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搜查刺客/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姑娘。”

总管公公甩了一下拂尘:“杂家奉陛下的命令,问一些事。”

“公公要问的想必是很重要的事,二姑娘回答的时候好好想想。”贺氏笑。

“嗯,公公请问。”萧芸芸道。

总管公公看到这位二姑娘身后跟着丫鬟婆子,没有马上问:“有些事不要传出去,让人都下去吧。”

“妾马上让人下去。”贺氏知道这位公公的意思,让人下去。

丫鬟婆子退下。

总管公公盯着眼前的二姑娘。

“二姑娘,还记得太子殿下纳侧妃那日和菁华郡主见太子妃娘娘的经过吗?”

总管公公和昨日询问菁华郡主一样,萧芸芸一一回答了,贺氏在一边听着,没有出乎她的意料。

总管公公问完,这位二姑娘没有像他想的被人利用,他还以为在这位二姑娘这里能有收获,只能寄望另几家,他会禀给陛下:“杂家会禀给陛下。”

“希望能早点查到太子妃娘娘被害的真相。”

贺氏说。

“杂家回宫了。”总管公公准备回宫了,他想到安郡王爷的事,没有多说,贺氏让人送了总管公公,总管公公走后,她让人去纪府和郡主说一声。

“二姑娘没有被人利用最好。”回过身来。

*

总管公公回宫,禀报了陛下,熙和帝没有说什么,挥手,一会再说,画师已经把画像画了出来,送了过来。

“陛下画像已经画好了。”

“哦?”熙和帝问下面的人,一个太监跪在地上,小心的抬头,手上捧着一卷卷的画卷,总管公公也看见了,没有说话。

“拿给朕看看。”熙和帝扫了一眼,威严的道,太监应了一声是,不敢抬头,手上捧着画好的画卷,跪行着上前,捧到陛下面前。

熙和帝伸出手,直接从他手上随意取过一卷,打开来看了看,画得很清晰,嗯,总管公公站在一边看到,画像画得很细致,他看向陛下恭敬的小声的:“陛下这就是太傅大人身边的侍卫首领?”

“嗯。”熙和帝道,想了想,看向他:“见过没有?”他是没有见过。

“老奴没有,陛下不知道见过没有,还有其他人——”总管公公恭敬的俯身,行了一礼,他并没有见过,想到什么道。

“朕也没有见过,至于其他人。”熙和帝沉吟了一下道,没有说完,沉吟着对着跪在地上的太监:“永叔身边的人看过没有?”

“回陛下的话,画像都是照着太傅大人身边的人描述的画的。”太监恭敬的开口,低着头。

“嗯。”

熙和帝嗯了一声:“画卷都在这里?”

“是,陛下。”太监手捧得更高,陛下能看到的地步。

“拿着画像让人张贴上,再搜查。”熙和帝沉着脸吩咐:“知道交给谁?”

“奴婢知道,交给京卫指挥使大人,这就去。”太监行了一礼。

熙和帝卷好手上的画卷,沉着脸威严的丢了过去:“去吧。”

太监低下头,跪行几步,头也不敢抬,手依然捧着画卷,小心看了眼,看到陛下扔来的画,上前一步,捡起陛下丢来的画卷,低头退了出去。

“陛下,有了画像一定能找到!”总管公公见状,在一边道,京卫指挥使出马,要不了多久。

“但愿不要叫朕失望了,朕本来想让永叔那小子搜查的,你刚才说什么?”熙和帝说着,目光落在总管公公身上。

“陛下,老奴去安郡王府见了安郡王府二姑娘。”

总管公公微低头,把见了安郡王府二姑娘的经过详细禀报给陛下,熙和帝听着,手指敲击着御案。

*

纪尧在内阁忙着,内阁的事并不多,忙完了,他走出内阁,看到一边的侍卫,侍卫上前一步:“四爷。”

纪尧点了一下头,手转着玉板指,并没有说什么。

“四爷。”侍卫首领走了过来。

纪尧看到他:“画完了?”没想到这么快,看了一眼天色,也差不多了,转着玉板指的手一停。

“是,四爷。”侍卫首领颔首,纪尧:“然后呢。”

“画好后,陛下看过,画像送去了京卫营,交给京卫指挥使,张贴一一搜查。”侍卫首领恭敬的回答。

“嗯。”纪尧没有再问,知道画像交给京卫营很快就会张贴起来,也会逐一搜查。

京卫营接到了陛下的旨意,他们看向指挥使大人,京卫营指挥使送走了人,大声的:“还愣着做什么。”

“指挥使,这是?”有人上前,小心的指着一边的画像。

“没听到吗?陛下有旨。”指指使走上前,取了画像全丢给了他们:“你们这些小子,张贴这些画像,查上面的人!”

