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糊涂透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丫鬟婆子回想着,不敢说话。

吴老夫人看了礼哥儿媳妇扫过所有人:“想到了吗,想好了吗?”

“祖母,枕头是我让人做的,我从来没有想过里面会有这样的东西,祖母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给言哥儿做个小枕头,就做了,里面却多了这样的小衣。”明明是身边的人做的,小衣为何在里面,她把心中想的说出来。

“你啊,真是糊涂!”透顶,吴老夫人摇头,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有。

宁疏影身体再次晃动,脸色很白宁氏也觉得影姐儿做错了,她的孙子也不会这样。

“老奴也没有见过。”丫鬟婆子也道,摇着头,她们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小衣。

“真的没见过?”吴老夫人沉着一张脸问。

“没有,老夫人,奴婢。”

丫鬟婆子看着少夫人,宁氏也是没有见过的,觉得多半是宁疏影身边的人做的,只有这样才说得过去,才能瞒住人。

丫鬟婆子想着做枕头的人。

“礼哥儿媳妇,枕头是谁做的,做好后是直接送来还是,只要想到,就能查,查清了,就能顺藤摸瓜了。”

吴老夫人直接问礼哥儿媳妇。

丫鬟婆子一听,忽然想到了,看向一个婆子。

婆子跪在地上,知道自己一不注意,遇到大事了,哥儿竟然是因为枕头里面的脏东西害的,枕头是她让人做的。

“记得。”宁疏影看向嬷嬷,着急的不行:“嬷嬷,枕头是谁绣的?”

吴老夫人宁氏这才看过去,尤其是吴老夫人脸色格外的不好,看来是礼哥儿媳妇身边的婆子让人绣的,是她放的小衣还是绣的人?她一边想一边看着。

“老夫人夫人少夫人,老奴有罪啊,有罪啊,万死不能,老奴,老奴不知道里面会有这样的东西,老奴听到少夫人想给哥儿做一个枕头,就找了人做了,没想到,老奴这是大罪,要是哥儿有什么,老奴死也——”婆子磕起头来,不停的磕着头,磕得很用力。一次又一次,磕得额头红肿出血还是磕着。

“到底给了谁,还不快说!是谁绣的,还是说是你。”吴老夫人难得看下去,沉住声音喝问。

“是,不是老奴,老奴虽有罪,可老奴哪里会害哥儿,是少夫人身边的如意。”婆子吓得忙说了出来。

“如意。”宁疏影想到如意,想说什么,脸色一白,身体晃动。

宁氏知道她肯定想到什么,如意不是儿媳妇身边比较得中的那个丫鬟吗,她看了眼,没有在这里。

吴老夫人马上问:“如意是谁,在不在这里?站出来?”

“娘,没有在这里。”宁氏紧跟着说。

“没在这里在哪里?”

吴老夫人一听,看她一眼,马上又问,冷下声音扫了礼哥儿媳妇一眼还有地上的婆子。

宁氏也不知道,这要问宁疏影,宁疏影晃着身体,白着脸,颤抖着,想到如意,望向祖母:“祖母,娘,是如意是不是,如意病了怕过了病气。”

“老夫人,如意那个丫鬟前些日有些发热,老奴怕!”婆子也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道,怕什么不用婆子说出来了。

“既然如此,还不去带来!审问清楚。”

吴老夫人立马道,目光落在婆子身上,还不去在这里做什么,在她看来这个如意的可能性最大,要不然为什么不在这里,刚好病了,丫鬟婆子都听见了,如意?她们也猜到了。

其实听到的都是这样想。

“老奴马上去。”婆子忙道,小跑了出去。

吴老夫人想到别的,走到太医面前:“太医,是不是接触过小衣都会染上?”

“嗯,按理来说,只要接触过小衣的都有可能染上,老夫人。”太医知道老夫人的意思,想了一下,后宅的阴私,一直以来都是他们这些太医不想碰的。

要不是吴老夫人,他只会大概说一下,不会多说。

吴老夫人明白,心中有数了:“言哥儿因为碰到枕头里面的小衣染上的,小衣不可能是府里的,多半是从府里送进来,要害言哥儿不可能马上就做到,肯定会放在身边,不管是谁,只要接近过小衣,就会染上,查一查,就知道是谁。”

所有人听着。

“还不去查。”

吴老夫人声音变冷,吩咐了人去查。

宁疏影自责不已,悔恨交加,都怪自己,她怪自己为什么要给言哥儿做枕头,明明可以待哥儿大一点再做,她走了回去,看着言哥儿,娘不好。

宁氏和她一起,吴老夫人派人把小衣拿出去,也走过去看了她的小曾孙,言哥儿醒了,哭闹了起来,她忙哄着,又问了情况,再一次问过太医,听到太医说没事,知道言哥儿是难受,她心疼得不行。

