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私下传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看看吧。”纪老夫人没再提。

张嬷嬷退下去。

郑氏柳氏知道后,觉得大嫂虽然错,但一个妾跑到正院去撒泼,就算脸是大嫂下药毁的,一个妾哪来的胆子,这样的风气不能涨,等知道大嫂脸被抓花,决定和娘说一说。

她们看了四弟妹画的设计图,学了不少东西,可以好好想想接着画。

竹园。

赵嬷嬷从外面进来,送走了二夫人三夫人,她走近郡主,郡主在看着外面:“郡主,晋姨娘只是一个姨娘,胆子也太大了。”

萧菁菁看着嬷嬷。

赵嬷嬷说了:“大夫人再不是,也是正室,一个妾不把正室放在眼里,当然要动些手段,不过是下药,毁了妾室的脸,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正室做的,就算是,也是妾室错不该太张扬,谁知道妾室爬到正室头上,就因为正室失宠,被关着,老夫人也不管,老奴虽然不喜大夫人,觉得大夫人罪有应得,可晋姨娘真的是胆大包天,老奴担心。”

要是有一天郡主也——

“嬷嬷担心什么,我不是崔氏。”

萧菁菁道。

“郡主永远也不会是。”赵嬷嬷只是觉得老夫人不该再放任,大老爷也不该这样。

*

熙和帝接到了萧成那小子派人送进京的奏折,里面写了遇袭的事,基本一致,还有希望能快点查出截杀的人的身份,然后就是请罪。

熙和帝看完丢开手。

总管公公站在一边,熙和帝准备早朝的时候让人宣读一下,总管公公得了陛下的命令,拾起奏折。

大朝上,随着一本奏折丢下,坐在龙座上,居高临下的盯着下面,各大臣都看到了奏折的内容,奏折是安郡王送进京的,安郡王在回大营的途中遇到了截杀,最后虽然不知道安郡王是怎么逃掉的,但有人敢截杀安郡王,安郡王可是陛下信重的人,亲点的。

这里面的文章可不简单,各大臣面面相视,又看向纪永叔,纪永叔不知道知道不知道?截杀是前几日的事了。

纪尧眼观鼻鼻观心,他们又望向皇上,皇上这是?

秦王也参加了早朝,目光落在纪永叔身上。

“都看到了?居然有人在朕眼皮子地下派人截杀朕的重臣!”熙和帝沉着脸,看了所有大臣威严的。

所有大臣都不敢说话,低下头来,熙和帝沉着声音:“你们说该怎么办!”

“臣认为一定要查出来,严办。”一个大臣踏出一步。

“你们呢?”熙和帝没有说话,看向其他的大臣。

“臣等附议。”其余的大臣跪下,熙和帝看着没有说话,挥了一下手。

早朝一散,安郡王被截杀的事被各大臣议论,不知道是谁对安郡王动手,是针对安郡王还是。

有人猜测起前日京卫营找的人也许便是截杀安郡王的人,并不是有刺客入宫行刺。

渐渐散去。

秦王正要退出大殿,一个太监过来,行了一礼:“殿下,陛下要见你。”

“父皇要见儿臣?”秦王停下步子,看着来人,认出是父皇身边的。

“是,殿下,陛下让奴婢来找殿下,请跟杂家来,陛下正等着殿下。”太监又恭敬的道,秦王看了眼四周,跟着太监到了御书房。

秦王的离开,还是有人看到的,猜测到陛下要见秦王,不知道?

熙和帝下了早朝就回了御书房,批阅奏折。

总管公公当然是守在一边,宫人送上茶水还有点心,总管公公示意她先等着,他上前一步。

“陛下,茶水来了。”

“嗯。”熙和帝应了声,没有说什么,总管公公看着宫人手上的点心和茶水,示意宫人送茶水。

“陛下,喝一口茶吧。”

总管公公在宫人上前后,又对陛下。

熙和帝抬了一下头,看了宫人手上的茶水,接过茶杯,慢慢磕了磕,喝了一口放下,挥手让另一个宫人把点心放在一边,宫人忙低头放下点心。

“下去。”熙和帝又道,总管公公马上示意她们退下,两个宫人低着头,退到御书房外面。

总管公公回头。

“秦王还没来?”熙和帝问,没有马上批阅奏折,而是拈起一块点心吃起来。

“陛下,秦王殿下想必要来了。”总管公公看着陛下用着点心:“陛下要是用得好,老奴再让人送一些过来。”

