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长公主不信/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抓不到活口,本王来。”

萧成打算回大营,他还不信了,大营里多的是兵,到时候散开搜山,不信找不到那些黑衣人。

刚才他就本来想直接去大营叫人搜山。

只是永叔的人追了出去,不知道如何,他想等一等看看情况。

也好派人搜山。

现在永叔的人回来了,既然没的追上,他来,不能叫那些黑衣人跑了,敢截杀他,他准备马上回大营,带人搜山。

“王爷受了伤,属下还是送王爷回京城。”侍卫首领闻言道。

“要回去你们自己回去,本王是不会回京的。”萧成开口,沉着脸,恨不得马上带人搜山。

眼前的人简直是浪费他的时间。

“王爷,四爷和夫人肯定担心着王爷,王爷受了伤,不上奏皇上吗?”侍卫首领恭敬的。

“本王要抓住那些黑衣人,回去干什么,胆敢截杀本王,本王不抓住怎么行,光天化日之下,本王现在就回大营,你回京后和永叔和菁姐儿说一声,就说本王没事,让他们不要担心,再和永叔说一声,让永叔去宫里一趟,上奏皇上,把本王被截杀的事上报就是,皇上自会为本王作主,本王就留在大营,坐镇大营,免得有人私下弄鬼,本王是在去大营的路上被截杀,对方可能就是想让本王不去大营,本王怎么可能回京,让永叔和皇上说清楚,里面的分寸,永叔该明白,本王不能回京城,你安排两个侍卫陪王爷回大营,然后你们回去。”

萧成说完不打算再说,扫了侍卫侍卫首领一眼:“本王不想再耽搁。”

“是,王爷,属下一定禀报四爷。”

侍卫首领知道安郡王爷不会回京,王爷主意已定,而且安郡王爷的话让他不敢再说什么,王爷有自己的考虑,他一定会禀报给四爷。

其余的侍卫也跟着行礼。

“嗯。”萧成见状点头:“本王要即刻回大营。”片刻也不想多等。

那些黑衣人要是跑了——

“你们几个护送王爷去大营,王爷。”侍卫首领也知道王爷的心思,马上安排了四个侍卫,让他们护送王爷:“护送好王爷,王爷受了伤。”

四个侍卫点头:“属下会护送好王爷。”

侍卫首领恭敬的对着王爷:“属下马上回京告之四爷和夫人。”

“好。”

萧成看了看四个侍卫,让他们跟着他,四个侍卫应命,他带着他们往大营去。

见王爷离开,侍卫首领也带着另外的人,留下两个在原地,回京城见四爷。

马蹄声响起,扬起尘土。

萧成回到大营,四个侍卫跟在安郡王身后,大营里的人正因为听到了山外的声音,一个参领准备带人去看看,听到马蹄声,一看到王爷,马上行起礼来,王爷回大营了。

有王爷坐镇,他们不用再担心,前些日子王爷一直没来大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皇上派了钦差来,他们才知道王爷被皇上留在京城。

他们很担心,皇上为什么会派钦差来,会不会是王爷做了什么,就在这时,他们从钦差那里知道皇上想了解大营的情况,肯定是皇上怀疑王爷做了什么,在他们担心的时候,钦差回京了,然后在他们以为皇上会换一个坐镇大营的时候,他们得知王爷将回大营的消息。

没想到这么快,王爷就回来了。

“给郡王爷请安,王爷回大营了。”

“起来吧,你带着你的人,再去叫点人,随本王走,本王要搜山,有贼子敢截杀本王。”萧成开口,看着他们。

“是,郡王爷。”

为首的参领行了一礼,颔首。

萧成带着人回了他办公的地方。

一路遇到的官兵都看到了王爷,王爷真的回大营了。

萧成让他们起来,回到办公的地方,四个侍卫站在王爷身后,一个亲卫听到王爷回大营了,忙赶过来,行礼。

萧成看到他,问了大营的情况,没有问太多,等搜了山找到那些黑衣人再说,让他去点人,他要亲自带人搜山。

“王爷,属下——”亲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看到王爷身边的其他人,只看到四个不认识的,正要问王爷,发现王爷身上包扎过,王爷受了伤,他脸色一变:“王爷你受了伤?”