宁疏影还有宁氏也是。

“言哥儿,娘在这里。”“言哥儿不要怕,祖母在。”

吴老夫人也不由开口:“言哥儿曾祖母看着你,别怕,曾祖母会护着你的,乖。”丫鬟婆子还有拆着,很快,都检查过了,言哥儿哭闹得没有那么厉害了。

吴老夫人看向太医。

“老夫人,这些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只有之前的——”太医道。

“看来就是那只枕头了。”吴老夫人说,请太医给礼哥儿媳妇还有屋子里的丫鬟婆子诊了脉,所有人都诊过脉,没有事,才放下心,知道只有言哥儿还有那个什么如意。

她们这些也不能肯定就真的没染上,这是有个时间长短在里面,只是没有办法,只能先这样,安排人把屋子里的一切都换一遍。

换完了,刚才出去的婆子进来了,一进来就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还有几个丫鬟婆子也跪下:“老夫人,夫人,少夫人,如意。”她们听到了哥儿的哭闹声,不由看去。

“直接说怎么了?啰嗦什么。”吴老夫人截住她的话,让她们直接说,宁氏看过来,宁疏影身体晃了晃。

哄着哥儿,言哥儿还在轻轻的哭闹,言哥儿,娘会护着你。

太医皱紧眉头,丫鬟婆子听到老夫人的话,猛的磕起头,为首的婆子抬起头:“老夫人,夫人少夫人,如意脸上都是红疹,奴婢们过去的时候,已经自尽了。”说完不敢抬头,低下头。

“自尽?”昊老夫人听到她们的话,脸色更阴沉,竟然自尽,不是她是谁:“看来就是她了。”,宁疏影知道肯定是如意做的,她想要说什么。

如意在她身边那么久,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害言哥儿,为什么,她恨不得冲过去,问清楚:“为什么?”

宁氏早有所料,脸上都是红色的疹子,显然是她,就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人。

其他的丫鬟婆子没料到,又觉得在意料之中,要是她们说不定也会。

“老夫人,老奴过去,如意似乎知道老奴会去。”想到这里,丫鬟婆子跪着,磕起头来,为首的婆子道。

当时她们奉了老夫人的命令,到了如意的屋子,如意躺在床上,一身的疹子,闭着眼,像是睡着了,屋子里有别的味道,她们上前,探了鼻息,才发现如意死了。

她们不敢耽搁,马上回来禀给老夫人,留了两人守着如意的屋子。

如意病了后,就从原来的屋子搬到另一间偏僻的屋子,养着病,想到如意身上的疹子,和如意接触过的都一瘫,自己会不会也染上,好在如意病了后,她们很少和如意接触。

只是还是越想越害怕。

如意死了,哥儿更是这样,她们什么都不敢碰,只随意搜了下,就怕染上了。

“看来是知道被发现了,因此自尽,有没有搜出什么来?”吴老夫人又问,这样的手段并不稀奇,自尽了,她们想查就不是那么好查。

“老奴几个搜过,没有搜出什么,因为如意脸上都是疹子,老奴几个怕。”丫鬟婆子哪怕碰如意,为首的婆子道。

太医知道丫鬟自尽,身上出了疹子更是确认,果然是后宅阴私。

“老夫人,最好是让老夫看看,要是真的是出痘,不能让人靠近,凡是接触过的人,都要隔离起来,免得传染。”

和如意最近接触过的都慌。

“有劳太医了。”吴老夫开口,她本来正要让太医去看看,她打算搜一下如意的屋子,还有身上,看有没有收获,这都需要太医,还有就是让最近和如意接触过的都出来,请太医看看,别到时候传染别的人。

“这是老夫应该做的,老夫人。”太医回答。

吴老夫人让地上跪着的丫鬟婆子起来,带太医去,请太医看下如意的死是怎么回事,看一下能不能顺藤摸瓜,又下了命令。

“老夫人还是快点把它烧了。”太医走之前。

“老身知道,太医放心吧。”吴老夫人说,恨不能再找一个太医。

太医和丫鬟婆子去了,吴老夫人看着,等到收回目光,看了宁氏礼哥儿媳妇还有小曾孙,让人出去和外外面看着小衣的人说一声,找个地方埋好,等事情完后焚烧。

怕小衣留在屋子,言哥儿会更严重,她早就吩咐了人把小衣拿到外面,焚烧了怕断了线索,埋了最好,有需要再挖出来就是,丫鬟遵命,小心的退下去。

“不要让人发现。”吴老夫人又说。

丫鬟应道:“是,老夫人。”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老夫人药来了。”周嬷嬷快步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丫鬟,手上端着托盘,上面是温热的药。

