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半信半疑(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里面。

“三舅舅说的言哥儿出了什么事?”赵昕看着吴三老爷,还是想打听一下,他虽派了人去打听,但要等一等才能知道。

吴三老爷觉得也不是不能说:“言哥儿出了痘,很不好。”

“出痘?”赵昕没想到。

“言哥儿还没有满月。”吴三老爷道,叹了口气,赵昕心中有了想法:“这么小,怎么会出痘。”

吴三老爷只是猜测是柔姐儿,不知道柔姐儿还要多久才会来。

“二爷。”就在这时小厮进来,行礼,抬起头来:“夫人来了。”

吴三老爷听到了,柔姐儿来了。

“夫人在哪里?”赵昕一听,看了看吴三老爷问。

“二爷,夫人在外面,马上就进来。”小厮回答,吴三老爷站了起来,看着门口。

赵昕看到:“三舅舅坐着,夫人马上进来。”

“柔姐儿。”

吴三老爷想要开口。

赵昕让小厮下去,小厮刚退到门口。

“二爷。”萧柔柔带着婆子,走了进来,柔媚动人,身姿优雅,从容,又带着媚色,目光含笑,婆子跟在一边,赵昕眼中闪过什么。

小厮行了一礼,萧柔柔当然是叫起,小厮忙退下去,这里不是他呆的,二爷让他出去,萧柔柔的目光只落在二爷身上,赵昕发现了,嘴角也多了温柔:“柔儿来了。”他站起来,走上前。

柔儿倒是越发美了,多了笑意。

“二爷,听说二爷想妾,找我,我就来了。”萧柔柔目光变得如水般温柔动人,看到了二爷的表情。

她一身葱绿色的禙子,鹅黄色的襦裙,俏丽动人,还有妩媚。

一颦一笑,一步一步都是那样好看,华丽无比,头上的珠钗,手上的珠串,身上的襦裙闪着淡淡的光。

赵昕很少看她穿这个色的,眸光渐深,直接走到她的面前,拉住的手:“过来和我一起坐。”

“二爷。”萧柔柔了也望着二爷,跟着二爷。

赵昕拉着她。

“二爷。”婆子行礼,赵昕睥了她一下,示意她起来,婆子小心起来,跟在后面,看着二爷和夫人走过去。

“听说柔儿你心情好了,用了不少?”赵昕问之前他就知道了,柔儿去了一趟吴府回来就不高兴,现在高兴了。

他问过,知道是怎么回事,柔儿的亲外祖母,也是吴府的姨娘口不能言手不能手,柔儿想说几话也不行。

“嗯。”萧柔柔点头,有好事她心情当然好了,要不是三舅舅在,她都想扑到二爷怀里,说一说她有多高兴了。

吴三老爷也站了起来,再一次开口:“柔姐儿。”

“三舅舅来是找二爷还是?”

萧柔柔听到三舅舅的声音,知道不能再装没有看到了,她原本想先不理三舅舅的,她天真的看过去,笑了笑,明明知道三舅舅要见她,她还是装不懂:就像之前没在看到,也不知道他在一样。

“三舅舅在等你。”赵昕在一边说。

“是吗。”萧柔柔笑。

“柔姐儿,我有话和你说。”吴三老爷开口,目光落在柔姐儿的身上,他在柔姐儿的身上看到了三妹妹的影子。

柔姐儿比三妹妹当初还要美,他想到三妹妹,又想到王姨娘还有言哥儿。

“三舅舅怎么来了?”萧柔柔跟着二爷坐了下来,看向三舅舅。

“我有事问你。”

吴三老爷看得出柔姐儿的高兴,柔姐儿仍不愿见他。

“柔儿,三舅舅找你是有事问你,你好好说。”

赵昕道。

“我还以为三舅舅是来找二爷有事呢。”萧柔柔对着二爷又是一笑。

“怎么会,柔儿三舅舅是有事,才上门来,三舅舅怕你不见,才找我。”赵昕开口。

“二爷我知道了。”萧柔柔不再像刚才一样。

“柔姐儿。”

吴三老爷目光难言。

“三舅舅想和我说什么,想问什么?”萧柔柔问起来,婆子站在夫人身边,赵昕没有说话在一旁看着,眸中闪动着。

“柔姐儿,言哥儿。”吴三老爷说了几句没有往下说。

“三舅舅为什么不说?”萧柔柔看向三舅舅。

吴三老爷没有往下说是想起赵昕在这里,虽是柔姐儿的相公,有些事也不能说,加上他不想当着他的面问柔姐儿是不是害了言哥儿,才没有继续说。

他看向二爷:“二爷,我想单独是柔姐儿说说话。”

婆子闻言不知道二爷会不会答应,夫人又会不会答应。

“好,三舅舅和柔儿说说话吧。”赵昕听到,知道吴三老爷的心思,他站了起来,看着柔儿。

“二爷走什么。”

