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等待机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公主殿下。”宫人没有说:“筷子。”三公主之前还什么都不用。

绝食抗议,她送来的饭菜都被三公主踢到地上,嫌弃连狗都不吃,宁愿饿死也不吃,饿了几日后,三公主开始找吃的。

尤其是中秋后,皇上还是没有放三公主出去的意思,三公主不知道是不是想开了,她提过来的饭菜,三公主不再嫌弃吃了起来。

只是中秋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公主被皇上忘了,失了宠,贵嫔娘娘不被皇上待见,彻底打入冷宫,觉得三公主不可能再得宠,饭菜开始变了味。

渐渐一天只有一顿。

“用什么筷子,不知道本公主饿吗,本公主在问你话,说还是不说?”三公主一边吃一边抬头盯着宫人。

“贵嫔娘娘生病了。”宫人还是取了筷子给三公主。

“母嫔怎么会得病了,谁气的?”三公主接过筷子,端出饭菜,马上问。

“贵嫔娘娘求见陛下在外面等了一夜,病了。”宫人开口,也端着饭菜,放到一边。

“父皇!”三公主叫了一声,父皇连母嫔也不见,父皇为什么?父皇都是被人蒙骗了:“姑母呢。”她又想到姑母。

“长公主殿下最近没有入宫,太子妃娘娘有了身子,太子殿下过几日要纳侧妃。”宫人想到宫中的情形。

“太子妃有了身子?不是说太子哥哥生不出来吗,太子哥哥要纳侧妃?”三公主闻言,想到什么。

“三公主殿下还是不要说了,太子妃娘娘已经有了三个月身子。”宫人不敢附和三公主。

三公主知道她担心什么,哼,想到母嫔:“母嫔病得很严重吗?”

“贵嫔娘娘一时下不了床。”宫人低下头。

三公主一听,很着急:“父皇没有去看母嫔?”只要父皇去看,母嫔肯定会让父皇放她出来的。

“没有。”

宫人看了三公主殿下一眼,皇上是彻底冷落了贵嫔娘娘,怎么可能去看贵嫔娘娘。

“父皇忘了本公主和母嫔了。”三公主不高兴:“父皇只记着贵妃还有别的人。”

宫人没有说话。

三公主殿下这个样子,贵嫔娘娘又——

“母嫔千万不要有事,父皇什么时候才能想到本公主和母嫔,姑母为什么不再找父皇,让父皇放本公主出去,太子哥哥肯定不会帮忙的。”三公主想着什么。

宫人看着三公主。

“没有人帮本公主,本公主早晚会出去。”不给饭给她吃,把变了味变冷狗都不吃的饭菜给她吃的,她都不会放过。

宫人不知道三公主能不能做到。

“今日怎么有饭菜,还没有变味。”三公主忽然想到今日的饭菜居然没有味,虽然冷掉了,前几日每日都只有一顿,她吃不饱,还变了味,她根本吃不下。

就像是好几日没吃过东西了,肚子里空的。

“奴婢托了人,三公主殿下多吃一点。”宫人看着三公主,她怕再这样下去,三公主殿下会饿死,她也会没命。

“本公主当然要多吃一点,下次也托人,本公主要吃热腾腾的饭菜,一天三顿。”三公主吃了几口道。

“奴婢只能想办法。”宫人开口。

“本公主问你的,中秋宫宴上。父皇有没有下旨,你还没有回答本公主。”三公主又想起什么,盯着宫人。

“皇上下了旨,为大公主二公主还有三公主殿下都赐了婚。”宫人望着三公主殿下。

“然后呢?”

三公主又问,吃了几口,昂着头:“父皇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放本公主出去?本公主没有出席中秋宫宴,被关起来,萧菁菁是不是很得意?”李元浩那小子也不知道进宫救一下她。

“三公主殿下慢一点用,菁华郡主很得皇上太后还有太子妃娘娘喜欢,大公主的驸马是威远侯府的二公子,二公主的驸马是——三公主殿下你的驸马是李公子。”宫人还是看着三公主殿下,提醒一下三公主,倒了一杯水,递给三公主殿下。

三公主一把抓过来,喝了一口,再没有公主的矜贵,她最讨厌萧菁菁了。

“哼,萧菁菁不知道多得意,本公主下嫁的日子定下来没有?”

