为郡主高兴。

“父王,吴氏说是为了父王。”

萧菁菁收回目光看着父王。

“那也不能害了你母妃。”萧成知道菁姐儿的意思。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点头。

昊氏被带到一间屋子里,押着,她动了动。

“侧妃娘娘还是不要动了,动也没用,要怪就怪自己,为什么要害了王妃娘娘,王爷的命令,老奴不能不办,看住侧妃娘娘,押紧。”管家看着吴侧妃。

押着侧妃娘娘的手看向侧妃娘娘。

才知道侧妃娘娘害了王妃娘娘,难怪王爷下令要断手脚,送侧妃娘娘上路。

“先断侧妃娘娘的手,再挑断脚筋,王爷没有说用什么办法,直接断手吧。”管家没有多说,吩咐一边的人。

旁边的人上前,眼前是曾经王爷最宠爱的吴侧妃,他们对视一眼,抓住侧妃娘娘的手。

“侧妃娘娘忍着点痛吧。”管家开口。

“你们是——”吴氏脸很白,挣扎着:“你们敢,王爷只是被蒙骗了知道!”

很害怕,很恐惧。

什么都想不到。

“动手吧。”管家示意,抓着吴氏手的人一下子用力,他们都知道怎么把骨头弄断,骨头断开的声音响起,吴氏话没有说完,脸色白到极点,满头大汗,痛得差点晕了过去,痛得惊叫出声:“不!”

管家看着侧妃娘娘另一只手:“还有一只。”

抓着吴氏的人就算有怜香惜玉的心思,王爷命令在那里,他们可不敢做什么,听到管家的话,抓着侧妃娘娘另一只手,又是一阵用力。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让吴氏晕了过去,王爷,你知道妾多痛吗?押着吴氏的人一看,看向管家:“吴侧妃娘娘晕过去了,还要?”

“王爷下了命令,你们说呢,继续。”

管家看一眼,他要做的就是执行王爷的命令,王爷还在外面等着,还有郡主郡马爷和两位舅老爷。

“是。”

押着吴氏的人也知道。

吴氏的两只手都垂了下来。

“把手筋也挑断。”管家想了想。

不一会,吴氏的手筋被挑断了,吴氏手筋都被一一挑断,有血流出来,吴氏不知道是不是痛醒,睁开眼。

发现自己的双手痛得没有知觉,垂了下来,都是血,她整个人颤抖。

王爷是想把她折磨死吗。

“该挑断脚筋了。”管家这时道。

押着吴氏的人押紧,吴氏脚筋被一一挑断,吴氏痛得死去活来,王爷,我恨你,血不停的流,她再次痛得晕了过去。

地上都是血,手脚都被刀割开,里面血流了很多,吴氏脸白到极点,直到两只脚的脚筋都挑断。

“已经挑断了。”

“去个人通知王爷一下,就说侧妃娘娘的手脚筋都断了,老奴现在就弄醒侧妃娘娘吧,送侧妃娘娘上路了。”管家怕时间太久,王爷不耐烦,吩咐了人。

一个人退下去。

管家又让人把毒酒还有送上来。

小厮端着毒酒上前。

“看一看侧妃娘娘。”管家盯着吴侧妃。

另一边。

萧成等人走出来,没有多久见到了管家派来的人,来人一进来:“王爷,郡主,郡马爷,舅老爷——”

“说。”

萧成见到人来,沉着脸开口,吴氏死了吗,所有人都看都看着,也想知道。

“王爷,郡主郡马爷,吴侧妃的手脚已经弄断了,手筋脚筋也挑断了。”来人行了一个礼,恭敬的磕头,抬起头来:“马上就会送侧妃娘娘上路。”

“嗯。”

萧成嗯了一声,所有人听到看向他。

“早点送她上路,完事后再报给本王。”萧成说。

“是,王爷,小的。”

来人退了下去。

*

管家没有等多久,人回来了,知道了王爷的意思,让人马上弄醒吴侧妃,挑断手脚筋的人从外面取了冷水来。

“泼下去吧。”管家道。

“是。”水泼到了吴氏身上,押着吴氏的人看着这位侧妃娘娘。

吴氏在冷水的水下转醒了过来,感到痛不欲生,混身冰冷,就像死了一样,抬起头。

“侧妃娘娘,老奴送你上路了。”

