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该执妾礼/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爷,夫人。”听书走了进来,不敢多看四爷,跪在地上行了一礼,微微抬头,低下头。

纪尧看了一眼,萧菁菁问:“有什么事?”

紫嫣秋雨赵嬷嬷站在一边注视。

“四爷夫人,张嬷嬷过来了。”听书恭敬小心的道,磕了一个头。

萧菁菁看着她,听书成亲的日子在紫嫣秋雨之前,她没有多想,望着四爷:“四爷,张嬷嬷来了,应该是娘有话要说。”

“嗯。”纪尧只是应了一声,他哪里会不知道,没有多说,看了小丫头一眼,让听书下去,叫张嬷嬷进来。

听书行了一礼,看了一下四爷和夫人,退了下去,赵嬷嬷紫嫣几人看着。

“四爷,听书不错。”

萧菁菁对着四爷,看着四爷的表情。

“是吗?”

纪尧笑了笑,难得听小丫头说不错,小丫头倒是知道了?

“嗯。”萧菁菁点头,纪尧没有再问,娘那边想来是有事要和他说。

萧菁菁感觉得到婆婆找四爷肯定有事。

“四爷,四夫人。”没一会,张嬷嬷进来,行了一礼,磕了头,恭敬的道。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看着张嬷嬷。

张嬷嬷抬起头来,笑了笑。

“张嬷嬷起来吧,有什么事直接说就是。”萧菁见四爷开口,示意赵嬷嬷和紫嫣几人。

赵嬷嬷紫嫣上前要扶张嬷嬷。

张嬷嬷站了起来,没有让人扶,笑着看着四爷和四夫人:“谢四夫人四爷,老奴奉老夫人的命令,过来见四爷。”目光落在四爷身上。

紫嫣赵嬷嬷退了几步。

萧菁菁听到张嬷嬷的话,没有说什么,转向四爷,纪尧对着张嬷嬷:“娘让你来见我做什么?”语气漫不经心。

“回四爷的话,老夫人请四爷过去一下,说是有事商量。”张嬷嬷道,笑着。

“不知道娘有什么事?”

萧菁菁跟着问,她想知道清楚一点,本以为张嬷嬷会说。

赵嬷嬷几人也想知道。

张嬷嬷听到四夫人的话,笑了笑,四夫人想来知道了什么,看向四夫人:“老夫人说四夫人想去,就一起。”

萧菁菁听到这里,不再问,只望向四爷,纪尧看了看她,赵嬷嬷几人不知道老夫人找四爷四夫人做什么,是不是因为袁家。

张嬷嬷也不多说,等着。

“想去,就一起去。”纪尧凝着小丫头,萧菁菁不想四爷一个人去,不想四爷见到袁冰语,她点头。

“袁家来是做什么,你来的时候娘还说了什么?”纪尧没有马上说走,又问张嬷嬷,这也是萧菁菁想知道的。

“袁夫人袁姑娘来好像是为了原来的四夫人,和老夫人商量,想为原来的四夫人做一场法事,老夫人便让老奴来见四爷和四夫人。”张嬷嬷回答,不知道四夫人会不会不高兴。

“做法事。”纪尧不置可否。

萧菁菁没有说话,还是看着四爷,纪尧也看着她,赵嬷嬷几人没想到是这样。

“还去吗。”纪尧没有再往下问,看到小丫头眼中的情绪,拉着她,萧菁菁嗯了下,纪尧站起来看着张嬷嬷。

另一边,纪老夫人和袁夫人说着话,袁冰语站在一边。

丫鬟婆子站在两边。

纪老夫人没想到袁家会来人,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她以为袁家明白了,不会再来,哪里知道,袁夫人又带着语姐儿来了,想给袁氏做一场法事,她让张嬷嬷去了四房,老四老四媳妇都在,还是和老四老媳妇商量下再说。

派了人去,刚才她又问了问,袁家居然还想让老四媳妇在袁的面前执妾礼。

这是她没有想到的,袁家让老四老四媳妇来为袁氏办法事,现在又要执妾礼,袁家这是又想什么!

觉得没有人记得袁氏,想让人记起?

