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挑个好的(二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管公公站在一边,看着陛下还有陛下面前的圣旨,他刚刚从外面进来,知道陛下等着。

“那些消息属实吗?”

熙和帝抬头看着总管公公,开口道。

“陛下。”

总管公公闻言上前一步:“陛下,老奴派人去问了,好像是真的,京城都在传,不少人都知道了。”意思就是还不能完全肯定。

“传出这样的消息。”熙和帝也不在意,是不是真的以后就知道,他想到永叔的话,袁家和楚王府的事他不关心,只关心菁姐儿还有顾家丫头和纪宁的传言。

菁姐儿要是真的像传言里那样,他会很失望,居然和府里的侍卫有染,不止和纪宁有关系,配不上纪永叔。

当初他或许错了,不该答应菁姐儿嫁给永叔。

三丫头也比菁姐儿好,至于顾家丫头和纪宁的事,他从来不知道,之前也没有听说,要不然也不会把她给秦王,传言竟然说秦王早就知道,难怪求到他这里来。

明明发现了为什么不求朕取消赐婚?

“陛下,老奴让人查了,暂时还不清楚,应该是有人知道了什么。”总管公公再次开口,抬头恭敬望着陛下。

“嗯。”

熙和帝应了一声,传得倒是有鼻子有眼,如今外面传成什么样不用多想就知道,事情再这样发展下去,他或许该问下永叔如何了。

秦王那里也要问一问,顾家丫头真的如此,还是取消赐婚的好。

配不上亲王妃的位置。

熙和帝又沉吟了一下,总管公公看着陛下,想说什么,还没有等他开口。

熙和帝看向他:“侍卫是安郡王府的?一开始是菁姐儿和侍卫有染的传言。”

“是,陛下,后来才是顾家姑娘还有袁府楚王府二夫人的,有人觉得里面像是有什么阴谋。”总管公公立马道。

这也是他无法肯定的原因。

“嗯。”熙和帝心中早有想法。

“陛下,听说不久前,纪家族里还有纪家几位姑奶奶都回了府里,不知道是不是询问。”总管公公接着又说:“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到答案。”

“去问了?这么快?朕还以为要些日子,纪永叔那小子可是递了奏折,那就等一等。”熙和帝开口。

“是,陛下。”总管公公不再多说什么,陛下心里是有数的,纪太傅早就递了奏折,菁华郡主想来不会是那样的人,倒是顾姑娘,那可是未来秦王妃。

熙和帝想起纪永叔那小子一大早就派人递了奏折,说是这几日有事,想推迟两日去南边,他答应了。

他倒是没有多问,永叔那小子在奏折里只稍微提了下,主要是菁姐儿。

看来就是这件事了。

这也是他知道传言后没有真的信的原因,熙和帝突然又想到什么,楚王府二夫人是安郡王府的柔姐儿,袁家人倒是不顾名声。

萧成那小子要头痛了,不管事情真相是如何,袁家之前还想塞人到纪府,以前那个袁氏就配不上永叔那小子。

总管公公明白陛下话中的含义。

“顾家丫头那里,也让人盯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秦王在哪里,朕要问一问。”熙和帝又吩咐起来。

总管公公忙应了是,恭敬的俯身,手上的拂尘被他甩了一甩。

熙和帝把写好的旨意拿开,总管公公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到了外面,才交待完,刚要回去,就有侍卫过来,看到总公公,马上道。

“公公。”

“这么急干什么?杂家可是被人这一出弄得吓了一跳。”总管公公一看,拍了拍胸口,这些侍卫可真是会吓人,吓了他一大跳了,手一甩拂尘,陛下还等着,他不高兴的问起来,侍卫开口,知道自己惹了总管公公:“公公是纪府那边有消息了。”

“哦?”总管公公来了精神,不知道怎么了。

“公公,属下得到消息,外面的传言关于菁华郡主的都是假的,是楚王府二夫人袁夫人还有那位顾姑娘设计的,太傅大人早就知晓,反布一局。”侍卫把情况禀报了。

“竟是这样!好,本公公知道了,你就在这里,本公公进去和陛下说一下。”总管公公听完了,说了一声就要进去。

事情如果如他猜测的,是一个大大的阴谋,不过最后在菁华郡主太傅大人那里败露了,人也被太傅找到,当着面承认了,倒是顾姑娘几人的传言是真的,菁华郡主有染的事也是顾姑娘几人算计的,不少人知道了。

