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胸口发闷/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姨娘看到二夫人应该会高兴。”

“外祖母。”萧柔柔本来来见外祖母是想把娘的事告诉外祖母,让外祖母帮她,和她一起为娘报仇的,外祖母在吴家肯定有人,给娘报仇最方便,宁疏影还有吴家的人都是害了娘的人都该死。

可是外祖母变成这个样子,根本不可能和她一起为娘报仇,没有外祖母帮忙,她怎么让吴府的人为娘偿命?听到身后传来的话,她更恨。

她该怎么办,外祖母被害成这样。

“王姨娘只是一个姨娘,二夫人还是不要乱叫的好。”

周嬷嬷听到萧柔柔的外祖母,王姨娘算什么,一个妾,哪里能被叫外祖母,没有规矩就是没有规矩,居然管一个姨娘叫外祖母,以前看来没少叫,不愧是吴侧妃的女儿,嫁了人还是不懂规矩,叫人听了只会笑话没有规矩,老夫人才能被叫外祖母。

“外祖母,我一定会为你还有娘报仇。”

萧柔柔在心里道,恨意更深。

“二夫人和王姨娘说说话吧。”周嬷嬷这时道。

萧柔柔看着外祖母。外祖母身上有一股气味,她抓住外祖母的手,外祖母的手全是骨头,她不由收手:“我是柔姐儿。”屋子里很脏,像是没有人。

王姨娘口不能言手不能动,不知道能不能听到,眼晴看着萧柔柔。

“王姨娘,你怎么变成这样。”

萧柔柔看着外祖母的样子:“外祖母,娘死了,怎么办,我要为娘报仇,吴家的人都该死,还有萧菁菁,所有害了娘的都该偿命,我已经找到了人。”

王姨娘还是无知无觉躺着。

萧柔柔想问一问外祖母有没有帮她——

周嬷嬷冷眼旁观。

“我想单独和王姨娘说说话。”萧柔柔忽然转过头来,望向周嬷嬷,手握紧,一点一点,握得很紧,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周嬷嬷摇头:“二夫人想说什么就说吧,王姨娘的情况不是很好,老奴奉了老夫人的命令在这里陪着你。”周嬷嬷是不可能离开的,态度很明确。

萧柔柔脸色不好,手握得格外的紧,回过头再次看着外祖母,她知道不可能和外祖母单独说话了。

她们是在怕她是不是,怕她对付她们,或者三舅舅说了什么,让她们防着她,外祖母都这个样子,她们还是怕,如果外祖母好好的,她不会这样罢休。

“我想和王姨娘说一下悄悄话也不行吗?”

“二夫人,王姨娘这个样子二夫人就算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回应你。”周嬷嬷依然是同样的话。

萧柔柔没有再说,就算外祖母不能和她一起为娘报仇,她也会想到别的办法,以为不让她和外祖母说话就行了?

萧柔柔站了起来,外祖母我会为你和娘报仇的。

“二夫人?”周嬷嬷在一边看到不由上前一步。

“请照顾一下王姨娘,我会再来的。”萧柔柔抬头看着周嬷嬷。

“这是当然,王姨娘现在的样子,老夫人专门派了几个丫鬟过来,只是王姨娘不能动,所以。”周嬷嬷开口。

这时一个丫鬟端着水进来,行了一礼,萧柔柔盯着,周嬷嬷问了问,这个丫鬟是来给王姨娘擦身体的。老夫人怕落人口舌,王姨娘身边一直是有人照顾的。

“服侍王姨娘吧。”周嬷嬷道。

“是。”丫鬟端着水上前,萧柔柔还是盯着。

出了吴府,萧柔柔走走到马车前,婆子和丫鬟都看出夫人的心情不好,不知道夫人见到想见的人了吗。

萧柔柔踩着丫鬟的背,丫鬟一脸苍白,婆子扶着夫人,看了地上的丫鬟一眼。

萧柔柔进了马车,车门关上,动起来,萧柔柔不知道袁冰语有没有行动,她和袁冰语说过让她尽快。

*

吴老夫人听到柔姐儿走了,看着周嬷嬷:“说了什么?”

