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到底是谁/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跌跌撞撞冲了出去,快步往外跑去。

殿外随着第一个宫人冲出去,已经知道太子妃娘娘出了事,在这个宫人跌撞冲出去后,更多的宫人和嬷嬷冲了进来。

扑到娘娘的身前:“娘娘!”看到太子妃娘娘的样子,还有裙摆上的血,脸色都是一变,尤其是为首的嬷嬷。

她是太后派来照顾太子妃娘娘的,看着太子妃娘娘裙摆上的血:“娘娘你怎么样?太医马上就会来。”吩咐人去看看太医来了没有。

太子妃伸出手,想要说什么。

“还不快去!”她又看向宫人,接着对着太子妃娘娘:“娘娘,不会有事的。”知道太子妃娘娘在意的是什么。

太子妃没有说话,抓着她的手:“查,嬷,嬷。”

“老奴知道,放心娘娘,老奴一定会查清楚。”

她开始吩咐身边的宫人,太子妃娘娘这样,肯定有什么原因,不可能凭空变成这样,需要彻查,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太医为太子妃娘娘诊过脉并没事,她想到一个可能,又吩咐了人。

最有可能的是有人对太子妃娘娘下手,只是没有人知道。

太子妃点头,她的肚子没有之前痛,没有再流什么。

不知道?

“娘娘?”

太子妃相信她。

此时冲出去的宫人跌跌撞撞的跑向太医院,一路上,碰到不少人,知道东宫出事了,有的更是猜到是太子妃娘娘。

都不由对视一眼,太子妃娘娘有事,只可能是——

她们看着远去的宫人,准备回去告诉主子,宫人应该是去太医院,渐渐各宫有了猜测,也得了证实,随后是越来越多人知道。

另一个宫人直接冲到太子殿下还有纪太傅对弈的地方,半路上碰到的人也都知道了太子妃娘娘不好了。

东宫的女人们派了人关注着太子妃,很快一个个知道,都恨不得马上知道太子妃的情况,知道宫人找太子殿下,去找太医,更是肯定太子妃出了事。

“太子殿下。”

宫人冲到门口,跌撞着,想到太子妃娘娘的情形,她知道太子殿下在里面,和纪太傅对弈,着急的想要冲进去。

太子妃娘娘裙摆上有血,她望着里面,顾不上看别的,才冲了两步。

被人拦了下来,外面守着的侍卫还有公公看着面前的宫人。

“往里面冲什么,站住,你是谁,要进去干什么,不对,杂家记得你是太子妃娘娘身边的宫女,来做什么。”公公上前一步。

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有事,难道是太子妃娘娘?

太子殿下可是和纪太傅在对弈,不能让人打扰,要不是看这个宫人是太子妃身边的,哪会只是拦下来。

宫人的情况不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打算问清楚。

“公公。”宫人看向公公,心慌害怕。

“你是太子妃娘娘身边的宫人来这里做什么,发生了何事让你这样,这样急冲冲往里冲,太子殿下有事,你要见太子殿下等一下,杂家去通报。”公公没有等宫人说完,直接问。

“奴婢要见太子殿下,公公,求你通报一声,奴婢马上要见到太子殿下。”

宫人来不及听太多的,一下子跪起来,砰一声,脸上又急又慌。

侍卫看着,公公也看着,抬起头,又盯着宫人:“到底怎么了,你不说清楚,杂家进去怎么通知太子殿下?”

公公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要去见太子殿下。

侍卫也知道。

周围不少人,宫人没有迟疑,太子妃娘娘就快——

“太子妃娘娘出了事,见了红,奴婢来见太子殿下。”

听到的人都知道事情要是真的,那太子妃娘娘很可能会小产。

“杂家知道了,马上就进去。”公公更是觉得要马上见太子殿下,他盯向一边的侍卫:“你在这里看着,杂家进去一下,通报给太子殿下,说不得太子殿下会发火。”

侍卫行了一礼:“是,公公去吧。”

公公看向宫人。

宫人白着脸,心中焦急万分,想说话。

“等着吧,杂家进去见太子殿下。”公公直接道,宫人晃了晃,想要进去,又知道不能。

只能站着。

“谢公公。”

里面,太子殿下正和纪太傅边说话边对弈,手边是茶杯还有棋桌,纪太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太子和纪太傅说着话。