此刻京城也都知道了,侍卫颔首,总管公进到里面,熙和帝当然听到了。

他又拟了一道旨意,放到一边。

“陛下,有消息了。”总管公公走到陛下的身边,恭敬的行了礼,小声的道,陛下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做。

熙和帝抬头,示意他说。

“是纪府传来的,京城可能都在传了,陛下,顾姑娘几个算是成了笑话,被人嘲笑,以后不知道。”总管公公说了,熙和帝挑了一下眉头,盯着他,总管公公全都禀给了陛下。

“做错了,算计人没有算计到,反被算计了!”熙和帝听完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转回身来:“珠钗腰带,人也被抓了,事情也清楚了,都知道,关于菁丫头的都是假的,都是顾家丫头几个做的,流言想来是菁丫头反击,顾家丫头也都去了纪府,被永叔拦下来,请了秦王还有赵昕,秦王见了顾家那个丫头。”

总管公公不说话,点头。

“菁丫头没有让朕失望,但秦王还有顾家丫头就——竟然真的和纪宁有关系,秦王还知道,秦王做了什么?”

熙和帝沉着脸。

“秦王殿下。”总管公公遂回答,陛下说得对,

熙和帝也清楚秦王和顾瑶那个丫头说了什么不是那么快就打听到的:“算了。”

总管公公微低头。

“顾家那个丫头很让朕失望,不可能再为正妃,秦王也是,看看他是不是回府了,让他进宫,朕有话问他。”

熙和帝又回过身来。

“是,陛下。”总管公公行礼。

“还有那道旨意。”熙和帝想到之前写的那道旨意,需要改一改,先前写的是过几日,菁丫头的事了了,永叔那小子也该给朕早点去南边才好,不要给朕再耽搁时间了。

总管公公看着陛下。

熙和帝和总管公公说了什么,门外又有太监探出头来,总管公公一看和陛下说了一声,熙和帝挥手。

总管公公退下就看到自己的徒弟,拉到一边:“什么事?”

“师傅。”小太监看到师傅出来,忙:“是秦王殿下,秦王殿下进宫了,要求见陛下。”

“秦王殿下来了?”

总管公公没有想到,随即想到陛下本就要见秦王殿下,让他派人宣秦王殿下入宫,秦王殿下进宫正好,不过还是要禀给陛下。

“是,师傅。”小太监一看师傅的表情,点头。

“你去看着秦王殿下,师傅进去见陛下,和陛下说一声,陛下本就要见秦王殿下,倒是刚好。”总管公公算是透露了一点消息,小太监一听就明白了。

“师傅快去吧。”

“嗯。”总管公公又让他好好服侍秦王殿下,就进去了,手一甩,看了陛下一下,陛下又坐了下来,在御案前。

“陛下,秦王殿下来了,老奴还没有来得及让人宣秦王殿下,秦王殿下就来求见陛下。”总管公公悄悄走上前。

“那小子来了。”

熙和帝抬头,看着总管公公,总管公公点头:“是,陛下,秦王殿下已经到了。”

“还等什么,让他进来,朕见见,问问,朕原就要见他。”熙和帝直接说。

“老奴就去。”总管公公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熙和帝站起来,背负着双手,等着,总管公公到了外面,叫了一个人去,很快就看到秦王殿下,秦王殿下佩着剑走了过来。

“杂家见过秦王殿下。”总管公公行礼,小太监也在一边,看到师傅,小跑过来。

秦王扫了眼,脚步停了下:“公公起吧,父皇那里?”