“老夫人并没有说什么。”周嬷嬷行了一礼,把当时的情形说出来。

“哦。”吴老夫人哦了声。

“不知道是不是老奴在。”周嬷嬷道。

“看来是防着,让王姨娘死了吧。”吴老夫人觉得还是不要留王姨娘了。

“是。”周嬷嬷知道老夫人的意思就是加大药量,让王姨娘快一点去,免得节外生枝,横生枝节,她正要吩咐人。

“对了,柔姐儿看到王姨娘的样子,就没有提过一句请大夫或者?”吴老夫人不知道想到什么又问。

“没有,老夫人。”周嬷嬷开口,她也才想起来:“就只让我们好好照顾王姨娘。”

“不知道是觉得没有必要,还是只顾着自己。”吴老夫人没有多说,周嬷嬷也不知道。

吴老夫人;“老大那里,老二那里还有老大媳妇老二媳妇都不待见柔姐儿,不管柔姐儿用什么身份。”她很满意。

“大老爷二老爷大夫人二夫人——”周嬷嬷看出老夫人满意。

“他们想来也知道柔姐儿走了,老三倒是担心。”吴老夫人又想到老三:“老三媳妇却想和柔姐儿凑在一起。”

“只要三老爷明白过来,三夫人也会明白。”

“嗯。”

吴老夫人应了一声,挥了挥手,周嬷嬷退下去。

昊三老爷一直等着,想到再和柔姐儿说一下,劝一下柔姐儿,听到柔姐儿见过王姨娘离开,问了问,知道柔姐儿并没有做什么,松了口气,他就怕柔姐儿做下什么。

他不想柔姐儿再有什么意外了,柔姐儿走了,等几日他再劝一下柔姐儿。或找一下二爷。

“老爷你担心什么。”

王氏在一边听到,不觉得柔姐儿有什么值得这样的,三角眼转了转:“柔姐儿能做什么。”倒是柔姐儿嫁到楚王府,看着过得不错,不比萧菁菁那丫头差,倒是可以帮一下霏姐儿。

她想和老爷说一下。

吴三老爷脸色一沉盯着王氏:“你给我闭嘴,知道什么,这些不是你该管的,柔姐儿那里你少点心思,以后每日给我去给母亲请安,霏姐儿那里你不要再管了,再这样下去,爷休了你。”

“老爷,你,你要休了我。”

王氏尖刻的脸带着不相信。

吴三老爷转身就走。

“老爷,你就为了柔姐儿——我哪里错了。”王氏想追上去。

*

纪府。

萧菁菁见到了外祖母派来的人,外祖母怕她不知道父王的事,派来告诉她父王的事,父王派了人,让她不用担心。

她告诉了外祖母的人,外祖母也怕她不知道宫里的怀疑派,她不止知道还见过总管公公。

外祖母还让人告诉她三舅舅说萧柔柔恨她,要报复她,她一样早就知道,和外祖母的人说了。

她还以为三舅舅会帮萧柔柔,三舅舅不是觉得父王不该赐死吴侧妃?

为什么又变了?

“郡主。”

赵嬷嬷送走了老夫人的人,回来,她听说大房那边又:“大房来了人,是大夫人的娘家。”

“哦?”

萧菁菁看着嬷嬷,她刚才正和紫嫣秋雨说着她们定亲的事,明日她们两人就会定下成亲的日子。

紫嫣秋雨脸微微红着看着赵嬷嬷。

“郡主,大夫人的娘家不知道是大老爷通知的还是从别的地方知道大夫人的情况,都来了,问了大夫人的病情好像是知道晋姨娘的存在,在大房闹起来,要大老爷处置晋姨娘,大老爷好像不愿处理晋姨娘,老夫人过去了。”赵嬷嬷又说:“老奴觉得说不定是大夫人悄悄通知的娘家。”

萧菁菁听到婆婆去了,不知道二嫂三嫂过去了没有:“我要过去吗?”在她想来,也应该是崔氏派人通知的娘家。

紫嫣秋雨同样是这样的想法。

赵嬷嬷明白郡主的意思:“郡主,二夫人三夫人并没有过去,老夫人也没有叫二夫人三夫人,这应该是大房的事,郡主也不必过去。”

萧菁菁点头,她也知道。

“等到老夫人派人来,郡主再过去也不迟。”赵嬷嬷又道:“晋姨娘的脸大夫看过,似乎是好不了了,老夫人让大夫给大夫人看过,也是一样,大夫人的脸比晋姨娘好一点,好了后不会留什么伤疤。”

萧菁菁应了声,前不久晋姨娘的娘家人才闹过。

因为晋姨娘被大夫人害得脸毁了,有可能好不了,到时候晋姨娘很可能失宠。

晋姨娘家里好像想让小一点的——

“晋姨娘似乎是怕失宠,留下自己的妹妹,要服侍大老爷,大老爷也不管。”赵嬷嬷也想到了。

“是吗。”

