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只欠东风(十四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嬷嬷这一等等到第二日。

仍然是那个婆子,左右看看,小心的再次走了进来,没有叫人发现,她回头看了看,和前日一样,没有看到人,快步走到水嬷嬷的面前。

水嬷嬷哪里也没有去。

不像往日偶尔会出门一趟,从后门出府,婆子看着水嬷嬷,水嬷嬷也看着她:“放好了?”

“嗯。”

婆子回答,想要说什么。

“很好,接下来不用再做什么,等着就是。”水嬷嬷开口:“没有让人发现吧?”

“应该没有人发现,不过太急,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婆子不由。

“没事。”

水嬷嬷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时间太紧,没有找到更好的机会,难免会露出破绽,叫人发现,只是走到这一步,接下来就是继续等待。

婆子也不能完全确定那个人当时放的时候没有人看到。

必竟一急就容易出错。

“现在竹园那边也没有动静,要是被发现了,不可能没有动静。”水嬷嬷还有一个句没有说,还有一个可能是竹园发现了,打算看看是谁动手。

婆子点头。

水嬷嬷也不想活了,她活得够久,让婆子离开,婆子低头离开,边走边小心的注视四周。

水嬷嬷转身离开房间,找了一个人,要和语姑娘说一声,她交待的她都做到。

之后就是语姑娘的事了。

*

袁府,袁夫人早上就得到了水嬷嬷送出来的珠钗,拿着玉色的珠钗翻来翻来覆去看了看,看不出什么出奇之处。

不过是一根很普通的珠钗,她还以为菁华郡主用的有什么不一样,菁华郡主出嫁的时候可是十里红妆,竟也用这样的珠钗?

她还想着不知道是多宝贵的珠钗,翻过来翻过去没有看到什么不一样的,说不定菁华郡主并没有外人以为的什么都有。

不然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珠钗,要不是珠钗是水嬷嬷送出来的,她会怀疑是不是弄错了,这珠钗并不是菁华郡主用的。

她明明让水嬷嬷最好能得到菁华郡主贴身衣物,没想到只是一支珠钗,说是菁华郡主身边的人看得严。

好在有终比没有好,珠钗只要用好了,也是一样,最不满的是水嬷嬷那边,男子的衣物只送了一根腰带,就是腰带也没有放到菁华郡主的衣物里。

希望快点放进去,那样才能定菁华郡主的罪,计划有不少是她想的,她让嬷嬷去叫语姐儿来,把这支普通的珠钗送到楚王府,给那位二夫人。

她知道永叔是说到做到的人,但该做的都做了,不可能半途而废掉,那就只有继续。

那位原本安郡王府的三姑娘如今楚王府二夫人会交给人。

需要语姐儿出面。

不然她不可能现在就把语姐儿放出来。

语姐儿被她关在柴房里,让人守着,谁也不能过去看,也不让人送饭菜进去,本来想的是饿她几顿,再饿几日看她还听不听话,她敢不敢怪她这个娘,看不上她姐姐。

“夫人,语姑娘来了。”

婆子走进来,回头看了看。

袁冰语跟在后面进来。

“来了?”袁夫人看着嬷嬷,又看向低着头的语姐儿,低着头干什么?见不得人?她准备等事情完了,再把语姐儿关起来。

“夫人,语姑娘。”婆子想说什么看着语姑娘。

袁冰语还是低着头,秀发微乱,身上穿的还是昨日那一身,沾上了柴房里的草屑,秀发上也有,白着一张脸。

婆子想到去见语姑娘,看到的,语姑娘一个人被关在柴房里面,柴房哪里是人住的,就是下人也不会住。

别说下人,估计只有街上那些要饭的才会住,还有犯了事的下人,被关着,拖出去卖了,里面又旧又脏又暗,什么也没有,夫人有些太狠了。

语姑娘再怎么也是姑娘,昨日她劝夫人,可是夫人怎么也不听,夫人还不许人进去见语姑娘,不让人送饭菜,从昨日到现在语姑娘滴米未进,没有病倒就是好的了,连水也没有喝一口,还是和昨日一样。

她看到语姑娘的时候,语姑娘坐在干草上,埋着头,抱着身体,什么声音也没有。

她叫了语姑娘,才有动静,语姑娘抬头看到她,不等她说话,就站起来,她无论说什么,语姑娘都不开口。

她说夫人要见她,语姑娘也只是跟她走,像不会说话了,脸白得不行,唇干裂着,眼晴红红的,一看就是一夜没歇息,身上更不用说。

她想让语姑娘先回房收拾了再见夫人,语姑娘不听。

语姑娘身边的人被夫人关了起来,只是比语姑娘好点。

袁夫人却一看语姐儿这低着头,上不了台面,畏畏缩缩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她怎么?不愿意去?我还不是为了她,要不是我操这么多心做什么,本我说给她挑个人嫁了,她不想,说什么姐夫姐夫的,一开始也是她自己提出和那位二夫人有联系,要怎么,怎么的,现在不乐意了,她想做什么?都准备了,她这是不想干?”

袁夫人带着火气。

盯紧语姐儿。

袁冰语头抬了抬,要不是娘,她也不可能。

“夫人,语姑娘滴米未进。”婆子知道夫人要用语姑娘,劝说着。

“那就去用。”

袁夫人不愿意废话,滴米未进也是她自找的,冷着声音:“你告诉她我找她干什么没有?”

袁冰语还是那个样子。

袁夫人是越看越气不打一处来,又要骂人打人了,什么东西,哪里像她女儿。

是不是抱错了?

