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父王我恨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

纪尧看着菁儿:“今天高兴了?”

“很高兴。”

萧菁菁点了点头。

“菁儿真的一点也不怕?。”

纪尧知道菁儿胆大,没想到。

“不怕。”

萧菁菁还是摇头:“父王之前收了吴侧妃身边的丫鬟,我要问一下父王。”

“好。”纪尧点了一下头,吩咐了驾着马车的马夫,马车很快往安郡王府去,没有多久,停了下来。

“四爷,郡主到了。”紫嫣秋雨站在外面。

“到了,菁儿。”纪尧拉起她,萧菁菁起来,和四爷一起下了马车,门房见到郡主和郡马爷又回来:“郡主,郡马爷!给郡主郡马爷请安。”

“嗯,起来吧。”萧菁菁没有理会,问了人知道父王在南院,让人去南院,和四爷一起去了父王的书房等父王。

南院,贺氏怕王爷累了,让王爷休息,她为王爷按着。

萧成闭着眼,由着贺氏按,贺氏这些地方最好,听到姐儿和永叔又回来,知道菁姐儿应该有什么事,没有让贺氏再按,按住了贺氏的手:“本王去看看。”

“好,郡主和郡马爷肯定有事找王爷,差不多该用午膳了,妾让厨房准备郡主和郡马爷喜欢的。”

贺氏收回手,爽利大方的开口:“郡主和郡马爷好些日子没回来。”

“嗯。”

萧成点了一下头,看了贺氏一眼:“多准备一点菁姐儿爱吃的。”

“妾明白,王爷就放心吧,妾知道郡马爷的口味,会安排的,王爷去吧。”贺氏又道。

“墨书那里让人看着。”萧成想到墨书,看了贺氏一眼。

“妾知道。”

贺氏大方的说:“王爷,郡主和郡马爷回府,要不要通知一下二姑娘四姑娘,二姑娘四姑娘可是一直念着郡主,王爷你看。”提也没有提那位五姑娘。

“一会再说。”

萧成沉吟了一下。

“是,王爷,妾知道了。”贺氏送走了王爷。

“侧妃娘娘。”婆子见王爷走了,走到侧妃娘娘身边,看向侧妃娘娘,贺氏回神睥了婆子一眼:“让人去厨房说一声,郡主郡马爷回府,做几道郡主还有郡马爷喜欢的,墨姨娘那里也再安排一个人,至于二姑娘四姑娘等一等,等王爷派人来。”

“是,侧妃娘娘。”

婆子行了一礼:“侧妃娘娘,王爷郡主郡马爷还有吴家的大舅爷来府里,到家庙是?”

“吴侧妃被王爷赐死了!就在不久前,被送出府埋了,不要到处说,知道吗。”

贺氏知道没必要瞒着身边的人,眼前的两人都是她身边的。

“这,老奴!”

婆子吓到了,看着侧妃娘娘,怎么会?

一边的丫鬟听到,也吓到了,吴侧妃怎么会被王爷赐死,送出府埋了,吴侧妃不是在家庙,发生了什么?

贺氏看着她们的表情:“你们是不知道,一直说王妃娘娘病逝的,其实王妃娘娘当年并不是病逝的,是被吴侧妃娘娘害死的,郡主还有吴老夫人查到,王爷知道,当然不可能再留下吴侧妃,吴侧妃出自吴家也没有用,害了王妃娘娘,王爷心中只有王妃娘娘,知道了哪里会再容下。”

婆子和丫鬟都知道王爷心中有王妃娘娘,王爷心中应该也是有吴侧妃的,但。

比起王妃娘娘还是差得远,吴侧妃娘娘还是王妃娘娘的庶妹,也是因为这样才能入府,也没有用,查到了,吴侧妃哪里还能活。

“这,天!吴侧妃怎么敢害王妃娘娘?”