萧柔柔望着二爷,拉住二爷,她想留下二爷,这样三舅舅也不会太过。

“柔儿和三舅舅说话,三舅舅有话和你说,你不是听到了,我从外面回府,一身风尘,去沐浴更衣,一会再过来。”赵昕笑了笑,温柔的说,虽然离开,他也会让人盯着。

不可能就这样。

到时候他还是会知道,因而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吴三老爷听到赵昕的话,松了口气,看着柔姐儿的样子:“柔姐儿,让二爷走吧,我要说的是言哥儿的一些事还有别的。”

“三舅舅现在也可以说。”萧柔柔其实想了想,也怕三舅舅问她是不是害了宁疏影那个女人,二爷会怀疑。

她说了说又没有,知道二爷会离开。

“柔儿,我走了。”赵昕又看了看她。

“嗯,二爷快点过来。”萧柔柔乖乖的,婆子放下心,赵昕和吴三老爷点头后出了书房,到了书房外面,他叫了人,小声的说了什么。

侍卫下去,他迈开步子。

吴三老爷注视着柔姐儿两人,不比菁姐儿和永叔差,都说菁姐儿永叔恩爱有加,柔姐儿也没嫁错。

“三舅舅,要是你还是劝我,就不要说了,娘的仇,我说过一定要报的,我本来不想见三舅舅,不想听三舅舅说的话,三舅舅又找了二爷,三舅舅总是找二爷,二爷上次劝我,这次又是。”萧柔柔看着二爷的身影不见挑了一下眉头。

“我确实想劝你,柔姐儿,同时也想问你一件事。”吴三老爷回过神来,开口道。

“那三舅舅说吧,要是不是重要的。”萧柔柔不想浪费时间,同时让婆子下去,一个人也没有人,微昂着头。

婆子望了望夫人,留下夫人和舅老爷,要是有什么?

“还不下去。”萧柔柔不耐烦,婆子这才下去。

吴三老爷本来想说的,看到婆子下去,收回视线。

“三舅舅现在可以说了吧。”萧柔柔不喜欢三舅舅,恨上三舅舅也不想见,这里是二爷的书房,是她的地方,她问。

吴三老爷坐了下来,也不在意柔姐儿的无理。

“三舅舅要问的是什么,直接问。”萧柔柔看没有人了,也不像之前一样装着。

反正不会有人看到。

外面有人,也是二爷的。

双次会进来,她相信二爷不会让人监视她,有人也是为她好。

“柔姐儿,不要报仇了,你娘知道也不会让你报仇,过去的都让它过去,事情都有对错,都有各自的立场,说不清到底谁对谁错,你娘错了,你不要再错下去,你只要不做什么,菁姐儿也不会对你做什么。”

吴三老爷还是忍不住。

“三舅舅不要在我面前提娘,我怕娘会气到,娘的死,三舅舅就是这样想的?娘死了那么惨,我不可能忘了,三舅舅再提别怪我——害娘的谁也跑不了,三舅舅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娘。只有三舅舅会这样想,我不会。”萧柔柔脸色不好。

“柔姐儿,你不能这样下去。”

吴三老爷再次道。

“本来就是,我不怕萧菁菁,谁也不怕,三舅舅原来并没有事,也没有要问的,那我不奉陪。”萧柔柔站起来,就要叫人。

“菁姐儿,是你害的言哥儿是不是?”

吴三老爷也站起来,盯着她的脸没有再说别的:“王姨娘的事我知道,你看过王姨娘,然后下手害言哥儿!”

萧柔柔停下步子。

“柔姐儿你告诉三舅舅是不是你。”

吴三老爷上前几步。

萧柔柔回头,对上三舅舅的目光笑了笑,笑起来:“三舅舅果真有事,我还以为三舅舅还是和前几次一样,为什么不早点问,三舅舅怀疑是我?怀疑我做了什么?三舅舅为什么觉得是我,我可不知道言哥儿怎么了,之前听你说,也没有问,言哥儿是谁。”

“柔姐儿,不是你?”

吴三老爷锁着她的表情。

“三舅舅你还是说一下,说清楚,不然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萧柔柔笑起来:“你是知道我嫁给二爷后算是和从前断了,除了上次去看外祖母。”

“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那么就不是柔姐儿,吴三老爷有些不相信,除了她,还有谁,没有别的人会害言哥儿,他一直怕是柔姐儿。

如果不是柔姐儿,他该松口气的,母亲那边也不可能查到柔姐儿身上,至于是谁,他不关心。

母亲想来会查出来。

说不定是府里得罪了谁。

他没有再多想,只看着柔姐儿。

“三舅舅,我都说了,我连言哥儿是谁都不知道,想必说得很明白了。”萧柔柔从不认为会查到她身上。

------题外话------

今晚会有很多更,亲们慢慢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