“父皇听信了姑母的话,才会对安郡王叔起了疑心,现在好了。父皇看来是相信安郡王叔。”太子开口轻笑。

“嗯。”纪尧没有多说什么。

“太傅不在意?孤还以为太傅会在意,再过一些日子,安郡王叔就要回大营了。”太子殿下也算是把听到的消息告诉太傅。

“岳父很担心,听了太子殿下的话,岳父也不用再担心。”纪尧又放下一颗棋子。

“哦。”太子笑了笑。

纪尧又下了一颗棋,太子也跟着下,抬头看着太傅:“孤听说安郡王叔赐死了吴侧妃,赐死前还断了手脚。”太子又是一笑。

纪尧没有说话,太子既然这样问,说明已经查清楚了。

“太傅这些日子就陪着菁妹妹?”太子接着问。

“我还没有儿子。”纪尧漫不经心,太子笑出了声:“太傅想要儿子,太傅想要菁妹妹生个儿?”

纪尧没有说什么。

公公快步走了进来,一眼看到太子殿下还有纪太傅,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走到太子殿下身边,想到宫人说的。

太子妃娘娘出事了,见了血,要是一个不好,太子妃娘娘肚子里的小皇孙很可能会流掉。

这可是大事,不止是东宫的事,太后娘娘,皇上那里都看着,宫里宫外都看着太子妃娘娘这一胎。

太子殿下也在意,太子殿下第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不在意。

“太子殿下。”

“怎么回事?怎么进来了?”太子早就听到脚步声,闻言,转过头来,漫不经心,神色肆意。

纪尧也放下手上的棋子抬头看过业,眼中闪过什么。

“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见了红,身边的宫人过来,人就在外面,要见太子殿下!”公公连忙行了一礼,把事情说了出来。

“太子妃见了红?”太子一下子站了起来,盯着他,不信,谁动的手?

“是,太子殿下。”公公不敢抬头,头低头道。

太子脸色很不好。

纪尧没想到太子妃会见红,太子妃要是真的有事,事情的结果只有一天,他看着太子:“太子。”

“太傅孤要去看看!”

太子转过头来,开口。

“太子殿下本就该去看看,太子快去吧,看看是什么情况。”纪尧也觉得太子现在去看看最好,可以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别的都不用太急。

太子听了太傅的话,转回头,又问了问,知道有人去找太医了。

“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派了人来,老奴让人进来?”公公没有听到太子的话,不由。

“好,去看看。”太子直接带头往外面,太子妃身边的宫人应该知道更多,回了一下头:“太傅等一下孤。”

“嗯。”

纪尧只说了一个字。

公公一下回过神来,赶紧跟上太子殿下,走了出去,纪尧看着。

太子走到外面,见到太子妃身边的宫人,问清楚后,往太子妃的寝宫去,公公快和宫人跟上。

纪尧过了会,也走到了外面,侍卫跪着恭送太子殿下,看到出来的太傅,忙又行礼。

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没有说什么,神色漫不经心的,沉吟了一下,太子妃要是真的——事情就有变,不能再像之前安排的。

“起来吧。”想完他淡淡的,扫了侍卫一眼。

侍卫站起来,纪尧眯了一下眼。

“四爷。”

这时两个侍卫过来,行了一礼,恭敬抬头,为首的侍卫开口。

“嗯。”纪尧看向他们。

“四爷,太子殿下?”

纪尧依然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然后:“去看看,宫里有没有什么异动,各宫的反应。”太子妃的情况有太医还有太后安排的人,太子也赶过去了。

太子妃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见红,太子应该会派人查,不用他查,他要打听的就是各宫的异动,结果不是马上能出来的,需要等。

“是,四爷。”侍卫听到四爷的吩咐,明白四爷的意思,恭敬的行了一礼,纪尧挥手,他们退下去。

纪尧站着,手一点点转动玉板指,不知道在想什么。

“四爷,太医来了,往太子妃娘娘的寝宫去了。”不久,其中一个侍卫去而复返,纪尧知道太医来了,轻嗯了一声,太子妃的情况很快就会出来。

后宫还有皇上太后应该也知道了,宫里宫外前朝后宫这些日子都盯着东宫。

“四爷。”侍卫想说什么。

“一会,是最好观察的时候——”纪尧盯着侍卫,没有说完。

侍卫领命。

*

太子妃的寝宫外面,太子带着人到了,公公看到守在外面的人,看向殿下,宫人担心太子妃娘娘,娘娘不知道?太子殿下来了。

门口的人看到太子殿下,马上跪了下来,太子带着人走进去,太子没有理会。

殿内出来一个宫人,宫人忙乱的往外,突然看到太子殿下,砰一声,跪到地上,欣喜又慌乱的。

“太子殿下,奴婢给太子殿下请安,太子殿下来了,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怎么样了?”

