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袁家来意/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妃:“只是听到说菁妹妹害了臣妾,臣妾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的传言,所以问一下太子殿下。”

“孤是不信的。”太子看着她。

“臣妾也不信。”太子妃一听马上道,宫人都听到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的话。

“是吗?谁告你的?”太子又问看向地上的宫人。

“臣妾身边的宫人听到下面的人在说。”太子妃没有隐瞒,看了宫人一眼,宫人跪在地上,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不敢动。

太子收回视线:“看来孤该做点什么。”

太子妃没想到太子二话不说就相信了菁妹妹,还要做什么,不知道太子打算,她也看着宫人:“殿下,这些流言不知是从哪里传出来的,竟然说菁妹妹害得臣妾见红。”

“孤也想知道!”太子开口。

太子妃知道太子应该也不知道,肯定会查:“太子殿下要查?”

“孤想看看是谁敢——”太子说。

太子妃不再说话,太子盯着太子妃,再次想到景非翎那小子说的话,这小子知道得挺多,都是些他这个太子都不知道的,看来一直注意着。

太子没有陪太子妃太久,等到太子离开了太子妃的寝宫。

一个小太监小跑过来:“太子殿下。”

“什么?”太子看着他,小太监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望着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陛下把搜查截杀安郡王爷的人的事交给了秦王殿下。”

“父皇把搜查的事交给了秦王?”太子盯着小太监,脸上玩味的笑着,看不出什么情绪,父皇这一出又是什么意思?要做什么,对秦王看重还是另有用心呢。

“是,太子殿下。”

小太监慌忙的行了一礼,不敢抬头。

太子忽然咳了一声,一边的太监马上递上手帕:“太子殿下。”

“父皇还真是看得起秦王!居然把这样的事交给他。”太子接过,擦了擦,丢掉,太监又上前接住。

“太子殿下,陛下也是顾忌你的身子,老奴去请太医吧?”太监忙道,看出太子殿下不高兴。

“孤好得很,请什么太医。”不过是咳一下,太子睥他一眼,太监低头。

“孤还以为父皇要做什么,原来如此!”太子开口,景非翎那小子倒是一点也没有说错,眼中闪了闪。

“太子殿下你看接下来?”太监小心的。

“孤倒是要看看秦王怎么查,能不能查出来。”这件事说不定就是秦王手下的人做的,太子嘴角多了一抹笑,不知道秦王现在是什么心情?得意?

“现在前朝都盯着,京卫营也在搜查着,孤想看看秦王会怎么做,才不会负了父皇的交待,当然也会有不少人盯着孤。”

太子轻笑。

太监明白了太子殿下的意思,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却不是很明白。

“好了,孤会等着看,还有没有别的?”太子又问,盯着小太监。

“没有了,太子殿下。”小太监慌乱的。

“孤还以为还有什么让孤不高兴的事呢。”太子一笑,笑了起来,漫不经心,说得很明白,都不敢说话。

“既然没有,那就好,太子妃这里,通知一下让人看着,孤倒是忘了太子刀怕性子。”太子想到什么吩咐起来。

小太监忙应是,一边的太监也听出了什么,太子殿下这是对太子妃娘娘不满,太子妃娘娘做了什么,之前太子殿下还不是这样,想到太子殿下刚才见太子妃娘娘的情形,他也在的,一时想不出太子殿下态度为什么变化。

太子交待了,没有再说什么,他打算和太傅说一下景非翎那小子和他说的。

“看看太傅大人还在不在宫里,要是在,给孤请过来。”太子对着身边跟着的太监,回到东宫正殿,他坐了下来,懒洋洋的。

“是,太子殿下。”太监虽然不知道太子殿下有何事,忙行了一礼,看了太子蓼下一眼,退到外面,叫了宫人进去服侍太子殿下。

“好好服侍着,太子殿下不是很高兴。”

“是,公公,奴婢们知道。”

宫人走进来,看着太子殿下:“给太子殿下请安。”

“孤要喝水。”太子挥手让她们端水来,服侍他喝了水,慵懒的斜躺着,宫人不知道该干什么,太子没有让她们继续,等着太傅到来。

纪尧在内阁,处理了事务,走出来后,抬了一下头,年地一眼天色,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看时间不早了,打算回府。

