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入宫上奏/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主。”

赵嬷嬷望着郡主。

“和二妹妹说一下,告诉二妹妹宫里可能会——”萧菁菁对嬷嬷道,纪尧没有说话,转着手上的玉板指,慢慢的。

“老奴知道了。”赵嬷嬷看了郡主一眼,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萧菁菁侧过头来,望着四爷。

“等到弄清楚背后的人是谁就好了,为夫会让人尽快。”后面纪尧没有说,他拉住菁儿的手,凝着她。

萧菁菁想到父王:“四爷,父王。”

“为夫会马上进宫。”纪尧早就有决定进宫,岳父被半路截杀,怎么能不上报陛下,只是之前小丫头害怕,他便陪了小丫头一会,之后总管公公又来了,他准备马上进宫报给陛下,趁天还没有黑,再晚一点宫里就要下钥了,只能明日再入宫。

“四爷?”

萧菁菁看着四爷,听出四爷的意思,四爷要入宫?

“岳父遇袭,陛下怎么能不知道,为夫要上报陛下。”纪尧把玩了一下她的手指,解释他的目的:“明白吗,菁儿。”

“陛下会?”萧菁菁闻言。

“会,菁儿,陛下让岳父去大营,半路却有人阻杀,陛下不会不在意。”纪尧开口:“还有陛下为什么会怀疑你是不是被利用了,为夫要看看是不是有人——”

“四爷怀疑?”

萧菁菁听出四爷的怀疑,她也怀疑。

“嗯,菁儿好好在府里等为夫,为夫快去快回。”

纪尧让她好好在府里等他,他会早点回来,萧菁菁颔首点头,纪尧看了看她,转身叫了人,出了门。

萧菁菁看着,过了一会回头,看了看四周,回了后面。

“郡主。”紫嫣秋雨几人正要去找郡主,见郡主回来,忙行礼,她们知道了宫里来了人询问郡主见太子妃娘娘的情形,怀疑郡主是不是被人利用,害了太子妃娘娘。

也知道了王爷真的被人截杀的事,好在郡主不安四爷派了人,及时赶到,王爷没有事。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

“郡主,四爷?”紫嫣秋雨几人抬头,没有看到四爷,四爷去了哪里,怎么没有和郡主一起回来?

萧菁菁看着她们。

“父王被人半路截杀,要不是四爷派的人及时赶到,还不知道会如何!四爷进了宫。”

四爷进宫了?紫嫣秋雨几人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纪尧让人和娘说一声,出了府,上了马车,手转着玉板指,吩咐了小厮,马车的布帘放下,马车行起来,往宫里去。

宜园,纪老夫人知道宫里来人的事,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宫里来人,并没有瞒着,她怎么会不知道。

宫里查太子妃被害的事,不知道怎么查到老四媳妇身上,怀疑老四媳妇是不是被人利用,害了太子妃,怎么可能。

陛下让总管公公来问老四媳妇,说是太后娘娘提起的。

老四媳妇前些日子见过太子妃,在老四媳妇走后,太子妃就不好,宫里便。

好在老四媳妇没有害太子妃的理由,宫里也知道,不然还不知道如何。

听说总管公公问的,老四媳妇都回答了,没有任何问题,想来不会有什么了。

知道老四陪着老四媳妇,她便没有过去,不然她会陪着老四媳妇。

有老四在,她没什么可担心了。

刚打听知道总管公公回宫了,老四就派了人来,要入宫一趟,亲家安郡王回大营的路上被不知名的黑衣人截杀,老四媳妇不安,老四派了人去没想到亲家安郡王真的被狙杀,幸亏还来得及。

亲家只是受了一点伤,没有大碍。

老四看来是安抚好了老四媳妇打算入宫,报给陛下。

难怪之前老四突然派了侍卫出府,她还说是什么事,问了知道老四老四媳妇在午歇,她就没有在意。

看来就是老四媳妇觉得不安老四派人去。

老四为什么入宫她能猜到,多半是为了老四媳妇,还有亲家,亲家是陛下信重的臣子,在京城的时候没有人截杀,去大营就被人在狙杀,要是说其中没有什么,没有人会信。

陛下应该会派人查。

截杀亲家的人也不知道有没有抓到,抓不到,就需要陛下下旨查。

免得到时候——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老四媳妇是个好的,好像是做了一个梦,不安。

老四这一去,只有老四媳妇一个人在,不知道老四何时回府:“要是一会老四还没有回来,就让你们四夫人过来。”