“大公主和二公主还有三公主殿下只是赐婚,几位公主殿下下嫁的日子还没有定,还要修缮公主府。”宫女不知道如何说,没有再提菁华郡主。

“本公主才是公主,大皇姐二皇姐的封地在哪里,公主府在哪,本公主的公主府父皇建在哪?”

父皇都没有问她喜欢哪里,想要哪个地方的封地,就定了下来。

到时候她不喜欢怎么办。

她可是看好了地方的,母嫔生了病,也不能和父皇说,她喜欢的是南边还有京城一处地方,她曾经想的是封地还有公主府一定要比大皇姐二皇姐好。

大皇姐二皇姐的公主府还有封地别想比过她。

“大公主二公主的封地在——公主府在——”宫人先回答了大公主二公主的封地还有公主府在哪里,欲言又止望着三公主。

“本公主的呢?”三公主不耐烦了:“快说!”

“三公主殿下。”宫人迟疑了一下。

“说不说?”三公主怒了。

“二公主殿下你没有封地,也没有公主府,皇上让你下嫁到李家,以后就住在李家。”宫人低下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三公主听完,不敢相信的瞪着宫人,一定是这个宫人搞错了,骗她的,胆子真大,敢骗她。

她怎么会没有公主府,怎么会没有封地?

宫人微抬头又说了一遍:“皇上的旨意是这样的,公主殿下会嫁进李家,只有大公主殿下二公主殿下有公主府封地,三公主殿下下嫁后不能随意出门。”

“不可能!”

三公主不相信,父皇不会这样对她的,她也是公主,还是最得宠的,公主有的她也会有,父皇不可能不给她建公主府还有封地。

大皇姐二皇姐不如她,也有公主府和封地,她怎么可能没有。

等她下嫁后还不被人笑死。

李元浩那小子还不笑她。

还能听她的话?

“三公主殿下,奴婢说的都是事实。”宫人回答

“不可能,本公主不信,父皇不可能这样对我!李元浩那个小子有没有找过你?”三公主永远也不会相信。

“没有公主殿下。”宫人回道。

“不可能,李元浩那小子怎么会不来找本公主,他明明喜欢本公主。”三公主吃不下去了,丢开手上的筷子。

“李公子真的没有找公主殿下。”宫人想到三公主殿下之前直接在她的手上辗。

“一定是你的原因。”三公主觉得是这个宫人的原因:“李元浩可是想娶本公主的。”

“李公子似乎好男色。”宫人抬头:“之前一直有人传李公子好男色,李公子是宜妃娘娘的侄儿,很多人都知道。”

“你胡说!”

三公主生气了:“李元浩那小子才不会喜欢男人,他怎么可能喜欢男人,想要骗本公主不是那么容易的,说,你是谁派来的,敢骗本公主?”恨恨的。

“奴婢是皇上派来的。”宫人道。

“本公主不会信你的,你竟然说李元浩——”三公主抓着宫人。

宫人抬起头来,有些怜悯望着三公主。

三公主最讨厌有人用这样的目光看她,

*

余贵嫔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宫人来来去去,太医也看过,主要是心思郁结所致,宫人不知道怎么办。

不敢去求见陛下和太后娘娘,送走太医,面面相视。

“贵嫔娘娘。”

宫人走到床榻边,想要唤醒贵嫔娘:“三公主还等着娘娘。”

而在宜妃的宫中,宜妃知道了娘还有大哥的意思,娘和大哥在接到旨意后,觉得尚三公主没有什么用,亏了,就像她想的不乐意,不乐意又如何,晚了。

娘派了人入宫,她怎么会不知道想说什么。

“娘娘,老夫人的意思是三公主娶了不如不娶,还要人看着,三公主殿下喜欢的是纪太傅,会不会?而且皇上太后娘娘都不喜欢三公主,连封地公主府也没有,又被关起来中秋宫宴也没放出来,老夫人担心,老夫人又打听到余贵嫔病了,求见陛下,等在承乾宫外一夜,皇上也没有见!”