“四爷。”侍卫站在一边,恭敬的行礼,把打听到的说出来,纪尧听说了陛下的安排,没有多问。

陛下的意思他还是能猜到一些的,就不知道太子那里。

“走吧,回府。”虽然想着,纪尧还是决定回府,天色晚了,小丫头说不定在等着他,还是早点回府,别的再说。

“是。”侍卫道。

纪尧带着人,刚转身,一个声音响起:“太傅大人,等一下。”

纪尧看过去,侍卫也听到了,一个太监走了过来,带着人,是东宫的人。

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一停看着

“太傅大人,太子殿下让奴婢请你过东宫一趟,太子殿下有事和太傅大人说。”太监带着人走上前,行了一礼,开口。

“好。”纪尧没有问太子有什么事,虽然他想早点回府陪小丫头,不过太子有事找他,他还是要去一趟。

“太傅大人请。”太监马上道,纪尧点头,一路上,纪尧随意的问了问,知道了景非翎求见太子的事,不知道太子是有什么事和他说。

东宫。

“太傅大人请稍等,奴婢进去通报一下,太子殿下在里面等着太傅大人。”太监恭敬的对着太傅大人。

纪尧点头,没有在意,手慢慢转动着玉板指,侍卫站在一边,太监看了一边的人一眼,走了进去。

太子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太监进去后,看到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来了?”太子睁开了眼,坐起来,宫人忙扶着太子殿下。

“是,太子殿下,太傅大人来了。”太监连忙回答。

“让太傅进来吧,孤可是一直等着。”太子一笑,挥手没有让宫人扶,坐着,太监行了一礼,忙退下去。

“太傅大人,太子殿下在里面等你。”到了外面,太监行了一礼,向着太傅大人说,纪尧让侍卫等在外面,走进里面,太监跟在后面。

太子好整以瑕等着,听脚步声,看过去,嘴角带笑。

“太子殿下。”纪尧一眼就看到太子,走上前,太子也看到了太傅手一伸指了指:“太傅坐吧,孤可是等急了。”太监退到一边。

宫人站在太子殿下身边。

“殿下这是?”纪尧坐了下来,谁也没看,看着太子。

“下去吧,孤和太傅大人说话。”太子知道太傅大人话中的意思,问他有什么事,他让人都下去,太监还有宫人闻言,看看太子殿下还有太傅大人退下去。

太子见状笑了笑:“孤这东宫可是有不少人传太子妃是被菁妹妹害的。”

“就是这?”纪尧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有再转玉板指。

太子一看就知道太傅不在乎:“看来太傅大人知道,孤也就不多说了,太子妃不知道是不是听了谁,居然问孤,孤当然不信,刚才孤听说父皇——”

“陛下想来有考虑。”纪尧淡淡的。

“孤一看到太傅就被安慰了,一听到太傅的话,孤心里就平静了许多,太傅可知道景非翎那小子,太傅可知道他对孤说了什么?”太子之前的话不过是随意说一说。

“不知道说了什么?”纪尧问。

“景非翎那小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说安郡王叔被截杀的事多半是姑母做的,还说太子妃要小心,不然很可能——还说孤身边有些人心是向着秦王的,还有父皇的想法,以及姑母的目的,让孤身边多留点人,不要让你去南边。”

太子笑着说道。

“他这样说?”纪尧没有问景非翎那小子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更没有怀疑。

“他是这样对孤说的,孤一开始真是怀疑,那小子怎么会知道,不过看那小子的样子,似乎很担心,还提到孤喜欢的女人,呵呵。”太子又道。

“孤还是相信自己的目光的,不会看错,景非翎那小子不没有对不起孤,至于那小子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想来是自己查的吧。”

纪尧想到的是景非翎那小子曾经说的,他当时没有多想,现在他想到菁儿的情况,不知道景非翎那小子是不是和菁儿一样。

“太傅觉不觉得好笑?”太子看着太傅的表情,他知道太傅的想法肯定和他的是一样的。

“不好笑,太子。”纪尧觉得还要再看看,他认真的注视太子。

“孤知道。”太子也变得认真起来:“孤还真没料到孤的姑母这么想孤被废,不对,孤早就料到,姑母的想法,孤是知道的,看上秦王,想搏一个从龙之功,也不看看行不行,而且姑母居然想截杀安郡王叔,这是打算不管不顾扶秦王上位。”