“是,老夫人。”

小厮道。

“去吧,老身知道了。”纪老夫人没有多说,小厮行了一礼,退下去,纪老夫人看着,张嬷嬷回过头来。

“竟有人半路截杀亲家安郡王。”纪老夫人叹一口气。

“四爷进宫见陛下了,陛下肯定会派人查。”张嬷嬷说。

“对。”纪老夫人点头。

“娘,还是四弟妹厉害,居然梦到了,四弟派了人去,要不是这样,安郡王爷说不定。”郑氏也带了朝哥儿来陪婆婆,听到了,闻言道。

“四弟妹确实厉害。”

柳氏也带了锦姐儿来了,两个孩子在一边玩着,她看了眼道。

“好在没有事。”纪老夫人又说:“宫里查来查去,怀疑起你们四弟妹,亲家的事陛下知道,想来不会再为难你们四弟妹了。”

“四弟妹怎么会害到太子妃娘娘。”柳氏直接道,郑氏也点头。

“谁说不是呢。”纪老夫人很多没有说:“老四媳妇又不傻子。”去见太子妃哪里会不注意,宫里啊。

还是等老四回来。

朝哥儿和锦姐儿过来,锦姐儿小跑着扑到纪老夫人的身前:“祖母,祖母。”朝哥儿站在一边。

“祖母的锦姐儿怎么了?”纪老夫人脸上一下多了笑意。

“四婶婶。”锦姐儿没有看到四婶婶,望着祖母。

“你们四婶婶在休息,不去打扰她,在这里陪祖母玩。”纪老夫人开口:“祖母想你们陪着。”

“好,祖母。”锦姐儿糯糯的叫着祖母,纪老夫人看看锦姐儿再看朝哥儿,脸上是掩饰不了的笑:‘真是祖母的锦姐儿,乖。’

郑氏柳氏看着:“不要吵到祖母。”

“锦姐儿朝哥儿乖得很,吵什么吵。”纪老夫人一听,郑氏柳氏看着。

大房,崔氏从那日看到宁哥儿的信,振作了起来,只是身体太差,一直没好。

她要等宁哥儿回来,还有馨姐儿。

老爷宠着那个贱蹄子,她不会再管,她还有宁哥儿,婆婆派过人来,问了她的情况,她知道婆婆是因为宁哥儿才会派人来。

木嬷嬷去厨房了。

她想要起来,看看木嬷嬷什么时候回来。

“夫人,宫里来人,要见四夫人。”就在这时木嬷嬷从外面进来,小声的凑到夫人身边说了。

丫鬟看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木嬷嬷让她下去,和夫人说完,崔氏坐了起来。

“夫人。”木嬷嬷扶了夫人一把:“是总管公公,现在人已经走了,见了四夫人。”

木嬷嬷只是去厨房看看,不想听到宫里来人的消息,打听后知道是怎么回事,回来告诉夫人。

“还有呢?”崔氏问。

“老奴去打听一下?”木嬷嬷只是知道宫里来人,崔氏点头,让木嬷嬷再去打听。

木嬷嬷行了一礼:“夫人等一等老奴。”出去了。

丫鬟站在门口,床榻边还有一个丫鬟,抬起头来小心的:“夫人。”

“给我水。”崔氏看向她们,丫鬟一听忙:“夫人请等一下,奴婢马上去。”

崔氏点头,有气无力,整个人瘦得不行,苍白病怏怏,咳了一声,丫鬟担心的看了夫人一眼,退下去。

崔氏知道只有身边的人还当她是大房的夫人,老爷宠着那个贱蹄子,大房其他的人都不把她这个正室夫人看在眼里,她不会这样罢休的。

“夫人,水来了。”丫鬟倒了水来,崔氏点头,丫鬟服侍着夫人起来,喝了水,崔氏没有再喝,丫鬟退下。

“夫人。”

没有多久,木嬷嬷又回来了,走到夫人面前。

“嬷嬷到底?”崔氏一见问,丫鬟退到一边。

“夫人。”木嬷嬷在路上她又看到了那个浪蹄子,那个浪蹄子被老爷继续宠着,宠得真是无法无天,谁也不放在眼里,哪天跑到老夫人面前去,才好,那个浪蹄子看到她,居然让人拦下她,说她还是夫人身边的人,夫人不是讲究尊卑有别吗,看到竟不行礼。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要她给她行礼。

夫人再是被老爷厌弃了,也是大房的正室夫人,一个姨娘,有什么资格,她没有理会。

以前她还劝夫人,她此时只想把那个浪蹄子弄死。

跑到她的面前耀武扬威。

“宫里来人,是询问四夫人见太子妃娘娘的情形。”木嬷嬷小声的道。

“太子妃娘娘?”

