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会有好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晚被火烧的皇恩寺,经过几个月重建已经变得和以前一样,看不出任何不同,

母妃的长生牌位一直供奉在这里,所以还是来了这里。

父王和主持法事的沙弥说着话,萧菁菁看了看四周。

“郡主。”紫嫣秋雨看到郡主的目光,也看过去,想到什么,郡主是想到?

萧菁菁只是想到当晚的情形,摇了摇头。

“菁儿在想什么?”

纪尧回头一下子看到菁儿的表情,神色温和。

“四爷,我想到那晚。”

萧菁菁望着四爷,她一直忘不了当晚她和太子殿下一起,四爷一身戎装,骑着马,佩着剑带着官兵,举着火把到来的情形。

周围的火光映着四爷温和沉稳儒雅的脸,带着肃杀。

“菁儿想到了,为夫也在想。”纪尧也开口,那晚的菁儿带着人跟着太子,他只觉后怕,幸好小丫头没有事。

萧菁菁望着四爷,不说话。

纪尧也看着。

萧成回过头来:“菁姐儿,永叔。”萧菁菁看向父王和沙弥,点头,走上前,紫嫣秋雨扶着郡主,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法事已经安排好,马上就开始。”萧成看着菁姐儿和永叔。

萧菁菁应了声,纪尧颔首,紫嫣秋雨看着王爷。

“菁华郡主,纪太傅。”沙弥双手合十在一边道:“请——”

萧菁菁没有开口,因为早就安排了人,沙弥们也准备好了,到了地方,法事很快开始,萧菁菁和父王一起,为母妃做了法事。

纪尧陪在一边。

“母妃,父王为你报仇了,吴侧妃下去了,被父皇断了手脚,赐死。”萧菁菁在心中默念,说了之前为母妃烧纸的时候说过的话。

纪尧知道小丫头闭着眼在念着什么。

“母妃,父王也在,还有四爷,女儿会好好的。”萧菁菁再次默念,纪尧注视着小丫头。

萧成不知道在想什么。

紫嫣秋雨看看王爷又看看郡主和四爷。

法事结束,已经快晌午,小沙弥送了茶水过来。

喝了茶水,萧成让人去问问方丈有没有空,没有多久,人回来了,在萧成耳边说了什么,一个小沙弥过来,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方丈知道几位施主到来了,请几位施主一见。”

“本王一直想和慧恩大师讨论一下佛理。”

萧成想见一见慧恩大师,看了永叔和菁姐儿。

纪尧也点头,他也很久没有见过老和尚了,不知道老和尚怎么样,萧菁菁看着小沙弥,紫嫣秋雨跟着郡主。

“几位施主请。”小沙弥一见,双手再次合十:“方丈在方丈室。”让到一边。

“好。”

萧成点头,萧菁菁跟着父王,紫嫣秋雨扶着郡主,纪尧转着玉板指,跟着小沙弥往后面去。

到了后院,仍然是那间静室,萧菁菁认了出来,方丈室十尺见方,里面除了三个蒲团,空无一物,正对着蒲团的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佛字,含着佛竭。

占了大半的墙,为首的蒲团上,

一点也没有变,一个老和尚盘腿坐着,慈眉善目,白须飘飘,须发皆白,穿着黄色的袈裟,老和尚闭目,手上滑动着佛珠。

她想到上一次来给母妃点长明灯,也是在这里,一路遇到不少小和尚,不过比起之前少了一些。

“方丈。”带他们过来的小沙弥走到老和尚的面前,念了一声佛,双手合十。

“几位施主来了。”

“哦?”