“太子想告诉陛下?”纪尧问。

“孤说了佼皇也不会信,能怎么样,父皇偏听偏信到椎点,孤要是真说,父皇说不定还以为孤搞的鬼,在孤看来,太子妃见红说不定也是姑母做的。”

太子以前觉得是宜妃那个女人,现在觉得姑母更有可能。

“要一直不说?”纪尧接着问。

“孤可不甘心。”

太子一笑,纪尧知道太子有了打算。

“孤以后只能更小心了,至于姑母,太傅不是想她回南边,孤看来,回什么南边,最好是父皇怀疑。”太子笑容加深。

“太子有打算就好。”纪尧说,并不多问,太子一笑。

“现在孤真怕你去南边,孤的儿子出问题,怕有人刺杀孤了,还有孤喜欢的人。”

“南边有急报,似乎又下大雨。”纪尧想到南边送来的急报,对着太子:“要是这样,我肯定要去南边的。”

“哦,又下雨了?”太子倒是不知道这么多,担心起来:“孤倒不知道。”

纪尧告诉太子,南边送来的急报不久前送到,太子这才知道自己没有来得及问。

叫了人进来,一问,就知道了,不知道这雨会一直下还是?一直下,父皇多半会大怒吧。

*

纪尧没有在宫里呆很晚,回了府里,萧菁菁在院子里散着步,天黑下来,看到四爷回来,她迎上前。

“这是专门等我?”纪尧一看就是一笑。

“才不是。”萧菁菁不承认。

纪尧拉着她,继续散着步,其他人跟在后面,走了几步,萧菁菁看向四爷:“四爷不累?”

“看到你就不累。”纪尧说,虽然如此萧菁菁还是吩咐了人准备。

“怎么在外面?”纪尧也没有阻止,拉着她走到一边的石桌前坐下问起来。

“屋子里闷就出来。”萧菁菁道。

“嗯。”纪尧点了一下她的鼻子,萧菁菁问起宫里的事,纪尧都和她说了。

“景非翎。”

萧菁菁没想到景非翎会和太子说这些。

“没有想到?”纪尧轻笑。

萧菁菁不知道怎么说,景非翎什么都说了,告诉太子,太子告诉了四爷,四爷告诉她。

东宫都在说是她害的太子妃,太子不信,可是别的人呢。

还有景非翎说父王是姑母害的,明明前世并不是这时发生的,景非翎为什么能肯定?

纪尧看着小丫头的样子,摸了摸。

萧菁菁问了很多。

纪尧都回答了她。

夜里,睡觉的时候,萧菁菁睡不觉,她知道太子殿下有计划,可是,她看向四爷,四爷也没有睡,睁着眼,锁着她。

“菁儿,南边又下雨了,我可能真要去南边。”

“四爷。”萧菁菁早有准备,四爷以前和她说过,可是。

“不要担心,菁儿。”纪尧亲了一下她,萧菁菁没有动,想说什么又没有,任由着四爷亲着。

“怎么这里还没有?”纪尧亲了好一会,摸着小丫头的小腹。

“四爷。”萧菁菁羞红了脸,四爷急什么,她想到自己总是觉得胸闷,不知道是不是,她没有和四爷说。

纪尧又亲住她:“没有就再来,总会有的。”

*

下聘后,紫嫣秋雨成亲的日子定了下来,府里之前配人的也都下了聘,定下成亲的日子,整个府里底下都很热闹,一个月内,陆陆继继成亲。

紫嫣秋雨成亲的日子定在一个月后。

“好了,紫嫣秋雨你们成亲的日子定下来,那两个小子倒是不错,送的聘礼倒是没有丢份,一样一样都是难得的。”赵嬷嬷在郡主身边说着,看着紫嫣秋雨,两个小子送的聘礼都很好,听说四爷身边的侍卫下的聘礼也都不差。

