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宫人自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哀家。”太后听了总算是安心下来,坐了下来,问了问,松口气,太子妃没事就是最好的。

宫人退到一边。

跪在地上的两个宫人,一个抬头看着太后娘娘,一个也抬头。

“太后娘娘。”她们想说什么。

“太子妃怎么会突然见红,之前明明是好的,隔两日就会诊一次脉,没有听说有什么,查到的人是谁?”太后盯着宫人,接着问:“是太医检查出来的?有些人总是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太后脸色不好。

“太后娘娘。”

两个宫人望着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查到的是太子妃娘娘身边的宫人还有花盆中的香料,都是滑胎的。”

“岂有此理,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太后拍了拍,啪一声,手边的茶杯都掉到地上,碎成一片片,里面的茶水流出来,流在地上,一片狼藉。

茶杯的碎片刚好落在宫人的面前,两个宫人不敢动。

“太后娘娘!”她们低下头。

太后娘娘挥了一下手,她打算过去看看,派去的人,也是懂药理也是懂一些后宫的手段,也是预防后宫的手段防不胜防,她交待了好好照顾太子妃,还是出了事。

到底在做什么,让她太失望,是大意还是?看来还不够,到时候再派一个人到太子妃的身边。

多点人更好。

太后正准备叫嘉和和静安去陪她去东宫,和太子妃说一会话。

太子妃经了这样的事,势必不好过,嘉和静安是年轻人,和太子妃相处得还好。

“太后娘娘。”这时,一个嬷嬷走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向太后娘娘。

太后看着嬷嬷。

“太后娘娘,长公主殿下来了。”嬷嬷开口。

“容姐儿来了?”太后皱眉,她想到之前派了人去叫了容姐儿,容姐儿又不知道在想什么,前一阵子没有入宫,她还以为想通了,消停了,没想到最近又经常入宫。

野心大了,当别人都看不到,不知道和皇帝说了什么,她不想容姐儿再掺和前朝的政事,想好好再说一说容姐儿,一回京就搅风搅雨,之前她就和她说过,有些事不是她一个公主该干涉。

尤其是前朝的事。

公主就要像个公主一样,就算是长公主,也是一样,前朝的政事,还有太子秦王几个皇子的事哪是她想怎么就怎么的掺和的?

皇上都没定,她去掺和,只会找死,谁像她一样,看来驸马也不是好的,不然怎么不劝一劝。

当初她就觉得不好,容姐儿要嫁。

“让她进来,哀家和她说一下。”

太后决定先见过容姐儿再去东宫,看太子妃,吩咐宫人去和嘉和静安说一声,一会去东宫,看太子妃。

“是,太后娘娘。”嬷嬷一听,行了一礼,退出去。

太后让宫人都下去,不一会,宫人退下,长公主带着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宫人,太后知道容姐儿是从皇帝那里过来的。

她让人去叫容姐儿的时候就是知道她又进宫。

她看着容姐儿。

“你们下去。”长公主进来看到母后,母后身边没有人,意识到什么,让身后的人下去。

太后没有说话,容姐儿一直很聪明,可就是太聪明了,心中不禁叹了口气。

“是,公主殿下。”

宫人和地一礼,向太后请了安,太后挥手手,宫人们抬了一下头,恭敬的退了下去。

长公主看在眼里,笑了笑,走到母后身边:“母后,儿臣给你请安,母后找我有什么事。”

“你说呢。”

太后没有好气:“容姐儿。”

“女儿哪里知道。”长公主轻笑:“母后安好?”

“哀家也想安,可是,有人不想让哀家安,哀家当然是好的,至于找你有什么事,你还不知道。”

太后看着她,话中有话,意思很明显。

“母后有什么烦恼吗?不知道是不是东宫的事,听说太子妃——”后面的长公主没有说,像是没有听出太后话中的话,或者意思,还是笑着,坐在母后身边。

太后也不在意,容姐儿一向如此:“知道了?”并不奇怪容姐儿会知道,容姐儿哪里会不知道,宫里的人哪会不告诉她,宫里的宫人还不知道有没有她的眼线。

“女儿也是过来见母后的时候听到一点,不知道?”长公主笑着问,东宫出事,太子妃见红,她可是问过了。

在她看来,秦王才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太子还是算了,太子妃骨了胎更好,没想到保住了。

母后显然不这样认为,她和母后没有法说,母后就一心觉得太子好,不看看前朝的态度。

“母后还不知道你,你还会不弄清楚,知道了还问什么。”

太后不以为然,这个容姐儿不可能不问清楚。

“母后。”长公主笑:“我是想看看,母后是不是知道更多,知道是谁下的手,太子妃这次可是差一点就,比上次还惊险,都见了红,胎也不稳,听说查到了?”