“陛下请殿下进去说。”总管公公起来,望着秦王殿下,小太监不在急,总管公公又看了秦王身边的人。

“你们留下。”

秦王留下身边的人,走了进去,总管公公看了看,跟了上去。

“父皇,儿臣给父皇请安。”秦王见到父皇,行了一礼,抬头望着父皇,总管公公见状走到陛下的身边。

熙和帝看到秦王,坐在御案前:“起来吧。”

“谢父皇。”

秦王站了起来。

“朕正要让人去宣你。”熙和帝盯着秦王的样子,威严的开口,总管公公看着秦王殿下。

“不知父皇要见儿臣是?”秦王看向父皇。

总管公公还是看着秦王殿下。

“外面的传言朕都听到了,先是菁丫头的,后来是顾家那个丫头的,不久前又听到消息。”熙和帝盯着他。

“顾家那个丫头几人联手想要算计菁丫头,被纪永叔发现,事情败露,知道的人不知道会如何,不堪为正妃,以她的所作所为还有品性更是配不得秦王妃的身份,还跑去纪府,听说纪永叔通知了你,你也去了,更是见了顾家那个丫头,说了什么?那些关于顾家丫头和纪宁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和朕说?”

熙和帝不悦的开口:“你就那么喜欢顾家那个丫头,都这样了还求朕定下成亲的日子。”

“父皇既然知道。”

秦王低着头,又行了一礼。

“想说什么?”

熙和帝看出他想说什么,现在不会是想取消赐婚吧,熙和帝不是很高兴,总管公公也想知道秦王殿下来见陛下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儿臣想请父皇把顾瑶贬为妾,顾瑶和纪宁的事,儿臣之前知道,但并不确定,问过顾瑶和纪宁,都不承认,儿臣想着,也许是乱传,就没有禀给父皇,儿臣见过顾瑶和纪宁一起,当时还有别的人,这一次,顾瑶做出这样的事,儿臣觉得不堪为正妃,请父皇把顾瑶变成妾。”

秦王开口。

“贬为妾?”熙和帝锁着他的表情,想你看出什么:“朕以为你会求朕取消赐婚,之前看到过,但不确定?朕就说你怎么——”后面的熙和帝没有继续往下说。

总管公公听到这里,他就说秦王殿下为何没有禀给陛下。

“父皇,顾瑶必竟被父皇赐婚给了儿臣,儿臣想求父皇把她变成妾就行了,就让她在儿臣的府里,之前儿臣问过她,她说愿意青灯古佛。”秦王再次道。

总管公公觉得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不然直接取消赐婚不是更好吗。

熙和帝神色莫辨,看不出来什么:“这是你的要求?”也没有再问这小子和顾瑶到底说了什么了,变成妾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这小子和顾瑶说的,他也不想知道了。

“是,父皇。”

秦王道。

总管公公不知道陛下会不会答应。

“好,朕答应你的要求,就把顾家那个丫头赐给你作妾,会派人和顾家说一声,重下旨意。”熙和帝觉得顾家那个丫头该庆幸,以她做的,能有这个结果算是不错了。

“谢父皇。”秦王又行了一礼。

“顾家那个丫头成了妾,你就少了一个王妃。”熙和帝想的是如何再给秦王挑一个好的王妃,不能再像这一次,要挑个更好的,要不是顾家这个丫头是宜妃看上,秦王这小子看中,他也不会赐婚。

要再挑好的,需要时间慢慢考查。

然后才能定下来,但秦王的婚期已经近了,最好是在这之前挑好,定下,下旨,到时候好成亲。

他想过几家,都没有更合适的,还是问一下母后那边和贵妃说一下。

“你母妃还不知道会说什么,你也不小了,不能没有王妃,朕看看,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朕给你挑,挑了就赐下来。”

“儿臣听父皇的。”秦王道。

总管公公又看向秦王殿下,熙和帝闻言:“好,朕会给你挑,不会像这次一样,一定会是好的,好了,还有没有什么事?”

“儿臣没有了。”

秦王望着父皇。

“那就去吧,朕去你皇祖母那里,你去你母妃那里看看,和你母妃说一说,把事情都说了,你母妃说不得也知道了,朕和你皇祖母为你挑个好王妃。”

熙和帝听到没有事了,就让秦王下去,去宜妃那里。

“儿臣告退。”秦王行了一礼,就要告退,总管公公当然要送秦王殿下出去。

熙和帝忽然又想起一件事,看着他,叫住了他们:“先等一等,朕让你查的安郡王被半路截杀的事查到了没有,是谁动的手?那些画像上的人有没有消息?”