“不必,朕用一点就够了。”熙和帝道,又批阅起奏折,没有宣大臣,总管公公明白陛下的用意。

“公公,秦王殿下来了。”过了一会,总管公公见到外面有人叫,和陛下说一声出去,走到殿门口,问清楚,知道是秦王殿下来了。

“让秦王殿下进来吧,陛下可是等着秦王殿下。”总管公公进去,陛下可离不了他,他没有多看,回了里面。

“来了?”熙和帝听到脚步声没有等总管公公说,就知道,总管公公忙应是,熙和帝看着殿门口。

总管公公没有听到陛下的话,也抬起头来,看到秦王殿下走进来,

熙和帝的目光也落在进来的秦王身上。

“儿臣给父皇请安。”秦王看着父皇,行了一礼。

“起来吧。”熙和帝没有等他说完叫了起,秦王站起来,总管公公也向秦王殿下行了礼。

“公公不必多礼。”秦王看向父皇。

熙和帝神情威严:“朕想让你办一件事。”总管公公站起来退到一旁,他也不知道陛下要交给秦王殿下什么事。

“父皇要儿臣办什么事?”秦王问。

“朕想让你暗底里查安郡王被人半路截杀的事,你愿不愿意?”熙和帝沉着声音,总管公公没想到陛下会让秦王殿下负责。

“儿臣愿意。”秦王道。

“好,朕希望你能查出来,不要辜负了朕的期望。”熙和帝站起来,走到秦王的面前,走了几步,盯着他。

“儿臣领命!”秦王萧琰领了命。

“朕就交给你了。”熙和帝没有再说,回到御座前,总管公公猜测着陛下的意思。

东宫。

太子前几日便从太傅那里知道安郡王叔被截杀,他闭着眼,宫人在他身上按着,听完早朝上的事,他咳了一下,太监站在一边。

“父皇对秦王还真是好,秦王上了早朝,孤却在东宫呆着。”太子睁开眼。

谁也不敢说话。

秦王的禁足满了,父皇就让他上早朝,还有晋王那个痴肥的东西,他这个太子只是摆设?

“父皇要是对孤有对秦王一半,孤也不怨了。”

“太子殿下,陛下是被人蒙蔽。”太监小心的。

“不用糊弄本太子,你们下去吧。”太子看了他一眼:“父皇召见秦王?”

“是,殿下。”太监道。

“父皇不知道会和秦王说什么,要是没事父皇不可能召见秦王。”太子漫不经心的,把玩手上的东珠,很想知道父皇要做什么,秦王。

太监闻弦知雅意,小心翼翼:“殿下要想知道,奴婢让人去?”

“去做什么,想让父皇知道我这个太子不安份,偷听?”太子倒是没有想派人,太监知道自己领会错了太子殿下的意思。

“只要注意一下秦王的动静,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太子可不是蠢人,挥手让宫人退下,不用再按,宫人退了下去。

太监看着太子殿下。

“好了,不说那些,孤还以为父皇不会再信任安郡王叔。”太子想到另外的。

“太子殿下陛下一向信重安郡王爷。”太监忙开口。

“那是以前,不过看样子,父皇还是信任安郡王叔的,姑母的话并不是那么有用,姑母想必气到了,父皇可是皇帝哪会随便相信人,父皇前日还说有刺客行刺,现在又,不知道最后会查个什么样子。”

太监不敢插话。

“你说,截杀安郡王叔的人会是谁,太傅说了,安郡王叔怕父皇又起了疑心,可是打算帮弧——”太子脸多了红润问道,忽然看着太监。

太监可不敢乱说。

“要孤来说,最有可能的就是宜妃那个女人。”太子心中有猜测,只是没有证据,父皇那里不可能定罪,把玩着东珠的手停下来,一个侍卫走进来,行了一礼:“太子殿下,私下有传言太子妃娘娘是被菁华郡主害的。”

“哦?有人传太子妃是被菁妹妹害的,谁传的?孤倒是不知道。”

太子一听,挑了一下眉头,是谁说是菁妹妹的,他都不知道,谁在乱传,想要让他怀疑上菁妹妹?