管家见吴侧妃醒了,上前一步,挥手。

小厮也端着毒酒上前一步。

吴氏看到了,心里知道自己活不了了。

“侧妃娘娘下一辈子不要再像这一辈子一样了,服侍侧妃娘娘喝下去。”管家只说了一句,就让人服侍。

有人倒了毒酒到酒杯中,端起毒酒押着吴氏,把酒灌入她的嘴里,吴氏还想说什么,已经说不出来了。

嘴里被灌入酒液。

吴氏知道自己马上就会毒发身亡。

管家看着,直到一杯毒酒都灌完,挥了挥手,让人退下来,吴氏跌到地上,她没有动,她马上就要死了,混身感觉不到痛了。

所有人都看都会。

“老奴送侧妃娘娘最后一程,侧妃娘娘好走。”

管家道,看出眼前的吴侧妃娘娘在弥留之际,嘴角有血流出来。

吴氏感觉到身体轻飘飘的,又好像沉重无比,痛不欲生又好像一点也不痛,她抬头,想再见一下柔姐儿,但她知道不可能了。

她想到这一生,她曾经很自卑自己是庶出,小的时候姨娘还算得宠,父亲还在,会来看她和姨娘,有时候嫡姐会和父王一起来,她被姨娘带着给嫡母请安的时候也会碰到嫡姐,她很喜欢嫡姐。

嫡姐对她也很好后来长大了,她明白了她和嫡姐的不同,知道在丫鬟婆子眼中她和嫡姐是不一样的。

她姨娘慢慢告诉她说在嫡姐还有嫡母的面前不能表现得太出色,嫡姐才是吴府的嫡姑娘,她只是姨娘生养的,和嫡姐是云泥之别。

嫡姐有的她都不可能有,父王再喜欢她,也不可能像喜欢嫡姐一样,整个府里嫡姐最尊贵,以后嫁的人也是她不能想的。

她开始嫉妒嫡姐,姨娘发现了,和说她不管想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等机会,嫡姐出嫁后,她更嫉妒了。

王爷那么好,后来嫡姐病了,她的机会来了,姨娘教她怎么接近王爷。

她怕嫡姐不死,她气死了嫡姐,得到了一切,可是并没有让她高兴太久,她做了很多错事,为了目的,更是不择手段,她死了,姨娘该怎么办?

柔姐儿该怎么办?

“姐姐。”

吴氏开了口,她好像看到了嫡姐,嫡姐来找她报仇了吗?

不知为何,她想到小的时候和嫡姐一起,她追着嫡姐的时候,人生若只如初识,何事西风悲画卷。

“对不起。”

吴氏口出流出血,闭上了眼,只轻轻动了动。

管家知道吴侧妃临死时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似乎是看到了王妃娘娘,后悔了。

后悔又如何,没用了。

旁边的人也听到了,看向管家。

“吴侧妃娘娘去了,恭送侧妃娘娘。”管家开口,行了一礼,旁边的人也跟着。

“去告诉王爷吧。”管家下一刻吩咐人。

“是。”有人退了出去。

“等王爷命令过来,再看如何处置侧妃娘娘——”管家又道。

萧成又见到人来,来人磕了一个头:“王爷,郡主,郡马爷,舅老爷,吴侧妃娘娘已经上路了。”

“吴氏上路了?”萧成问了一遍,看不出什么情绪。

“是,王爷,不知道吴侧妃娘娘该如何处理。”来人行了礼抬头,恭敬的。

萧菁菁看着父王,吴氏上路了!

“送出府,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萧成说。

来人行了一礼。

萧菁菁没有再看父王。

“妹夫,我们想去看看。”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这时道,不看看不放心,还是看一看再说。

“去看看也好。”

萧成回头。

“父王,我也想去看看。”萧菁菁闻言也开口。

萧成看看菁姐儿永叔还有其他人。

吴氏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看到了,放了心,紫嫣秋雨不敢多看,扶着郡主,服侍吴氏的丫鬟婆子磕在地上,萧菁菁远远看了眼,纪尧拉着她,萧成看了看。

“王妃娘娘,三姑娘下去陪你了,奴婢为你报仇了,王爷给你报仇了。”如兰砰一声跪下来,磕起头来。

“王妃娘娘你在天有灵,一定看到了。”

“妹夫,看看怎么处理吧,娘那里还等着我们,我们先走了。”吴大老爷吴二老爷道,后面的没有说。

“好。”