萧菁菁没有多说。

赵嬷嬷看出郡主不想说这些,没有再提,晋姨娘是想让自己的妹妹和自己一起服侍大老爷,留住大老爷的宠爱,大老爷似乎也看上了晋姨娘的妹妹,不知道大夫人娘家来人,提出的要求,老夫人会不会答应。

大夫人既然悄悄派人找了娘家人来,想来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有一定的目的,不知道大夫人怎么派人出去的,大老爷可是让人守着正院,想来大夫人是用了什么办法吧,只要想,总会想到方法。

“你们两个。”赵嬷嬷看向紫嫣秋雨。

萧菁菁不知为什么觉得胸口有些闷,不舒服,不知道是太热还是怎么,不由皱眉,赵嬷嬷本来想和郡主说一下听书定亲的事的,一见忙:“郡主,你怎么了?”

“郡主?”紫嫣秋雨也看到,扶住郡主,关切的。

萧菁菁有紫嫣秋雨扶着,虽然还是有些胸闷,好了一些,她站了起来摇头:“有些闷。”

“胸闷?老奴请太医来给郡主看一下?”

赵嬷嬷马上担心道,就要去找太医。

紫嫣秋雨也看向郡主。

“不用。”

萧菁菁摇头,知道她们担心,她觉得应该是天气热。

“还是找太医看看比较好。”赵嬷嬷又说,郡主的身体最重要,有点不好都要重视,紫嫣秋雨也赞同,萧菁菁还是摇头:“已经好些了。”站起来就不那么闷。

“会不会是关着窗,闷得郡主?”赵嬷嬷听到郡主说好些了,看了看郡主的样子,似乎是真的,松口气,没有再说找太医,她觉得会不会是天热,屋子里要放冰块,关着菱木花窗导致的。

最热的时候屋子里都会放冰块,一天都会关上屋子的菱木花窗,只有早上还有夜里会开窗透气。

由于太热,郡主很少出门,菱木花窗又关着,郡主闷到了。

“嗯,开一下窗吧。”

萧菁菁想出去,可是外面热着。

“老奴就去。”赵嬷嬷觉得透透气说不定就好了,马上叫了人支开了菱木花窗,紫嫣秋雨看过去,萧菁菁走过去,紫嫣秋雨跟上。

“郡主现在觉得如何?”

赵嬷嬷见郡主过来,忙问。

萧菁菁:“好了很多。”

“这就好,郡主就是因为屋子里闷着!”赵嬷嬷说,门帘放下才会发闷,呆久了她们也觉得闷。

萧菁菁呼吸着外面的热气,虽然不再闷,但热了起来,赵嬷嬷让紫嫣秋雨给郡主打扇,紫嫣秋雨取了扇子为郡主打起扇来。

风吹过,萧菁菁舒服了起来,赵嬷嬷看在眼里:“郡主是不是好多了?”

萧菁菁:‘嗯。”

*

四房正院,水嬷嬷提着菜篮子,慢慢走着,穿过走廊,四爷和新夫人的恩爱,越来越多的传到正院,正院的丫鬟婆子没有不知道的。

都知道四爷和夫人的恩爱。

四爷身边原本伺候的没有一个比得上夫人身边的,竹园听说都是夫人带来的人,当然各房的事也会传到正院,正院一部份是原本纪家的丫鬟婆子,大多是前夫人留下的人。

水嬷嬷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听到不远处两个婆子的话。

两个婆子是正院的人。

水嬷嬷知道因为正院没有主子,四爷和新夫人的事传过来,免不了私下议论,她沉着脸走过去。

“四爷好像一直没让夫人给前夫人持妾礼。”

“前夫人又不在了,四爷宠着夫人,哪里会让夫人给前夫人持妾礼,夫人的身份也不同,是郡主,四爷对夫人可和前夫人不同。”“你也发现了?”“都在说。”“不知道我们这些正院的人以后会是一直呆在正院还是被夫人送到庄子上。”

“等夫人生了小公子或姑娘说不定会用上咱们,前夫人带来的人一直留在正院,夫人虽然不住在正院和四爷一起住在竹园谁知道。”“不知道夫人什么时候生下小公子,等到小公子大了,说不定正院就要空出来了。”

“嗯,夫人刚嫁过来肯定不会做什么,等夫人站稳了,就不知道了,前夫人的人都是水嬷嬷管着,可不少,本来夫人嫁过来,该给夫人管的,可夫人和四爷在竹园,反正在我看来夫人哪里会留下前夫人的人在身边,四爷也不可能说什么,水嬷嬷老了,前夫人留下的人也老了。”

“前夫人留下的人也没有给夫人请过安,上次夫人过来,说不定就是来看看。”

“对。”

“听说本来袁家想把语姑娘嫁给四爷,四爷和老夫人没有那个意思,加上夫人就没有,听说四爷和老夫人派人去了袁家。”

“真的?”