“也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犯了什么事,让陛下亲自下旨!”还没有说完。

“这些不是你们这些小子该管该想的!”指挥使直接道:“既然陛下亲自下旨,肯定是犯了大事,马上去。”

“是,指挥使大人,小的们马上就去,一定查出来。”这些京卫营的也不敢耽搁,指挥使大人说得对。

指挥使看他们一眼:“哪里那么容易,陛下让我们来查,肯定是没有线索,不过最好快点,陛下可是等着,到时候觉得我们京卫营没用!”

“小的一定快点——”

不久之后,京城门口,张贴上不少画像,城门的官兵也拿着画像打量着入城的人,京卫营更是手持画像搜查起来,要搜查出画像上的人,京城的人渐渐都知道出了事。

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画像上的人做了什么。

能让京卫营的人还有守城的人都搜查,张贴了画像,打听后,才知道有刺客入宫行刺,刺杀陛下。

这些刺客虽然没有刺杀成功,陛下还好好的,但也逃出了几个,胆敢入宫行刺,当然要通辑。

各家也得到了消息,他们并不知道有刺客入宫行刺。

难道是昨夜有刺客入宫行刺?还是?

各家猜测起来,想要打听清楚,宫里前朝后宫也隐隐得到消息。

此时长公主坐在车辇里,世子截杀失败,她准备入宫看看情况,走到半路,就看到京卫营的人持着画像搜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隐隐听到议论,什么刺客,怕是烨哥儿半路刺杀萧成的事传开,被人知道,跟着烨哥儿的人还在府里,怕有什么,让人去打听。

知道连城门口也张贴了不少的画像,城门还有人查看。

说不定真是的世子的事让人知道了,她没有多想,事情没有确定前,她不会多想,也有可能是萧成逃回大营派了人入京,和皇弟说了什么。

皇弟在派人找,不知道救了萧成的到底是谁的人,坏了她的计划,还带来变数。

她沉着一张脸。

才一个晚上,京卫营的人就出来了,她早就想知道宫里的反应。

“长公主殿下京卫营手上的就是刺客吧。”一边的婆子开口。

长公主看她一眼,婆子不敢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

“长公主殿下。”一个宫人从远处过来,急切的行了一礼,长公主又掀开车辇的帘子,脸色不是很好:“打听到了没有,京卫营在做什么?”

“长公主殿下,京卫营在搜查,奴婢打听过后,得知城门口张贴的画像还有京卫营搜查的都是刺客,昨夜宫中有刺客行刺,刺杀陛下,陛下没事,逃出了几个,京卫营的人在追查刺客。”宫人还没有说完。

看来是没有错了,长公主不想再听了,沉着脸:“刺客?有刺客刺杀皇弟?昨夜发生的本公主怎么不知道!”

她是不信的。

“长公主殿下——”宫人低头,又抬头,想说什么,长公主不打算再说,她要确定一件事:“拦下京卫营的人,取一张画像过来,本公主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刺客敢行刺皇弟。”

“奴婢立时就去。”宫人一听,不敢耽搁,行了一礼,退下。

长公主嗯一声,看着。

宫人小跑着往京卫营的人去,找上京卫营的人,自报身份,把长公主殿下的意思说了。

长公主远远看着。

京卫营的人看过来,然后似乎是在商量,又问了宫人,走了过业。

一边婆子:“长公主殿下京卫营的人过来了。”、

长公主哪里会看不到,什么也没有说。

婆子闭上嘴。

宫人小跑着过来:“长公主殿下,宫卫营想给长公主殿下请安。”