目光凝着秦王。

“儿臣一直在搜查,在查找,画像上的人还没有消息。”秦王其实听到了一个消息,截杀安郡王的人是长公主府里的人,他看着父皇:“不过儿臣得到一个消息,说是姑母府上的人,儿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还是把这个消息说了,他知道父皇有可能已经知道了。

本来因为姑母支持他,他不想说,但他知道不说,父皇要是知道,说不定会对他起了猜疑。

父皇派他查这件事,就有可能是在考校他。

他不能有一点差错,要是错了,今后父皇还会不会给他机会,他也不知道。

总管公公没料到秦王也知道,看向陛下。

“你姑母府上的?”熙和帝脸上看不出什么,沉吟着,威严的问。

皇姐的一些事他也派人查了,知道了,至于萧成被截杀还有画像上的人,他也只是从暗卫那里知道和皇姐有关。

让暗卫注意着,查着,有消息再说。

他是不愿意相信事情是皇姐做的,皇姐看上秦王,他心中知晓,想要试探一下秦王,秦王的话打消了他心中的一些怀疑。

没有瞒着他这个父皇就好,一些小心思,他不在意,要是他不说,他可能会更怀疑,以至于派人搜查。

“是,父皇,儿臣一直想查清楚再禀给父皇。”秦王开口。

“你就查吧,查到了告诉朕。”熙和帝看着他的样子,没有说什么。

“是,父皇,儿臣会查清楚。”秦王道。

“你姑母少接触点。”必竟是自己看重的儿子,熙和帝还是多加了一句,秦王知道自己没有做错。

父皇真的知道。

总管公公知道秦王殿下的话让陛下消除了怀疑。

熙和帝让秦王下去,秦王退下,总管公公送了秦王殿下出去,熙和帝想的是永叔那小子在奏折里提到的南边需要人坐镇。

皇姐儿要是是最好的人选,他心中有了决断。

“陛下,秦王殿下已经走了。”总管公公又回来,熙和帝翻到了一份折子,看过,皇姐那里最好不要叫他失望。

“去了宜妃那里?”熙和帝放下折子站了起来,总管公公应了是。

“走吧,去母后的慈宁宫。”熙和帝开口,往外面去,总管公公赶紧跟上,到了外面,吩咐了侍卫还有人。

所有侍卫还有太监行礼,熙和帝没有理会,总管公公点了几个人出来,一路去了太后娘娘的慈宁宫。

慈宁宫里,太后刚知道了宫外的传言,关于菁姐儿的还有未来秦王府,顾家丫头以及袁家人还有楚王府二夫人的。

她一边问,问完后,又得知最新的消息。

原来菁丫头的事都是被人算计出来的,还是顾家丫头几个算计的,现在真相大白了。

她不知道怎么说。

太后刚才还觉得菁姐儿不安份呢,谁知道最后是这要产,倒是贼喊捉贼,顾家丫头几个才是,不知道皇帝知道了吗。

想来是知道了的,宫人跪在地上。

“太后娘娘。”有宫人出现在殿门口,跪在地上的宫人转头,太后也看过去:“说吧,什么?”

“太后娘娘,陛下过来了。”

宫人行礼抬头。

“皇上?”太后刚才想到皇帝,皇帝就过来了,这倒是省了她派人过去了,省了她一番心思,问了问知道皇帝马上进来,让宫人下去。

跪在地上的宫人起来。

“皇上驾到!”片刻有太监的声音响起,熙和帝带着总管公公进来了,其余的人留在了外面。

“给陛下请安。”

宫人都跪在地上。

“起吧。”熙和帝叫了起,没有看直接到了母后的面前:“母后。”宫人都站起来,恭敬小心。

太后也看着眼前的皇上:“坐着说吧,可是为了菁姐儿几个的事?”

“嗯,母后知道了?”熙和帝扫了一下母后身边的宫人,心中了然,没有多说什么:“母后知道多少?”