萧成没有多留。

“菁姐儿,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看向菁姐儿还有永叔。

“好,我和大舅舅二舅舅一起,去看外祖母。”萧菁菁想和外祖母说说话,看了眼四爷,见四爷点头,她道。

“父王。”

她看向父王。

“你和永叔去吧,父王还要处理。”萧成没有说什么,让她去。

“是。”萧菁菁点头。

“菁姐儿永叔就和我们走吧。”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接着道。

“如兰也和我们一起吧,娘那里多半会想问一下你妹妹当年的一些事。”他们看到如兰,望着妹夫。

“奴婢——”如兰闻言看向王爷。

“去吧。”萧成看她一眼,并不在意,如兰又磕了一个头,站了起来,走到郡主郡马爷身边。

“妹夫,我们走了。”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说完一行离开。

萧菁菁回了回头,纪尧也跟着,看到岳父的身影,有些事不是这样就能结束的。

等到菁姐儿还有大舅子二舅子永叔离开,萧成走上前,走到吴氏的面前。

管家看着王爷。

小厮跪在地上。

“王爷。”管家开口,不知道王爷要做什么。

婆子和丫鬟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到声音,她们发现王爷还在,转过身来,磕起头来:“王爷。”

“把她们带下去,发卖出去。”

萧成看也没看。

“是。”

管家道,明白王爷的意思,不想看到吴侧妃身边留下的人,挥了一下手,自有人上前把婆子和丫鬟带下去,发卖了,婆子丫鬟没想到王爷看也不看她们,就让人把她们带下去发卖出府。

“王爷。”她们还想说什么。

“堵上嘴,不要吵到王爷。”管家道。

婆子和丫鬟的嘴被堵上,再也说不出话,管家让人把她们带下去,人下去后,他又看向王爷。

王爷还是看着吴侧妃娘娘。

“吴氏,本王会好好照顾柔姐儿,你不该害本王的王妃。”

萧成说了一句:“送出府,找个好地方埋了。”

转身就走。

管家应了一声,知道王爷的意思,就是找个差不多的地方埋了,不用大张齐鼓,悄没声息的埋了就是,不会办后事。

就当吴侧妃在外面没了,旁边的人还有小厮都听到了,都知道了王爷的意思。

眼看王爷出去了。

“动手吧。”

早点处理好了,早点安稳,管家开口,又看了吴侧妃一眼,吴侧妃可惜了,王妃娘娘那可是王爷的正妻。

看着吴侧妃的样子,有人蠢蠢欲动。

南院,贺氏先是知道了吴府的大老爷二老爷来了,直接去了家庙,一会后,知道吴大老爷吴二老爷郡主出来了,出了府。

没有多久,吴侧妃身边的丫鬟和婆子被送了过来,要她发卖出府,她先让人安排关起来,王爷也从家庙过来,知道应该完了,贺氏让人去看看王爷要去哪里,婆子行了礼下去了。

“侧妃娘娘。”

很快婆子走了回来,行了一礼,抬头:“王爷过来了,来了南院,马上就到。”

“好。”

贺氏知道了,片刻后,她走了出去,见到了王爷,让人下去,她迎了上去:“王爷。”

“嗯。”

萧成也看了贺氏一眼,让人下去,淡淡的:“吴氏死了。”

“王爷你说吴姐姐?”贺氏很惊讶,看着王爷。

萧成走到里面,坐了下来,嗯了一声:“你不用再叫她姐姐,之前本王不是和你提过蓝吗?吴氏估季那样的事,死有余辜,是本王亲自下的命令。”

贺氏观察着王爷的表情:“妾只知道王爷要查王妃娘娘当年病逝的真相,似乎和吴侧妃有关,王爷,真的是吴侧妃?王爷问清楚了,查清楚了吗?”

“王妃当年并不是病逝的,是被吴氏活活气死的,王妃当年身边服侍的人找到了,亲眼看到吴氏是怎么活生生气死王妃的,吴氏骗了所有人,连本王也不知道,”萧成注视着贺氏,带着冰冷和无情。

“本王怎么可能不为王妃报仇。”

“王爷是该为王妃娘娘报仇,如果真是的是吴侧妃,吴侧妃怎么敢。”贺氏没想到王妃是被吴侧妃活活气死。

她想像得到王爷郡主还有老夫人知道后的反应。

她是知道王爷心中有吴侧妃的,在她想来,就算王爷知道了是吴侧妃害死了王妃娘娘,说不定也会把吴侧妃怎么样。

不想。

“不知道王爷准备?郡主郡马爷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就是?”贺氏想知道王爷会怎么处理吴侧妃死后的事。

“本王让人送出府,找个地方埋了。”

萧成开口。

“王爷。”贺氏听出王爷话中意思。

不会大张齐鼓。

另外一间屋子里,墨书看着外面,心急如焚,一个丫鬟从外面进来:“姨娘。”

“怎么样了,打听到了吗?”