“本王没事,一点小伤,还不去叫人。”萧成沉下脸,神色威严。

“王爷。”亲卫看了看王爷还有王爷身边的人,他了解王爷,知道王爷有事,他是王爷的亲卫除了王爷带在身边的,还有亲卫留在大营。

听到王爷回大营,大家应该都来了。

萧成看着,过了一会,看向四个侍卫:“你们一会就回京城吧,本王没事了,这里是大营。”

四个侍卫恭敬俯身。

“王爷。”亲卫很快进来:“大家都在外面等王爷。”

“好。”萧成点头,带着人出去。

大营里的参将都来了。

“本王遇到截杀,要带人搜山。”萧成让他们带人跟着他,又说了四个侍卫的身份,几位参将一听,忙应了,看了看四个侍卫,点了兵,他们看到了王爷身上的包扎的伤口。

萧成见人差不多了,让人守在大宫,带着人所有人,往黑衣人分开逃跑的地方去,分开搜山,

他也带着人搜山。

四个侍卫离开了。

黑衣人应该还没有下山,萧成一挥手,各参将带领着官兵一一搜山,渐渐有官兵发现了黑衣人的尸体。

山上都是搜山的官兵,地上也多了侍卫的尸体,不久发现了黑衣人的踪迹,两个黑衣人被杀死。

“追,人就在前面。”

参将看一看,几个一商量,派人通知王爷,带着人追上去,侍卫此刻也在追着。

黑衣人分开逃的,侍卫一直追着为首的蒙面黑衣人,片刻他们追上了,并不知道有官兵开始搜山,两个黑衣人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对蒙面黑衣人。

‘主子,人追来了。’

“拦住他们。”蒙面黑衣人道。

“是,主子。”两个黑衣人道,回身拦下追来的人。

双方打斗起来,蒙面黑衣人身边三个黑衣人,派了两个拦下身后追来的人,还有一个,听到身后的打斗声。

他忽然听到箭射出的声音,猛的转身,几只箭往他射来,追来的侍卫缠住他的人,三个侍卫举着箭往他这里射来,他手一挥,挡下两只箭,又一箭射来。

擦到了他的手腕。

好在没有伤到。

“走。”

不能再这样下去,他挡下箭,带着人逃走。

逃得很快,尚着查探好的路线,另一边也有黑衣人被找到,官兵搜山的速度很快,蒙面黑衣人逃了很久,他记不清逃了多久,终于逃出了那座山,他知道安郡王回了大营,带了官兵来,有官兵在搜山,再晚一点他就会被人发现,半路上他身边多了几个黑衣人,一行人回头看了看,继续逃开。

“这边没有人。”“这边也没有。”“会不会是逃下山了?”“应该是。”“快禀报王爷。”

搜山的人都没有再找到黑衣人。

萧成这一边也没有找到人。

“王爷,黑衣人会不会?”有人道。

“有没有活口。”萧成带着人见到几个参将。

“王爷,抓到的活口都自尽了,看来怕王爷知道他们的身份,地上都是黑衣人的尸体,找不到黑衣人了,王爷余下的黑衣人多半逃了。”一个参将对着王爷。

搜得差不多了,整座山都搜了,几个参领参将也看向王爷。

萧成让他们把侍卫的尸体挖个坑埋了,黑衣人的尸体检查后看能不看找到他们的身份。

挑了几个人再追上去看看,黑衣人没几个了,都受了伤,跑不远。

几个参将知道了王爷的意思,派了人。

*

京城。

萧菁菁想着事,赵嬷嬷站在一边,紫嫣秋雨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郡主,侍卫首领带着人回府了,有话要禀给郡主和四爷。”

“回来了?”