“回太子殿下的话,是一些宫人。”侍卫恭敬的俯身:“说菁华郡主害了太子妃娘娘,只是没有查到而已。”

“孤是不信的,是不是还说本太子忽略了,所以?”太子又挑了一下眉头:“孤让你查一查你就查出这些?”语气不悦。

侍卫不敢答话。

“看来有人想要做什么。”太子玩味的:“查一查一开始是谁传的。”太监看着侍卫。

“属下马上去。”侍卫忙道。

太子站了起来,看来是有人想要把菁妹妹拉进来,太傅要是知道,太监小心看着太子殿下,不知道太子殿下要去哪里。

“孤去看下太子妃,太子妃应该醒了。”太子把玩着手上的东珠,他每日都会过太子妃那里,太监一听跟上。

太子刚到殿门口,一个侍卫过来:“太子殿下,景世子求见殿下。”

“景非翎那小子来找孤干什么。”太子挑眉,看到了景非翎那小子,看过去笑了笑:“你这小子来找孤做什么?”

太监也看到了,景世子来是?

“殿下。”

景非翎走过来行了一礼,他知道太子妃见红不是萧菁菁那个女人做的,他来见太子殿下是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殿下。

*

太子妃的寝宫,太子妃在床上躺着,宫人服侍太子妃娘娘喝了保胎的药,太子妃喝完了药,宫人端着空的药碗退下,有宫人送上蜜饯,太子妃拈了一颗用了。

甜腻的让她不是很喜欢。

“娘娘还要吗?”

一边的宫人见状。

“不用了。”太子妃并不喜太甜的东西,要不是喝了药,她不会用蜜饯,闻言,摇了摇头,让宫人撒下去。

宫人也是知道太子妃娘娘不喜甜食的,太子妃娘娘更喜咸一点的吃食,甜的吃食很少用,一般都只有喝了药才会吃一果去一下药味和苦味。

“是,太子妃娘娘,奴婢——”宫人行了一礼,撒下去,太子妃一个人躺着,手轻轻放在小腹上,低头,她的小腹突了起来,只是还不是太明显。

她轻轻的摸着,感受着里面的跳动,她的儿在里面。

经过这几日的调养,她没有再见红,也没有不舒服,整个人渐渐好起来,越来越好,太医把过脉说她的脉像稳了不少。

再休养一些日子,就能彻底稳了,旁边站着的几个宫人看着太子妃娘娘的动作。

她们都是太子殿下派来服侍太子妃娘娘的,太子妃娘娘身边的宫人大多问了罪,只有少部份太子妃娘娘信重还有近身服侍以及跟着太子妃娘娘入东宫的幸免。

这时一个宫人进来:“太子妃娘娘。”正是太子妃娘娘近身服侍的大宫人,太子妃娘娘最信重的还是这几个宫人。

她们看着。

“怎么了?”太子妃看向宫人。

“太子妃娘娘。”宫人行完礼,想要说什么,欲言又止。

“你们先下去。”太子妃让旁边看着的几个宫人下去,几个宫人行了一礼,退下。

“到底发生了何事?”太子妃娘娘接着盯着宫人。

“娘娘,不少人说娘娘见红是菁华郡主做的。”宫人抬起头来,望着侧妃娘娘,不知道该不该说。

“菁妹妹害的?”

太子妃没有想到会有人私下这样传。

“娘娘,奴婢听到不少人在说,说是菁华郡主害的娘娘。”宫人再次道。

“怎么会是菁妹妹。”太子妃摇头。

“也许菁华郡主是被人利用,也许菁华郡主——要是不是,为什么会有人传?”宫人不由开口,太子妃娘娘召见过菁华郡主几次,她觉得或许真的是菁华郡主,只是太子妃娘娘很亲近菁华郡主。

太子妃想了很多,不能确定是不是菁妹妹,对着宫人:“你去看看太子殿下在哪里!”她想见一下太子。

“娘娘要见太子殿下吗,奴婢这就去。”宫人一听,抬头看了娘娘,行了一礼,退下去。

太子妃嗯了声,手又放在小腹上,一会后,宫人回来:“娘娘,太子殿下在见景世子。”