崔氏问,太子妃怎么了?她不知道。

“宫里怀疑是四夫人害了太子妃娘娘,太子妃娘娘才会见红。”木嬷嬷听说太子妃娘娘见了红:“所以派了人来,是来询问四夫人。”

崔氏没想到宫里来了人找萧菁菁,是因为怀疑萧菁菁害得太子妃娘娘见红,她还以为是别的。

她抓紧嬷嬷:“嬷嬷,是不是。”

“夫人,老奴知道夫人想的是什么。”木嬷嬷知道夫人的心情。

她也是希望的,可是总管公公问了四夫人就走了,四夫人看着不像有事的样子,谁也不知道——也许不是四夫人。

“嬷嬷。”

崔氏不想知道太子妃娘娘为什么见了红,太子妃娘娘如何,她只想知道是不是萧菁菁害的。

要是萧菁菁宫里会不会——萧菁菁会有什么下场。

“夫人,总管公公问过四夫人回了宫。”

木嬷嬷道。

“萧菁菁。”崔氏立刻问。

“夫人,宫里应该还只是怀疑,不可能这么快认定,必竟四夫人没有理由害太子妃娘娘,只是太子妃娘娘见了红,是在四夫人见过后。”

木嬷嬷想说什么。

“那为什么不把萧菁菁抓起来审问?”崔氏急切的问。

“夫人,宫里肯定要先问,再查,查到要是四夫人——”木嬷嬷的话很明白。

“不是说萧菁菁见了太子妃娘娘,离开后,太子妃娘娘就不好,不是萧菁菁是谁。”崔氏不知道宫里为什么不把萧菁菁抓起来。

“夫人。”木嬷嬷开口。

“一定是萧菁菁!”

崔氏知道不可能是萧菁菁。

“夫人,四爷也在,而且有可能不是四夫人。”木嬷嬷说。

“既然宫里怀疑,就该把萧菁菁抓起来审问,萧菁菁不会害太子妃娘娘,别的人利用萧菁菁呢。”崔氏道。

“夫人,宫里不可能想不到。”

“对。”崔氏有了精神,让嬷嬷打听着,木嬷嬷:“老奴会注意着的,老奴刚才又看到那个浪蹄子,在老奴面前耀武扬威,让老奴站住,说老奴不行礼,也不看看她是什么东西,老奴是夫人的人,那个浪蹄子这是彻底不把夫人看在眼里,老爷还宠着,老夫人像是不知道,二夫人三夫人也不管管。”

“嬷嬷,你带人去把人带来——”崔氏看着嬷嬷,恨恨的:“我记得有一包药,你给她。”

“老奴就去,是该给那个浪蹄子一个教训了。”

木嬷嬷就是要夫人给那个浪蹄子一个教训,什么东西。

“老奴会斟酌着下,不会让她死,也不会让她好过,最好是让她毁容,要是死了,只怕老爷会不高兴,不过老爷不敢太过,老夫人也不会答应。”

木嬷嬷开口:“夫人不给她点脸色,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崔氏点头。

“夫人休息一下,老奴会安排人,马上就去把那个浪蹄子带来,把那包药粉用上。”

木嬷嬷想到那个浪蹄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以前那个浪蹄子再得意她也不敢在她面前,现在居然敢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不好好治治还不更不把她放在眼里。

夫人首肯了,她什么也不怕。

木嬷嬷出了夫人的屋子,到了外面,叫了一个人。

让人去叫那个浪蹄子过来,就说夫人要见她,把药粉找出来,一会就给那浪蹄子用。

让人守着,不人叫人跑出去,老爷去会友了,要是回来就不好。

丫鬟婆子小跑开。

那个浪蹄子要是不敢来,她会亲自去,老爷回府也有说的。

*

纪尧进了宫,马车停了下来,他下了马车,手上转着玉板指。

“四爷。”