婆子哪会看不出来:“夫人,老奴没有。”

“你和她说,她要是不乐意就算了,我还不想浪费心思,反正又不是我想嫁人,让她滚回柴房去,到时候我给她挑个,嫁过去,是好是歹与我无关,别再念着什么姐夫,想什么想的,就是死了也不要回来,要是想就给我去梳洗干净,用点东西,马上去,珠钗你交给她,再告诉她水嬷嬷递出的消息,让她和楚王府二夫人说,说清楚。”

袁夫人手上的杯子忍不住摔了出去。

啪一声响,杯子掉到地上,青花瓷的茶杯摔成了碎片,里面没有喝完的茶水还有泡得胀开的茶叶都一股恼儿滚落在地上,洒得到处都是。

一片狼藉。

袁夫人也不在意。

婆子看了眼,又看看还是不动的语姑娘:“夫人,老奴和语姑娘说。”

“去吧。”

袁夫人主要是不愿认命,才会叫语姐儿去,婆子走到语姑娘面前。

好在每次夫人有重要的事,都不会留人。

外面也有人守着。

“语姑娘。”

“我知道,我会去。”袁冰语忽然抬起头来,白着一张脸,红着眼晴,婆子没想到自己还没有说,语姑娘就答应,这,她回了回头。

袁夫人觉得语姐儿就是和她作对。

“我会去见二夫人。”

袁冰语红着眼说。

“还不快去洗梳,在这里丢什么人?”袁夫人冷着声音,双目瞪着,袁冰语不说话,看着嬷嬷。

婆子想说的话没有再说:“语姑娘。”

袁冰语:“娘允许我回房了?”她注视着娘。

“不想去?”袁夫人不知为何觉得语姐儿有点变了,婆子也有感觉。

袁冰语不再说话,目光落在嬷嬷身上,婆子和夫人说了一声,陪语姑娘回房,让人服侍语姑娘,再把珠钗给语姑娘。

交待了语姑娘,等语姑娘用了膳喝了水,眼晴不再发红,脸不再那么白,换了一身衣裙,和往常差不多后,派人准备了马车。

送了语姑娘上马车,目送语姑娘离开。

回到夫人那里,和夫人一说,夫人又生了一场气。

“我养她那么大,她就是这样孝顺我这当娘的?”

“……”婆子不好插话。

袁夫人坐着等。

没有等太久,水嬷嬷那边又传了消息,永叔把名单给了菁华郡主,菁华郡主要把她们送到庄子上,身契可能也给菁华郡主。

菁华郡主在安排了,不能再等,水嬷嬷那边想办法,男子的衣物放到了菁华郡主的衣物里。没有被人看到,最好是快点行动。

袁夫人站了起来,婆子看向夫人。

“水嬷嬷已经完成了。”袁夫人开口。

“夫人,等语姑娘回来——”婆子道,还没有说完。

“不能等,派人去看看语姐儿到哪了,直接让她和那位二夫人说一声,就说一切准备好,只差东风了。”

“语姐儿要是回来在半路上,让她转回去。”她又说抓着嬷嬷的手。

婆子应了声。

*

袁冰语到了楚王府外面,她派了人。

她坐在马车里等着。

不久楚王府出来人。

“是袁姑娘吗,夫人让奴婢出来接姑娘,姑娘请吧。”一个丫鬟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向袁冰语道。

袁冰语看着她。

“好。”

“袁姑娘请。”丫鬟再次开口。

袁冰语下了马车,她跟着丫鬟走了进去,不一会,穿过走廊,在花园里,见到了楚王府二夫人,楚王府二夫人单独见了她,周围没有人,丫鬟婆子都在远处。

袁冰语上前。

萧柔柔笑着让她起来,问了她的来意,袁冰语知道自己来是为了什么,把事情说了,然后把装着珠钗的雕花盒子给了二夫人。

“二夫人,这是水嬷嬷送出来的珠钗,从菁华郡主的妆笼里拿到的,水嬷嬷说会找机会把男子的腰带放到菁华郡主的衣物里,不叫人发觉。”

“好,好。”

萧柔柔笑了起来,连说了两个好字,接过盒子打开看了看,眼中一闪,拿起里面的珠钗,果然是她那大姐姐的,她的计划快成功了,一步一步,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就要为娘还有外祖母报仇了。

她派去的人还是没有找到外祖母,她知道外祖母不是死了只会更惨。

只要报复了萧菁菁,等于报复了吴老太婆,吴老太婆可是疼着萧菁菁。

袁冰语站着。

“你不用想太多,接下来的我来。”萧柔柔笑着。

袁冰语没说话,没有呆太久,萧柔柔让人送了她,袁冰语的用处比她想像的大。

袁冰语离开了楚王府,上了马车,走到半路,她见到娘派来的人,再次转回去。

“姑娘,夫人让人回去和楚王府二夫人说一声。”

“好。”

袁冰语什么也没有说。

楚王府。

萧柔柔再次看着珠钗,她见萧菁菁戴过,现在到了她的手中,她叫了人进来,唯一可惜的是男子的腰带还没有放进萧菁菁衣物里,要是放进去了多好,她马上可以行动。

还有就是时间太紧。

不过这种可惜不久之后没有了。

袁冰语又来了,告诉她,男子的腰带放进了萧菁菁的衣物里。

好!

------题外话------

想更五万,可惜只能更四万多,还有一章就到时间,明天要是行就补更,对了,发现好多亲们居然说看不懂本文,连茂哥儿也不懂,我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