“哀家又能知道什么,哀家担心更多的是因为你,可不是为了太子妃。”太后直接说了出来,盯着她。

“我有什么需要母后担心的。”长公主又道,一脸我不知道母后担心什么:“母后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太子妃。”

“太子妃没事了,哀家还担心什么。”太后睥她一眼。

“母后可以担心别的。”长公主又说。

“还有什么?到了现在你还装,你会不知道哀家找你来是为了什么?”

太后都不知道怎么和她说。

“母后,女儿可没有做什么。”长公主笑了笑。

“你整天进宫,找你皇弟,不知道说了什么,把别人当成傻子,看不出来你的企图,回京就好好过,掺和这么多做什么,前朝后宫哪里是你一个公主该管的,从你回京你说你都做了什么,你这是有了野心,想干什么?”

太后不高兴的盯紧长公主:“你是不怕死是不是?”

“母后,女儿可是很怕死的,母后怎么知道女儿想什么,女儿就是有事找皇弟——”长公主想要说什么。

“就是想掺和前朝后宫?”

太后没有等她说完,看着她开口。

“母后!”长公主道。

“你刚才又去找你皇弟做什么了?”太后接着道。

“母后,女儿就是说下世子的亲事。”长公主找到一个理由:“女儿想给世子挑门好的,还有姐儿。”

“你当母后是傻的,所有人眼瞎了?你要挑个好的,母后也能为你挑,你老去找你皇弟干什么,还有,从你回京你看看你做的。”皇上哪里是那么好糊弄,容姐儿这样来多几次,到时候吃亏的只会是她,太后心中担心。

都懒得提。

“不许再去找你皇弟。”

“为什么?”长公主问,母后只知道让她这不许那不许,哪里知道她的难处。

等到皇弟驾崩了,侄儿上位,哪里还会敬着她这个姑母,侄儿和弟弟不同,弟弟和她亲近,侄儿呢,她多年不在京城。

和侄儿们的感觉都不深,她只是提前一步,选出更为适合皇位的侄儿,交好,为了世子未来的路更好走。

太子不管哪方面都不适合,秦王最适合。

所以她就想多做一点,一旦成功,她就不用愁了。

“你皇弟是皇上,每日日理万机的,没有时间陪你胡闹,你的心思也给母后藏好,不要再像之前一样了,以为谁看不出,要是你成功了还好,要是失败了,你有你好受的,就算因为你是长辈不能做什么,私下却能,先前和你说过,你不听,你是想做什么?”

太后越说越生气。

容姐儿下嫁后,越来越不听话。

“母后,看出来又如何,母后觉得女儿会失败?还有母后你说到时候侄儿上位会暗底里对付女儿,就是因为这女儿才想办法,母后还不许,女儿又不是想造反,谁会——”

长公主一听母后的话,也不高兴。

“你还说!”

太后简直是拿她不知如何办。

“母后,我说得不对?”长公主反问。

“你居然说看出来又如何,你就肯定你能成功?就因为怕你的侄儿不敬你,你就想插手,还想到造反,你现在承认你有野心,想掺和前朝,皇位更迭了?”太后怕被人听到,知道和容姐儿的心思,让人守在外面,不许人靠近。

长公主更不怕,她的人被她遣到了外面:“母后,本来就是,女儿一定能成功,女儿就是为自己着想,为世子,可没想过造反,母后不要冤枉女儿。”

“为了世子你更不该掺和,这些事你一个公主,母后怎么和你说的,你真的能成功?你现在就是想说服你皇弟,废掉太子,立秦王是不是。”

太后毫不留情。

“母后还不是为了太子!”长公主没有说完。

“容姐儿你这是不满了?哀家是为了什么,为了正统,太子才是正统,别的都不是。”太后沉下脸。

“母后是对的,女儿就是错的,女儿也是没办法,母后哪里知道女儿的难处还有担心。”长公主心中不满:“女儿也是为了将来。”

“哀家不知道?”太后更生气。

“反正母后,我要做的,你不要管,我会自己想办法!”长公主不想再和母后说这些,说也说不通。

“前朝多少公主掺和进皇位之争,最后的下场,你不知道?”太后提起前朝的事,懒得再多说一句,容姐儿这是劝不过来了。

前朝这样的事又不是没发生过。

“那不是我。”长公主很有自信。

“容姐儿,你是打定主意不听母后的话了是不是?”太后皱紧眉头,脸色不悦,盯紧她。

“母后,女儿有自己的想法,母后还是休生养性为好,皇弟那里,女儿会注意,太子也好秦王也好,女儿心中有数。”长公主开口。

“好个心中有数。”

太后沉沉的。

*

嘉和郡主静安郡主一起说着话,不久前她们从身边的宫人那里知道了东宫出事的消息,还有太子妃娘娘见红的事。

刚才又知道太子妃娘娘胎不稳,才会见红,没有大碍,太医在查,对视一眼。

让宫人退下,只留下贴身的丫鬟。

“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嘉和郡主道。

“嗯。”静安县主嗯了声。

“静安你去看太子妃娘娘吗?我想去看看。”嘉和郡主又说。

“我们一起。”静安县主开口。

就在这时,太后娘娘派的人来了,她们让太后娘娘派来的人进来,看着太后娘娘派来的人:“不知道太后娘娘?”

