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要见四爷(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菁儿。”他开口,深深的皱着眉头走过去,手一挥,身后跟着的人都退了下去。

“四爷。”

萧菁菁也看到四爷,站起来,迎上前。

纪尧深深看着她,什么也没有说,目光深邃,手慢慢的转了转玉板指。

“我有事和你说。”萧菁菁望着四爷道。

“好。”

纪尧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我正好也有事和你说,菁儿。”扫了一眼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几人,他坐了下来。

萧菁菁也转身,走到四爷的身边坐下,看向四爷:“四爷我有一样东西给你看,你看了就知道。”

“什么?”纪尧注视着菁儿,本来想让赵嬷嬷几人下去,他也有事要问菁儿,还是不要有人在的好,菁儿已经开了口,他便没有说话,坐着看。

萧菁菁此时正看向梅兰:“梅兰,把那根腰带拿出来给四爷看看吧,四爷回来了。”

“是,郡主。”梅兰一听郡主的话,马上行了一礼,马上,去拿那根男子的腰带去了,香草看向四爷和四爷,赵嬷嬷也是一样。

“腰带?”纪尧眼中闪过什么,看了看梅兰,看着菁儿,想到什么。

“对,一根腰带,男子的腰带四爷,你等一等。”萧菁菁对着四爷,纪尧手轻轻拔弄了一下玉板指,看来——

他深深的注视小丫头。

香草赵嬷嬷都看着四爷的表情。

萧菁菁望着四爷,片刻梅兰急步过来,行了一礼,手上拿着一根用过旧腰带,抬起头来,递到郡主四爷面前。

“四爷,郡主。”她看着四爷和郡主。

“四爷,就是这根腰带你知道我是在哪里找到的吗。”萧菁菁看了一眼,转向四爷,开口说道。

纪尧已经看到了,眯了眯眼,收回目光,对着小丫头:“菁儿。”等着她说,慢慢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这根腰带是我在我的箱笼晨面找到的,夹在里面。”萧菁菁把白日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四爷。

有些她让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来说。

赵嬷嬷早就等着四爷回来,郡主一停下来就气愤的说,为郡主感到委屈。

香草梅兰也差不多,她们说着。

萧菁菁听着,纪尧听完了小丫头说的,原来小丫头都知道了,菁儿梳洗时发现珠钗掉了,听书求见,审问了黄嬷嬷又让人看住水嬷嬷。

连看面的消息也知道,一直等他,他没想到还发生了这么多,他看着她。

“四爷,袁夫人还有顾瑶我那位三妹妹想要。”萧菁菁凝着四爷。

“菁儿,我知道,你委屈了,是我不好。”纪尧站了起来,拉起她,这些他都不知道,现在才,看到一边的赵嬷嬷没有抱,眼中心疼,拉紧她的手。

同时很生气。

他的菁儿被人欺负了,语姐儿还有岳母是他纵着,才会害菁儿,还有顾家的人以及菁儿的那个庶妹,一起联合起来设下这样的局,袁氏留下来的人,被岳母利用,比如水嬷嬷。

他早该收拾了的。

那样就不会有这样的事。

都是他的错,居然把菁儿的珠钗给了男人,又把别的男人的腰带放在菁儿的箱笼里,菁儿说那只箱笼的都不要了,他的小丫头,他会把菁儿的珠钗寻回来。

语姐儿她们在外面乱传流言,找的还是安郡王府的侍卫,想毁了菁儿的名声,想让他起疑,和误会菁儿。

她们哪里知道,他只会相信菁儿,菁儿也知道了,出宫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本来打算问下菁儿的。

“菁儿之后的交给我来嗯?我来做。”纪尧凝着她,把玩着她的手。

赵嬷嬷香草梅兰听到四爷的话,想到的是郡主的决定。

“四爷,我已经安排好了。”萧菁菁看了赵嬷嬷几人一眼,把自己的决定说了。

“好。”

纪尧听了她说的,觉得还好:“有什么和我说,就算我不在京城,我也会给你留人,不过发生这样的事我会和陛下说一声,推迟两日,路上赶得急点就是。”小丫头的安排不错,不过还有一些遗漏的,需要他来。