老和尚睁开了眼,充满佛性和智理,带着笑意看过来,小沙弥双手合十,退了出来,老和尚还是笑着:“几位施主请进。”

“慧恩大师。”萧成看了看小沙弥,先走了进去,双手合十。

纪尧走在后面,回头看了眼菁儿,萧菁菁和紫嫣秋雨在最后:“慧恩大师。”

“安郡王爷,老纳有礼了。”老和尚先对着萧成。

“能见到慧恩大师,是本王的福气,本王有些佛理不解,想和方丈讨论一下——”萧成开口。

“安郡王爷是贵人,老纳不过方外之人,哪里担得起,老纳等着安郡王爷,安郡王爷看起来有什么困扰。”老和尚一笑,转着手上的佛珠,充满智慧。

“大师看出来了,本王正有所求。”萧成一急。

“王爷印堂红润,王爷所想不必担心,不必在意,过一段时间,一切会好。”老和尚念了一个佛竭。

“多谢大师吉言了。”萧成明白慧恩大师看出来了,并不觉得有什么,慧恩大师是谁,心里松了口气,慧恩大师既然这样说,想必不会有问题。

萧菁菁不知道父王在担心什么,纪尧手转着玉板指。

紫嫣秋雨听得云里雾里,看向郡主。

老和尚这时看了过来又是一笑:“纪施主好久没来了。”

“大师可好?”纪尧回了一礼。

“老纳也很好,多谢纪施主的关心。”老和尚笑了笑,扫到一边的菁华郡主,又看着纪尧:“看纪施主的样子就知道很好,菁华郡主也好,夫唱妻随,幸福美满,恩爱有加,纪施主应该不久后就会有好事。”

纪尧有些不明白,侧头看着菁儿,又回过头:“不知道大师说的是?”

紫嫣秋雨也不知道这位慧恩大师又是什么意思,看着郡主。

萧菁菁也想知道。

萧成看过来,大师说会有好事,什么好事、

“佛曰不可说,纪施主,你也懂佛理,该知道有些事老纳不能说,想知道,到时候纪施主就会知道了。”

老和尚笑着念了一声佛竭。

“大师能说一下与什么有关吗?”萧成问。

“与菁华郡主有关,与以后有关。”老和尚后面的不再说,多的不再说。

纪尧注视着菁儿,若有所思,紫嫣秋雨还是云里雾里,萧菁菁也没有弄明白,萧成同样不明白。

“你们是菁华郡主身边的吧,好好照顾你们主子。”老和尚看向紫嫣秋雨,就像一个智者。

紫嫣秋雨望着眼前的慧恩大师。

“大师,本王有事想请教。”

萧成这时道。

“安郡王爷尽管问,老纳能回答,都会回答。”慧恩大师双手合十,像是又看出了什么,笑着说。

“菁姐儿出去走一走吧。”

萧成抬头,对着菁姐儿,看了永叔。

“好,父王。”萧菁菁开口,知道父王有话要问慧恩大师,紫嫣秋雨看着王爷。

“为夫陪菁儿走一走。”纪尧这时开口,萧菁菁望着四爷颔首,纪尧拉着她的手,和岳父还有老和尚说了一声,走了出去,紫嫣秋雨忙跟上郡主和四爷。

萧成回过头来开口:“大师。”

“王爷想问老纳什么?”老和尚笑着问起安郡王:“安郡王爷坐下吧。”

“本王想知道死了的人会去哪里?被人害死的人又会在哪里?”萧成盘腿坐下来,老和尚听到安郡王问人死后去哪里。

人死后,佛经里都有,只是安郡王爷真的要听佛经中讲的?

“王爷应该很清楚才对,王爷执掌大营,生死应该见过不少,还会不知道吗?”老和尚道,安郡王爷是因为安郡王妃还是?