宫人看着娘娘,一边说着。

“余氏是自找的,不知道三丫头要嫁给浩哥儿,再求又有什么用,不过是一场笑话,至于你说的。”宜妃漫不经心,她最讨厌的就是余贵嫔,知道余氏也不喜欢她,余氏没有想到她的女儿有一天会嫁给浩哥儿吧:“是浩哥儿自己求来的,浩哥儿没有说什么不就行了,浩哥儿呢在意吗?还有我那大嫂。”

“大夫人什么也没有说,就是老夫人还有。”宫人开口。

“还有本宫的大哥?大嫂看样子还是耿耿于怀,本宫早就有所料,他们一开始积极得很,还退了亲,先前还好,三丫头哪是好尚的。”宜妃不以为然。

“元浩公子觉得三公主不错。”宫人想到元浩公子。

“浩哥儿看来心思没有变,三丫头下嫁倒是不错。”宜妃哪会不知道浩哥儿的心思,浩哥儿想尚三丫头是为了什么,她一清二楚。

“娘娘,老夫人那里,你看。”宫人欲言又止。

“能怎么办?”宜妃反问。

“老夫人想让娘娘想想办法。”宫人把老夫人的意思说了出来。

“想什么办法?不想娶?这是不可能的,之前想尚公主,现在又不想,要是早点还有可能,圣旨下了,本宫可没有办法,要是不想违抗圣旨,就只有娶。”宜妃不耐烦多说。

“娘娘,老夫人的意思不是不娶,老夫人也知道不可能不娶,老夫人想的是娘娘能不能求见一下陛下,让三公主放出来,最好是也有封地还有公主府,就像大公主二公主一样。”

宫人接着说。

“娘倒是想得好,也不看可不可能,三丫头是彻底惹了陛下厌恶,本宫可不敢去求陛下,娘还以为是以前,本宫还当宠,掌管宫务?”

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宜妃心中想着。

还想要公主府,封地,她要是求皇上,皇上不知道会如何想。

娘就不想一想她的处境!

为她着想一下,只顾着大哥,她心里也是不满的。

“娘娘,老夫人也是。”宫人想说什么。

宜妃打断她的话:“本宫会不知道?三丫头被关着,是陛下的命令,本宫还要为琰儿谋划,没那个时间,也不想为了这些事,让陛下反感,太子妃有了身子,直接威胁到琰儿,一旦生下来,太子地位就会直接固若金汤,琰儿再没可能,必须想办法。让太子妃生不出来,又不能查到琰儿和本宫身上,本宫只能先看看还有没有要动手的,打机会,一击必中,不被发现,这才是大事,娘还有大哥不帮着我,还拖后退,告诉娘和大哥,我不会管,不接受也要接受,上次的事查到东宫的一个采林身上,到底是不是谁知道,本宫需要查探还有留心,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太子妃有身子的事,宫里都暗潮汹涌,京城也是,娘和大哥还有心思想别的,可以说所有人都盯着东宫。”

“奴婢知道了。”

宫人明白了娘娘的意思。

她也觉得太子妃娘娘有身子的事更为重要,老夫人一心想着元浩公子尚公主的事,不想想,太子妃娘娘有孕的事一出,还有多少人关注几位公主。

老夫人该想着帮娘娘还有秦王殿下才是,她之前听到老夫人的意思就想到了。

“让人去告诉娘吧,你不用亲自去,娘再说什么都不用管了。”

宜妃本来想说娘要做什么也不要管,想到之前的事,怕娘和大哥出什么昏招,她又最后一个知道陛下找来也不好解释:“让人注意娘和大哥的动静。”余贵嫔那个女人可是成了后宫的大笑话了。

“奴婢知道。”

宫人行了一礼:“奴婢马上去。”