紫嫣秋雨等成亲的日子定下来,只等着成亲了。

府里最近一个月,每隔几日都会有丫鬟侍卫成亲,算是喜事。

紫嫣秋雨两人脸红得不得了,她们的亲事终于定下来,成亲的日子就在一个月后,还是晚的,早的这几日就要成亲了,想到聘礼,她们也没有想到,脸更红看着郡主。

香草梅兰两人很羡慕紫嫣秋雨姐姐。

萧菁菁微微笑:“这一个月你们不用服侍,好好备嫁。”

“看看,郡主让你们备嫁。”赵嬷嬷一听又道,紫嫣秋雨脸色红得不行:“郡主,哪里需要备嫁,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好了,奴婢还是服侍郡主。”

香草梅兰看着郡主。

“那也要好好养一养,要成亲了。”萧菁菁笑着又道。

“看郡主对你们多好,还不领情,郡主难道能少了你们伺侯,好好的备嫁,你们调教的丫鬟也能当大任了。”赵嬷嬷附和着郡主道。

“七巧,冬菱两个丫鬟都调教好了。”

紫嫣秋雨马上道。

“那不就得了,你们听郡主的话。”赵嬷嬷一听,香草梅兰又看向赵嬷嬷。

“嗯。”萧菁菁点头。

“那奴婢——”紫嫣秋雨对视一眼,红着一张脸行了一礼,赵嬷嬷看着她们,知道这次成亲的丫鬟不少,好在小丫头都长成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服侍郡主的都是她和紫嫣秋雨几人调教出来的,不然不能靠近郡主。

她和郡主说了起来,萧菁菁听着,紫嫣秋雨脸色也不再发红,香草梅兰更是听着。

说得差不多,萧菁菁觉得胸口又有些闷闷的,她让紫嫣秋雨菱木花窗,支开一些,看向外面。

紫嫣秋雨香草梅兰忙上前。

赵嬷嬷看着郡主的样子,上前一步,郡主一直说没事,可是不是第一次了:“郡主,又胸闷?”

“天越来越热,四爷昨日得到急报,黄河沿岸又下起了大雨,而且比之前还大。”

萧菁菁想到四爷说的。

“四爷只是说有可能,说不定雨已经停了。”赵嬷嬷开口。

“我担心的是四爷会去南边。”

萧菁菁又说。

“四爷怎么会?”赵嬷嬷并不知道四爷会去南边,萧菁菁把四爷的话说出来。

“这不是还没有定吗。”赵嬷嬷安慰着郡主:“倒是王爷的事,陛下交给了秦王殿下,也不知道。”

萧菁菁知道嬷嬷担心什么,她不担心,有四爷在:“有四爷。”

“对有四爷,老奴不该担心的。”赵嬷嬷听到郡主的话,觉得自己不该担心。

萧菁菁看着嬷嬷:“嬷嬷知道就好,四爷去了书房,嬷嬷让人送点冰过的绿豆汤过去吧。”

“好,老奴就去。”赵嬷嬷一听,郡主让她给四爷送绿豆汤去,笑了笑。

萧菁菁没有再说什么,赵嬷嬷出去,叫了人。

萧菁菁觉得天太热了,站了起来,紫嫣秋雨香草梅兰走过来,萧菁菁让紫嫣秋雨去端点水来。

赵嬷嬷则是出了屋子,去了小厨房,端了冰过的绿豆汤,她准备亲自去送,她前日听说四爷书房的丫鬟——

她想去看看。

吩咐了丫鬟,到了四爷的书房,见到守着的侍卫,倒是没有看到丫鬟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传言,她都没有和郡主说。

“老奴给四爷送绿豆汤来。”今日四爷没有入宫,赵嬷嬷看了眼身边丫鬟提着食盒,对着守在书房外面的侍卫。

侍卫们认识赵嬷嬷,闻言,让开了。

赵嬷嬷不知道那个丫鬟是不是知道她来躲起来了,她要消灭一切隐患,她听到的只的那个丫鬟,没有四爷,倒不用告诉郡主。

“不知道四爷是一个人还是?”