袁氏是原配,老四媳妇嫁过来算是继室,是该给袁行执妾礼,不过老四媳妇身份不同,执不执又有什么。

何况老四的态度在那里,袁氏的事老四最清楚,像老四这样重规矩,既然没有让老四媳妇执妾礼,想来有他的理由。

她们纪家都没有说什么。

她觉得袁家这是异想天开,别说她,老四很可能不会答应,老四那么宠老四媳妇的,等老四过来,说不得——

“不知道四爷四夫人什么时候来。”袁夫人看了眼外面,又回过头来。

袁冰语也想看到姐夫,心里很紧张,她要让姐夫看到她,记起姐姐,要让姐夫看清菁华郡主的真面目。

娘让她这次一定要做到。

“想来快了。”

纪老夫人开口:“你们的意思还是一会和老四说吧,看看老四的意见,我可做不了主。”

“怎么会,亲家母可是拿主意的。”袁夫人一听,回过头来,她是知道女婿的,马上道。

袁冰语看着老夫人。

“主要还是看老四和老四媳妇。”纪老夫人不准备插手太多,也算是表明态度。

袁夫人:“四爷想来会同意的,这不是看忌日快到了,菁华郡主也嫁过来一段日子了,我那女儿还什么也不知道。”

袁冰语心中更紧张。

“老夫人。”一个丫鬟进来,行了一礼,纪老夫人直接让她起来。

丫鬟站起来,还是小心的:“老夫人,大夫人派了人来。”

“老大媳妇派人来做什么?”纪老夫人一听,问道,老三媳妇今日一大早就过来请安,霏姐儿那里也没有插手,老三这是说到做到了。

老大媳妇双来凑什么热闹?她这里有人在,袁家的人在这里,她不想见,就算没有人,她也不打算见。

“大夫人好像是派人来给老夫人请安。”丫鬟抬着头。

“请安?”纪老夫人一听,脸色好了点:“不必了,让她回去吧,和老大媳妇说一声,我知道她的孝心,她身子不好,不用派人来。”

“是,老夫人。”丫鬟不敢多说,老夫人的意思很明白了,她行了一礼退下。

等到丫鬟退下,袁夫人收回视线:“大夫人这是?”

袁冰语也看着纪老夫人。

“老大媳妇身子不是很好,一直养着,所以。”纪老夫人并不想和她们多说什么,打算转开话题。

“大夫人没有大碍吧,一会我带语姐儿去看下大夫人。”袁夫人知道崔氏身子不好,她来也想见一下崔氏,菁华郡主曾经喜欢的可是宁哥儿,宁哥儿为此出了京,馨崔氏说不定恨着菁华郡主,能帮她们。

就算没有刚才的丫鬟,她也会提的。

袁冰语知道娘的想法。

“老大媳妇在休养,亲家母去不去也没有什么,等到老大媳妇好了再让她给——”纪老夫人是不希望她们去的,老大媳妇的情况不想太多人知道,尤其是外人。

“我还是去看看。”袁夫人一听,忙道。

袁冰语听出了什么。

“老大媳妇病得狠了,怕会过了病气给亲家母,亲家母还是不要去,免得到时候。”纪老夫人接着说。

袁夫人听到会过病气,没有再说,感觉得出纪老夫人不想她们去见。

袁冰语也听出来了。

“老夫人。”纪老夫人还要说什么,还没有说完,张嬷嬷就走了进来行了一礼,抬头:“老夫人,袁夫人,袁姑娘,四爷四夫人过来了。”

袁冰语的眼晴一亮,看着门外,姐夫人来了,来了。

袁夫人也有了精神,永叔过来,她要好好和永叔说一下,又不是为难菁华郡主,想来永叔也不能说什么,她可没有像之前一样,把语姐儿推过来。

纪老夫人知道袁家母女的心思,问着张嬷嬷:“来了还不让他们进来。”

“老奴马上去,老夫人。”张嬷嬷看了看老夫人袁夫人还有袁姑娘,退下去,纪老夫人看着,袁冰语望眼欲穿,袁夫人等着。

“老四和老四媳妇都来了,有什么到时候说就是。”纪老夫人开口,门帘掀起,老四和老四媳妇进来了。

两人相偕而来,她点了一下头,很好,眼晴余光看到母女俩的样子,语姐儿楚楚可怜,袁夫人脸色不好。

张嬷嬷走到老夫人身边:“老夫人。”

纪老夫人挥手,张嬷嬷退到老夫人身旁,看着四爷和四夫人。

“老四老四媳妇过来。”纪老夫人没有多看,对着老四老四媳妇。

“娘,岳母。”纪尧和菁儿一起走到娘面前,转了转手上的玉板指,看着娘还有一边的岳母,语姐儿,淡淡的开口。

萧菁菁也跟着四爷开口:“娘,袁夫人,袁姑娘。”