“我也是听到一些人在说。”

“大房的大夫人听说也,大老爷宠着妾,大夫人的脸都毁了,那位晋姨娘也是,还以为只有三老爷才会宠妾灭妻。”

“三老爷那是有喜欢的人,没有娶到,娶了三夫人,大老爷不同,大夫人一直就有些——”

一个婆子说着,忽然看到过来的水嬷嬷,脸色一变。

另一个婆子还要说什么。

“水嬷嬷。”

“你们在说什么?”水嬷嬷提着篮子走到她们的面前,盯着她们,脸色不是很好。

两个婆子低下头,不敢说什么,她们知道水嬷嬷经常走动,没想到会会被水嬷嬷听到。

水嬷嬷看了她们一会,:“刚才你们在说什么,说给老婆子听一听呢。”

“我们,我们。”两个婆子都说不出话来,对水嬷嬷,她们主要是怕说的水嬷嬷都听到了,她们不过是婆子竟敢议论四爷夫人还有大夫人。

要是让人知道,她们别想活。

“四爷和夫人的事是你们能说的?还有大夫人的事。”水嬷嬷又看了她们一眼,两个婆子什么也不敢说。

水嬷嬷没有多说什么,提着篮子离开,两个婆子见水嬷嬷离开,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松了口气。

然后看着水嬷嬷离开的方向。

两个婆子对视一眼,当着面她们不敢做什么,人都走了她们还怕什么,之前也是怕自己说的被四爷还有老夫人知道,在她们眼中,水嬷嬷是什么东西,不过是狐假虎威,又不是主子,前夫人早就死了,不在了,她们才不怕。

现在的夫人可是菁华郡主,和四爷恩爱有加。

她们是世府的婆子,可不是前夫人的人,有什么好怕的,水嬷嬷可管不到她们身上,而且等夫人腾出手了,水嬷嬷还不知道会不会被送去庄子上荣养。

一代天子一朝臣。

水嬷嬷一个人提着篮子,回到了夫人在的时候住的正院,就像夫人还在的时候一样,不少丫鬟婆子看到水嬷嬷,水嬷嬷挥了一下手。

她回到她住的地方,语姑娘派人来,想要她帮忙。

夫人去的时候说过让语姑娘长大了嫁给四爷,四爷和老夫人虽然没有答应,但默许过,可是现在。

四爷和老夫人看不上语姑娘,就算语姑娘愿意作妾也不行,四爷眼中没有夫人,所有人都忘了夫人。

语姑娘还想嫁给四爷,想她帮一下忙对付新的夫人,也是菁华郡主,对于夫人的事她打听到不少。

有以前的也有现在的,她知道对付夫人并不容易。

或许她该帮一下语姑娘,夫人也想语姑娘嫁进来,夫人在天之灵,想来也是更希望语姑娘嫁给四爷。

晚上给夫人烧烧纸,她会和夫人说,到时候再问一下语姑娘想怎么对付新夫人。

*

纪家大房,崔氏的娘家人闹着,吴大老爷坚决不愿处理了晋姨娘,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的手脸色不好。

崔氏的娘家人的意思是不处理晋姨娘就接回崔氏。

崔氏什么也不说。

木嬷嬷站在一边,扶着崔氏。

丫鬟婆子跪在地上,纪老夫人虽然知道崔氏的情况瞒不了多久,崔氏娘家人早晚会问起,她也打算派人和崔氏娘家说一声,可是没想到这么快她还没有派人,崔氏的娘家就知道,来了。

看来是崔氏派人去的。

老大不是让人守着正院,崔氏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传的消息,看崔氏的样子这是觉得委屈,不知道是怎么和她娘家人说的。

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

纪老夫人不知为什么越来越不喜崔氏,把娘家人找来撑腰,想做什么?是,老大不该宠着一个妾,可是谁造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