他怎么会让人抹黑菁儿,让人议论,一出宫门他就安排了人,他之前听到秦王府一些事。

“可以吗?要是不行就算了,四爷,我一个人也能行。”萧菁菁点头。

“我会和陛下说一说。”纪尧还是道:“我不放心你,想来是没问题的。”

萧菁菁还想说什么。

赵嬷嬷几人是知道四爷要去南边的事,刚才还想着,四爷为了郡主要推迟两日,不知道行不行。

“好了。”纪尧不让她再说。

萧菁菁看着四爷:“水嬷嬷交给四爷处理,还有水嬷嬷指使的人。”

“好,我来处理。”纪尧当然是答应,就算菁儿不说,他也会找水嬷嬷,就是菁儿不让他,他也会问一问。

“黄嬷嬷那里先不动,我想稳住她。”萧菁菁接着又说。

“为夫暂时不动她,听菁儿的。”纪尧道,心中知道小丫头的打算还有计划,这样也好。

“听书那里,我问她想要什么,她说什么也不想要。”萧菁菁想起听书。

“那就算了,不过也多亏了听书。”纪尧知道就算没有听书,菁儿也会发现,他的菁儿如此的聪慧过人。

“我相信就是没有听书,菁儿你也会想到,不是?”

“四爷,你知道?”萧菁菁确实会想到,前世经历过太多算计,她总是保有一份谨惕,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会起疑,她相信没有听书自己也会怀疑,然后查。

“我一看就知道。”纪尧注视着她,开口:“就算猜不到,也会让人查清楚,不是?”

萧菁菁:“是。”

“我没有猜错吧。”纪尧又道,赵嬷嬷几人对视一眼,四爷说的她们也相信,四爷真的要推迟几日。

“这根腰带。”纪尧忽然目光扫向梅兰手上的腰带,他还记着,发现自己有些不喜欢菁儿身边出现别的男人的东西,哪怕是有人故意放的,他太在意菁儿了。

菁儿身边稍微有一点别的男人的东西,他就怎么想怎么不舒服,从来不知道他会这么霸道。

“那就给四爷。”萧菁菁说,她一开始就是准备给四爷的,纪尧高兴了起来,小丫头!他才刚想着不能让小丫头身边有别的男人的东西。

“四爷扔了也好怎么也好,我不想再看到。”萧菁菁又说。

“好,那就交给我了。”纪尧心情很好,小丫头。

“嗯。”给了四爷,她就不管了,萧菁菁看向梅兰,梅兰上前来。

纪尧还是对着小丫头:“你那支珠钗我会让人找回来。”

萧菁菁点头。

纪尧这才拉着菁儿,转过身,叫了人,小厮走进来,行了一礼。

纪尧让梅兰把腰带给他,拿下去,小厮接过腰带告退,萧菁菁看着,梅兰则是退到郡主的身边。

纪尧回过头:“回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四爷。”萧菁菁也望着四爷:“之前不是说有事要说吗,就是这?”

赵嬷嬷香草梅兰听出什么,纪尧低着头:“出宫的时候听到侍卫的话,还担心你不知道暗底里的那些流言,赶回来就是要告诉你,没想菁儿你已经发现了,比我知道的还多,也有安排。”

萧菁菁没想到四爷一出宫就听人说起了,赵嬷嬷几人也是,四爷这么快就知道,那岂不是说明别的人也一样。

亏得郡主的吩咐早安排了,现在不知道有效果没有,她们在心中想着。

“我回来的时候派人去娘那里说了一声,还有其他的地方,也会让人去。”纪尧随即道,有他的话,娘那边也要信一些。

“四爷娘那里你怎么说的?”萧菁菁不知道四爷怎么和婆婆说的,纪尧哪里会不知道她的心思:“放心,我只是让娘听到什么不要多想,没有的事,有人想害你,我都知道。”

“四爷。”萧菁菁忍不住。

“菁儿又是怎么说的?”纪尧看她。

“和四爷一样。”萧菁菁本来想说她自己就行,她侧头:“嬷嬷你们下去吧。”

纪尧一听,看着。

“是郡主,你和四爷说话吧,老奴几个下去了。”赵嬷嬷几人闻言,也没有多留,行了一礼。

萧菁菁睥了睥四爷,纪尧也看她。

赵嬷嬷几人下去了,门帘晃了几下。

“菁儿。”纪尧回头,专注的盯着小丫头,握着她的手,抱住她。

萧菁菁一下子对上四爷的目光,不由自主:“四爷。”