萧菁菁猛的回头。

“是,郡主。”紫嫣秋雨马上道。

“在哪里?”萧菁菁回过神来,赵嬷嬷也看着她们。

“在花厅等郡主。”紫嫣秋雨回答,她们送了张嬷嬷回来就听到侍卫首领回府。

“走。”四爷不在府里,萧菁菁往外走,赵嬷嬷吩咐了人,跟着郡主往花厅里去。

萧菁菁到了花厅,见到了侍卫首领。

侍卫首领抬起头,也看到了夫人。

萧菁菁坐了下来。

“给夫人请安,四爷?”侍卫首领主请了安。

“四爷入了宫,不在府里。”萧菁菁告诉他们,急切的问:“父王怎么样?”

侍卫首领把王爷的情况说了出来,还有王爷要他带的话,萧菁菁知道父王让侍卫首领带回来的话,还有父王的情况,当时的情形,父王虽然没事,黑衣人却逃走了,分开逃走,侍卫追上去,但不知道能不能抓住。

“你们现在马上入宫,四爷入宫上奏皇上,你们。”

“属下马上入宫。”侍卫首领行了礼。

“四爷还在等你们。”萧菁菁又道,侍卫首领行了一礼带着人退下,萧菁菁看着他们退下,父王要回大营,带人搜山。

“郡主。”赵嬷嬷轻声道,看着郡主的表情。

“我没事。”萧菁菁站起来,看向嬷嬷:“嬷嬷。”

*

长公主等了又等,都没有等到世子再次派人回来,世子也没有回来,一个下午过去,不知道是耽搁了还是,倒是知道宫里派了人去纪府。

应该是宫里怀疑菁丫头,派了人去询问,知道是皇弟身边的总管太监,让人盯着纪府,有什么就报上来。

过了一会,总管太监从纪家离开了,看来是问完了,不知道有没有问出什么,长公主让人继续盯着。

同时打听一下总管公公问了什么,菁丫头怎么样。

“去吧。”长公主让面前的宫人下去。

“是,长公主殿下。”宫人恭敬的看了公主殿下还有驸马爷一眼,行了一礼退下去。]

“菁丫头那边,不知道如何。”

长公主对着驸马:“皇弟派了身边的总管太监去,现在还是怀疑,不可能做什么,最好是宫里真的怀疑上菁丫头,觉得是菁丫头做的,才能——”先前做的只是让宫里怀疑上菁丫头,以及见过太子妃的人,并不算针对菁丫头。

“驸马觉得呢?”

“嗯。”驸马手上的折扇敲了一下手心。

“下一步是让宫里觉得是菁丫头做的。”长公主接着说:“让宫里的人认定是菁丫头,不管菁丫头承不承认,谁知道菁丫头在想什么。”

“还是交给驸马来。”长公主又道,没有多说。

驸马再次颔首。

“烨哥儿看来是耽搁了,不然不可能还没有回来。”长公主想到烨哥儿还没回来。

“嗯。”驸马摇晃一下折扇。

长公主还是不认为烨哥儿会失败:“世子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驸马没有说话,公主认定了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驸马。”长公主刚开口,话还没有说完。

“长公主殿下,驸马爷。”

一个宫人从外面进来,跪在地上,快速的行了一礼。

“什么事?”长公主看了驸马一眼,站了起来,盯着跪在地上的宫人:“是不是世子派了人回来,或者世子回来了?”

驸马也看着,手上摇着折扇,想知道是不是烨哥儿。

宫人跪在地上,听到公主殿下驸马提起世子,她知道长公主殿下驸马在等世子爷的消息,她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回长公主殿下的话,不是,是。”

“不是那是什么?”

世子还没有派人回来没有回府,长公主脸色不好。

驸马早有所料,合上折扇。

“长公主殿下,是盯着纪府的有动静了,纪太傅进了宫。”宫人低下头,头也不敢抬。

“纪永叔进了宫,难道是为了菁丫头?”