“嗯,去吧。”宜妃开口,过几日,太子要纳侧妃,还在办,琰儿也要纳太子的表妹入府。

她的事多的是。

宫人退下去。

宜妃想着,太子妃一旦不小产,她一日不安宁,她想看有没有人动手,竟然没有。

*

李府,知道了宜妃的意思,李府的老夫人不是很高兴,女儿这是不管了,还说能帮一下忙,和陛下说一下,又不是不娶,只是和大公主二公主一样。

李大老爷也不满:“娘。”也不满。

“你妹妹说了,还是算了。”李老夫人虽然觉得女儿不该不管,但想到女儿在宫里也不容易,主要是秦王才是最重要的。

太子妃有身子的事她也是知道的,也为女儿着急,想帮忙又不知道如何帮,怕到时候太子妃生下小皇孙,太子地位稳了,秦王再没有可能。

秦王要是能上位,才能更进一步和太后娘家一样。

只是浩哥儿尚三公主的事就在眼前,她只好让人问下女儿,有没有办法,儿子也是一样的想法。

媳妇整天阴阳怪气的,浩哥儿又是一心尚三公主的,倒是好胡闹。

就她和儿子整天担心。

一边担心宫里女儿秦王那边,一边担心浩哥儿尚三公主的事,三人驻可不是消停的,又是被关又是喜欢纪太傅,又是没有封地没有公主府,嫁来还要她派人看着。

尚三公主就尚三公主吧,好歹是公主,再是没有用,也这样了,说不定以后有用呢,浩哥儿不是喜欢男子,三公主有她派人看着,也不用担心。

“浩哥儿也是乐意的。”

“那个孽障!”李大老爷一听就生气。

“浩哥儿只要好好的,就算了。”

李老夫人说。

“那个孽障整天和一个男人混在一起,等三公主进府了——万一叫三公主发现了,告给皇上就不好了,还是让那孽障把人处理了更好。”李大老爷生气的说。

“浩哥儿哪里会答应,到时候让人看着三公主,皇上不是让我们派人看着三公主吗,不要让三公主出去就是,也不会有人知道,要是换成大公主可不行,现在关键是太子妃有了身子,想一想有什么办法解决了,你妹妹也不容易,秦王不没有上位,”李老夫人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李大老爷听了娘的话:“要看妹妹想怎么解决,太子妃在东宫。”

“当然是不能让太子妃生下小皇孙。”

李老夫人直接道。

“那就让太子妃生不下来就是。”李大老爷道。

“你有办法?”李老夫人问,接着吩咐一边的婆子:“去看看,浩哥儿在哪里。”家里也没有商量的。

“是老夫人。”婆子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娘是要?”李大老爷不知道娘要做什么,李老夫人:“看看浩哥儿有没有什么想法。”

“那孽障能有什么好办法。”李大老爷不以为然。

“浩哥儿也是聪明的。”李老夫人不觉得。

一会婆子进来。

“怎么样,浩哥儿在做什么。”李老夫人直接问,婆子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恭敬的:“老夫人,大公子出去了,没有在府里,要不要。”

“这个孽障又出府,还不是找那个!”李大老爷脸色难看。

“浩哥儿去哪里了?”李老夫人倒是没有太生气,只想知道浩哥儿的去向,婆子再次:“大公子出了府。”

“去找一下。”李老夫人说。

“有什么好找的。”李大老爷觉得没有什么好找的。

“浩哥儿要尚三公主,以后谁知道。”李老夫人有自己的想法,让人下去,李元浩金屋藏娇的地方,李元浩站在窗前,抱着怀里的清秀少年,看着外面,没有人打扰,两人说着话。

“浩,你怎么又来了。”

“来陪你,不欢迎?不想我?”李元浩道。

“浩不是要娶三公主吗,三公主——老夫人还会愿意吗。”少年回过头来,李元浩脸上阴沉:“只有这样我才能和你一起,放心吧。”

“浩。”

