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最不要脸的(十二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看不起你姐姐?”

袁夫人听出语姐儿看不上她姐姐,她怎么敢?

“娘,姐夫哪里不好,姐姐居然喜欢的另有其人,娘你明明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说,姐夫都知道了,我一直以为姐姐是最好的,和姐夫恩爱有加,可是现在才知道姐姐和姐夫不是我想的。”

袁冰语不敢置信的,在她的心中姐夫是最好的,娘为什么不说姐姐,姐姐居然不守妇道,怎么对得起姐夫。

想到娘以前说的做的,她被娘瞒着,她又看向婆子:“还有嬷嬷也知道,就我不知道。”

“语姑娘你不知道的还多,难道都要知道?”

婆子对着语姑娘,语姑娘还恨上她了?

真是可笑。

“可是。”袁冰语还是觉得娘错了。

“你这是怪上我了?”

袁夫人看出眼前这个一向不得她喜欢,甚至隐隐厌恶的女儿的神情,简直是在造反,拍了拍,砰一声响,站了起来,盯紧她,还敢怪上她,她是什么东西,她把她养到这么大,是让她指着她说的?她不告诉她又怎么,她以为她就是好的,婆子忙扶住夫人。

“还敢看不上你姐姐。”大女儿就是她的心头肉,袁夫人非常的生气。

“娘,是,我看不起姐姐。”

袁冰语很伤心,知道事实的她,很乱:“我没有怪娘。”

“不说没有怪,看看你的样子,你看不起你姐姐,你以为你又好到哪里去!还敢怪我,你这个不孝女,我为什么要和你说,你整天痴心妄想的。”

袁夫人扶住嬷嬷的手一步步走到语姐儿的面前,指着眼前令她越发厌恶的女儿,指责着,毫不留情面。

婆子感觉到夫人话中的火气,语姑娘这是自找的,这个时候在夫人面前说这样的话,不是自找苦吃是什么。

又不得夫人的心,扶成大姑娘还差不多。

语姑娘蠢得看不清形势。

“娘。”

袁冰语对上娘伸出的手,后退着,颤微微,害怕,惊慌,失措,她虽然觉得姐姐错了娘错了,可是还是怕娘。

“你一个小丫头,看上你姐夫,不要脸面的贴上去,要死要活的,整天想着男人,离了男人就活了了是不是,那可是你姐夫,我可记得你小的时候就说喜欢你姐夫,要嫁给你姐夫,你姐夫是你姐姐,你又要脸了?你才是最不要脸的。”袁夫人根本不考虑眼前小女儿的心情。

生起气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婆子看出语姑娘无地自容。

“娘,你,你竟然这样看,这样说我,我,娘,明明是你,大姐姐不守妇道,水性扬花,你就不怪,娘你太偏心了。”袁冰语白得不行,一直后退,吼了出来。

“啪——”一声响,袁夫人抓着嬷嬷的手上前几步,直接掌掴了语姐儿。

打了一耳光,她还是不消气,又是一个掌掴过去。

“娘!”

袁冰语猛的后退,捂紧脸,她的脸都被娘打了,娘要打死她是不是?

为了姐姐!

她不服。

“我打死你,打死你这个丧门星,打死你!”袁夫人用尽力气,发泄着怒火,一个耳光接一个耳光。

“夫人,语姑娘脸都肿了。”婆子看不行,拉了拉夫人。

袁冰语想冲到娘面前,娘太不公平了,还是不敢,脸上火辣辣的,都是娘掌掴的。

袁夫人哼一声,收回手,她的手也打痛了。

*

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漫不经心的听完侍卫的话。

侍卫低下头,不敢抬头,退了下去,马车转了一个方向,纪尧没有再转手上的玉板指。

袁家要是还不收敛,他会直接处理,惹到菁儿就是惹到他,他不会再看袁氏的面子。

惹到菁儿的人是怎么处理的,袁家的人也是一样。

回到府里,纪尧下了马车。

宜园,纪老夫人发现又困了,看来是夏困,好在要不了多久天就黑了,晚上歇息,张嬷嬷进来,告诉她老四回府了,今日倒是早点。

天还没有完全黑,她一直想问老四袁氏和他之间具体的事,听到老四回来,先让人拦下,让他过来说说。

要是太晚了,她休息了,也不想让老四过来。

张嬷嬷去了,纪老夫人想到老四媳妇,倒是真听她的话,派了人去四房的正院,她没有管。

“娘。”

纪尧跟着张嬷嬷走进来,人都留在外面,张嬷嬷到了老夫人身边:“老夫人,四爷来了。”

纪老夫人应了声,看着老四:“老四,娘找你来是有事问你,张嬷嬷你出去一下。”她让张嬷嬷出去。

“是,老夫人。”张嬷嬷抬了抬头,退了出去。

张嬷嬷下去后,纪老夫人让老四坐下说:“站着做什么,跟一根竹竿一样。”