婆子又吓到了。

丫鬟也是,两人对视一眼。

“吴侧妃被王爷下命令断了手脚,赐死的,吴府什么也没有说。”贺氏又道。

婆子和丫鬟不知道说什么。

“王爷不想听人提起,下去吧。”贺氏开口。

她又何尝不惊讶,王爷再宠吴侧妃,比起王妃娘娘,什么也不是,而且王爷说无情就无情,她这个侧妃又算什么。

*

“菁姐儿,永叔。”

萧成一到书房就看到菁姐儿和永叔,紫嫣秋雨还有侍卫管家行礼,萧成让他们起来。

“父王。”

萧菁菁也看到了父王,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点了一下头。

“菁姐儿找父王有什么事。”萧成走进书房,萧菁菁和四爷也走了进去,望着父王,纪尧站在一边。

“坐吧,菁姐儿永叔。”萧成看着他们,让他们坐下,他自己也坐下。

“父王,你收了吴侧妃身边的丫鬟是不是,父王就不怕。”萧菁菁没有坐,问父王,贺侧妃不好吗,父王为什么还要收下吴氏身边的人,她知道墨书不是吴氏,父王身边并没有多少人,可是。

“怕什么。”

萧成点头:“这些事不是你该关心的,菁姐儿。”

“父王。”

萧菁菁还是看向父王。

纪尧知道菁姐儿心思:“岳父,菁儿是担心。”

“本王知道,吴氏被本王赐死了,本王派了人看着。”萧成开口:“这些你都不用管,好好和永叔一起,要不了多久就该用午膳了,你和永叔先不要走,用了午膳再说。”

纪尧点头,看了菁儿一眼。

萧菁菁也点头。

“你二妹妹还有四妹妹一直念着你。”萧成又看向菁姐儿:“现在应该在跟着姚嬷嬷蔡嬷嬷学规矩。”

“我去看看姚嬷嬷和蔡嬷嬷。”萧菁菁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姚嬷嬷和蔡嬷嬷,对着父王。

“去吧,永叔就留在这里陪我,我正好有事和永叔说。”萧成道。

萧菁菁应了声,看向四爷,带着紫嫣秋雨走了出去。

萧成收回目光,发现永叔看着菁姐儿:“菁姐儿被本王宠着长大,府里没有王妃——”

“菁儿也是关心岳父。”

纪尧收回目光,神色温和。

“永叔不在意就好,这些日子永叔有没有发生不对?”

“岳父是指?”纪尧问。

“本王之前进宫,被皇上留了下来,本来该回大营了,皇上让本王再过一段日子再回大营,本王在想,是不是像菁姐儿说的皇上对本王起了疑心,长公主在皇上面前说了什么,你在内阁有没有什么变化?”萧成注视着永叔。

“长公主的话多少还是有用,皇上应该只是疑心,过一段时间皇上查清楚,就不会有什么。”

纪尧多少也感觉到了皇上的变化。

“菁姐儿没有说错,本王一开始还不以为然,还是菁姐儿想得多,本王现在只担心到时候。”

萧成说出心中的担心。

“皇上是明君。”

纪尧说了一句。

萧成很赞同,萧菁菁带着人问了人,知道二妹妹还有四妹妹在哪里,走了过去,一路的丫鬟婆子忙请安。

“奴婢给郡主请安。”她们也是才听说郡主和郡主马爷回府,就看到郡主。

“起来吧。”萧菁菁开口。

紫嫣秋雨跟着郡主,不一会,萧菁菁看到了二妹妹还有四妹妹,以及姚嬷嬷还有蔡嬷嬷,萧菁菁没有过去

“郡主,奴婢过去说一声。”紫嫣秋雨见郡主停下步子,紫嫣看向郡主。

萧菁菁还没有说话,二妹妹四妹妹似乎是学完了规矩,忽然看了过来,姚嬷嬷蔡嬷嬷也看过来。

萧菁菁带着人走过去。

紫嫣秋雨忙跟上。

丫鬟婆子忙跪下,萧菁菁叫起。

“大姐姐你回来了?”萧媛媛高兴的,萧芸芸行了一礼:“大姐姐。”

“嗯,二妹妹,四妹妹。”萧菁菁点了点头,紫嫣秋雨也行了礼,萧媛媛萧芸芸叫了起。

“姚嬷嬷,蔡嬷嬷不必多礼。”萧菁菁又转向姚嬷嬷和蔡嬷嬷,姚嬷嬷蔡嬷嬷没有再行礼,也笑:“郡主是和郡马爷一起回来的吧。”

“嗯。”萧菁菁颔首:“四爷和父王在书房说话。”

“大姐夫也?”