“是不是一得知就打算告诉为夫?”纪尧问起来。

“嗯,四爷呢,出宫知道的时候有没有怀疑过?”萧菁菁也回问,凝着四爷。

“没有,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只是担忧。”纪尧抱着她,摸了一下她的脸,亲密的:“不想你比我想的厉害,菁儿。”

“四爷。”萧菁菁再次开口。

“袁家的人以后都不许入纪府,还有水嬷嬷,一会我让人去见一见她。”纪尧漫不经心的。

“哦。”萧菁菁哦了声。

“别的就看菁儿的,楚王府赵昕想要入朝,我会让人阻止,你那位庶妹你自己来,顾瑶那里,秦王府发生了一件事,倒是可以。”纪尧道。

萧菁菁不在意萧柔柔的事,顾瑶估计什么?秦王府又有什么事?萧菁菁等着四爷说。

“想听?”纪尧问她。

萧菁菁点一下头。

“秦王府,秦王很宠的那个宫女,秦王想要她生下庶子,却发现那个宫女不想有身子,事情似乎和顾家那个小姑娘有关,可以和秦王说一声,想来秦王会做点什么,也算是为你报仇。”

纪尧低头告诉她。

“顾瑶难道威胁那个宫女?”萧菁菁觉得顾瑶做得出来,听了四爷的话,她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四爷不说,她还不知道,她虽然让人盯着顾瑶,秦王府,但不敢派人入秦王府。

四爷却知道这些。

不知道四爷是怎么知道的,想到她便问了,如果像四爷说的这样,秦王会怎么对顾瑶,会不会觉得顾瑶还没有嫁进来就把手伸那长。

更厌恶顾瑶,甚至退亲,贬正妃为侧妃,沦为贱妾?

不管如何,她知道秦王对顾瑶只会更厌弃。

让她没料到的是,秦王竟这样宠那个宫人,比她想的还要宠,想要宫人给他生个庶子,这要是放在前世是不可能的,秦王那时眼中都是顾瑶,要是前世那些羡慕顾瑶的人看到,不知道会不会不相信。

肯定不会相信,这一世因为她让秦王发现了顾瑶的水性扬花,秦王心思不再顾瑶身上,宠着一个宫人也不再在意顾瑶。

曾经深情不已,只专宠王妃一人的秦王不在了,变得再不像前世。

顾瑶要是知道前世秦王如此专宠过她,再看到今世的秦王会不会悔恨,不甘,像她前世死的时候一样。

她前世被她和纪宁扼杀的时候,就是这样,比她还要恨,这才是开始,顾瑶要恨的还有很多。

一想到顾瑶手伸得长,她就不免想起前世,想了这么多。

“小丫头,你以为只有你盯着各府?为夫也有人在秦王府当差,得到一些消息还是可以的,只要不是核心的,秦王也不好相与。”

纪尧轻笑了笑。

萧菁菁的人要入秦王府还要时间。

不久,四爷去了书房,萧菁菁送走四爷,嬷嬷又走进来,香草梅兰也进来。

“郡主,四爷?”赵嬷嬷问起郡主,看向郡主。

“四爷去书房了,让人去见水嬷嬷。”萧菁菁和嬷嬷说起秦王府的事,赵嬷嬷香草梅兰都高兴。

可不是高兴,老是和郡主作对,还想害郡主的顾瑶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不是想害郡主吗,手还伸得真长,都还没有成为秦王妃呢,就伸到秦王府去了,说不定秦王会休了她。”赵嬷嬷恨恨的。

香草梅兰一起点头,她们也觉得。

听说四爷没有怀疑过郡主,还有四爷说的,她们都看着郡主。

“四爷不让袁家的人入府是对的,还有三姑娘,郡主你之前说下药,是对的,下点药什么的,她不是想要孩子,让她生不出来,袁家那个语姑娘也是,想做妾,就让她作妾,给个老头子也是作妾,顾瑶更是该被休弃,所有人嘲笑!”