纪尧随意的坐了下来,手转了一下玉板指,没有再转,等着娘问。

“你和袁氏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上次你说和袁家的人说。”纪老夫人凝着老四的样子,开口中问起来。

“娘想来也猜到了一些,袁氏。”纪尧漫不经心的道。

“对,不过还要你来说,先前也没有问你。”纪老夫人还以为老四心里有过袁氏,简直是大错特错了。

纪尧不觉得不能说,以前不说是没必要,娘知道了也能知道菁儿的好,便把和袁氏的事还有答应袁氏的事说了。

纪老夫人听着,原来是这个样子,很多都是她没想过的。

纪尧几乎都说了。

纪老夫人理了理听到的,知道了当年是怎么回事,真是,老四当年委屈了,她这当娘的不知道,当年还说老四怎么那么冷淡。

只以为是老四的性子,还有袁氏身子不好,老四也不说,想来是觉得没必要。

她知道老四的性子。

如今越想她越觉得亏待了老四,那个时候她还觉得袁氏不错,想让老四娶了语姐儿。

庆幸老四硬要娶菁华郡主,没有娶语姐儿,不然。

等她知道这些还不悔死,菁华郡主这个媳妇多好,还是老四喜欢的,两人恩爱有加。

“你当年也是,要不是你又娶了,娘还不悔死。”

那个袁氏,老四不怪她,她为老四做了什么?就算做了不少,那也是她欠老四的,倒有理让老四答应她这那的。

还看护袁家,此时此刻,她对袁氏还有袁家不满到了极点。

想什么她也说了。

“娘,过去了。”纪尧并不想多提,他有了小丫头。

纪老夫人也不提。

回到竹园,纪尧发现小丫头带着人眼巴巴正等着他,你是等了他好久,就等他回来,每次一回府看到菁儿,他就想笑,眼中多了笑意,上前,走到她面前:“知道我回来了?”拉着她的手。

“四爷去娘那了?”萧菁菁问四爷,侧过头来,跟着四爷走。

往里面去。

“嗯。”纪尧没有多提,萧菁菁大约猜得到,也没问四爷去干什么。

“是有事要和我说问我?”

进了屋子,纪尧看着她,小丫头的样子就像有千言万语一般。

萧菁菁点头:“嗯嗯。”

“有很多事?那就一样样来,才一天哪来那么多事,昨晚你都没有说。”纪尧瞧着她的小样,笑了起来。

让所有人都下去,拉她坐下,抱着她,萧菁菁回身,抓着四爷的手,望向四爷。

“说。”纪尧亲密的锁着她,两人挨得极近,呼吸交缠,彼此的气息就在鼻端,可以听到一声声的心跳。

“四爷,正院的那些人,四爷有名单吧,我要,今日我让嬷嬷去点了人,好安排,不过。”萧菁菁开口。

“有,你不说我也会给你。”

纪尧笑了笑:“这么快就准备安排了?”

“不行吗,四爷给我吧。”萧菁菁挑眉,马上说。

“可以,一会就让人给你,还有她们的身契。”纪尧接着说,抱着她,低头凝视着她的表情。

袁氏去了后,她的陪房他没管,但身契袁氏的嫁妆单子都在他这,袁氏的嫁妆都是袁氏的人在打理。

菁儿要处理,就给她吧,袁家没有提出要回了嫁妆],那就由菁儿处理,要是袁家要,就送回去,之前忘了说,离京前他会让人去说一声。

要是袁家要更好。

这些东西,他本就想找个时间给菁儿。

菁儿提起,他刚好给了她。

“我问过娘,身契在四爷这里?”萧菁菁想到身契,她会把她们送到庄子上。

“还有嫁妆单子,都给菁儿你,你来处理,扔了丢了,随你的便,人名单也一起。”纪尧把他的意思说了,萧菁菁才不想劳心劳力,袁氏的东西她不想沾,她又不是没有。

“我才不要,还是放在四爷那里吧。”

“哦?”纪尧失笑。

“四爷,我不要劳心劳力为别人管。”

萧菁菁说。

“那就你先拿着身契,还有名单。”纪尧尊重菁儿的想法,萧菁菁同意了,她说起那个青衣丫鬟的事,用不经意的口吻,边看着四爷的表情边说。

纪尧笑得不行,忍住笑,菁儿这是听谁说起的?

“四爷,笑什么,我说正经的,你看着办吧。”

萧菁菁说完嬷嬷说的,摇了一下四爷,四爷为什么笑,她望着四爷,一脸四爷你看着办。

纪尧倒是没注意,想不到菁儿知道了。

当然是保证处理了。

萧菁菁这才满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