“好,这不袁夫人有事要说,娘就叫你们过来,听一听,再做决定,有些事娘不好擅专。”纪老夫人一笑。

纪尧没有说话,萧菁菁点头。

“老身给菁华郡主请安,语姐儿。”袁夫人站了起来,见语姐儿还呆呆的看着永叔,叫了一声语姐儿:“永叔。”

纪尧点了一下头,转着玉板指。

“菁华郡主,姐夫。”袁冰语看着姐夫,脸红红的,听到娘的话,看向菁华郡主,跟着娘行了一礼。

萧菁菁没有叫起,也没有看四爷,她盯着眼前的小袁氏:“袁姑娘为什么脸红,在看什么?”

很直接,自己的相公,她在看什么,还脸红,不是一次二次了,她记得她好像说过。

纪尧倒是没想到眼中多了笑。

“菁,华,郡主。”袁冰语吓到了,一日说不出话来,脸一白。

“菁华郡主,这丫头一向害羞,很少见外男,不像郡主,看到她姐夫不免就——”袁夫人觉得语姐儿上不了一点台面,尽给她拖后腿了,不过只有这个蠢女儿。

“娘。”袁冰语一听,脸色更白。

“住嘴。”袁夫人打断了她的话,袁冰语不敢再说话,白着脸,楚楚可怜的想看姐夫又不敢。

姐夫!

“菁华郡主请多担待一些。”袁夫人同样看不上菁华郡主,但面上还是要注意,她的话还没有说完。

“袁夫人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像本郡主,你的意思是本郡主经常见外男,而且本郡主为什么要多担待。”

萧菁菁不客气的看向袁夫人打断了她的话,凭什么她要担待。

“菁华郡主!”袁夫人的脸色一变,这个菁华郡主要做什么:“我知道语姐儿不该,可是她还小,又没有见过多少外男,郡主身份不同。”

“袁夫人这是在诋毁本郡主?”萧菁菁倨傲的。

“菁华郡主,我没有这个意思。”袁夫人看向纪老夫人还有永叔,菁华郡主这个样子,他们不说点什么?

纪尧哪里会拆小丫头的台,目光看着小丫头,就当没有看到,纪老夫人也不觉得老四媳妇有错:“亲家母也不要生气,老四媳妇没有说错,语姐儿也大了,有时候不能太放任了,老四媳妇在我看来很好。”说着看向语姐儿。

袁冰语更可怜了。

袁夫人没想到纪老夫人会这样说,而永叔眼中只有菁华郡主:“语姐儿只是胆子小。”

“语姐儿还没有定亲,该定亲了,记得上次我就说过,要是没有合适的,我帮着看看。”纪老夫人接着又道。

“语姐儿这边。”袁夫人又看了永叔一眼,很生气,她本来打算语姐儿嫁不进纪府,就卖了作妾,没想到有人找上语姐儿,说有办法让语姐儿嫁进来,她过来。

袁冰语感觉到娘生气,一句话也不敢说,姐夫一直都看着菁华郡主。

“你们不是有话和老四老四媳妇说,说吧。”纪老夫人不想再说这些,再一次看向老四和老四媳妇,最后:“让亲家母起来吧,老四媳妇。”

“菁儿。”

纪尧知道小丫头生气,听到娘的话后,开口。

“嗯。”萧菁菁对上四爷的目光,点了一下头,目光转到袁夫人还有袁冰语身上:“起来吧。”神色淡淡,面无表情。

赵嬷嬷觉得郡主该再狠一点,一边的丫鬟婆子都看着。

“谢菁华郡主。”袁夫人心里很怒,脸色也不好,还是站了起来,她觉得萧菁菁是在羞辱她,不是第一次了。

袁冰语脸色更白了几分,站直身体,姐夫。

萧菁菁又望着四爷,纪尧也凝着小丫头,眼中都是笑。

萧菁菁心中哼一声,四爷刚才要是敢开口,她才不会原谅他,哼哼。

“大家都坐下吧,坐下说。”纪老夫人看在眼里,笑了笑,张嬷嬷接着老夫人的话道,萧菁菁嗯了一声,被四爷拉着坐下。

赵嬷嬷几人跑着。

张嬷嬷没有动。

袁夫人也坐下来,袁冰语站着。

“语姐儿也坐。”纪老夫人说,袁冰语看看娘还有姐夫,坐了下来,小脸白着,目光盈盈。

“亲家母可以说了。”纪老夫人发现差不多了,再次提醒。

“永叔,我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语姐儿她姐姐忌辰快到了,做一场法事。”袁夫人想到自己的目的,冷静下来,只看向永叔。