“好,端来。”吴老夫人一见,让她们端上来,她走到言哥儿面前,周嬷嬷连忙让丫鬟过来,端起药碗。

宁疏影擦了一下眼泪,看着丫鬟手上的药,她的言哥儿有救了,看向言哥儿。

宁氏同样听到。

余下的丫鬟婆子抬头。

“给我吧。”吴老夫人先摸了一下言哥儿的脸,仔细的看了看,小脸没有那么烫了,只是红红的疹子还在,好在不算太密,只有零星的。

周嬷嬷连忙把手上的药碗递到老夫人的手上:“哥儿喝了药就会好,老夫人小心点,药是老奴亲自盯着的,眼晴没有移动过。”

她站在一边,目光落在哥儿的脸上,看到了。

“嗯。”吴老夫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周嬷嬷做事,她还是放心的,看到手上的药碗,小心的端着,想了想,药不是那么好喂的,让人抱住言哥儿,想办法弄开言哥儿的嘴,本来她担心言哥儿小不能喝药,想让礼哥儿媳妇言哥儿的奶嬷嬷用,再喂给言哥儿。

怕效果不好,没有效果,耽搁了时间,太医没有这样说,应该就是怕药效不行。

最好还是喂言哥儿喝点药汁,再让言哥儿的奶嬷嬷用。

宁疏影亲自抱起言哥儿,眼晴红得不行,吴老夫人看她一眼,没有说什么,宁氏则是让言哥儿的奶嬷嬷,言哥儿的奶嬷嬷早就过来,一直跪在地上,小心的弄开言哥儿的嘴,吴老夫人站在一边,让另一个奶嬷嬷慢慢的喂起药汤,言哥儿被抱住,哭闹起来。

终于喂进去了一点,到处都是,安排人收拾好了,吴老夫人又让人再端一碗药来,言哥儿的奶嬷嬷都喝下。

再喂言哥儿奶,奶嬷嬷都吓到了,哥儿可是出了痘,她们——只是在老夫人夫人少夫人的目光下,她们什么也不敢说。

所有丫鬟婆子都望着,周嬷嬷站在一边,吴老夫人眼看言哥儿喝了药,被礼哥儿媳妇哄着,宁氏也看着,走了出去,不知道那边如何了。

礼哥儿还没有回来。

周嬷嬷嘱咐了人注意着哥儿的情况,跟了出去,吴老夫人见到过来的丫鬟,那边有结果了,如意那个丫鬟,太医已经看过,是用了毒药粉,脸上的红疹是出痘,和言哥儿身上的情况一样。

不用再多说了,怕被查出来,提前自尽,事情非常清楚,丫鬟婆子没有在如意那个丫鬟那里并没有搜出什么,看来是处理了,也是,一件染了痘的小衣,装进来的东西不知道被埋在哪里,四处找了找都没有找到。

太医的意思是整间屋子里的东西都要烧掉,不能留,如意那个丫鬟不能留在府里。

最好是早点挖个深坑埋了,最好。

礼哥儿媳妇屋子里换下来的被子还有别的东西也要烧掉,以防万一,她都同意了,令人去办。

周嬷嬷听罢,嘱咐了人。

“老夫人,老奴让人一一去办了。”周嬷嬷交待完。

“嗯。”吴老夫人都听到了。

“老夫人。”周嬷嬷还要说什么。

“再查一下那个叫如意的丫鬟背后有什么人,平时接触的人,最好是最近接触过的,我还真不信如意那个丫鬟敢,她也是礼哥儿媳妇身边多年的人,没有一点恩怨为什么要害言哥儿?”吴老夫人脑中又想到王姨娘和柔姐儿,语气是完全的怀疑。

周嬷嬷心中也想过,一听老夫人的话,就知道老夫人所思,方才她正要问老夫人。

“老奴会带人查。”

“嗯,你办事我放心,这个叫如意的丫鬟身上查不到什么,屋子里没有留下东西,人死了,依然可以查。”吴老夫人现在只担心背后的人,不管是不是王姨娘柔姐儿,就怕对方算到事情败露该如何,算到她会查,动手的时候格外小心,也抹去了一切。

不过这先要查了再说。

“老奴会好好查。”周嬷嬷又道。

吴老夫人把该说的都说了,没有再说,周嬷嬷下去。

与此同时旁边早等着婆子行了一礼。

“老夫人,二夫人过来了,还有几位姑娘,二夫人几位姑娘早就过来,被拦在外面。”老夫人让人守在外面,不准人进出,婆子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