“让他们过来请安吧。”长公主淡淡的。

“是。”宫人道。

宫卫营的人过来,长公主放下布帘,营卫营的人站在不远处,并不靠近,行了一礼,请了安。

“起来吧。”长公主叫了起。

婆子宫人站在一边,宫卫营的人看到了长公主的车辇知道不会有错,长公主殿下看来是要入宫,听说了刺客的事,想要看看画像很正常。

他们对视一眼,共中一个送了一张画像上前:“听说长公主殿下想要看一下画像,画像在这里。”

对方上前行了一礼,手上捧着画像,长公主应了声,让宫人上前,取过来,让她一观,京卫营的人不敢说什么,手捧着画像等着。

长公主殿下得陛下信任,不一样,不是他们这些京卫营的人能看的。

而且长公主殿下身份尊贵。

宫人走上前,接过画像,转身回到长公主殿下面前,把手上的画像递给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接过。

睥了京卫营的人一眼,打开看了看,宫人退到旁边,和婆子一起。

京卫营的人还是低着头,长公主看清了画像上的人,画像画得很清楚,形似神也似,不知道是谁画的,画得很像,像得让她心沉了沉,要是萧成派人回京,不可能画得这样像,是那些救了萧成的侍卫?

长公主猜测着,画像画得比她想的明白,她一眼就认出画像上的人正是陪着烨哥儿截杀萧成活着回府的人之一。

她知道如果不是熟悉的人不会像她这么快认出来,可是只要看到人就会认出,不知道还有多少张,要是这样下去,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看来皇弟是真的知道了。

她定了定心,

“这个就是刺杀了皇弟的刺客,你拿去还给京卫营的人,就说我看过了,我会进宫问皇弟,让他们继续搜查。”长公主淡淡的,把手上的画像给了宫人。

让宫人送还回去。

她看过了,该知道都知道,没有必要再看。

宫人行礼,接过,退下去,还给京卫营的人。京卫营的人接过,又行了一礼,宫人回来。

长公主让人入宫,放下布帘。

长公主的车辇很快行了起来,往宫里去。

长公主入了宫,宫里倒是看不出来有刺客行刺过的样子,她下了车辇,知道皇弟在哪里,让人通报。

总管公公出来,她走了进去。

“进宫的时候见到京卫营的人在搜查,一问之下,说是皇弟昨夜宫里有刺客?”她直接走到了皇弟的身前,询问。

“皇姐知道了?”

熙和帝并不意外,丢下御笔,站起来,背负双手。看着皇姐。

“皇弟,真的是昨晚入宫行刺?”长公主想问清楚。

皇弟看着就不像知道是烨哥儿带人截杀的。

就算萧成说了什么,那些救了萧成的侍卫说了什么,她都不怕。

“皇姐为什么这样问?”

熙和帝往左边走了几步又回身过来:“皇姐这是不相信朕的话,要不是有刺客朕为什么要派人搜查。”

“宫里看着不像有入刺客的样子。”长公主回答。

“那是因为抓起来了。”熙和帝暂时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萧成那小子被截杀的事,就算是皇姐,他又来回走了几步。

长公主没想到皇弟一点口风也不露,她不可能再问,再问皇弟保不定会怀疑,她只能顺着皇弟的话。

“皇弟没有事吧,查清楚是什么人没有,怎么还让人跑出皇宫了”

“朕没事,那些刺客想要行刺朕没有那么容易,朕身边有人,只是没有抓到活口,跑了几个,胆敢跑来行刺朕,朕怎么能放过。”

熙和帝再度回身。

“我看过京卫营手中的画像,这些逃出的刺客画得很清楚,既然入宫行刺,都没有蒙面?不知道是谁。”长公主想到什么。

“朕相信京卫营不会让朕失望。”熙和帝坐了下来。

长公主心中不免担心。

长人驻出了宫,打算马上回府,和烨哥儿还有驸马商议一下,接下来的应对,怎么才能天衣无缝。

*

宫中有刺客行刺的事,纪老夫人同样知道,不过知道的时候有些晚了,宫里进了刺客?她倒有别的想法。

刚好老四回府,她问了问,老四进了宫,肯定知道得很清楚,果然她没有猜错,哪里是宫中进了刺客,是亲家安郡王被截杀的事皇上在搜查,不止京城,各州府都有画像送去。

这样也好。

“老四回去吧,老四媳妇肯定也有要问的。”纪老夫人让老四回去,纪尧点头,转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离开。