长公主一听,看向驸马。

驸马也不知道,他看着宫人。

“长公主殿下,纪太傅就在刚才入了宫。”宫人头低得更低。

“哦?不知道是为了菁丫头还是。”长公主不觉得纪永叔会知道烨哥儿截杀萧成:“纪永叔说不定真的是为了菁丫头。”

驸马有另外的想法,但还不能确定。

“尽快打听。”长公主盯紧宫人,让人打听出总管太监问了什么,这个时候再入宫不可能,反正她是不会放过菁丫头的,明日她就会入宫,问一下皇弟就知道。

宫人低头应是。

长公主又问了问,知道没有别的事,让她下去。

宫人不敢停留行了一礼,低着头退出去。

“驸马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说话?”长公主收回目光看到驸马的样子,驸马看向长公主:“会不会烨哥儿截杀安郡王的事被纪永叔知道了?”

“不可能!”

长公主不相信纪永叔会知道,同样觉得不可能。

“臣只是一说。”驸马没再说,他也只是猜测。

长公主不觉得烨哥儿截杀萧成的事会泄露出去,会有人知道,更别说纪永叔会知道:“不可能,纪永叔怎么会知道。”

“臣妄言了。”驸马也不希望有人知道,摇起折扇,要是这样,事情会变得不可控。

“驸马还是慎言的好。”

长公主脸色不好,明显不高兴。

“臣也是担心。”驸马道。

“烨哥儿一定会成功,说不定人已经回了京城。”长公主开口:“一会就会回府。”

“公主殿下说得没错。”驸马附和。

长公主懒得再和驸马说。

在长公主有些忍耐不住的时候,一个婆子进来了,行了一礼:“长公主殿下,驸马爷,世子爷的人回来了,世子爷——”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世子爷怎么?”

长公主一听,刚才坐下,马上站了起来,看着婆子,不等她磕完头:“是回府了还是?”

驸马折扇又合拢。。

“世子爷回府了,只是跟着世子爷的人少了很多。”婆子又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都不敢太大声。

“世子回来了?”

长公主提起的心终于放下来,看了眼外面,没有看到人,看来是没有问题了,她看向驸马:“本公主就说世子马上就会回府。”

驸马关心的别的,盯着婆子。

“你刚才说世子回来,人少了很多?”长公主也没有等驸马说话,又看向婆子:“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人少了很多,不可能失败。

“长公主殿下。”

婆子抬头,想要说什么,不敢说。

‘’少了多少,世子呢?

长公主继续问,她只想知道世子在哪里,怎么还没有过来?

“长公主殿下,跟着世子爷的人还有不到十人,好像都受了伤,世子爷也受了伤,似乎——”婆子小心的,望着长公主殿下,猛的磕了一个头。

“你说什么?世子也受了伤?”长公主脸色一变,不敢相信看着她,烨哥儿怎么会受伤,带去的人只有十人不到,而且都受了伤,难道没有成功,截杀失败了?不然为什么会受伤?

驸马神色也变了变。

婆子头抵着地面:“是长公主殿下。”

“世子是不是伤得很严重?为什么不过来?”长公主又问,世子到底伤得如何?还有截杀到底成功了没有。

“回长公主殿下的话,世子爷伤到了手,被箭射到。”婆子白着脸又磕一个头:“世子爷直接回了院子,在包扎伤口,一会就过来,跟着世子爷的人——”

“还有什么?世子有没有说什么?”