赵嬷嬷是真的狠,香草梅兰默默在心中想郡主没错。

“我本来就没有想过她们好过,敢对付我,就要承受我的报复。”萧菁菁说。

“郡主不能放过她们。”赵嬷嬷紧跟着。

“对了,郡主,四爷说让你给那个碧衣什么的配人?”赵嬷嬷是知道四爷和郡主说的话的,她倒是找了几个好人选。

当然不可能有多好,只是过得去,说着还不错,内里嘛。

“暂时先不急,这件事后再说。”萧菁菁不急着配人。

*

纪尧到了书房,问起等在书房外面的侍卫,侍卫得了他的吩咐去办,回府不久,他坐着,听完,他交待的都做了。

“去吧。”纪尧挥手,侍卫退了下去。

“四爷。”小厮这时走了进来,行了一礼,纪尧看着他:“去正院,见一下水嬷嬷,问一下她,有什么不满意,问她想去哪里,想要害夫人的人我是不可能留在府里,也不可能让她出府。”

意思很明显了。

小厮就听出来了,抬头看了一下四爷,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是,小的就去。”小厮没有再想下去,退下,纪尧不会把隐患留在身边,黄嬷嬷也是一样。

四房正院。

水嬷嬷听到脚步声,还有声音,看着外面灯笼晃动的光亮,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这两日心里的不再存着事,想要好好歇一歇,只需要等待就好。

“水嬷嬷。”突然门外有声音传来。

“水嬷嬷。”有婆子还有丫鬟的声音响起,水嬷嬷本来睡了,不悦的起来,点起灯,走了出去打开了门,就着灯光,皱着眉头,不高兴的看着门外两人,一个婆子一个丫鬟:“什么事。”婆子是她的心腹,她盯着两个人。

“水嬷嬷,你怎么就睡了,四爷派人了人来。”婆子很慌,一看到水嬷嬷急切的道,不知道是不是四爷知道了,不然为什么四爷突然让人来。

还是这个时候,她一听到四爷派人来就心慌起来,这几日她心里一直担心会被发现,到时候她可跑不了,最重要的是她想不到四爷除此外还有什么事。

丫鬟还好,只是看着。

“四爷派人来?又如何,你急什么,肯定是有事,人在哪里。”水嬷嬷脸色更不好,眼前的婆子就是前几日她吩咐给她办事的,看着她的样子,她就不高兴,慌什么。

四爷让人来的目的还不知道,就自乱手脚,不被发现也会被怀疑,说过要镇定当做什么也没有做过,她觉得挑错了,早知道换一个人,只是怕知道的人太多,别的人她不信任,目光掠过一边的丫鬟。

四爷也许是别的事,她们的事做得很隐蔽,哪里会被人知道。

“是,水嬷嬷,四爷让身边的小厮过来,要见嬷嬷。”婆子又着急的道,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不怎么做得到:“人在外面就要进来了。”

丫鬟不知道有什么事。

“要见我?”水嬷嬷听罢,眉头皱得更紧,四爷派人来见她,她也不禁怀疑起来,只是四爷如何会知道、可要是不知道为何这个时间单独见她。

她心中想了想,不管如何,都要见,她是不想多活的了,婆子连忙颔首,这也是她急的原因之一,这个时候四爷让人见水嬷嬷,幸好四爷没有派人见她。

要是派人见她,她还不全招了。

水嬷嬷也想不到有其他事,看了丫鬟一眼,让丫鬟下去。

婆子这才发现不是自己一个人,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担心起来,看看水嬷嬷又看一眼丫鬟。