“景世子?”太子妃挑眉。

“是,娘娘,景世子似乎找太子殿下有事。”宫人道。

“等景世子走了再说吧。”太子妃没有再问。

宫人恭敬的应了后,又开口:“娘娘,外面不少人在说,安郡王爷半路被人截杀的事,陛下派人搜查的就是截杀安郡王爷的人。”

“哦?”太子妃并不知道,让她仔细说,宫人也把听到的说了出来。

太子妃神色若有所思。

会是谁截杀安郡王?菁妹妹知道吗?还是等太子空了见了太子再说。

*

随着各大臣出宫,关于安郡王回大营半路被截杀的事传开,先是有刺客入宫行刺陛下,现在又有人半路截杀安郡王。

吴府,吴老夫人见到了两个儿子,知道老大老二都参加了早朝才回府,让人下去,不久,从两个儿子的口中知道了女婿安郡王被截杀的事,好在没有事。

没想到竟有人敢半路截杀女婿安郡王。

周嬷嬷也没有想到。

应该是听说的都没想到。

“既然受了伤,为什么不回京城。”吴老夫人听完。

‘妹夫只是受了一点伤,陛下可是让妹夫回大营。”吴大老爷道。

“陛下有没有查出是谁?”吴老夫人又问,盯着老大老二。

“陛下让京卫营搜查,想来很快就会查出来。”吴大老爷道,吴老夫人还是不放心,那些刺杀的人也不知道想干什么,不过:“陛下让京卫营的人查,又告示各州府,想来是真的想要查清楚。”

“嗯,陛下还是看重妹夫的。”吴二老爷也道,吴大老爷跟着:“之前有人说陛下不再信任妹夫,会把妹夫人一直留在京城,我们还担心,看来不足为信。”

“谁知道呢。”

吴老夫人有自己的考量:“菁姐儿不知道不知道,想来现在也知道了,有永叔在,不可能不知道。”

不知道永叔和菁姐儿如何说的,菁姐儿只有一个父王,女婿安郡王再不好,也是菁姐儿的依靠。

“妹夫并没有什么事,娘要是担心菁姐儿就派人问一声。”吴二老爷说。

“嗯。”

吴老夫人点头。

看了周嬷嬷一眼,周嬷嬷退下去,吴老夫人想到另一件事,她也是刚知道不久,陈家那边得来的消息,有宫人到陈家询问一些事情,宫里怀疑太子妃娘娘见红的事是有人利用太子妃召见过的人做的。

陈家看上了芸丫头,所以在见过宫里的人后,派了人来告诉她。

太子妃召见过菁丫头和芸丫头,宫里肯定会怀疑上菁丫头还有芸丫头两人,指不定会派人去问。

她不免担心。

“还有一件事,你们多半不知道。”吴老夫人道。

“什么娘?”吴大老爷吴二老爷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的。

“陈家看上芸丫头,要定亲,这不,派人传来一个消息,陈家是太子妃娘娘的娘家人,是不会有什么,可是菁丫头和芸丫头不一定,就怕有人会从中做什么,不然也不会怀疑到菁丫头芸丫头身上。”吴老夫人把陈家的话说了一遍,告诉老大老二。

“宫里这是?”吴大老爷吴二老爷闻言,不由开口。

“也不知道太子妃见红的事怎么扯到菁丫头身上还有芸丫头身上,就是被太子妃召见一下,哪怕有人利用也不一定利用得上,早知道就不见太子妃了,完全是找事,罢了,宫里的事,从来都是复杂的,里面都不知道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只希望菁丫头芸丫头不要被牵进去,要是真的如此,我就去求见太后娘娘。”

吴老夫人摇头不打算再说。

她主要是想到长公主,还有一些人,牵进太子妃被害的事里,已经够了,她怕的是有人针对菁姐儿。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对视一眼:“娘让人和菁姐儿说一下吧。”

“你们以为娘不知道,你们看看,能不能打听一下。”吴老夫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做。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答应了。

“老夫人。”

周嬷嬷从外面进来。

吴老夫人看着她,吴大老爷吴二老爷也看向周嬷嬷,周嬷嬷行了一礼,抬头:“老夫人,老奴已经安排了人去见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