“奴婢见过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宫人行了一礼抬头:“太后娘娘请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嘉和郡主静安县主知道了太后娘娘要去看太子妃娘娘,让她们一起去看太子妃娘娘。

“麻烦嬷嬷和太后娘娘说一声,我们和太后娘娘一起去东宫看太子妃娘娘。”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闻言。

宫人退下去。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又派人去打听,知道长公主殿下来了,和太后娘娘在说什么。

长公主殿下?

她们看着对方,不知道太后娘娘和长公主殿下说什么。

等到听到长公主殿下离开,太后娘娘召见,她们忙带着人过去。

太后的脸色不是太好,叹了口气,和身边的宫人说着。

宫人应了声,下去。

知道嘉和静安来了,太后脸色好了些,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很快进来,行了礼,太后让她们起来,让她们和她一起去东宫。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看着太后娘娘的表情,应是。

而长公主出了慈宁后,她身边的人看向她,小心:“公主殿下。”

“走,出宫。”

长公主不准备再呆在宫里,她回头看了眼,上了车辇,宫人忙道,上前。

长公主虽然出了宫,仍然留了人,打听太子妃的事,还有各宫的事。

*

宜妃也知道了太子妃突然见红还有请太医的事,事情真是一件接着一件,太子妃先前不是好好的吗,说是不舒服,时不时宣太医,也没有发现问题。

见红了?滑胎了?

太子不知道在干什么?

听说太医院的太医都去了,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要是滑了胎,倒是好,就怕没有,没有得到结果前,她是不可能放下心的,太子纳了侧妃,说不定就是这个侧妃做的。

与她没有一点关系。

她让人去打探去了,等到打探到具体的情况,看看再说,琰儿也纳了侧妃,是太子的表妹,她是不想琰儿纳的。

太子的表妹该入的是东宫,不是嫁给琰儿,但皇上下旨,不能不纳,她原本还想太子表妹要是琰儿不喜欢,就关起来,没想到整天闹着琰儿。

她皱起眉头。

“娘娘。”宫人从外面进来,行了一礼,恭敬抬头。

“打听到了什么?”宜妃问。

“娘娘,太子妃娘娘只是胎不稳,见了红,并没有大碍,太医开了方子,太子殿下让人查,查到了一个宫人,还在审问。”宫人开口。

“被发现了?没有大碍?”宜妃觉得失望。

“是,娘娘。”宫人回答。

“竟然没有滑胎,本宫有些失望。”宜妃道。

“是那个宫人怕被发现,所以不敢,娘娘,太子妃娘娘虽然没有大碍,但以后不能走动,只能休养,保胎。”宫人接着又说。

“哦,查到了?”

宜妃问。

“是,娘娘,查到的是太子妃娘娘身边的宫人。”宫人说了出来,宜妃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太医在检查,审问能审问出来?”

“娘娘,那个宫人会自尽,不可能说出什么来,太子殿下更不可能审问出什么,她的家人,已经安排好。”宫人回道。

“好。”

宜妃笑了笑,这样她就放下心了,只是下一次,要挑个更好的时机。

“娘娘不必担心。”宫人又道:“就算皇上太子殿下继续往下查,也只会查到东宫的侧妃身上,太子殿下宠爱太子妃,太子妃有了身子,东宫太子殿下的良娣嫉妒。”

“本宫倒是不担心,都安排好了,本宫担心什么。”宜妃一点也不担心,宫人行了一礼:“娘娘。”

“现在宫里都知道了吧?不知道最后又会查到谁的身上,本宫不希望有怀疑本宫的知道吗。”宜妃漫不经心的。

“奴婢知道,不会的。”宫人点头。

“那就好,太后皇上是不是去东宫了?”宜妃又开口问,宫人磕了一个头:“长公主殿下不久前去了慈宁后,长公主和太后娘娘不知道说了什么,长公主殿下走后,太后娘娘带着人去了东宫,皇上那里还没有动静。”

“长公主吗?”宜妃知道太后和长公主会说什么。

“是,娘娘。”宫人恭敬点头。

“至于皇上。”宜妃没有多说,她想到琰儿:“琰儿在府里,太子表妹老是打扰,送点东西给锦绣那个丫头,多送点,就说是本宫的意思。”

琰儿只喜欢锦绣那个丫头,她这当娘的当然也——

“是,娘娘。”宫人行了一礼。

*

熙和帝从知道太子妃见了红,很可能滑胎就没有动,坐在御坐上,看着跪在下方的人。

总管公公跪着,不敢动一下。

熙和帝手指轻敲着御案,手上的奏折好几本都被丢到地上,扔得满地都是。

太子妃见红,滑胎,是太子注意无嗣还是有人想做什么?