张嬷嬷和老夫人一样,看着四爷离开:“老奴还以为宫里会传出安郡王爷被截杀的事呢。”

“陛下这是不想让人猜到。”纪老夫人开口,张嬷嬷点头。

竹园,萧菁菁也知道了,她赵嬷嬷站在郡主身边,小声的:“那些刺客肯定是截杀王爷的人,四爷禀给陛下,陛下下令捉拿。”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郡主只管放心就是。”赵嬷嬷又说,萧菁菁知道:“嗯。”

“宫里派人问过二姑娘,二姑娘也没有问题,郡主也不必担心。”赵嬷嬷想到梅兰的娘回府说的。

萧菁菁颔首,一会后。

“郡主四爷回来了。”

紫嫣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来,跪在地上。

下一刻四爷就走了进来了,萧菁菁看着四爷,纪尧转着玉板指走到小丫头的面前。

“给四爷请安。”赵嬷嬷还有紫嫣行礼。

“下去。”纪尧简单的,萧菁菁不说话,赵嬷嬷紫嫣一起抬头又退了出去。

“四爷,京卫营的人的人搜查的就是截杀父王的人吧。”等嬷嬷一走,萧菁菁望着四爷,虽然心中猜到,萧菁菁还是问了出来,她拉着四爷。

“知道了?菁儿。”纪尧淡淡的笑,也拉着她的手,坐下。

两人一起坐在支开的窗边,屋子里冰块化开。

萧菁菁点头。

纪尧和小丫头又说了说,问了菁儿一些事,他心中想的是今日长公主入宫的事,清晨,萧菁菁起来,收掇好了,往宜园去。

二嫂三嫂说请完安管了家后,要看看她画的设计稿。

萧菁菁带着身后的紫嫣秋雨几人刚走到宜园外面,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一个婆子远远过来,萧菁菁看着,紫嫣秋雨也看到,不知道?这么早!

婆子急切的过来,发现面前有人,马上行了一礼:“老奴给四夫人请安。”她认出面前的是四夫人。

四夫人应该是去给老夫人请安的,她也要去见老夫人。

“起来吧。”萧菁菁开口,让她起来,紫嫣秋雨等只是看着。

“谢四夫人,老奴有事禀报老夫人——”婆子又行了一礼,萧菁菁看出对方是哪一房的,没有说什么。

紫嫣秋雨跟着郡主让了让,婆子又恭敬的行了一礼,进了宜园里面。

“郡主。”紫嫣秋雨看着,回过头来注视郡主。

萧菁菁心里猜测:“进去吧。”

“是。”紫嫣秋雨虽然想着,还是道,萧菁菁刚走了两步,身后又有脚步声,萧菁菁刚要回头。

“四弟妹。”

郑氏的声音响起,带着人走过来。

“二嫂你看四弟妹在我们前头。”郑氏又道,对身边的柳氏说。

“四弟妹怎么不进去,站在这里,还以为四弟妹到了,今日起来晚了点,路上先是碰到二嫂,又碰到四弟妹。”郑氏一边走一边笑。

柳氏没有说话。

“三嫂。”萧菁菁也开口,看到了二嫂和三嫂:“二嫂。”紫嫣秋雨等刚是行礼,郑氏柳氏笑着让她们起,郑氏更是一把拉住四弟妹。

“走,我们快进去。”

“嗯。”

萧菁菁应道,郑氏柳氏身边的婆子丫鬟也行礼,萧菁菁示意她们起身,妯娌三人往宜园去,紫嫣秋雨等丫鬟婆子都跟在后面。

“四弟妹来了怎么不进去?”柳氏走了几步,想到一来就看到四弟妹站着。

郑氏也想知道,刚才她问了四弟妹,四弟妹还没有回答。

“二嫂三嫂,刚才我看到一个婆子急冲冲进去见娘。”萧菁菁知道二嫂三嫂来晚了没有看到。

“哦?”柳氏挑了一下眉头。

“这么早,有事?”郑氏更是问,萧菁菁摇头,三人不再说话,见了娘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