萧媛媛一听忙道,想到五妹妹不敢再说:“大姐姐。”

萧芸芸没说话。

“郡主过来是找二姑娘和四姑娘吧,二姑娘四姑娘的规矩学得很不错,很快,再过些日子,就没有可教的了。”

姚嬷嬷蔡嬷嬷笑着又说,看了二姑娘还有四姑娘一眼,除了郡主,就二姑娘和四姑娘还算好学,二姑娘是学得最好的。

萧菁菁看向二妹妹和四妹妹。

“大姐姐。”萧媛媛不好意思,萧芸芸看着大姐姐。

“到时候,老奴两人准备找个地方养老。”姚嬷嬷和蔡嬷嬷又开口。

“我来给姚嬷嬷蔡嬷嬷养老。”萧菁菁直接道。

“那就多谢郡主了。”姚嬷嬷和蔡嬷嬷一听,笑了起来,她们倒是不差养老的地方:“郡主和二姑娘四姑娘说话吧,老奴就先告退了。”

“送姚嬷嬷蔡嬷嬷。”萧菁菁吩咐人。

紫嫣送了姚嬷嬷和蔡嬷嬷,秋雨留了下来,萧媛媛见姚嬷嬷蔡嬷嬷走了,看着大姐姐,想问什么又不敢:“大姐姐怎么才。”

“今日有空就回来了。”萧菁菁回答,目光落在二妹妹身上:“过几日太子殿下迎娶侧妃,你跟着我。”

“是大姐姐。”萧芸芸道。

“我会和父王说一声。”萧菁菁之前忘了父王说,从外祖母家离开的时候,外祖母让她到时让二妹妹也去。

外祖母想为二妹妹说人家。

“大姐姐。”萧媛媛发现大姐姐没有叫自己,不由望着大姐姐。

“四妹妹还小。”萧菁菁道。

萧媛媛没想到大姐姐会这样说,萧菁菁用了午膳,对父王说了以后他为姚嬷嬷蔡嬷嬷养老,过几日太子殿下迎侧妃外祖母让二妹妹也去的事,和四爷一起离开。

萧成知道岳母应该是要给二丫头说人家。

让贺氏给二丫头做几身新衣裳,四丫头也做两身,到时候好好打扮一下,他也想过给二丫头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都是军中的,二丫头性子贞静,怕是不合适,岳母有合适的人家也好,至于姚嬷嬷姚嬷嬷,菁姐儿要给她们养老就养老。

“二丫头四丫头也回去。”萧成看了二丫头四丫头一眼。

“父王。”

萧媛媛萧芸芸退了出去。

“二丫头和你姨娘说说。”萧成想到什么。

“是,父王。”萧芸芸道,萧媛媛更羡慕二姐姐。

大姐姐和大姐夫回去了,看了父王还有贺侧妃,她挽着二姐姐的手,悄悄的:“二姐姐,你说大姐姐是不是要给你说人家?”

“四妹妹,我不知道。”萧芸芸道。

“二姐姐总是说法知道,怎么会不知道,父王让侧妃娘娘给二姐姐做新衣裳。”萧媛媛很羡慕的看着二姐姐。

“父王也让贺侧妃给你做了新衣裳。”

萧芸芸淡淡的。

“二姐姐,你怎么和大姐姐一样。”萧媛媛知道自己不对,萧芸芸没有说话,她要是能嫁得好,也能帮上阿弟。

她最担心的就是阿弟和姨娘,阿弟还小,可是以后会长大,父王没有嫡子,想要阿弟继承郡王府。

可是贺侧妃还年轻,要是生下庶弟,父王到时候说不定会改变主意,姨娘身子不好,她想以后能照顾姨娘。

“王爷,妾让人给二姑娘四姑娘量量。”贺氏见二姑娘四姑娘走了,和王爷一起回到南院,看向王爷。

“嗯。”

萧成点头,看了看她。

“老夫人看来是要给二姑娘说人家,妾认识的人太少了,都配不上二姑娘。”贺氏大方爽利,二姑娘不错。

“到时你也看看。”萧成开口。

“妾到时跟着老夫人。”贺氏笑,萧成点头,说了一会话,贺氏提起吴侧妃身边的婆子和丫鬟,萧成让她直接找中人,发卖出府,这时一个小厮从外面进来,行了一礼,磕了头,恭敬抬头。

“王爷,侧妃娘娘,三姑娘来了想去家庙,被小的拦下,三姑娘要见王爷。”

“柔姐儿来了?”