“乖。”李元浩说完,外面有声音响起,不知道有什么事,他看出去,少年也看着。

“乖,等我一下。”过了一会,李元浩知道肯定有事,摸了一下怀里的少年,温柔道。

“浩,你去吧。”少年抬起头,清秀的脸很白皙。

李元浩忽然伸出手抬起他的下颌处,一下子亲了下去,直直亲了一会,少年的脸都红了,李元浩也不舍得放。

“浩。”

李元浩没有说完,没有放,又亲了亲,少年脸红得不行,透不过气来,他才放开:“我去了。”

“浩,你去吧。”少年点头,红着一张脸,在李元浩的眼中很诱人,不过现在不是抱的时候。

到了外面,李元浩知道祖母找他。

祖母找了姑母。

不知道姑母?祖母找他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想到太子妃有了身子,姑母肯定不想太子妃生下来。

他回到里面,说了一声,回了府里。

“浩哥儿回来了,祖母有事和你说。”

李老夫人看到浩哥儿,马上道。

“祖母,父亲。”李元浩道,李大老爷不悦。

“太子妃有身子的事你也知道,你姑母在宫里不好过,你看看。”李老夫人问起来,在发现浩哥儿好男色的时候她很不高兴。

在浩哥儿有能力尚公主后,她改变了态度,就算三公主被关了起来,浩哥儿也是驸马。

*

周安知道自己要娶大公主,不知道萧菁菁在做什么,派人盯着。

盯着人传来消息。

周安一手吊儿郎当的摇着折扇,一手搂着一个美艳的丫鬟,上下其手的摸着,一边看着跪在面前的人,靠在他怀里的美艳丫鬟娇笑着:“公子看奴婢。”

“你有什么好看的。”周安轻笑一声,睥了怀里的丫鬟一眼,哪一天不看?

“公子不宠奴婢了。”丫鬟伤心的,撒着娇。

“每天都看。”周安漫不经心的:“不怕公子我厌了?”

“公子。”丫鬟还想说什么,她听说了,爷要尚公主了,虽然公子要尚的大公主并不受宠,不像之前的三公主一样,但她还是担心,到时候爷还看得到她吗。

以前她担心别的,现在担心公子娶了大公主,她怎么办,那可是公主,真正的金枝玉叶。

“好了。”周安拍了拍她,没有再看她。

美艳的丫鬟不敢再开口,她也想知道公子派人是为了什么。

“说,查到什么。”周安再次盯着跪在面前的人。

“公子,菁华郡主和纪太傅今日去了吴府,吴府似乎找到了什么人,安郡王也到了吴府,之后安郡王府送了人出府。”

跪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来,恭敬的道。

“哦?查清楚了吗?送了什么人出府?”周安挑了一下眉,阴柔俊美,面如敷粉的脸上多了什么,低头看了怀里的丫鬟一眼,丫鬟想开口又不敢。

“还没有查清楚。”

周安又开口,看向跑在面前的人:“那还不去继续查。”

跪在下面的人磕了一个头。

“仔细打听一下,本公子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知道吗,本公子耐性有限。”周安吩咐,美艳的丫鬟听出了什么。

“是,公子。”

跪在地上的人磕了一个头。

“本公子等着。”周安收起折扇。

跪在地上的人退下去,美艳的丫鬟收回目光,抬起头来,撒娇的:“公子在查什么?”

“想知道?”周安风流多情,看着她。

“嗯。”

美艳的丫鬟点头:“公子,奴婢可以知道吗。”

“不可以,这不是你该知道的。”周安用手上的折扇点了一下丫鬟的脸,丫鬟还想问什么。

“下去吧,本公子有事。”周安忽然站起来,放开了怀里的丫鬟。

“公子不让奴婢服侍吗?”丫鬟不想走。

“本公子没兴致。”周安道。

美艳的丫鬟只好退下去。

周安想着萧菁菁。

*

吴府里,吴老夫人正应付着雲丫头,雲丫头还有雯丫头莲丫头都在,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她并不想让她们知道。

文哥儿武哥儿几个回府也来了,也听到了什么,跑了过来。

“祖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表姐纪四叔还有姑父会来,祖母。”

“你们问这多么做什么,只要知道是好事就行了。”