水嬷嬷恶狠狠看她一眼,不过想到丫鬟也是她们一起的,稍放心。

“你出去吧。”水嬷嬷对丫鬟。

丫鬟下去。

“水嬷嬷。”婆子发现丫鬟离开后,心中担忧。

“现在知道怕了?”水嬷嬷睥了她一眼,婆子想开口,又不知道怎么说了。

“也不知道你急什么。”水嬷嬷见状。

“水嬷嬷,怎么能不急。”婆子说。

“人多不多,惊没有惊动人?水嬷嬷这时问起来,婆子忙说了:”不多,就是四爷身边的小厮。“

水嬷嬷提起的心不再急。

”水嬷嬷你说?“婆子一见之下又问。

”不会,镇定一点,别给我出错了。“水嬷嬷不满意的盯着她,婆子这才收敛了一些。

”水嬷嬷。“就在这时,小厮走了进来,看向水嬷嬷。

婆子又慌起来,只是水嬷嬷在,加上水嬷嬷刚才的话,镇定了不少,她站在水嬷嬷的身边,看过去。

水嬷嬷就像平时一样:”不知道你来是?“

”四爷让小的来见一下嬷嬷,有话和嬷嬷说。“小厮说着,示意跟着他来的侍卫,注意着四周,他走上前,走到水嬷嬷的面前。

婆子更心慌,面上好在还保持着镇定,水嬷嬷神色没有一点变化:”不知道四爷让你来见我这老婆子有什么事,我这老婆子好像没有做什么。“

”还是进去说吧,四爷每日忙,没有府里,主要是想知道嬷嬷是想去庄子上还是回去袁府,或者。“说到这里小厮没有说。

”老奴一切听四爷的安排,没想到四爷如此关心老奴。“水嬷嬷倒是没有再紧张,婆子也是一样,大松口气,原来是这样。

四爷都没有派人来问她,想来在四爷心中还是只有水嬷嬷,四爷会这个时候派来不止是平日忙,说不定也是因为夫人不知道。

”你先下去。“水嬷嬷没有想那么多,看向婆子,让婆子下去,就算四爷不知道,她也不想留婆子在这里,万一说漏了嘴。

”我。“婆子其实想留下来听一听的,听到水嬷嬷的话,一抬头就对上水嬷嬷的目光,不敢再说。

水嬷嬷冷眼看了看她,婆子就要退下,退下前看了小厮一眼,就是这一眼,小厮开了口:”这位嬷嬷就不要走了,也一起留下吧。“

”我。“婆子不知道该不该退下,望着水嬷嬷和小厮。

”四爷?“水嬷嬷觉得不对,看向小厮。

”水嬷嬷还是到里面说吧。“小厮笑了起来,水嬷嬷意识到不好,点头,婆子想走不敢走。

小厮走进去。

水嬷嬷正要进去,发现婆子还站着:”还不进来。“她发现还有侍卫。

婆子快步上前来:”水嬷嬷,会不会。“不止是水嬷嬷觉得不好,她也是,外面有侍卫在。

水嬷嬷摇头,她脸色沉着,谁也不知道。

到了里面。

小厮笑着站着,他的媳妇可是夫人身边的,这些人居然想要害夫人,夫人不好,他未来的媳妇能好?

他当然不高兴,水嬷嬷也是养尊处优,忘了自己的身份,不然哪敢在府里呆着,还吃里扒外,做这种事。

事情可以说就是水嬷嬷做的,要不是四爷和夫人知晓,提前安排,他们还真要害了夫人了。

他嘲讽的盯着进来的水嬷嬷还有婆子。

”不知道四爷还有什么要说?“水嬷嬷心里已有准备,婆子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厮笑了笑,他们一进来,门外会有人守着:”水嬷嬷,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吗?你瞒不了夫人和四爷,夫人四爷都知道,你是前夫人身边的人,又是府里老人,还是前夫人的奶嬷嬷,说来是不同的,不然四爷也不会一直留着正院不变,让你管着前夫人留下的人,夫人进府也还是没动,前些日四爷才觉得大家该养老和夫人说了,你要是不满,可是提,却不该害夫人,四爷和夫人恩爱有加,有多宠夫人,有目共睹,你本该享清福,四爷还说你要是回袁府也送你回去,只可惜你辜负了四爷一番心思。“

小厮继续盯着:”谁知道呢,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袁家给了你什么好处,还有顾瑶和楚王府那位二夫人,你们一起联手算计,四爷说了,不管你们有什么后手,以后袁家的人不能入纪府。“