“都知道了,一开始以为菁丫头真的不守妇道,后来知道不是,是顾家那个丫头还有另几个弄出来的,皇上要和哀家说的是?”太后开口,把自己知道的大概说了出来。

让宫人都下去,上茶水,宫人行了一礼,退下,只有总管公公留下。

“母后知道就好办了,也省得儿子再说了,儿子来是为了秦王。”熙和帝对着太后。

“秦王?”

太后皱眉,这和她想的不同,不对,其实也是一样,要是没有最后的消息,皇上来当然是为了菁丫头,有了最后的消息,证明菁丫头是冤枉的被陷害的,那么就只有顾家丫头几个做的事,还有顾家丫头和纪宁被秦王发现的事,秦王进了宫了?

皇帝问过?或者说皇帝有什么打算?

“对,母后,那小子入了宫,求见朕,朕原就要宣他入宫,顾家那个丫头出了这样的事加上和纪宁的事不堪为正妃,也不配为秦王妃,是朕当初没有考虑好,也是那小子还有宜妃那会自己看上,没有查清楚,弄成这样,朕不可能让这样的做儿媳妇,只能另选,那小子也是这个意思,来求了朕,说是要。”

熙和帝把那小子的意思说了。

“变成妾?”

太后听了,很意外:“不是取消赐婚?”

“不是,朕答应了,和他说了,让他去宜妃那里。”

熙和帝知道太后和他当时一样,和她说了秦王的想法还有别的,太后算是清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嗯。”

“如今就是重新挑一个好的,赐为正妃,在成亲前完成,母后看下选哪一家的好,这次一定要挑个好的,不能再这样了。”

熙和帝把他的来意说了。

太后不觉得奇怪,她也有这样的想法,顾家的那个丫头,真的是不配为秦王妃了。

“各府的情况皇上是知道的,要挑个好的,又要不能牵扯太多的,不好挑啊。”

“所以朕才找母后,母后可以和贵妃商量一下,看看。”

熙和帝事情很多,没有闲心挑人。

“那就交给哀家吧,皇上忙前朝的事,也不要累了,哀家到时候会和贵妃一起看,不过各家有好的都在之前就赐了婚,要挑好的,各方面满意家世还行的不是那么快的,哀家会尽力。”

太后知道这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

尤其是现在。

而且秦王妃本是定下,变成妾,重选。

不过秦王身份在那里,各家想来也是愿意的,要是实在挑不到太好的,就挑稍差点的。

她把想法和皇帝说了。

“母后和贵妃看着办,儿子一会派人和贵妃说一声,让贵妃过来,和母后商议。”熙和帝又说了。

“好。”

太后点头。

她又想到一些事和皇帝说了,对于顾家那个丫头,她没有放在心上,一个不守妇道的少女,不值得她费心思。

菁丫头倒是好的,太子妃那边的事还没个结论,还有安郡王被截杀,她很担心是容姐儿做的。

还有一些别的事。

熙和帝在慈宁宫留了一会,和母后又商量了一下,才离开,出了慈宁后,总管公公跟上。

“去。”

熙和帝看向他。

“陛下要?”总管公公知道陛下有事吩咐,熙和帝:“派个人去贵妃那里,和贵妃说一下,让贵妃过来。”

“老奴马上派人去。”总管公公知道陛下要回御书房,行了一礼,应了是。

*

宜妃的宫中,宜妃也知道了一切,除了是听到传言,还有就是她派到顾瑶身边的婆子送了消息入宫来。

她也算知道得更清楚,知道了琰儿和顾瑶见面的事,因为没有靠近所以婆子并不知道琰儿和顾瑶说了什么。

只说了顾瑶出来的情况,由此她能猜到一点,最近都是安郡王被截杀的事,还有就是太子妃,宫里都盯着太子妃的肚子。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发生,菁华郡主要是真不守妇道倒是好,可是却是顾瑶几人不守妇道的消息传入宫里。

尤其是顾瑶和纪宁的事,琰儿那里想要留下顾瑶,她也答应了,还派了人去,谁知道。

不安份的就是不安份的,这不。

这一下,她不可能再同意顾瑶做正妃了,琰儿多半也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不知道皇上知道不知道。