萧成知道吴氏肯定和柔姐儿说过什么,不然柔姐儿怎么会来,至于柔姐儿为什么才来,只有问柔姐儿。

“是,王爷。”小厮回道。

“本王去看一下。”萧成对着贺氏。

“三姑娘会不会?”贺氏担心。

“不管她是不是知道什么,本王去看看再说。”萧成没有说完走了出去,小厮忙跟上,贺氏等王爷出去了,叫了人,婆子很快进来,她看到王爷走了,贺氏让婆子找人去西院,王爷要给二姑娘四姑娘做新衣裳。

“二姑娘,四姑娘?”婆子闻言。

“二姑娘大了,四姑娘也不小了,也该好好打扮,到时候和郡主见客才不会失礼。”贺氏说。

“二姑娘是大了。”婆子明白了侧妃娘娘话中的意思,二姑娘该说人家了。

“吴侧妃身边的那个婆子丫鬟,找一个中人进府,发卖出府。”

贺氏开口。

“是,老奴就去,墨姨娘那里,老奴已让人看着。”婆子边说边行礼。

*

“柔姐儿在哪里?”

出了南院,萧成便问身边的小厮,小厮快速行了一礼,望着王爷:“三姑娘在书房外面。”

“嗯。”萧成嗯了声,小厮没有再说话。

萧成往书房去,小厮跟在后面。

没一会,萧成到了书房,看到柔姐儿,萧柔柔取下了脸上的帷帽,站着,似乎不耐,柔情似水又妩媚美丽,一身红色的禙子,浅红色的襦裙,父王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她要进去找父王了。

父王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南院,贺氏就是一个狐狸精,只知道勾引父王,让父王不去看娘,父王还怀疑娘,在查娘。

不对,娘说这几天会发生一些事,让她不要回府,可是她怎么能放心娘,今日她心神不宁,便带着人回来了。

怕娘有什么事,虽然她不觉得父王会对娘做什么,父王心中还是有娘的,萧柔柔身边婆子丫鬟簇拥着。

不知道娘还好不好,她本来要直接去家庙看娘的,看看娘怎么样,和娘说说话,被人拦了下来。

不让她去见娘,她不免生气,娘是不是?

父王为什么让人拦下她,她又不做什么,父王不是在南院,她不去打扰他还不好,墨书好像也在南院,父王不让她见娘,她就找父王。

“你说父王为什么还不来?”萧柔柔忽然问身边的婆子,昂着对。

“夫人,也许。”

婆子想说什么。

“你说娘是不是有什么事,父王为什么不让我去见,娘要是——父王一直不过来,你说。”萧柔柔又想说什么。

“夫人,应该不会有事。”婆子安慰夫人,萧柔柔还想说什么,突然听到脚步声,看过去,看到父王,父王来了,为什么不说话。

“父王。”

“你来做什么?”萧成带着人走上前,盯着柔姐儿。

“父王,我来见娘。”萧柔柔上前几步拉住父王的手臂,她当然是来见娘的,父王明明知道,父王老是问她来做什么:“父王为什么让人拦下我,我想看娘,本来不想打扰父王的,本王让人拦下我,我只好见父王,娘是不是有什么事,父王娘——”

萧成没有回答,看着她。

“父王。”萧柔柔又问,父王看着她做什么。

“进来。”萧成往书房里面走,萧柔柔心不知为何更不安了,让婆子和丫鬟不用跟着,一个人跟父王进了书房。

萧成转身坐下来,萧柔柔急足走到父王身边,站着,拉着父王。

萧成让小厮下去。

“父王,你和娘?”萧柔柔不安的问,萧成知道不可能瞒住柔姐儿,他在吴氏面前说过会告诉柔姐儿她是病逝的,但现在柔姐儿来了:“你娘那日和你说过什么?”

萧柔柔知道父王指的是那日她去看娘,让父王也去,父王走后:“娘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她暂时不要回府。

“娘只是让我这几天不要回府。”

“那你为什么回来?”萧成问。

“我心里不安,怕娘有什么,父王,你还没有说。”萧柔柔心里更加的不安,不知为何,很慌。

“你娘病逝了。”

萧成道,注视着柔姐儿。

“不可能!”

