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身上出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吴老夫人深吸一口气,要是真的出痘,那就——她的言哥儿不会是出痘,还这么小。

周嬷嬷知道老夫人担忧,扶紧老夫人。

太医又仔细的检查起来,诊了脉。

吴老夫人记得出痘,脸上会发疹子,言哥儿还没有。

她的曾孙还这么小,怎么可能出痘,这么小是不可能自己出痘的,只有可能是被过到身上,礼哥儿媳妇是怎么照顾言哥儿的?

太医皱着眉头,检查完了。

所有在场的人都紧张等待着。

太医没有再诊脉,抬起了头,吴老夫人一看:“到底?”

“应该是出痘。”

太医算是确定了。

“出痘不是要出疹吗?”吴老夫人扶着周嬷嬷的手,上前几步,周嬷嬷加快步子,吴老夫人看着言哥儿道。

“老夫人,这只是开始,稍后就会出诊。”太医也没想到这么小的哥儿会出痘,出痘全靠熬,能不能熬过全看运气,哥儿太小,连熬都不可能,只能。

“哥儿才这么小。”吴老夫人由不得不慌,得到确认,急切起来,周嬷嬷同样着急,宁疏影摇着头:“不会的,不会的。”

“少夫人,你不要这样。”婆子担心不已,宁氏看着她,又看向婆婆还有太医,丫鬟婆子都不敢置信。

“按理说这么小不该出痘的。”太医也道。

“那为什么?”

吴老夫人看了她的小曾孙一眼,她的小曾孙还等着她想办法。

“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染上的。”太医见过不少出痘的,从来没有这么小出痘的。

“染上的?”吴老夫人说着意识到什么,脸色一变,吩咐起来:‘马上给我检查,看看有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

要说染,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人想害言哥儿,动了手脚,才会这样。

丫鬟婆子一听,她们也听到太医的话,难道是有人害哥儿?

“只要是哥儿接触的都给我检查一遍,尤其是哥儿吃穿用度,身上盖的。”吴老夫人抓着周嬷嬷的手接着道。

丫鬟婆子忙应是,行动起来。

周嬷嬷看着,吴老夫人想到一样就吩咐,丫鬟婆子便检查,宁氏也想到,让身边的丫鬟婆子一起检查。

宁疏影抱着宁哥儿,不放手。

吴老夫人看了眼,眼看着丫鬟婆子拆起言哥儿身上的小被子还有别的。

“太医不知道能不能帮忙检查一下,看看是哪里有问题。”吴老夫人随后看着太医。

“可以,这是老夫的职责所在。”太医道,他也见不得哥儿这么小就。

“好。”

吴老夫人又吩咐起来,要是礼哥儿回来把事情告诉他,让他赶紧过来,她心中有猜测,不过现在不是猜测的时候,主要是言哥儿该怎么救。

一样一样拿过来,太医检查,吴老夫人很急。

太医检查了几样,都没有发现问题,丫鬟婆子继续,吴老夫人想着还有什么没有注意。

又想到言哥儿的情况。

“太医,你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办,哥儿这样小,发了热,一身烫,你看?”

“哥儿太小,老夫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出痘还会痒,老夫会适量开药,看能不能喂下去,要是哥儿能吃,那么就是出痘,出了,需要熬,哥儿身子弱又小,到时候就算好了也有可能留下什么,好在哥儿不算太严重。”太医只能尽力。

这样小的哥儿用药不说还一身发热又出痘,好了也不能保证完全没问。

“我知道,开药吧,老身让人去熬,到时候就看命了。”吴老夫人这一生也经历不少,她再心慌,再想言哥儿没事,好起来,也知道难。

太医也说了,她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她的小曾孙不能有事。

周嬷嬷看向太医。

宁氏听到婆婆的话,走过来。

“老夫这就开药。”太医一听,开起方子来,吴老夫人叫了人,等到太医开了药方,立刻让周嬷嬷派人熬药,因为不放心,她让周嬷嬷盯着。

“老夫人,老奴会好好看着。”

尽快熬好,后面的周嬷嬷没有说,接过方子,带着人。

“好。”

吴老夫人重重的说了一个好字,周嬷嬷退下去,看着周嬷嬷下去,吴老夫人算是心头稍松。

“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

而后她再次问太医。

太医说了一些隔离的事项,吴老夫人听了,太医继续检查着丫鬟婆了送过来的东西,宁氏吩咐了人,吴老夫人看到礼哥儿媳妇的样子,她走上前,走到礼哥儿媳妇面前。

“礼哥媳妇,现在还是放下宁哥儿。”