侍卫站着。

“嗯。”纪尧没有说什么,吩咐了一句,侍卫行礼退下,纪尧知道陛下御书房批改奏折,让人去东宫见太子。

御书房,熙和帝正看着总管公公,问结果:“怎么样?”拿着奏折。

“回陛下的话,老奴问了菁华郡主,菁华郡主都——”总管公公抬起头来,回道,旁边还有两个小太监。

熙和帝又看了两个小太监一眼:“没有问题?”熙和帝看两个小太监脸上的表情就知道。

他早就有所料,并不意外,沉着声音又问。

两个小太监不敢抬头。

“陛下英明,老奴都问了,菁华郡主见过太子妃娘娘三次,老奴一一问过,菁华郡主没有见过任何人,身边的人也没有见过其他人,身上的穿戴也没有换过,身边的丫鬟也是,菁华郡主那几次的穿戴也检查过,都没问题。”

总管公公开口。

把问菁华郡主的菁华郡主说的都说了出来。

“没有问题,就算了,菁丫头想来也不会,那就暂时这样,看看另两家有没有问题。”熙和帝闻言开口。

“是,陛下,不过菁华郡主说起太子殿下纳侧妃那日,菁华郡主并不是一个人去见太子妃娘娘的,还有安郡王府的二姑娘。”

总管公公又道。

“哦?”

熙和帝只是知道太子妃见过菁丫头,没有仔细问,还有一个丫头?

那就好好问一问。

“陛下,会不会是有人利用安郡王府的二姑娘,老奴——”总管公公想了想,把他的猜测说了出来。

“朕也有这个意思,派人去问问,看看,也可以证实一下菁丫头所说。”熙和帝也想到了,只是还没有提。

“老奴马上就去。”

总管公公行了一礼。

“永叔也在,是不是问了什么?”熙和帝是知道永叔那小子没有入宫的,又在府里陪菁丫头。

“太傅。”总管公公把太傅大人的话告诉陛下。

“永叔这小子说得没有错。”熙和帝觉得没错:“是本末倒置。”

“陛下。”总管公公望着陛下。

“还有呢?”

熙和帝问,总管公公:“没有了陛下,太傅大人请老奴喝了一杯茶,是纪家庄子上产的,见老奴喜欢,给老奴包了几包,老奴说到时候献给陛下,太傅大人说多包几包,让老奴好给陛下。”

“让人泡一杯来朕尝尝。”熙和帝道。

“是,老奴这就去。”

总管公公行礼。

熙和帝没有说什么,让他去,总管公公退下去,两个小太监也退下去。

总管公公退出御书房,到了外面,才吩咐了,小太监退下,就听到一个御前侍卫上前来。

“公公,太傅大人求见陛下。”

“哦?”

太傅大人入了宫,求见陛下?总管公公问。

“公公,陛下。”御前侍卫看了一眼御书房里面,总管公公不知道太傅大人是因为菁华郡主被怀疑的事进宫还是。

“在哪里?”他问。

“公公,在外面。”御前侍卫看向外面,总管公公上前几步,看到了太傅大人,纪尧也看到了总管公公。

“太傅大人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太傅大人之前和杂家说一声就是。”

总管公公行了一礼。

侍卫退到一边。

“本官有点事要见陛下。”纪尧转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

“杂家知道了,那太傅大人稍等,老奴进去通报一声。”太傅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事,总管公公大概猜了猜。

纪尧点头。

总管公公让侍卫下去,进了里面:“陛下。”

“又有什么?”熙和帝抬头看他。

“陛下,太傅大人进了宫。”总管公公道。

“永叔进宫,有什么事?”熙和帝问。

“太傅大人说有事求见陛下,陛下。”总管公公看着陛下回答,熙和帝:“难道是为了菁丫头?”由不得他不猜测。

总管公公发现陛下和他想的一样。

“让他进来。”

这个时候入宫,显然有事,熙和帝也想知道永叔是不是为了菁丫头。

“老奴就去。”

总管公公退下,往外,甩了一下拂尘,看向太傅大人。

“陛下有请,太傅大人。”

“谢公公。”纪尧点头,走了进去,总管公公当然是跟在后面。

熙和帝见到永叔。

纪尧行了礼,总管公公站在一边。

“这个时候来,找朕有什么事?”

熙和帝不再看奏折,放下来沉着脸问。

“启禀陛下,臣有一事启奏,不久前,菁儿做了一个梦,臣为了安抚菁儿,便派了侍卫追上岳父,没想到竟发现有的黑衣人截杀岳父,臣的人救下岳父。”纪尧看着陛下。

“截杀?黑衣人?”

熙和帝神色威严。

------题外话------

还有一章,望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