又有什么打算,正要让人打听一下,她很不高兴,太子妃肚子里那个还没有解决,又出来这样的事。

浩哥儿前些日递了消息入宫,说是有办法对太子妃下手,她还在想要不要信一次,召浩哥儿入宫。

“娘娘。”宜妃派了宫人出去不久,小跑回来了。

“说。”宜妃看向她,让她直接说,宫人行礼,抬头:“娘娘,宫里不少人在议论,殿下入了宫,见了陛下,不知道说了什么,殿下过来了,皇上好像去了太后娘娘宫里,殿下马上就到了。”

“琰儿来了?”

宜妃一下子站起来,高兴又担忧。

“是,娘娘,奴婢听到人说的。”宫人接着说。

宜妃没有再说什么,让她下去,等着,琰儿来了,她要问一下琰儿,琰儿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为了顾瑶的事。

她又坐了下来,坐了没一会,宫人进来,琰儿也来了。

“琰儿快过来,坐下。”

“母妃。”秦王行了一礼。

宜妃哪里会让自己的儿子行礼,叫了起,让他坐下,让宫人下去端茶倒水等等,其余的也都退下去。

她有话要好好问琰儿。

秦王没有说什么,等到宫人下去:“母妃还好吧。”

“母妃好得很,”宜妃格外的高兴,琰儿关心她这个母妃,她也关心他府里的情况,问了起来,琰儿越来越少入宫了。

就是入宫也呆不了多久,能说说话就不错了,无法再像小时候一样,让她很舍不得。

儿大不由人,也不由娘,看也看不到,老是想,怕他过得不好,宫人丫鬟没有服侍好她,又问了锦绣几个的情况,嗯了声。

“母妃,父皇。”秦王知道父皇少有来母妃这里了。

“说你父皇做什么,咱们母子俩说说话。”宜妃不想提皇上,一提,只会让儿子担心她在宫里的日子。

虽然比不上以前,可也不算太差,她也安了心。

秦王明白母妃的意思,从之前父皇对母妃冷了,再到后来贵妃入宫,父皇就不再和以前一样。

母妃在宫里也艰难起来。

“母妃,是儿子没用。”

秦王知道自己要做的就是争气,给母妃争脸,只有这样,母妃才能过得好起来,父皇那里也会因为他多宠母妃:“母妃没事可以到府里住几日。”

他更想把母妃接到府里。

宜妃笑着,知道琰儿的心思,摇了一下头:“那要看你父皇答不答应了,不过等你成了亲,母妃倒是可以,母妃到时候好好去府里看看,母妃在宫里,有母妃看着,有什么你也能知道。”

“母妃,儿子见了父皇。”

秦王开口。

宜妃:“母妃听说了,你和你父皇说了什么?是顾瑶的事?母妃都知道,没想到顾瑶如此不安份,还闹了出来,这次你可不能再像上次一样。”

“母妃,儿子求了父皇。”

秦王把心中的想法还有对父皇说的都说了,以及对顾瑶说的还有锦绣的事也都告诉了母妃。

“你没有错,就该如此。”

宜妃听了,只觉得小看了顾瑶,居然还没有嫁给儿子,手就伸到儿子的府里,这是想掌控府里的一切?

或者说儿子的一切?

还威胁锦绣,不能给儿子生下庶子,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没有嫁到府里手就伸到府里的人,还想做什么?

幸好发现得早,这事还真亏了纪永叔,哪怕纪永叔有什么目的,这样的女人不配嫁给琰儿,更不该入府,做妾都是怕她出去乱说,不好直接杀死。

儿子没有做错,皇上答应了就好,为儿子再挑一个好的。

儿子就该如此。

到了此时此刻她也算是知道皇上去太后那里是为了什么,之后再得知贵妃去了慈宁宫,也大体猜出是为了给琰儿挑个好的。

锦绣那个宫人也是,自己家人受了威胁,也不和琰儿说。

她又找了两个宫人,让她们跟着琰儿回府。

秦王带着人回了府。

宜妃还有别的事,宫里得知了消息的,一边觉得顾瑶手段不少的同时一边知道这个秦王妃的位置空了。

不知道会被哪家的姑娘填补上,余贵嫔原本得知菁华郡主可能不守妇道水性扬花还高兴,还没有高兴完就知道菁华郡主是被陷害的。

她的昭宁。

东宫里面,太子挑了一下眉头,孤的太傅真是好手段,还有孤的菁妹妹,听完了侍卫的话。

秦王这一下脸都青了吧,不是第一才女吗,居然和纪宁那小子——现在都知道了,不知道秦王会怎么做。

重挑秦王妃?