墨书马上问,上前几步。

“王爷过来了。”丫鬟回答。

“王爷过来了!”墨书要去见王爷,她没有再等,往外面去,丫鬟跟上,不知道这位墨姨娘想做什么。

南院花厅,萧成和贺氏还在说着。

“以后府里没有吴氏。”萧成又道:“希望你不要像吴氏一样。”

“妾不会。”

贺氏说。:“三姑娘那里?”

“本王会处理。”萧成看着她。

“妾明白了。”贺氏颔首。

“王爷,奴婢要见王爷,侧妃娘娘,王爷,奴婢。”忽然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被外面的丫鬟拦了下来:“墨姨娘,王爷和侧妃娘娘在里面,你——”

贺氏看了出去。

萧成也听到了,皱起眉头,不悦。

贺氏看了王爷一眼,对着外面:“来人,发生了什么?”

“侧妃娘娘。”一个丫鬟出现在门口,行了一礼。

“怎么回事?”贺氏见王爷没开口,又问。

“侧妃娘娘,王爷,墨姨娘过来,想见王爷。”丫鬟行了一礼,抬起头,恭敬小心道。

“王爷?”贺氏知道王爷听到了,转头。

“让她进来。”萧成道。

“听到了吗,王爷要见,让墨姨娘进来。”

贺氏看向丫鬟。

“是,奴婢听到了,奴婢马上去。”

丫鬟行礼退下,到了外面看到墨姨娘。

“墨姨娘,王爷侧妃娘娘让你进去。”

“谢谢你。”

墨书说了一声谢谢,她不知道侧妃娘娘如何了,听到王爷来了,她马上过来求见王爷,心里很不安,怕侧妃娘娘已经。

“墨姨娘进去吧。”

丫鬟没有多说,墨书走到里面,看到王爷还有贺侧妃,她行了一礼:“奴婢给王爷,侧妃娘娘请安。”

“还不给王爷还有墨姨娘上茶,墨姨娘起来吧,这么急过来做什么?”

贺氏知道这位墨姨娘多半是为了吴侧妃的事,看来是知道什么,说完看向王爷。

丫鬟退了下去。

“谢侧妃娘娘,王爷。”

墨书想说什么,跟在她身后的丫鬟扶着她。

“你来做什么?”萧成脸色不是很好,沉着脸看着墨书,墨书行了一礼,看着王爷和贺侧妃娘娘不知道怎么说,磕了一个头:“王爷,奴婢想知道侧妃娘娘——前几日奴婢去见侧妃娘娘,侧妃娘娘说王爷在查什么,说王爷找到了人,奴婢担心。”后面的她没有说。

“墨姨娘是为了吴侧妃。”

贺氏知道自己没有想错。

“吴氏看来和你说了,吴氏害死本王的王妃,被本王断了手脚,赐死,很快会送出府,找个地方埋了,以后本王不想再听到有人提起。”

萧成不想再听到有人提吴氏。

“王爷!”

墨书不敢相信,王爷赐死了侧妃娘娘,断了侧妃娘娘的手和脚,她跌倒在地上,脸色白得说不出话来,侧妃娘娘,侧妃娘娘害死了王妃娘娘。

她知道肯定是真的,王爷一定查清楚了,不然不可能这样对侧妃娘娘。

“吴侧妃娘娘害了王妃娘娘,罪不可恕,墨姨娘请节哀。”贺氏开口。

墨书还是说不出话。

“没有其它的事就下去吧。”萧成不想再多说,丫鬟送了茶来,他接过喝了一口,贺氏笑着:“墨姨娘先喝杯茶吧。”

丫鬟把茶送上去。

墨书哪里有心思喝茶,重重的又磕了一个头,抬头:“王爷,奴婢想去见一见侧妃娘娘。”