“本王只是想更清楚一点。”

萧成说。

“人死之后,会入地府,过奈河桥,喝孟婆汤,会忘到前世的一切,人死后会有轮回,只是再不会有相同的一片叶子,不过被人害死,有可能入不了轮回,会在世间徘徊,最好是多行善事,多做好事,行善积德,王爷不知道?”老和尚边说边问。

“本王的王爷被人害死,本王也是最近才知道,大师,本王怕王妃——王妃是被本王的侧妃害的,本王的侧妃被本王断了手脚赐死,以命偿命。”

萧成又接着说。

“啊弥陀佛。”老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竭:“王爷该少造杀孽才是。”

“可是她害死了本王的王妃。”萧成开口。

“因果循坏,报应不爽,人在做天在看!”老和尚又念起来:“王妃娘娘应该早就入了轮回,王爷为王妃娘娘估季不少法事。”

萧成带着菁儿出了后院方丈室,往后面去,到了皇恩寺的后山,没有人,紫嫣秋雨跟在后面,看着四爷和郡主,正是八月,皇恩寺后山的花都开着。

不远处有一处小溪,溪水是从后山流下来,今日天色有些阴,有风吹过,不算热,萧菁菁跟着四爷慢慢走。

“热不热,菁儿?”纪尧边走边问,回头看了菁儿。

“不热,四爷呢。”萧菁菁也问。

“为夫也不热,看样子会下雨。”纪尧看了眼头顶的天空。

萧菁菁嗯了声:“一会和父王说一声早点回京。”

“嗯。”纪尧点头:“怕淋雨?有为夫在怕什么,为夫会护着你的。”紫嫣秋雨也听到了,她们也觉得会下雨。

“菁儿来过这后山没有?”纪尧又问。

“没有。”萧菁菁只知道上次吴氏找的贼人就是从这后山来的,她说了出来。

“嗯,后山这边确实偏僻,要是有什么不安全,不过人多点就没什么,又是白天,现在是八月,没有什么好看的,每年开春,可以来这里看桃花,来年我们来这里。”纪尧知道小丫头上次吓到了道,看着溪边的一大块石头:“菁儿要不要坐一坐?”

“嗯。”萧菁菁点头。

“过去吧。”纪尧神色温和的拉着她走到大石前,紫嫣秋雨忙让人铺上手帕,纪尧拉了菁儿坐下,他也坐在一边。

紫嫣秋雨站在旁边。

“想不想喝水?”纪尧开口。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纪尧吩咐了人下去,有人退了下去。

“菁儿在想什么?”纪尧发现小丫头一直在想着事。

“四爷,父王会和大师说什么。”萧菁菁看着四爷,纪尧点了一下她的鼻子,温柔的笑着:“菁儿好奇?岳父应该是和大师讨论佛理。”

“佛理?”萧菁菁从来没有听说过父王研习佛理,父王什么时候看佛经了,纪尧觉得小丫头有时候太较真了,岳父也有自己的想法。

“有些时候菁儿还是不要去管了。”他想点一点她。

“嗯。”萧菁菁知道父王的事,她不该多管,只是。

“菁儿还是管为夫。”纪尧凝着她。

“四爷,你说大师说的好事是?”萧菁菁想到慧恩大师说的话,慧恩大师说与她有关,不久之后就知道。

“菁儿想知道?”纪尧看出了菁儿的心思,笑了笑,小丫头想知道了?他目光落在小丫头的身上,不知道他猜得对不对。

“嗯,大师说不能说,四爷知道?”萧菁菁又问。

“为夫倒是有个想法,慧恩大师应该是看出来或算出来。”纪尧带着笑。

紫嫣秋雨也猜测着,四爷知道?

“是什么,四爷。”萧菁菁马上问,拉着四爷的手,纪尧抓住她的手,把玩:“为夫觉得。”

觉得什么没有说。

萧菁菁盯着四爷。

紫嫣秋雨也盯着。

“菁儿说不定有了身子,给我生一个儿子。”纪尧说了出来,注视着她的小腹:“你说呢菁儿。”

“才不会。”萧菁菁脸红了,不由自主看了一下小腹。

纪尧看着:“为什么不会?”