“嗯。”

纪尧转着玉板指,点头,这是来之前就知道的,小丫头也没太大的意见,他知道所有人都看着他,小丫头也是,要不是当着人,他会拉住小丫头的手。

袁夫人这才看向菁华郡主。

萧菁菁只注视着四爷,纪尧安抚看了她一眼。

“姐夫,姐姐知道肯定会高兴的。”袁冰语目光如水的道。

纪尧没有回答,袁冰语脸又白了白。

“还有一件事就是菁华郡主嫁过来也有些日子了,语姐儿她姐姐还没有见过,永叔是不是带着菁华郡主——”

袁夫人这时又道,后面的没有说,意思很明白,不知道菁华郡主是不是早知道。

袁冰语咬着唇,姐夫会答应吗,姐夫这么宠菁华郡主,姐姐,你一定要让姐夫答应,纪老夫人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张嬷嬷看着,感受到老夫人的情绪。

赵嬷嬷听出其中的意思,袁家怎么敢,郡主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当着面让郡主执妾礼,就算袁氏是原配又如何。

“菁儿。”

纪尧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小丫头,就像没有听到:“你怎么看。”

“四爷问我做什么,我能怎么看。”萧菁菁回答。

袁夫人见永叔居然问起菁华郡主,脸色一下子不好,袁冰语也是一样,纪老夫人倒是不意外。

“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纪尧说,没有任何顾及。

萧菁菁点头,赵嬷嬷此时是最高兴的四爷的话在这里。

“岳母。”纪尧随后,看着岳母:“法事可以,别的就算了。”

“永叔,菁华郡主再怎么也是继室。”袁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了,菁华郡主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继室,永叔竟不愿让她给她的女儿执妾礼,虽然之前隐隐察觉,但真的听到永叔这样说她还是觉得

袁冰语不明白姐夫为什么不让菁华郡主在姐姐的牌位前执妾礼,她知道姐夫喜欢菁华郡主,可是。

袁家来的丫鬟婆子都抬头。

“我不会让菁儿受委屈。”纪尧一直认为自己说得很清楚了,既然明说,他也同样明说。

萧菁菁不开口。

“这也叫委屈?”袁夫人不敢相信的,让菁华郡主给她的女儿执妾礼就是委屈:“菁华郡主既然嫁给永叔你,再尊贵的身份,也是继室,在原配面前都要矮一头,这是规矩。”

“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委屈。”纪尧并不说别的。

“永叔!你是忘了我可怜的女儿了?”袁夫人站起来:“就不怕有人知道?”

“姐夫,你怎么能这样!姐姐才是你的原配,菁华郡主,菁华郡主。”袁冰语一脸不相信,说着说着不敢再往下说,纪尧不多解释,有些事,或许真的要和袁家说一说。

萧菁菁只觉得踏实,听到袁冰语的话也不那么在意。

赵嬷嬷几人觉得四爷好得出乎意料。”

纪老夫人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了,索性也不说了,左说左错,右说老四老四媳妇也不高兴,就不知道老四打算如何做,袁家要是传出去,到时候说得肯定不好听,张嬷嬷也是同样的想法。

“老夫人?”袁夫人却不愿放弃,看向纪老夫人。

“老四大了。”纪老夫人一句话,推脱。

“岳母,外面的人不会知道,岳母要是想说出去,我只能说当年有些事,岳母该知道了。”后面的纪尧没有说完。

“娘,到时候去皇恩寺办一场就是,供长明灯也没有什么,别的就算了,你和岳母说吧,我带菁儿回去。”

纪尧站了起来,没有说完的,他会找个时间和袁家的人说。

萧菁菁也起身。

“永叔!”

袁夫人不甘愿:“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袁冰语也想知道。

“岳母可以找个时间,我会和岳母说一下。”纪尧回道。

袁夫人心中有不安。

“去吧去吧,娘知道了,你们去吧,法事的事,还有长明灯都好。”纪老夫人很快道。

纪尧点头带着菁儿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