“本王已经让人送出府,你见不到了。”萧成道。

“王爷。”

墨书不相信,还要磕头。

“下去。”萧成不耐烦了。

“墨姨娘下去吧,有些事想开点,下去好好休息。”贺氏跟着道,让人肤了墨姨娘下去,她知道王爷不高兴。

墨书被扶下去。

“王爷,墨姨娘也是主仆情深。”贺氏回头。

“她要是敢像吴氏一样,本王不会放过她。”萧成本来因为墨书还不错,不像吴氏,吴氏死了,墨书是她身边的丫鬟,才见了见,听到贺氏的话,怕墨书跟着吴氏学。

“王爷多虑了。”贺氏倒是不觉得。

不过她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王爷这次冷酷得让她有些不相信。

“王爷,侧妃娘娘。”丫鬟的声音又响起。

“进来。”

贺氏见王爷不说话,开了口。

丫鬟进来行了一礼:“王爷,侧妃娘娘,管家来了。”

“让他进来。”萧成没有说什么。

“是,王爷。”

丫鬟行了礼下去,贺氏没说话,管家走了进来:“王爷,侧妃娘娘,老奴——”

“下去吧。”萧成知道了。



*

吴府,吴老夫人等啊等,终于等到老大老二回来,还有菁姐儿永叔也一起来,听到如兰也跟着,点了点头。

“还不快让他们进来。”

她对着周嬷嬷。

周嬷嬷行了礼退下去,宁氏张氏也在,她们陪着婆婆等着:“娘,想必很顺利、”

“嗯。”

吴老夫人点头,不出意外就好,周嬷嬷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萧菁菁等。

“老夫人。”周嬷嬷走到老夫人身边。

“快过来,说一说。”

吴老夫人招手,看了眼:“菁姐儿过来,还有永叔。”

吴大老爷一行进来。

萧菁菁走到外祖母面前,纪尧跟着。

“不用见礼了,菁姐儿,永叔,老大老二直接说,如兰不用行礼。”吴老夫拉过菁姐儿,见如兰还有紫嫣秋雨要见礼,让他们行礼直接说。

“娘,人已经死了,不愿意自尽,妹夫正要让人送她上路,儿子赶过去,把娘的意思说了,妹夫同意了,挑了手筋还有脚筋。”

吴大老爷说,吴二老爷补充。

“好!·”

吴老夫人说了一个好字,心头一松,大石算是放心,事情没完她就一直惦记着:“这下你妹妹的仇算报了,你们妹妹也能螟目了,没有出意外是最好的,也是多亏了如兰。”最后看向如兰。

“奴婢有罪,要不是奴婢——”如兰磕了一个头。

“起来吧,过去就算了,这次还是多亏了你。”吴老夫人说,又问老大老二具体的情况:“你们亲眼看到?”

“儿子最后亲眼看过。”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道。

“好。”

吴老夫人又说了一个好字,亲眼看了,就不会有错,三丫头害了她的女儿,被女婿下令挑断手筋脚筋,赐死,也算是得到应得的下场。

“菁姐儿永叔也看过了?”

吴老夫人又问。

“嗯。”

萧菁菁点头。

纪尧颔首。

紫嫣秋雨看着老夫人。

“怕不怕?”吴老夫人笑了笑。

“不怕。”萧菁菁摇头。

“哦,菁姐儿不怕,想必有些不好看,外祖母的菁姐儿不怕就好,外祖怕你看了怕。”吴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不过有永叔,外祖母也不担心。”

“外祖母。”萧菁菁不由。

“你们妹夫这样,我也不说什么了,有没有说怎么处理?”吴老夫人没有再问菁姐儿,想了想,看向老大和老二,三丫头的尸体有没有说怎么处理。

宁氏张氏一直觉得安郡王不一定会同意婆婆说的,谁知道那位庶出的小姑子真的被断了手脚,然后赐死了。

“妹夫说会送出府,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吴大老爷回答。

“嗯。”

这还差不多,这就是不办丧事,吴老夫人很满意,就该这样,她可不希望三丫头死了还风光大葬,三丫头害了她女儿,有个全尸已经够了。

就该找个地方草草埋了。

要她来,直接丢到山里就是。

反正知道三丫头被找到的不多,就当没有找到。

------题外话------

还有一章,不知道会手机推,前晚我熬了一个通宵,昨晚我才知道,不然昨天就不去吃喜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