“反正不会。”萧菁菁不知为什么觉得不会,不高兴的。

紫嫣秋雨对视一眼,她们觉得很有可能。

“说不定真的有了,到时候菁儿给我生个儿子,不好吗?这就是好事!”老和尚就是喜欢打哑谜,纪尧宠溺一笑,轻笑着说。

“四爷怎么会——”萧菁菁不知道四爷为什么会想到这上面,就算是好事,也不会这么快,她还在喝药汤。

“猜的,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要是菁儿给我生个儿子,那。”纪尧温柔凝着她的脸,目光很深。

“四爷。”

萧菁菁脸更红,说不出话。

纪尧笑:“等到时候就知道了。”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紫嫣秋雨是越想越觉得四爷说得对。

“菁儿也不要多想,顺其自然,来了就来了,慧恩大师说的多半是真的,再过几日找太医来看看。”

纪尧怕小丫头多想,胡思乱想。

萧菁菁望着四爷答应了。

“四爷,夫人。”取茶水的过来。

“嗯。”纪尧接过茶水,让菁儿喝了,他也喝了,放下茶杯,让人下去。

“再走一走?”坐着休息了一会,纪尧站起来,拉了菁儿,萧菁菁站起来,和四爷一起逛起来,紫嫣秋雨也连忙小跑。

直到有些热了,一个小沙弥走过来,纪尧拉着菁儿回了方丈室,慧恩大师和萧成已经说完,萧成站起来,走了出来。

“岳父和大师说完了?”纪尧问,萧成点点头,复杂看着菁姐儿,萧菁菁也看着父王,纪尧和方丈说了几句话,已经晌午,用了皇恩寺的素斋,天色更阴沉,眼看就要下雨,风更大,“回京吧,要下雨了。”萧成道。

萧菁菁也发现了,纪尧拉着她,风吹过来,刚走了几步,雨就落了下来,萧菁菁身上淋了雨,纪尧怕她淋太多,吩咐人去问老和尚取伞,拉着菁儿上了马车,侍卫去取了伞,萧菁菁身上淋了一些雨,天凉了下来,打了一声喷嚏。

“没事吧,菁儿?是不是凉到了?”纪尧不免担心。

“没事,冷风灌到口中。”萧菁菁摇头,侍卫取了伞来,纪尧让他放好。

萧菁菁想到父王是骑马来的,不知道父王现在是骑马还是。

“父王骑的马。”她对着四爷。

“担心岳父,就让人去看看。”纪尧说。

萧菁菁吩咐了人,纪尧示意,侍卫行了一礼往前面去,不一会,侍卫回来:“四爷,夫人,王爷过来了。”

萧菁菁已经看到父王:“父王,上马车吧,下雨了。”

“父王去后面的马车。”萧成道,骑在马上。

“好。”萧菁菁点头,一共三辆马车,紫嫣秋雨只要到后面的马车挤一挤就行了,她吩咐了人,紫嫣秋雨下了马车,父王上了后面的马车。

“放心了?”纪尧也看着。

“先送父王回去。”萧菁菁道。

“嗯。”纪尧点了她的鼻子:“不知道雨会下多大,这一路,希望快点到。”

一行人离开了皇恩寺,下了山,雨大了起来,打在马车上。

“菁儿擦一擦吧。”纪尧看着菁儿身上淋了雨,让萧菁菁用干净的手帕擦了擦,小丫头有些地方都没有擦到,纪尧摇了一下头,宠溺的取过来,替她擦起来。

细细的擦了菁儿脸上还有头发的雨水,摸了一下她的脸,摸了摸她身上的衣裳,只是有些微湿,雨不算大,取了马车里的披风给她披上,包起来:“别着凉了,回去换下身上的衣裳,喝点姜汤。”

萧菁菁望着四爷,她看着四爷的动作,还有目光,四爷身上也湿:“四爷也淋湿了。”