萧柔柔脸色一变,不相信的望着父王,娘怎么可能病逝,前几日还好好的,她才不相信,娘绝不可能病逝,她脸色很难看。

“父王你骗我,我娘好好的,才不会。”

“你娘病逝了,以后有什么事来找父王。”萧成开口。

“不可能的,娘怎么可能,前几日娘还好好的,没有生病,父王你不要再骗我了。”萧柔柔摇头,不停的摇头。

“你娘确实不在了。”萧成又道。

“不,父王骗人!”

萧柔柔大声的道,看着父王的表情,娘才不会,才不会,她想到娘说过的话:“父王,是不是谁害了娘。”

“没有人害你娘,你娘是病逝的。”萧成还是道,面无表情。

“不,我不相信父王的话。”

“柔姐儿!”

“不,我要去见娘,找娘,娘肯定好好的,父王和我开玩笑的。”萧柔柔转身就要往家庙去。

在她的心中,娘还在家庙里等着她,只要到了家庙就能见到娘,她冲到门口。

“拦下三姑娘。”

萧成站了起来,知道柔姐儿不愿接受,他早就知道,沉着脸吩咐外面的人,一个小厮出现,拦在门口,拦住三姑娘:“三姑娘请留步。”

萧成走上前。

“你让开,你给我让开,你是什么东西,本夫人要去见娘。”萧柔柔生气的,就要推拦着她的小厮,她要去找娘,马上去见娘。

“三姑娘。”

小厮还想说什么:“王爷有命令,三姑娘不能出去。”

“你让开,听到没有,你是什么人,敢拦本夫人,你——”萧柔柔一把推过去,就要往外面冲。

“柔姐儿,你去也没用,更见不到你娘,你娘已经病逝了。”萧成走到柔姐儿身前,看着她,神色难言:“没有在家庙,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人拦下你的原因,你去也是白去。”

“父王,我不相信。”萧柔柔还是不相信,娘一定还好好的,神情悲愤,眼晴发红,握紧手,颤抖着。

“你娘病逝了,本王让人送出府,埋了。”萧成接着道,走近一步,俯视柔姐儿。

“父王,你一定是骗我的,我不信,我怎么也不信娘会病逝,是谁害了娘。”

萧柔柔望着父王。

“没有谁害你娘,你娘是自已找的,自己寻死,怪不得任何人。”

萧成淡淡的。

“娘怎么可能自己寻死,父王为什么不说,是谁害死了娘,娘不可能自己找死,父王不让我去找娘,是怕我知道?”萧柔柔怎么也不相信娘会自己寻死,父王说的她都不信,娘才不会寻死。

“父王,是不是大姐姐?大姐姐恨我还有娘,肯定是大姐姐,或者是贺侧妃?觉得娘抢了父王,所以害娘,娘和我说过,大姐姐会报复,娘让我小心。”一定是的。

萧柔柔抓紧父王。

“你娘教了你什么,要不是你娘害菁姐儿,哪里会自找苦吃。”

萧成从柔姐儿的话中,听出吴氏教了柔姐儿什么,吴氏就不该留。

“父王你要护着大姐姐是不是?”萧柔柔很悲愤

“你大姐姐做了什么要我护着,我说过,你娘是自己找死。”萧成很不满吴氏,也不满眼前柔姐儿的话。

“我不信,父王,我死也不信,不是大姐姐是谁,还有贺氏,父王有了贺侧妃,就不要娘了,父王,你怎么能这样对娘,贺氏哪里比得上娘,娘那么爱你,还有大姐姐,大姐姐都害死了娘,父王还要护着,我恨你父王!”

萧柔柔从听到娘病逝了,她就慌了,娘要是真的不在了,她一定为娘报仇。

害死娘的都不会放过。

她也会恨父王,父王有了贺氏就不要娘,护着大姐姐。

“本王说了,你娘是自找的。”

萧成皱起眉头,不耐。

“父王,我不信,我也是你的女儿,娘陪了父王那么多年,父王有了新人忘旧人,只父王我恨死你了。”

萧柔柔白着脸。

“我要去找娘。”又要冲出去。

“三姑娘。”小厮忙拦下,看向王爷,他都听到了,王爷为什么?

“柔姐儿,本王也不在意你恨不恨,你娘做错了就该付出代价,既然认为是你大姐姐还有贺氏,本王便告诉你,你娘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死。”

萧成也不想再瞒着柔姐儿,既然她觉得是菁姐儿和贺氏害了吴氏。

“娘做了什么?娘为什么?”