太子就知道菁妹妹不会一点手段也没有,还有太傅,菁妹妹有了太傅哪里还会看上什么侍卫。

真是难得的好心情。

太子妃在花园里走着,菁妹妹真是好手段,还有太傅,这一下秦王妃要换人做了吧。

她见红的事,私底下还是说是菁妹妹。

*

长公主府里,长公主萧容一直问着身边的人外面的消息还有宫里的消息,她都要知道,菁丫头命可不是一般二般的硬。

顾家丫头几个想害人反自己成了茶余饭后的消遣。

这一下秦王妃的人选空了,不知道她的女儿有没有这个可能,不管有没有,她还是想试一下,要是能成也不错。

表哥表妹之间正好,青梅竹马,刚好相配。

她让人去看看驸马还有烨哥儿,她要和他们商量一下,然后看看是怎么做,她要入宫和母后说一下。

皇弟明显是想母后和贵妃挑人,只要说通了母后那里,就不用担心了,她的女儿也能成为秦王妃。

只要这样,她可以答应母后不再做那些事。

母后不是怕她继续下去吗,想来母后会答应的。

不说这些人的算计还有心思,安郡王府里面,贺氏也问着,萧媛媛还有萧芸芸过来了。

贺氏知道二姑娘四姑娘来,让她们进来,她没料到会发生这样大的事,她都不知道,事后才听说。

纪府,萧菁菁见了外祖母派了人来,外祖母已经都知道了,她把事情的经过和外祖母派的人说了。

“郡主,叶姑娘来了。”

萧菁菁才喝了一口茶水,嬷嬷又进来,告诉她。

“蓁妹妹?”萧菁菁知道是为什么,赵嬷嬷同样知道,香草梅兰站在一边,也心中明白。

“嗯,叶姑娘到了,急得很。”

赵嬷嬷开口。

“哦。”

萧菁菁点头,去见了蓁妹妹,到了花厅里面,叶蓁转来又转去,菁姐姐怎么还不来,一边的婆子丫鬟对视一眼,叶蓁带来的婆子还有丫鬟看着姑娘的样子,摇头,听到脚步声一回头,叶蓁一个转头就看到菁姐姐,她冲上前。

“菁姐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

萧菁菁说。

“菁姐姐,我可是担心死了。”叶蓁道,拉着萧菁菁,上上下下打量了菁姐姐的样子,在路上,快要到的时候,她知道最新的消息。

顾瑶几人设计菁姐姐不成自己暴露了,活该。

两人一起说了话,叶蓁说起听说的,萧菁菁把事情都说了,叶蓁才拍了一下胸口,原来是这样,听到的不如菁姐姐说得仔细,而后想到景非翎那个可恶的男人。

萧菁菁很感念她的这份心。

“菁姐姐,你是不知道景非翎那个男人多可恨,说好来看我,还要给我带烤鸭的,却没有来。”叶蓁说起最近最为气愤的事情来。

“是不是有事?”

萧菁菁听到。

“才不是。”叶蓁说起知道的,还有从祖母那里旁敲侧击来的,萧菁菁想到的是景非翎对她的厌恶,也许叶蓁是受了她的影响。

叶蓁主要是来陪一下菁姐姐的,知道纪四叔也在府里,在书房,她虽然想和菁姐姐多说一下,不过还是走了。

出了府门。

她坐在马车里,不想马车不动,她让人去看看。

“姑娘,是景世子来了!”

------题外话------

这章太晚了,主要是气的,腾迅有人说我抄袭,我气死了,没心思码字,才这么晚,更了接着写,十二点前要是更不了,就明早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