“为夫可不像夫人。”纪尧道。

“我替四爷擦二下。”萧菁菁道,纪尧一笑:“好。”由着小丫头给她擦。

萧菁菁拿了手帕给四爷擦起来,四爷脸上头上都淋到了,身上也是:“四爷也披上披风吧,别凉了。”

“为夫听夫人的。”纪尧也取了披风披上。

外面的雨更大了,打得马车很响。

萧菁菁听到马车外面的雨声,伸出手掀起马车的车帘,看着外面,有雨飘进来:“雨很大。”

“掀开做什么,别再淋雨菁儿。”纪尧看着菁儿的动作。

萧菁菁好一会没有说话,发现雨更大了:“四爷,路上一个人了没有,只有雨,侍卫都淋着雨。”一下雨,路都会变得泥泞,一不小心就会打滑,必须格外小心,她回过头来。

纪尧伸手:“过来,别又淋湿了。”

萧菁菁放下手上的马车布帘,纪尧拉过她,抱在怀里:“有什么好看的。”

“我怕路上打滑,变得颠簸。”萧菁菁抬头。

“没事。”

纪尧摸了她的脸。

萧菁菁还是看着四爷,纪尧低头亲了亲她,外面下着雨,雨声打在马车上,马车里面温暖如春。

纪尧细细的亲着小丫头,萧菁菁也亲着四爷。

渐渐雨声消息,只有彼此的呼吸还有温度以及心跳,砰砰砰,萧菁菁脸红如霞,纪尧细细摸着她的脸。

不知多久,萧菁菁靠在四爷怀里,纪尧抱着她,休息,萧菁菁忽然想,要是真的有了身子也好。

雨更大了,风也在呼呼的吹,路更难走,好在都是官道,山路已经走完,只是有些颠簸还有慢,到了京城,雨小了起来。

一路很顺利,到了安郡王府外面,马车停了下来,萧菁菁和纪尧没有下马车,掀开马车的布帘。

看着父王进去,萧菁菁回头,纪尧一笑:“不下去?”

“不了。”萧菁菁摇头。

“小丫头。”纪尧点了她的一下。

萧菁菁不好意思。

“回去了。”纪尧放下马车布帘,吩咐人,马车又动了起来,不久之后回到府里,雨变得很小,纪尧让人和娘说一声。

宜园。

纪老夫人正和张嬷嬷还有老二媳妇老三媳妇说着话,下了雨,也不知道老四老四媳妇怎么样,不知道回来的时候会不会淋雨,老四老四媳妇去了皇恩寺。

一大早就去了,给老四媳妇的母妃做法事,天色一直有些阴,看着不像会马上下雨,没想到晌午过后不久就下了雨。

老四老四媳妇不知道是不是在回来的路上。

八月就是这样。

一个丫鬟进来,行了一礼,恭敬的抬头:“老夫人,四爷和四夫人回来了,让人来给老夫人说一声,没事,只是淋了一点雨就不过来,回去先打理。”

“回来了?很好。”纪老夫人一听,高兴了,她还担心呢,老四老四媳妇回来就好,看来早就出动:“让他们好好打理,别凉了,淋了雨就熬点姜汤,尤其是老四媳妇,大意不得,得了风寒就不好了。”

“奴婢马上去。”丫鬟道。

“快去。”纪老夫人让她去。

“老四老四媳妇回来就好。”

“娘可是一直担着心。”郑氏道,柳氏也笑。

“怎么不担心,换成你们也是一样。”纪老夫人睥她们一眼,她是知道老四媳妇为什么要做法事的。

有些事啊。

*

竹园,赵嬷嬷也担着心,一听四爷郡主回来,赶紧吩咐人准备热水还有姜汤,刚吩咐完就看到四爷和郡主回来。

四爷和郡主没事她就放心了,上上下下打量了,松口气。

“郡主,四爷你们终于回来了,老奴一直担着心。”赵嬷嬷带着人行了一礼:“郡主四爷淋了雨吧,突然就下起了雨,老奴怕郡主四爷被阻在山上,淋到雨,让人准备了热水和姜汤。”