萧柔柔只知道娘死了。

“你娘做了很多事,只是没有告诉你,让我来告诉你,王妃当年并不是病逝,是被你娘活活的气死的,当年王妃病重,你娘被岳母带来,你娘为了嫁进府里来,觉得王妃挡了她的路,半夜悄悄跑进王妃的房间,在王妃病重的时候,说了很多话,气死了王妃,瞒着所有的人,连本王瞒住,要不是找到当年的人,本王还被瞒在鼓里,你娘根本不知道王妃早就和本王说过,让本王纳了你娘,本王以为你娘善解人意,谁知道你娘连王妃也敢害。”

萧成沉着声音。

“你娘后来还做了多少,查已经查不清,但肯定不少,你说本王知道了,该怎么做?”

“父王。”

萧柔柔听完,不相信,娘怎么会害死王妃。

可是她心里知道,娘肯定害死了王妃,萧菁菁的母妃,她了解娘,要是她是娘,当初也会那样做的。

这么多年了,娘就算害死了萧菁菁的母妃又如何,那也是萧菁菁的母妃没用,娘不过说了一些话,就气死了。

活该,病了就早点去,娘也是做好事,娘服侍父王这么多年,萧菁菁的母妃早死了,娘还活着。

“你娘做的,够她死十次了,这么多年,出了多少事,本王都护着你娘,幸好王妃在天有灵,托了梦,知道你娘当年做的事,不然本王还要被瞒着。”

萧成还是沉着脸,冷漠的盯着柔姐儿。

“父王,娘不会——我相信娘不会的,父王查清楚了吗,还有父王是怎么可能找到人,是不是大姐姐找到的,或者吴府找到的,那个人说不定有人收买了陷害娘的,娘是什么样的人,父王还不知道吗。”

萧柔柔为娘辨解。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想错,就是有人陷害娘。

“你娘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就是知道才知道就是你娘。”萧成看出柔姐儿的小心思:“人是当年本王给王妃,也是被本王发卖出府的,不可能有假,你娘做了这样的事,本王不可能还容下。”

“所以。”

父王做了什么,对娘做了什么,萧柔柔意识到了什么,是父王杀了娘?

是不是?是父王害死娘,不对,是父王让娘死的。

她想扑到父王身上,问父王。

“所以父王就——”

“你娘害了王妃,本王是不会再留下的,本王赐死了你娘,你娘当年是怎么做的,本王也是怎么做的。”

萧成说了出来。

“不!”

萧柔柔大叫,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她没有想错,娘真的是被父王杀死的,父王杀死了娘,她摇头:“父王,你怎么这么恨,赐死娘。”

她猛的扑到父王身前。

“你娘死有余辜,早就该死了。”萧成语气无情冰冷,抓着她的手。

“父王杀死了娘,娘就算错了也不该死,父王我恨你,恨你,大姐姐的母妃早就死了,父王为什么要让娘死!”

萧柔柔疯了一样,望着父王。

“你娘气死王妃的时候就该想到现在。”萧成还是面无表情。

“父王,大姐姐的母妃是死人,娘是活的,父王为了大姐姐的母妃让娘死,当年的事谁说得清楚,父王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萧柔柔心中都是恨。

她知道娘真的死了,她什么也不知道,现在才来,连娘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她恨所有人!

萧成:“你要恨就恨,你娘错了就该受到惩罚。”

“可也不该让娘死。”

萧柔柔怨恨道。

“血债血偿。”萧成一个字一个字。

“父王!”萧柔柔满脸怨恨。

“......”萧成什么也没有说。

“娘!”萧柔柔突然叫了一声,白着脸,软倒下来,坐在地上,眼晴通红,哭了起来,萧成收回手,看着,小厮不知道该做什么。

“娘,娘。”萧柔柔不停的哭着。

“夫人,夫人怎么了?”留在外面的婆子丫鬟听到里面不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之前她们就听到不对。

想到夫人和安郡王的关系,才没有进去,现在,她们好像听到夫人在哭,她们想到二爷,夫人要是有事。

一个小厮拦在门口,没有让她们进去。

“娘,娘,你让女儿不要回来,为什么,娘,父王让你死,父王心里只有大姐姐王妃——”萧柔柔哭得撕心裂肺。

“夫人。”外面又有声音传进来。

“王爷。”小厮看了眼外面,萧成挥了一下手:“让她们进来,带回去。”

“是,王爷。”小厮一听,退了出去,婆子丫鬟冲了进去,看到夫人坐倒在地上,哭着,安郡王爷站着。

“带你们夫人回去。”萧成道。

“是。”婆子丫鬟走到夫人面前:“夫人。”萧柔柔哪里会理会她们。

*

萧菁菁和萧成回了府里,先去了宜园,和婆婆说了一声,纪老夫人见他们回来:“办完了?”问了一声。

“嗯,娘。”萧菁菁回答,纪尧转着玉板指。

张嬷嬷在一边。

“办完了就好。”纪老夫人又道,柳氏还有郑氏也在:“四弟妹四弟回去了?”