水嬷嬷脸色彻底变了,四爷知道了!真的知道了,袁家的人不能再到纪府。

”水嬷嬷!“

婆子吓了一跳,她更是怕了,都这样了,四爷夫人显然是真知道,连是谁指使的都知道,她们该怎么做。

”四爷夫人知道什么,老奴不?“水嬷嬷渐渐冷静下来,对着小厮。

她装作不知。

婆子闻声,又镇定了点,虽然心慌意乱,怕死了。

”不知道?水嬷嬷你不知道夫人和四爷的安排,你们以为你们能成功,夫人和四爷是你们能算计的?“

小厮淡淡的,嘲笑。

”不可能成功,那她们做的算什么。“婆子心中想着,很想问,很想问。

水嬷嬷担心的并不是四爷夫人知道,反正她不怕,担心的是查到语姑娘还有夫人,担心的是四爷夫人知道,计划被打断。

水嬷嬷不说话。

”水嬷嬷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小厮看着她们:”四爷说了,水嬷嬷你就不要出府了,当然也不能再留在府里,你知道该怎么吧。“

”老奴知道,四爷是想让老奴死吧。“水嬷嬷叹了口气,她知道她出不去,也传不了消息,也许现在就要死,也许等事情结束。

”水嬷嬷知道就好,你们都跑不了。“小厮说,扫了一下婆子,婆子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张着嘴。

”四爷和夫人既然知道,那老奴也不说什么。“水嬷嬷觉得没有必要再否认下去。

否认了四爷也不会信,都说到死了,她大概猜出四爷和夫人的手段,装作不知,等着语姑娘她们出手。

”事情是老奴一个人做的,不关语姑娘什么事,四爷想来是听了什么,老奴会这样也是因为四爷眼中只有新夫人,老奴看不过去。“

”是吗?水嬷嬷觉得四爷会信?“小厮笑。

婆子啊啊了几声,她只知道自己要死了,水嬷嬷都要死,她哪里还能活,肯定也活不了,也是要死的。

和水嬷嬷一起。

她一点也不想死,她怕死,还有儿女,水嬷嬷害人啊,害死她了。

”你不信也是真的,四爷会信的,老奴想见四爷,会亲自和四爷说,老奴不知道谁和四爷说的,想害夫人都是老奴。“

水嬷嬷还在说。

”“你的意思是夫人和四爷说的,你这就想错了,你说再多也没用。”小厮接着又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忠仆,倒是忠心为主,你以为四爷会见你?”

“四爷想要老奴死,只要说一声,我们就会死。”

水嬷嬷淡淡的,神情从容。

没有人瘫倒在地的婆子。

“四爷可不会让你现在死,再等等,过几日。”小厮是知道四爷的想法的,水嬷嬷只觉果然如此。

瘫倒在直的婆子脸色好了点,不用现在死。

“不过早晚都要死,你们害夫人,四爷是容不下你们。”小厮又开口。

婆子又软了软。

水嬷嬷:“老奴不怕死,早晚会死,怕什么,老奴只想说老奴说的是真的,在老奴眼中就算夫人不在,四爷也不该像现在这样宠新夫人,老奴为夫人不值,出此下策,想着要是新夫人不在了,四爷又是夫人的,又会想到夫人的话。”

“你还真是——”

小厮指着水嬷嬷。

婆子心若死灰,水嬷嬷承认了不说,还说出这样的话,希望水嬷嬷这样说后,四爷会放过她,不会让她死。

“新夫人可没有对你怎么,还放任着你们,要是换一个人,说不定早就对你们下手了,你们身在福中不知福。”小厮不以为然,这个水嬷嬷说的话,真是气人。

什么叫就算前夫人不在了,也要四爷想着,不忘,是不是还想让四爷不继娶,以前四爷就没有,倒是没事。

现在这位夫人哪里不好了?

婆子听到这里,觉得小厮是对的,自己怎么就昏了头,答应害夫人了呢,她后悔了,不过她还是对水嬷嬷很忠心,她很担心水嬷嬷。

“老奴要见四爷,老奴有话和四爷说!”水嬷嬷说。

*

书房里面,纪尧要准备去南边,在去之前,他要先安排人去探路,南边的情况还是要早点知道。

两个侍卫站着,纪尧提笔写了一封信,写好后,吹了吹,折好放到信封,又装进去,交给为首的侍卫,让他带下去。

为首的侍卫接过信,行了一礼退下,纪尧看着余下的侍卫,看了一眼,侍卫低着头。

纪尧走了几步,回身和他说了一句,让他也下去。

侍卫行了一礼退下。

纪尧看着。

“四爷。”就在此时,小厮回来了,纪尧坐了下来,小厮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侍卫下去,走进来,看着四爷。

“怎么说?”纪尧直接问,小厮把见水嬷嬷的经过说了出来。

“水嬷嬷要见四爷,还说是她一个人做的,与任何人无关,说四爷听信夫人的,冤枉了语姑娘还说她是看四爷眼中只有夫人,忘了前夫人,希望四爷记得前夫人才。”

小厮马上道。

“这样?”