接着吩咐人。

“让嬷嬷担心了。”萧菁菁道。

纪尧也开了口。

“四爷郡主还是到里面吧,外面在下雨。”赵嬷嬷扫了听书一眼,听书退下去,她对郡主四爷说。

纪尧拉着菁儿走了里面,赵嬷嬷问了紫嫣秋雨情况,了解后,松口气,让她们也去换身干净的衣裳,再喝点姜汤。

这边有她,紫嫣秋雨行了礼退下,赵嬷嬷进了里面。

“四爷和郡主。”赵嬷嬷走到郡主四爷面前:“老奴一直担心。”

“我们没事。”萧菁菁说。

“老奴问了紫嫣和秋雨,她们也淋了雨,听说郡主和四爷也淋了雨,老奴让她们下去先换身干净的再喝点姜汤过来。”

别郡主四爷没有得风寒,倒是被人——

赵嬷嬷刚说完,香草和梅兰就进来了,手上端着姜汤,赵嬷嬷连忙让她们送上来,知道热水也送来了。

让小厨房的人把热水送到净房,见四爷和郡主用了姜汤,让人把碗撒下去,示意人服侍四爷和郡主沐浴更衣。

萧菁菁沐浴更衣出来后,整个人很轻松,看四爷又在看书,四爷老是看书,她上前,直接取了四爷的书,不让他看。

“菁儿调皮。”纪尧抬头看到菁儿。

“四爷看什么呢。”

萧菁菁看了下手上的书,是兵书:“四爷看兵书?”

纪尧点头,见小丫头并没有穿太多:“怎么才穿这一点,多穿点。”香草和梅兰站在一边。

她们也想让郡主多穿一点,郡主说够了。

“再去取件披风来。”纪尧吩咐香草和梅兰,香草梅兰行了一礼,下去,萧菁菁觉得在屋子里不用穿太多,也不是太冷。

“小心风寒,菁儿。”纪尧警告她一声,萧菁菁觉得不会:“不会的。”

等香草梅兰取了披风,纪尧还是给她披上了。

睡了一觉醒来,萧菁菁发现自己混身发热,好像得了风寒,头昏,身体酸软无力,她以为自己没有淋多少雨,不会感染风寒。

可是现在,她好像真的得了风寒,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四爷呢。

“郡主?”紫嫣秋雨还好,没有得风寒,听到动静走了进来,看着郡主。

“紫,嫣。”

萧菁菁想要说话,发现有气无力,身上很热,她不该逞强。

“郡主醒了?郡主你?”紫嫣秋雨一开始还没有发现郡主不对,上前走到床榻前,正要服侍郡主起来,忽然觉得郡主脸色不对。

两人脸色一变,郡主怎么了。

“紫嫣,秋雨,我好像得了风寒。”

萧菁菁一个字一个字的道,说得很慢,很吃力。

“郡主你,风寒?”紫嫣秋雨听清了郡主的话,知道郡主得了风寒,脸色又一变,紫嫣更是俯身小心摸了一下郡主的脸,好烫。

“好汤。”

秋雨一听也担心起来。

“郡主,奴婢马上去请太医。”紫嫣准备去请太医,郡主发了热,她行了一礼,快步退下。

萧菁菁点头。

“郡主,你想做什么,奴婢扶你起来。”秋雨上前,萧菁菁想喝水,她口中很干,很干:“水,水。”

“郡主等一下,奴婢马上去端茶水。”秋雨马上道。

“嗯。”萧菁菁点了头,头很昏,身上没有力气,酸软难受,又热,秋雨很担心,还是退了下去。

萧菁菁看着秋雨退了出去,她忘了问四爷在哪里,四爷?