她低着声音,心疼不已,礼哥儿媳妇的样子让她不好怪在她身上,之前她虽然怪礼哥儿媳妇没有照顾好言哥儿,可也知道有些事是防不胜防的。

她自认一直防着,但有些人想要动手,肯定不可能不观察,不注意,有时是防不住的,只要对方下了决心,又有人,礼哥儿媳妇吩会不小心。

她觉得还是丫鬟婆子没有看住,能做到的只能是府里的人,想到柔姐儿还有王姨娘,是最有可能的。

外面的人不会,这些日子外面并没有什么人来,事后她会好好查。

“言哥儿,你不能有事,娘,是娘没有照顾好人我,没有护好你,言哥儿,你一定要好好的。”宁疏影抱着言哥儿,泪流满面,眼晴很红,又慌又怕,不知所措。

手轻轻的贴着言哥儿的脸,想要唤醒。

“礼哥媳妇。”

吴老夫人再次开口。

“言哥儿,娘不能失去你。”宁疏影还是道,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哭各伤心欲绝,婆子拉了拉少夫人。

宁疏影依然像是没有感觉到。

“少夫人,老夫人在和你说话。”婆子声音加大。

“罢了,不要叫她了,服侍好你们少夫人。”吴老夫人看得心里难受,摇了一下头,没有让婆子再叫,她知道礼哥儿媳妇有多难过。

婆子闻言不再叫少夫人,宁疏影还是在哭。

“儿媳妇。”宁氏也走过来,拍了拍宁疏影的背,看着言哥儿:“不要难过言哥儿不会有事的。”她的孙子才出生多久,还没有一个月,就被人害了。

“对。”吴老夫人跟着道。

“祖母,娘,怎么办,怎么办,言哥儿出了痘,要是,要是,太医都说了,言哥儿这么小,怎么熬?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会这样,谁害了言哥儿,娘,祖虚构,言哥儿怎么办,祖母,一定要救言哥儿。”

宁疏影突然抬头,望着娘和祖母,哭诉着看着怀里的言哥儿。

“你放心。”吴老夫人安慰礼哥儿媳妇。

“嗯。”宁氏也点头。

“娘,祖母,言哥儿一定不能有事。”宁疏影眼晴很红很红,吴老夫人心痛起来,宁氏也是一样。

“周嬷嬷奉我的吩咐熬药去了,太医开的方子,说不定有用,你应该听到了。”吴老夫人劝慰着。

“祖母。”

宁疏影从来没有这样慌过,当了母亲,她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出事,自己是什么心情,她都听到了。

“太医在查,只要找到有问题的地方,处理了,等喝了药,一切都会过……去”吴老夫人继续劝说。

“言哥儿会好的,吉人自有天象,也不是太严重。”宁氏附和着娘。

“你娘说得对,礼哥儿媳妇,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下言哥儿,照着太医话。”吴老夫人提起太医的话,言哥儿一直被抱着不行。

“嗯。”

宁疏影还是舍不得,怕自己一放开手,就看不到言哥儿,言哥儿就没有了,她低头看了看,想到娘和祖母的话,言哥儿不会有事,她小心的放下言哥儿。

“言哥儿会好的。”吴老夫人一看,吐出口气,让宁氏照着太医说的,吴老夫人心疼哥儿安抚礼哥和媳妇。

看着,忽然她发现言哥儿脸上多了疹子白皙柔嫩的皮肤上,脸上都长了一颗颗小小的了,很小,不经易看还看不到。

她一看:“出疹了。”

宁氏也看到,宁疏影紧张起来:“言哥儿,祖母,娘该怎么办。”言哥儿身上的衣物被解开,换过,送到太医那里检查。

“太医。”吴老夫人连忙叫太医。

太医那里还没检查出什么,一会她打算让太医检查一下这里的丫鬟婆子,还有礼哥儿媳妇。

“老夫人。”

太医一听,和丫鬟婆子说了声,停下检查,走过来。

“太医你看,言哥儿出疹了。”吴老夫人抱起言哥儿,太医看到了,仔细观察了一下,宁氏还有宁疏影焦急等着。

吴老夫人还算镇定,不像其他人,直接问起来。

“嗯,老夫人,这是开始出疹了,出了也好,药看看熬好没有。”太医看了看,看出了情况说道。

“药。”

吴老夫人这才想到药,放回言哥儿,让婆子继续给言哥儿擦试身体,降温,对着太医:“还没有好。”

“药来了喂下就是。”太医主要是担心别的,吴老夫人点头,注视着言哥儿。

宁氏和宁疏影听着,又看着言哥儿。

太医交待了两句,吴老夫人安慰礼哥儿媳妇,和宁氏说了说。

刚要过去,就听到丫鬟的声音。

“太医,这是哥儿的枕头。”