太子脚步停下看着宫人,然后看向里面。

“太子妃娘娘很不好。”宫人还要说什么,太子没有等她再说,已经走了进去,到了里面,宫人都跪在地上,太子往里走,里面的宫人看到太子殿下来了,松了口气,看了看太子妃娘娘,全都跪了下来:“太子殿下来了,娘娘一直念着殿下,娘娘很不好。”

“孤知道了。”太子让她们起来,几步走到床榻前,看到床榻上的太子妃,脸色一沉,公公跟着太子殿下,另一个宫人也到了床榻前看到太子妃娘娘:“娘娘。”

砰一声跪了下来,公公也行了一礼。

太子看到了太子妃裙摆上的血。

“殿,下。”

太子妃脸色惨白,没有一丝的血色,她痛,她的孩子,她伸出手抓住太子:“救孩子,殿,下。”

“放心,有孤在,本太子不会让人欺负你们。”太子瘦弱的身形站得很直,多了冷厉,苍白清秀的脸阴沉无比。

太子妃点头,虽然她并不完全相信太子,但她心安心了不少,她最担心是她肚中的孩子。

“很痛?”

太子问,盯着太子妃,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太子妃的手捂着肚子点头。

“有孤在,没事。”太子看了看,开口,又看了一眼那处血迹,眼中多了什么,又看着太子妃的样子,脸色阴沉转过身来盯着跪在地上的宫人:“派人查了吗?到底是谁,敢动太子妃,太医呢还没来?大干什么?孤的儿子要是有事!”

宫人都跪着,公公抬头。

“是谁敢害孤的儿子!”太子脸色更阴沉,没有人说话,太子阴沉着脸。

“殿下。”公公想说什么。

“让人去查!”太子阴沉的吩咐,盯着他。

“是,殿下。”公公知道太子殿下是要查出太子妃娘娘为何会如此,还有太子妃到底为何会变成这样,需要查的很多,太子妃娘娘情况还不清楚,要等太医过来,无数双眼晴都落在东宫。

公公退了下去,吩咐了人,叫了人进来,查起来。

太子知道别的太傅会帮他查。

太子又回过身来,对着太子妃:“孤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殿,下。”

太子妃白着脸。

“孤会陪着你,不会走,哪里不舒服?还有没有流?”太子又盯着太子妃。

“没有。”太子妃摇头。

太子脸色好了些,公公走了进来:“太子殿下,老奴已经安排下去。”

“嗯。”太子点头,公公还要说什么,就在这时,宫人冲了进来,猛的跪在地上:“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太医来了。”

太医终于跟着宫人跌跌撞撞赶来了,太医院的太医都赶了过来,听到太子妃娘娘见了血,可能会小产,哪里还敢耽搁,太子妃娘娘怀的说不定是太子殿下唯一的子嗣,多少眼晴看着,要是有个万一?

皇上太后娘娘知道也会下命令,太子妃都见红了,还腹痛,可不是小事。

“太医就在外面,殿下!”

“让他们马上进来,给太子妃看一看。”太子看着宫人,公公站在一边,一边的宫人跪在地上一看抬起头来。

“是,殿下。”

宫人慌忙起来,快速的行了一礼,小跑出去,太子转过身来:“太医来了,马上就进来,不会有事,信孤。”

“殿下。”

太子妃点头,心慌意乱,很怕,额头上都是痛出的汗水,跪在地上的宫人松口气,又担心起来,太子妃娘娘要是?没有人敢开口。

太子的脸还是沉着。

“臣给太子殿下请安,臣来迟了,臣等马上就给太子妃娘娘——”宫人又进来,恭敬的跪在地上,几个太医进来,行了一礼,很是恭敬。

“起来,给太子妃看看。”太子直接开口,声音很沉,公公示意几位太医,宫人都看着,太医应了一声,走到榻前,检查起来。

太子站在一边,宫人们都提着心,不知道?