“郡主得了风寒,马上让人去请太医来。”紫嫣出了房门,到了外面,对着外面的侍卫道,侍卫一听,夫人得了风寒,忙起身,紫嫣见侍卫出了竹园,回到里面,守在外面的丫鬟看出不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书也抬头。

看到秋雨也出来。

“你怎么也出来了,郡主那里没有人,要是?”紫嫣一进来就看到秋雨,秋雨怎么也出来了,郡主岂不是一个人。

“郡主要喝水,房中的茶壶水都凉了,我去小厨房看看。”秋雨忙回答,紫嫣听了,没有再说,进了房中。

秋雨去了小厨房,守在门外的听书香草梅兰都听到了,郡主得了风寒?没有一会,赵嬷嬷也走了进来,她来看看郡主醒了没有。

四爷去练剑去了,还没有过来,小厨房的早膳已经好了,先是看到秋雨,一看不对,问起来。

“怎么回事?”

“嬷嬷,郡主得了风寒。”香草看到赵嬷嬷进来开口。

“郡主得了风寒?”赵嬷嬷一听,急了,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谁说的?”

“是。”梅兰香草还有几个丫鬟点头:“紫嫣秋雨姐姐出来说的。”

“你们守着,我进去看看,严不严重,找太医了吗?”

赵嬷嬷就要进去,一边走一边问。

“紫嫣姐姐去了外面,让人去请太医了。”香草回答:“其它的奴婢不知道。”

“我去看看。”

赵嬷嬷:“去找四爷,就说郡主不好了。”

“是。”香草梅兰得到赵嬷嬷的吩咐,知道嬷嬷的意思,她们赶紧往四爷练剑的地方去,不知道郡主如何了。

紫嫣到了屋子里,发觉郡主躺着,她冲到床榻前:“郡主,奴婢让人去请太医了。”

“紫,嫣。”

萧菁菁不知道是发热的原因还是怎么,她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四爷呢,现在是什么时辰。”

“郡主,四爷去练剑了,现在是辰时。”

紫嫣赶忙回道。

“辰时这么早,第二天了?四爷。”萧菁菁想说什么。

她口很干。

“秋,雨呢,水,水。”她继续道。

“秋雨去了小厨房,奴婢去看看。”紫嫣不知道秋雨为什么这么慢,萧菁菁颔首,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紫嫣刚要出去。

“我的郡主怎么了?”赵嬷嬷冲了进来,一下看到床榻上的郡主,担心得不行:“郡主怎么会得了风寒。”

“嬷,嬷。”

萧菁菁吃力的道。

“郡主,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头晕?”赵嬷嬷立马问起来,用手摸了一下郡主的脸,好烫,又看了看。

知道郡主是真的得了风寒,发热了,还是几个月前郡主发过热,她看了紫嫣一眼。

萧菁菁想要说话,说不出来,紫嫣在旁边看到,插了一句话:“嬷嬷,郡主想喝水,秋雨去小厨房了,还没有回来。”

“是老奴的不是,没有想到这些,郡主不要说话了,老奴去看看,秋雨在做什么。”赵嬷嬷一听,知道自己一急忘了,打了自己一下。

她真是,怎么会没有发现郡主不对。

“嬷,嬷。”萧菁菁想说什么,赵嬷嬷忙按住她:“郡主先不要说。”马上就要冲出去:“郡主不要说。”

“郡主,水来了。”就在这时,秋雨提了水进来,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倒了茶水在杯中,走到床榻前。

赵嬷嬷一看,扶起郡主,紫嫣也帮着手。

萧菁菁坐了起来,赵嬷嬷让秋雨赶紧喂郡主喝水,秋雨点头,小心的喂了郡主喝了杯中的茶水。

“还要吗郡主?”