她问着侍卫。

“四爷和首领在说话。”侍卫道。

“好。”不是丫鬟就好,赵嬷嬷点头,带着身后的人走到了书房门口,没有让丫鬟进去,她一个人提了进去。

丫鬟留了下来,赵嬷嬷走到书房门口。

小厮看到赵嬷嬷:“嬷嬷来了,四爷在里面。”

“好,你小子。”赵嬷嬷笑了笑,没有马上进去:“四爷书房有丫鬟?”

“赵嬷嬷是想问四爷书房的丫鬟?”小厮听出什么,赵嬷嬷点头。

“不在这里。”小厮道,知道赵嬷嬷想问的是什么,他媳妇可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亲也定了就等成亲,他当然站在夫人这边。

赵嬷嬷算是听出来了:“好,我知道了。”走了进去。四爷站着,侍卫首领也站着,不知道在说什么,听到声音看了过来,赵嬷嬷也不在意,忙提着食盒上前,行了一礼,笑着抬头:“老奴给四爷请安,郡主让老奴送绿豆汤来。”

“好,放下吧,多谢嬷嬷。”

纪尧开口,侍卫首领站着。

“郡主怕四爷热到了。”赵嬷嬷又说,把食盒放下:“四爷快用吧。”纪尧点头。问了问小丫头的情况。

赵嬷嬷当然是一一说了。

等到差不多,赵嬷嬷没有多呆,看着四爷喝了绿豆汤,赐了一碗给侍卫首,她行了礼告退,郡主还等着。

纪尧也没有多说,要不是事情没有完,他也想陪菁儿。

侍卫首领看着。

“好了,继续。”等到赵嬷嬷一走,纪尧开口,侍卫首领主要说的是秦王那边的动静,赵嬷嬷退出书房就要回去,不想听到一个消息,忙回去。

纪尧没一会知道了,他让侍卫首领先不要说,盯着小厮:“语姐儿来了府里?还有岳母?”

“是,四爷。”

小厮赶紧的,说完,抬头望着四爷。

“来做什么?”还有什么事?纪尧皱着眉头,不知道岳母还有语姐儿来是做什么,之前不是派了人和他们说过吗,现在是?他看着小厮问。

“好像是有什么事。”小厮回答。

“有事?”纪尧心中有猜测:“她们在哪里?”

“袁夫人和袁姑娘在老夫人那里,刚才来的,老夫人派人来通知的,现在袁夫人还没有说是什么事,四爷要不要过去?”小厮开口。

“不了。”纪尧不打算过去,过去做什么,有事再说,娘那里会再派人来,没事他更不需要去。

免得小丫头知道不高兴。

想到小丫头,想来小丫头那里也知道了,他想快点去陪菁儿。

“夫人那里是不是知道了?”

“应该知道了。”小厮道。

“和夫人说一声,我一会过去。”纪尧也没有多说,小厮行了礼,退下去,去见夫人,纪尧和侍卫首领继续。

萧菁菁并没有等多久,嬷嬷回来了。

“郡主。”赵嬷嬷进来,萧菁菁,看着嬷嬷,看出嬷嬷有些急。

赵嬷嬷没有等郡主问,直接说了出来:“郡主,老奴给四爷送去了,四爷问了郡主在做什么,老奴回来的路上,得知袁家来了人。”

“袁家?”萧菁菁听到问起来,紫嫣秋雨香草梅兰都看着赵嬷嬷。

“对,郡主,那位什么袁夫人还有袁姑娘都来了,在老夫人那里,老夫人派了人来,四爷那里说不定也——”赵嬷嬷只望着郡主。

“袁家来人就来人。”萧菁菁很快平静下来,不愿去多想,袁家说不定是有什么事。

“郡主。”赵嬷嬷见郡主很平静。

“嬷嬷不用急,婆婆和四爷嬷嬷还不知道?等等看袁家来是什么事吧。”萧菁菁平平的。

赵嬷嬷也想到一些事,没再着急。

紫嫣秋雨几人看着郡主。

不久,四爷派来的人到了。

萧菁菁听了,知道四爷马上过来,赵嬷嬷更安心。

“四爷来了。”一会有丫鬟道。

纪尧过来,萧菁菁看着四爷,没有人提袁冰语。

一直到有人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