“嗯。”萧菁菁又点头,看着四爷,纪尧也看着。

“回去吧。”纪老夫人看着,笑了笑,郑氏和柳氏也没有说什么,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回了竹园。

赵嬷嬷是早就等着的。

听到四爷和郡主回来了,去了宜园,知道事情完了,不知道怎么样,不知道郡主和四爷什么时候回竹园。

看到郡主和四爷回来,马上带着人迎上去。

“郡主,四爷回来了?”

“嬷嬷。”萧菁菁也开口,纪尧点了一下头。

“郡主,四爷怎么?”赵嬷嬷想问,看了紫嫣秋雨一眼,扫到一边的人又没有。

“进去再说吧,嬷嬷,放心。”萧菁菁知道嬷嬷是最关心的,她道,赵嬷嬷一听:“好,四爷和郡主用过午膳没有?老奴让人准备着,热一热?”

萧菁菁点头,和四爷一起走了进去。

赵嬷嬷留下来,吩咐听书,让人散了,也走了进去,一到里面就看到紫嫣秋雨:“顺利?”见紫嫣秋雨颔首,再往里。

“四爷,郡主。”

“嬷嬷。”萧菁菁把今日的事说了出来,告诉嬷嬷:“找到的人是如兰。”

纪尧没有说话,听着菁儿说。

“如兰?”赵嬷嬷想起来了:“老奴记得当初是王妃娘娘身边的,王爷给王妃娘娘的。”

萧菁菁继续说,把如兰的话还有外祖母大舅舅二舅舅大舅母二舅母,父王的态度,还有父王让如兰和吴氏对质,她和四爷也在,父王让吴氏自尽,吴氏不愿意,父王赐死吴氏,外祖母又派了大舅舅二舅舅来,断了吴氏的手脚,送吴氏上路一并说了。

“好!”

赵嬷嬷眼中有了泪,忍不住流了出来,她又高兴又欣慰,还是郡主好,老夫人找到了如兰,姑娘的仇报了,她就知道姑娘的死不简单,好好好,吴氏死了,被王爷亲自下命令,断了手脚。

想必很恨,当年害死姑娘,活该。

老夫人是对的,就该断了手脚,再赐死,不能太便宜了吴氏,姑娘死了多惨啊,都没有人知道,就是这样也便宜了吴氏。

都是姑娘在天有灵,郡主才会告诉老夫人,如兰也是,当年就该说出来,既然看到了,怕什么,要是当年就说出来,王爷哪里会纳吴氏。

吴氏早就死了,给姑娘偿命了。

就因为怕死,亏姑娘对她那么好,老夫人还留下做什么。

*

宫里,宫人看着三公主,余贵嫔病倒了,三公主会被关到出嫁,没有公主封没有封地,嫁的人还好男色。

“三公主殿下。”宫人上前。

“午膳来了没有?”三公主饿了几日,好几日没有吃东西了,饿得没有力气,那些该死的宫人竟然一天只送一次饭,她之前嫌弃不愿吃,后来连冷的都没有,都变了味。

“三公主殿下。”宫人想说什么。

“本公主问你。”

此时的三公主头发散发,宫装很脏,瘦了很多,听到宫人的话,猛的抬头眼晴盯着,看向宫人的手上。

见什么也没有,生起气来:“午膳呢,本公主饿了。”

宫人转身从门口提了食盒过来,三公主一看,扑上去,一把抢过食盒,就像是很多天没有吃东西一样。

一把打开食盒,用手抓起来就往嘴里塞,连用筷子也顾不上。

宫人看着。

“本公主让你去找娘,你没有去?”吃了一些,三公主没那么急了,看向宫人:“还有父皇不是说要给我赐婚,前几日不是秋吗,打听得如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