公公看出太子殿下的担心:“殿下,不会有事的。”

太子没有说话。

太医依次为太子妃检查,太子妃面前的罗帐放了下来,若隐若现,手上搭着手帕,太医们一个一个诊脉,看情况。

太子盯得很紧,没有人敢出声,整个人寝宫没有声音,都很紧张,太医们把完了脉,检查完了,皱着眉头,寝宫里虽然放了冰块,太医的额头上还是出了汗,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身上也出了汗。

宫人们手心出汗,太子妃焦急的等待着太医的结果,手不敢在肚子上动。

公公看着太医们的表情,又望向殿下。

太子还是紧紧盯着。

安排的人开始查起来,整个东宫动起来,知道的更多。

几个太医想了想,商议了几句,说得很小声,说了什么,最后似乎是商量完了,有了主意,转过身来,为首的太医行了一礼,恭敬小心的:“太子殿下!”想要说什么,又不敢。

“告诉孤!”太子脸色不变。

所有人都看着太医,太子妃极为紧张,宫人看到太子妃的动静。

“是,太子殿下,臣几人看过,为太子妃娘娘检查了,又把了脉,太子妃娘娘是胎不稳,造成腹痛,见红,并不是小产。”太医哪敢再迟疑,忙道,只要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小产,这些太医可不敢说,要是太子殿下一个暴怒,他们的命就没有了,其它几个太医也赞同,一起点头,也都是一样的心思。

“不稳?”太子看着他们的样子:“只是不稳?”他还以为,没有小产?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

公公一听,甩了一下拂尘,太子妃娘娘只是胎不稳,那就没有大碍:“殿下,太子妃娘娘应没有大碍。”

太子没开口。

所有人都松口气,太子妃也是。

“是,太子殿下,臣几人把脉小皇孙情况不算太过糟糕,不过太子妃娘娘这一胎已不稳,才会见血,以后还是要注意,不能再多动,暂时不要下床,多休养,养好身体,养好胎就没事了,臣开几个方子。”

几个太医回答,他们已经商量好开几道方子,尽力让太子妃娘娘这一胎保住,也是保住他们的命,太子妃娘娘怀的可是宝。

“好。”

太子听到这里,公公更是心头一松,太子妃娘娘怀的可是太子殿下的,太子妃娘娘平安产下小皇孙才是最好的,对太子殿下最有利的。

太子妃心头又稍松口气,真的是这样吗?她没小产,只是不稳,她真的怕了,想到什么又紧张起来,如果是这样,以后她会更小心,不会下床,之前把脉不是说没问题吗?为什么?

这不止是太子妃想知道,宫人们也想到,宫人们都看向太子妃娘娘。

“为什么会不稳,之前你们给本宫诊脉的时候不是说没事?”太子妃还是不放心,怕有什么太医没有发现,她真的以为她的孩子没有了:“之前本宫觉得不舒服,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只是没有诊出来?”太子妃盯着外面,宫人也想知道。

“对。”

太子一听也盯着太医,太子妃不舒服,找了太医来诊脉,都是没事。是没有诊出来还是?

“本太子要知道是怎么回事!”要是没有诊出来,看来太医院没有必要留了。

公公感觉出太子殿下生气。

几个太医有些诚惶诚恐又对视一眼,商量了一下,太子站在一边也没有催,知道太子妃只是胎不稳,他心情不像之前。

太子妃又紧张起来,宫人也是,公公倒是不紧张。

几个太医商量得很快,还是为首的太医行了一礼,恭敬的望着太子殿下:“之前太子妃娘娘不舒服,给太子妃娘娘把脉没有问题,臣几人商量了一下,可能是太子妃娘娘身子出了什么问题,没有仔细查看,所以没发现,是臣等的失误,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太子妃娘娘那时是没有事的,是后来才有事,一时之间没有办法弄清楚,还要再看,更多的这些都要问太子妃娘娘,还有太子妃娘娘身边的人,这些日子太子妃娘娘有没有接触什么,用过什么,只有太子妃娘娘还有太子妃娘娘身边侍侯的人才清楚,都要一一排查。”

上一次太子妃娘娘出事,也查过,太子妃娘娘身边的人宫人还有寝宫都检查过,按理是没有问题的。

太后娘娘还派了人来东宫,没想到还是出了问。

不知道是谁。

几个太医看向太子妃娘娘身边的人,最好的马上询问太子妃娘娘身边的宫人。

听到太医的话,宫人们想到自己服侍太子妃娘娘,太子妃娘娘这些日子并没有用什么。

公公觉得太医说得在理:“殿下。”

“排查吧。”太子说。

“是。”公公知道了,走了出去,叫了人进来,排查起这间寝宫,还有太子妃娘娘身边的人,以及其它。

宫人们知道太子殿下在排查,她们也会被排查。

太子回头,走到床前,对着太子妃:“你想一想是不是用过什么人,弄清楚是谁。”说着转向宫人:“还有你们,给孤好好想想太子妃用过什么,你们是不是接触过什么。”