纪尧转着玉板指。

“是四爷,水嬷嬷不怕死,还说了不少,反正就是死可以,就是要见你。”小厮又道。

“先看着,事情过了就送她去。”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停下。

“小的会看好。”小厮立马说。

*

宜园里面,纪老夫人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白日睡得太多了,老四不久之前派了人来,说了一堆。

老四媳妇那边,也让人来过,说了。

有人想害老四媳妇,做了局,老四媳妇发现了,老四也是,怕她到时候听到什么多想,派了人来。

她问是什么事,老四媳妇的人说是袁家还有谁设了计,问老四的人,更不说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事情在心里惦记着,更是睡不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计,老四和老四媳妇打算怎么做。

她见到老四媳妇的人的时候还问要不要她帮忙。

“夫人,怎么还不歇息。”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睡不着啊睡不着,心里存着事。”纪老夫人看她一眼,张嬷嬷看了一眼外面,不早了,老夫人要是再不睡就天亮了。

“老夫人快天亮了。”

“天亮又如何,老四老四媳妇也是,说话不说清楚,说一半留一半的。”纪老夫人不满的开口。

“老夫人,你想知道派个人去再问下,四爷夫人准会说,老夫人你不愿管,还想着干什么。”张嬷嬷知道老夫人要是想知道,让个人去四爷夫人还会不说?

“是,我这不是想着,不好问嘛。”纪老夫人睥向张嬷嬷。

“那老夫人就安心,到时自然知道。”张嬷嬷道。

“可又怕他们,罢了,不说了,睡了睡了,明日再说。”纪老夫人想了想,还是明日问一下吧。

“老夫人早该这样想的。”张嬷嬷一听松口气笑了。

“嗯,睡觉。”纪老夫人闭上眼。

张嬷嬷守了一会,放下帐子,吹熄了蜡烛,悄悄出去。

纪老夫人到了翌日才要让人去问问,怎么回事,张嬷嬷就进来,说了一件事:“老夫人,老奴听到一个消息。”

“什么?”纪老夫人问。

“老奴知道四爷和四夫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张嬷嬷去厨房的时候,听到采买的人说的,外面在传四夫人有安郡王侍卫有染的事。

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还有就是关于顾家姑娘和大公子,楚王府二夫人不清白,袁家想送语姑娘到府里做妾的事,过来的路上又听说了四夫人常用的珠钗不见了,让人在找。

“什么意思。快说。”纪老夫人闻声问起来。

“老夫人。”张嬷嬷看了看一边的丫鬟,纪老夫人让人下去,看着张嬷嬷,张嬷嬷小声的和老夫人说了。

“这样?安郡王府的侍卫,这倒是说得像是真的一样,不过想来不是真的,不然老四不会派人来,还有老四媳妇,要不是和老四媳妇处过说不得会相信,这样看来,别的人说不定就信了,谁这么恶毒?”

纪老夫人一听,生气起来,居然有这种事情发生,难怪,难怪,她就说老四和老四媳妇为何派人来呢。

她更担心各府会如何说。

想来不会好听。

指不定都信了。

“是,老夫人,恐怕四夫人和四爷是知道的。”张嬷嬷道。

“这样一来,还算好,他们应该有应对。”这是纪老夫人安慰的原因之一,张嬷嬷也是因为这才没有太急。

“老夫人,还有顾姑娘楚王府二夫人以及袁夫人语姑娘的传言,老奴怎么就觉得怪怪的,会不会有关系,流言一多都一起了,会不会是四爷和四夫人放出的?”

这又说明什么呢、张嬷嬷沉思着。

纪老夫人一听,也有了想法:“说不准就是像你说的。”

------题外话------

本来说六七点更的,弄到现在,卡了,加上写多了,还有一些一更写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