萧菁菁点点头,秋雨又倒了一杯水,喂了郡主喝下。

萧菁菁摇头,秋雨知道郡主不喝了,放了回去,赵嬷嬷和紫嫣扶了郡主躺下:“郡主好些了吗?”赵嬷嬷连忙问。

“嬷嬷,好些了。”

萧菁菁口中不干了,只是忽然有些冷,不知道是不是没盖被子,她抱着自己,拉过一边的薄被,盖在身上,还是冷,现在是夏天,刚才是发热,现在是发冷,她颤了颤。

她真的是得了风寒,不然不会这样。

“郡主?”赵嬷嬷一眼发现郡主颤了颤,着急得不行,紫嫣秋雨也发现了,注视着郡主。

“冷。”

萧菁菁开口:“嬷嬷。”

“郡主,你等一下。”赵嬷嬷知道有时得了风寒会发冷发热,一时冷,一时热的:“还不快去取被子过来。”让人去取被子过来,紫嫣秋雨也想到了,抱了被子过来。

“快给郡主盖上。”赵嬷嬷说。

“是。”紫嫣秋雨慌忙给郡主盖上被子。

赵嬷嬷也帮着忙。

盖上几层被子,萧菁菁还是冷,不过比之前好了很多,不再颤抖了,赵嬷嬷,紫嫣秋雨都看到了。

“郡主现在还冷吗?”

“没那么冷了。”

萧菁菁慢慢的,渐渐的被子盖得多了,她暖和了起来,赵嬷嬷松口气,紫嫣秋雨也心头一松。

萧菁菁盖着几层被子:“不冷了。”

“郡主继续盖着,要是热再挪开。”赵嬷嬷道。

萧菁菁颔首。

“郡主,老奴让人去叫四爷了,四爷要不了多久就会来,忍一忍。”赵嬷嬷又说,萧菁菁点头。

门外有脚步声响起,快步走了进来。

赵嬷嬷,紫嫣秋雨回头一看,看到四爷,是四爷,四爷来了,四爷进来了,她们行了一礼:“四爷。”

“怎么回事?夫人病了?”纪尧边走进来边问。

“是。”

赵嬷嬷紫嫣秋雨道。

纪尧没有再问,回来的路上他已经问过了,知道小丫头的情形,走到床榻前,赵嬷嬷紫嫣秋雨在四爷过来后,让到一边,她们看到后面的香草梅兰。

香草梅兰看向紫嫣秋雨姐姐,看向四爷。

“菁儿。”纪尧看到闰着几层被子的菁儿,他坐了下来,握住她的手,摸了摸她的脸,小丫头的脸都红了,看着很是惹人疼,盖了几层被子,抬起头来:“不是说发热吗?”

“四爷。”萧菁菁望着四爷,眼晴红了,很委屈。

“不难受。”纪尧安慰她,再次看向赵嬷嬷几人,赵嬷嬷几人:“郡主之前发热,刚才又发冷,所以。”

“嗯,看来菁儿真的得了风寒。”纪尧闻言,又看着菁儿,摸了她的脸:“应该是昨天淋了雨凉到了,让你多穿点,你不多穿。”

“四爷。”萧菁菁更委屈了,她都得了风寒,四爷还说她。

“好了,不说你了,看看太医来了没有。”纪尧心疼不已,小丫头不听话,现在受苦了吧,一会热一会冷。

“四爷,都蛤我。”萧菁菁觉得四爷该命令她多穿衣服的。

“是我。”

纪尧无奈,让人去告了假,没有去宫里,陪着小丫头,不一会太医来了,检查了,确实是得了风寒,开了方子。

熬了药,纪尧亲自喂了小丫头喝下。

萧菁菁不想喝,她又觉得热了,被子被掀开,喝了药不久,她又觉得冷,纪尧又给她盖上被子。

哄她睡一觉,睡醒就好了。

*

楚王府。

赵昕在问着几个婆子和丫鬟:“再说一遍那日的情形!”

“二爷,奴婢们在外面,只听到夫人叫娘,然后安郡王爷冷站在一边。”婆子和丫鬟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磕了一个头,把那日的情形说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