太医院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没有问题?太子妃觉得不舒服,结果还是没事,现在又是什么?

熙和帝神色威严,他不喜欢太子,觉得太子什么都不好,但太子妃不同。

加上太子妃有了身子,他不免也生出几分期待。

太子他可以废掉,太子妃生的孙儿可以留下,他再不喜欢太子,太子也是他的儿子,太子妃怀的也是他的孙儿,他的孙儿,这是他第一个孙儿。

在他心里也是与众不同的,以前他不在意,等太子妃有了,他还是在意的,期待这第一个孙儿出生。

到时候他这个皇爷爷会给他一切,要是教得好,皇位他说不定也会留给他。

居然有人敢对他的孙儿下手。

“给朕好好查,查清楚,是谁。”

熙和帝盯着总管公公。

“是,老奴马上让人去查,太子殿下应该也在查。”总管公公马上道,抬起头来,不敢去捡陛下扔在地上的奏折。

“他能查到什么,不是朕看不起他,他的人哼。”

熙和帝冷哼一声,带着不屑。

总管公公不敢说话。

太子殿下没有皇上放权,身边并没有太多得用的人,当然不可能查到,就算要查到也不知道要多久。

皇上要是查很快就会有消息。

“再让人去看看太子妃的情况,是不是滑胎了,朕的孙儿要是有事,朕要让人陪葬。”熙和帝又沉着声音。

“是。”总管公公再次道。

“太医院那郡没用的东西也没必要留下。”熙和帝跟着道。

“母后那里不知道去了没有,还有各宫。”想到什么,他神色多了什么。

总管公公望着陛下。

“马上去。”熙和帝挥手。

总管公公退下。

到了外面,交待了人,把陛下的意思说了,就看到小太监小跑过来,总管公公皱眉,叫住了。

小太监一看师傅:“师傅。”

“什么事?”总管公公问。

“是太子妃娘娘那边的消息,还有——”小太监想说什么,总管公公没有让他说,让他跟着他到里面,去见陛下。

陛下想必更想知道。

“师傅。”小太监没想到师傅会让他跟着进去,总管公公看他一眼,让他闭嘴,进去:“陛下现在不高兴,小心点。”

小太监忙点头。

总管公公回了里面,熙和帝看着他,还有后面的小太监。

总管公公知道陛下等着,忙说了出来,小太监也跪着行礼,诚惶诚恐。

“说吧,有什么。”熙和帝问。

“太子妃娘娘。”小太监看了师傅一眼,磕头说了,总管公公没插话,熙和帝听完,知道太子妃没事,还有太子查到人,在审问,母后去了东宫,也让人去东宫。

*

后宫不止宜妃太后说着东宫太子妃的事,各宫也说着,得知太子妃没有滑胎,都猜测着是谁做的,有人觉得是宜妃,有人觉得是东宫的侧妃,还有人觉得是别的人。

禧贵妃问了厨房的人,做了一些吃食,准备让宫人送到御书房给陛下,陛下日理万机,说不定累了。

“娘娘,点心做好了。”一个宫人进来。

“去看看皇上在没有在御书房,在的话就送过去。”禧贵妃吩咐着,宫人退下,又一个宫人进来,她知道了太子妃的事,不过并没有多关注,太子妃是个可怜的。

在她的眼里,太子妃早晚会被——

太子也是可怜的,让身边的宫人不准乱说,太子妃的事不是她们能议论的,皇上说不定盯着,让人去东宫看看,她也要去一趟。

随着太子妃见红的事,后宫又暗潮汹涌起来。

另一边。

杨尧不知道能不能查到,后宫的事很多时候是说不清楚的。

“四爷。”

一个侍卫走到纪尧面前,行了一礼,恭敬的抬头。

纪尧看向他,漫不经心转着手上的玉板指,没有问。

“四爷,各宫,宜妃娘娘还有好几个宫都有异动。”侍卫开口:“属下让人盯着。”

纪尧不置可否,转着手上的玉板指速度加快。

“四爷。”侍卫又开口。

“那就盯着。”纪尧回答,太子一直没有过来。

不一会,又一个侍卫过来。

“四爷,太子殿下查到的宫人自尽了,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太医也来不及救。”侍卫恭敬的行礼:“线索断了,太子殿下大怒,太子妃娘娘身边的宫人都被太子殿下拖下去了。”

纪尧没有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