宫人忙行礼:“是,太子殿下。”宫人们回想起来,只是一时想不到。

太子妃白着脸点头,太医在她身上扎了几针,已经不痛了。

太子盯着宫人们,又看向几个太医:“你们现在马上诊脉,仔细检查清楚。”

“是,太子殿下,臣几人会好好检查。”几个太医也想知道到底是没有检查出来还是太子妃娘娘是最近才!刚才他们诊脉的时候,只顾着太子妃娘娘是不是小产。

他们又检查起来,诊着脉,试图找出来。

几个太医轮换着诊脉。

太子看着。

几个太医都诊了脉,又诊了一次,依次诊了两次,小声的商议着,最后,为首的太医:“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可能早就受了影响,臣几人诊了几次脉,感觉太子妃娘娘身上像是受到了什么影响,或许是某种香料或者气味。”

说着顿了顿。

“什么香料气味?”太子立马问。

“臣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太医说。

太子立时让人找,一定要找出来,再问,谁见过。

“只有找到了,处理了,太子妃娘娘才能好,不然现在太子妃娘娘是没事了,臣几人开了方子,太子妃娘娘好了,只要再下去,还是会不稳,见血,甚至不保。”太医又开口。

“你们诊了脉,把方子开了,来检查,给孤好好检查,一样一样来。”

太子下了命令。

几个太医知道是跑不掉了。

他们开了方子,把方子给了太子殿下,太子接过看了眼,交给一边的人,下去熬药,不能离人。

“检查吧。”太子殿下吩咐完,人退下后,看向几个太医。

几个太医看了看彼此,开始检查起来。

“孤会找出来的,一会喝了药,就会好,孤会派几个人到你身边。”太子站在床榻前,朝着太子妃。

太子妃点头,她后怕。

“孤的儿子不会有事。”太子又说了一句,他转向门口。

“娘娘。”一个婆子从外面进来,正是太后派来的,出去安排人查去了,一进来看到太子殿下还有太医,连忙行礼:“老奴见过太子殿下。”

进来前她就知道太子殿下太医来了,不知道太子妃娘娘如何?她查了查还是没有查到,看向太子妃娘娘。

太子没有多说,只让她起来。

知道眼前的嬷嬷是皇祖母派来的,懂后宫的一些手段,皇祖母担心太子妃,不像父皇。

“太子妃娘娘?”嬷嬷站了起来,看向太子。

一边的宫人把太子妃娘娘的情况告诉了嬷嬷,太子没有开口,嬷嬷知道了太子妃娘娘的情况,舒了口气,没事就好,太后娘娘那里,她也能交待了。

“是老奴没有服侍好太子妃娘娘。”嬷嬷想到太后娘娘交待,她却没有做好,她是懂一些药理的,太后娘娘派她来就是怕有人下手。

她也很注意,谁知道,是她大意了。

太子看向她。

一边也有宫人跪下。

“是奴婢们没有照顾好太子妃娘娘。”

“你们是有错,等事情了了,孤再算帐。”太子此时没有心思计较。

整个东宫都检查得差不多了,太子妃身边的宫人也询问了检查了,在一盆花里发现了埋着的香料,应该就是见红的原因。

还在一个宫人的身上发现了一个荷包,荷包里也是致滑胎的药物。

这个宫人并不是太子妃身边的,是负责给太子妃娘娘喂画眉的,太子妃娘娘接触了几次,好在不多,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找到了人,便是审问。

*

宫里,此刻后宫都知道了东宫太子妃出事的事,慈宁后,太后站了起来,盯着下面的人,旁边的宫人扶住太后娘娘,怕太后娘娘太激动以致不好。

“太子妃见红?”

“是,太后娘娘。”宫人跪着,恭敬的抬头。

“现在呢?”太后很急,上次只是差点出事,这次是见红,她的小曾孙呢,会不会:“还有什么一并告诉哀家,太子,太医呢。”

“太子妃娘娘见了红,太子殿下过去了,太医也去了,太子妃娘娘——”宫人想说什么。

“太后娘娘,太子妃娘娘只是胎不稳,太医开了药,只要保胎就不会有事,太子殿下找到了害太子妃娘娘的人,在审问。”一个宫人冲进来,快速行礼抬头。

------题外话------

写着写着,比昨天晚了一小时,望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