吴老夫人看了几个丫头还有小子一眼,叹了口气,开口。

“祖母。”吴雲还想撒娇。

“撒娇也没用。”吴老夫人道。

“祖母祖母。”吴雲还在念着,吴雯还有吴莲吴文吴礼几人也看着祖母。

周嬷嬷站在一旁。

“你看看。”吴老夫人见状。

“老夫人姑娘哥儿是想知道。”周嬷嬷道。

吴老夫人还没有说什么。

“周嬷嬷,祖母不说,你来说说,是不是?”吴雲看向周嬷嬷,祖母不说,她问周嬷嬷。

“老夫人是为了姑娘们好,老奴可不敢说。”

周嬷嬷笑。

“不用问。”吴老夫人睥了雲丫头一眼。

“祖母。”

吴雲不问出来不罢休。

“好了,吴侧妃死了,断了手脚,被你们姑父赐死,事情也清楚了,你们姑母当年是被吴侧妃气死的。”吴老夫人实在是被雲丫头摇得头昏了。

“祖母,吴侧妃死了,断了手脚?”吴雲几人不敢相信,吴文吴礼几人也没想到。

“对,还要问什么?”吴老夫人简直不知道如何说。

“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听说几位姑娘还有公子在这里,来了。”一个丫鬟跪在门口。

“让她们进来。”吴老夫人松口气。

*

纪府,赵嬷嬷准备给王妃娘娘烧纸,顺便告诉姑娘,吴侧妃的下场。

“嬷嬷我和你一起。”萧菁菁开口。

“郡主也要一起?”听到郡主的话,赵嬷赵看着郡主和四爷。

“对。”萧菁菁点头。

“四爷呢。”

赵嬷嬷又看向四爷。

“我陪菁姐儿,顺便给岳母烧纸。”纪尧轻笑看菁儿一眼,开口。

“好。”

赵嬷嬷觉得好,姑娘也会高兴:“郡主可以和王爷说一下,办场法事。”

“外祖母也这样说,我之前忘了和父王说,一会派人去见父王。”

萧菁菁才想到自己忘了和父王说,外祖母也是这个意思,一会她会派人回府,问一下父王。

“这样就好。”赵嬷嬷觉得这样很好。

带着郡主为王妃娘娘烧起纸。

“王妃娘娘,吴侧妃被王爷断了手脚赐死,是郡主的功劳。”赵嬷嬷一边烧着纸钱一边道。

“郡主和郡马爷来看王妃娘娘了。”

萧菁菁也烧了纸。

纪尧也是。

赵嬷嬷一边烧纸一边说,萧菁菁没说话,纪尧主要是陪菁儿。

烧完纸,赵嬷嬷起来。

“好了,郡主四爷,王妃娘娘应该收到了,王爷娘娘看到四爷一定高兴。”

萧菁菁嗯了声,让人去见父王。

到了天黑的时候,父王的消息传回来了,父王让人去重建的皇恩寺安排,后日为母妃做法事。

转眼就到了,萧菁菁和四爷坐着马车和父王一起到了重建的皇恩寺。

为母妃做法事。

------题外话------

《国色医妃》水墨青烟,亲们看看喜欢收藏

“野种就是野种,掉在凤凰窝也改变不了你杂毛野鸡的身份!”

“你是我这辈子的污点,若不是你娘下贱勾引,哪里会有你这孽障?”

“你娘是个娼妇,你是个小娼妇,休想踏入辅国公府门槛!”

风云瞬变,圣旨一出——

“皇上有旨,凡有神农后裔下落者,赏银千两!”

离京十五年的谢桥摇身一变,成为人人掷万金求一药的神农后裔。

一朝功成名就,声名远扬——

阴狠小人,难缠恶鬼齐涌而来,到处都是重重阴谋算计。

谢桥森然冷笑,既然避无可避,那就踩出一条血路。

开医馆,种药田,立医宗,医界以她为尊。

通海商,除倭寇,建势力,海上以她为霸。

斜倚在美人榻上,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魍魉魑魅。勾唇冷笑——大鬼小鬼们,现在跪求?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