丫鬟忽然发现还没有检查哥儿的枕头,拿着枕头到太医面前,太医拿过来,看了看,检查了一下,让丫鬟拆开来。

丫鬟一下子拆开来,里面竟有黑色的东西,一点一点的,还有一件脏污的小衣。

很清楚,看着就不对,丫鬟吓到了。

手上的枕头差点掉到地上,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小衣在里面,还有上面为什么脏的,她想到了什么。

手又松了松。

“太医,这是,这?”想到太医,还有老夫人大夫人的交待,她吞吞吐吐的看向太医,不知怎么做。。

“拿给老夫人看看。”

太医在一边也看到了,皱着眉头,目中闪过什么,伸出手来,旁边的丫鬟婆子也都看到,都盯着,丫鬟颤着手把手上的枕头交给太医。

太医接过来,检查起来。

丫鬟紧紧盯着。

丫鬟婆子也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害了哥儿的,要是,她们想到这个枕头是从哪里业的。

“怎么了?”‘吴老夫人也发现了,快步走过来。

丫鬟跪了下来。

丫鬟婆子也行礼,吴老夫人没理会,看太医在检查,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出不对,胸色沉了下来,到底是谁要害言哥儿,是不是她想的人,她沉着脸,没有打扰太医,又盯着丫鬟。

“老夫人,枕头里面奴婢发现不对,太医在检查。”丫鬟战战兢兢的,不敢太大声。

“哼。”

吴老夫人哼了声,枕头里面竟有脏污的小衣,一看就不对,言哥儿出痘就是因为这,不然哪里会出痘。

竟然恶毒,连言哥儿这么小都用这样恶毒的招术,她的言哥儿要是有事,她一定不会放地动手的人。

“这只枕头是哪里来的?”

“好像是少夫人。”丫鬟战战兢兢回答。

宁疏影也看到了太医手上的枕头,查到了吗?里面是什么?她想过去,让人守着言哥儿,跌跌撞撞过去:“祖母,是不是查到问题了。”宁氏也看见了脏污的小衣,脸色变了,不放心言哥儿,想了想,扶着宁疏影。

婆子留下来,照顾言哥儿,她也想知道,只是言哥儿可怜。

“娘,枕头里——祖母。”到了近前宁疏影问婆婆,想看太医手上的枕头,想靠得近一点。

宁氏拉了拉她:“就在这里,太医在看。”

“你过来做什么,不要急,等太医看,你看又能看出什么。”吴老夫人这时看她们过来,开口。

丫鬟动也不敢动。

其余的丫鬟婆子不知道该接着还是。

“继续,谁知道还有没有。”吴老夫人一回头,看到,马上吩咐她们,丫鬟婆子一听不敢说话。

“祖母。”宁疏影还要说什么。

“礼哥儿媳妇还是离远点。”吴老夫人看向宁氏,宁氏拉着宁疏影稍离得远了点。

“这件小衣穿着出过痘,上面都是。”

太医小心的检查了枕头还有里面脏污的小衣,知道没有错,,上面都是出过痘留下的,不知道怎么进了里面。

一般都会用火焚烧了,免得被人碰到,染上,但这件小衣留了下来,装在枕头里,所以才会出痘。

凡是碰到过的,都有可能染上,不知道是谁,这里面多半涉及后宅阴私,太医没有多说。

后宅的事他见过不少。

“果然是吗。”

吴老夫人算是得了肯定:“只要碰到就会染上?谁弄在枕头里送来的。”居然没有人发现,直到现在事发,她想让人拿着小衣查一下,又怕染上,还是问下小衣的来处再说。

“最好是焚烧了,一不小心就会染上。”太医放下小衣还有枕头:“枕头也一起烧了,像哥儿这么小,完全没必要用枕头的。”

“好。”

吴老夫人也生气,不过她没有立时让人烧。

“这个小衣,礼哥儿媳妇看看,认不认识,还有你们,也来看看,见过没有,枕头是哪里来的为何小衣在里面,说清楚,太医检查出来了,要想知道是谁做的,就要找到证据。”

吴老夫人先要问一下,她看着礼哥儿媳妇宁氏还有丫鬟婆子,一口气问了不少,言哥儿这么小,用什么枕头,礼哥儿媳妇也是,要不然也不会让人趁机下手。

宁疏影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她晃了晃,发现自己没有见过小衣,枕头是她让人做的,里面的东西她没有看过,没想到里面会有害言哥儿的东西。

要是早知道,她不会放在言哥儿身边,枕头是嬷嬷找人做的,怎么可能会有小衣?宁氏不知道小衣枕头哪来的,看着儿媳妇。

------题外话------

还有一章,继续码字存稿,还有三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