驸马问。

“驸马爷。”婆子说不出话来。

长公主沉着脸,她知道再问也问不出来,烨哥儿不可能把截杀的事告诉婆子,她打算去烨哥儿的院子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她等不了烨哥儿过来了,不亲眼看看,她不放心:“驸马,我想去烨哥儿的院子看看,你去不去。”

“臣和公主殿下一起去。”驸马说。

“好。”

长公主点头:“驸马和我一起去,好好问问烨哥儿。”烨哥儿带去的人,她也要问一问,安排一下,不能叫人发现了,还有很多都要问清楚。

“下去吧,不要乱说。

长公主紧跟着盯向婆子,婆子点头,心头一松,长公主看向驸马

“长公主殿下,驸马爷。”宫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跪了下来。

长公主看过去,不没有问。

“长公主殿下,驸马爷,世子爷来了。”宫人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宫人请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奴婢给世子爷请安。”

“娘和父亲在里面?”卫烨一边往里走一边问,他手上的伤包扎好了,看不出来了,宫人行完礼起身:“是,世子爷。”

卫烨走进来,看到了娘还有父亲:“娘父亲。”

长公主看到世子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世子的手,没有看到包扎的伤口,想要问什么,看到还有人在:“所有人下去。”

“是,长公主殿下。”宫人低头。

所有宫人退下去。

等到屋子里没有宫人后,长公主问起来:“到底怎么了,不是说你手受了伤?在哪里?”

驸马看着烨哥儿的样子,知道心中的猜测没有错:“还是等烨哥儿说吧。”

长公主看驸马一眼,她问关他什么事,不过没有说出来,烨哥儿在这里,她也不想太,看向烨哥儿:“烨哥儿告诉娘。”

卫烨看着娘和父亲,:“娘,父亲,儿子只是手腕挡箭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一点箭的擦伤,并不严重,娘不用担心,已经包扎了。”

“在哪里?”长公主立马道,还是没有看到在哪里。

卫烨:“娘真的没事。”

长公主还要说什么。

驸马看出来了,对着公主殿下:“公主殿下,还是问下烨哥儿别的事吧,烨哥儿既然说没事应该没事。”

长公主睥了他一下,想说你知道什么,不过想了下,烨哥儿大了,看烨哥儿的样子很好,一会问一问烨哥儿身边的人就知道了,打定主意她不再问:“烨哥儿真的没事?”

“娘,我没事。”卫烨点头。

“一会娘会问下给你包扎伤口的人。”长公主道,卫烨:“娘问吧。”

长公主这才放下心:“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府,娘一直等着,听说带去的人只有不到十人跟着回府,发生了什么?”

驸马等着。

“娘,父亲,截杀失败了。”卫烨开口。

”截杀失败?”长公主没有想到,怎么会截杀失败。

“发生了什么?”驸马并不意外,冷静看着烨哥儿。

“娘,父亲,儿子本以为会成功,安郡王并不知道儿子会带人截杀,不可能有防备,谁知道。”卫烨道。

“烨哥儿。”长公主不由,安郡王难道知道?

驸马只是听着。

“娘,父亲,安郡王身边的亲卫很厉害,儿子知道安郡王身边有亲卫,为了截杀成功,出发前估算过,只要多带点人就不会有问题,儿子带了三十多个暗卫,半路追上后没有马上截杀,而是查探了地形,才带人上前,没想到安郡王身边的亲卫那么厉害,安郡王也很厉害,儿子身边的人死了不少,儿子让人用箭远射,那些亲卫终于死完了,就在儿子以为可以捉住安郡王,身后来了人,竟然是救安郡王的,冲着儿子来,儿子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知道是救安郡王的,儿子射向安郡王的箭也被拦下。”卫烨把当时的情况说出来。

“不知道那些人的身份,手上也有弓箭,儿子一动对方就射过来,儿子知道留下也截杀不了安郡王,只能下次,带着人离开,被那些人追上,一路厮杀,儿子身边的人都死伤,只有不到十人跟着儿子躲开那些人回了京城。”

“怎么会有人出现?”长公主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出现帮萧成。

那些人是谁。

驸马也想不到会是谁。

“看起来像是侍卫。”

卫烨想了想:“儿子想查一查。”

“对方发现你的身份没有?”长公主想到什么。

------题外话------

还有一章,十二点前。

刚回家,望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