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该死混蛋(三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婆子掀起马车的布帘看了一眼外面,回头道。

“景非翎?”

是他?这个疯子,叶蓁站了起来,就要掀起马车的布帘看。

“姑娘,是景世子,景世子可能是跟着姑娘来,也有可能是知道姑娘来了纪府,所以过来找姑娘。”婆子马上说,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的,姑娘一直气着景世子,景世子说了来没来,连话也没有,姑娘明显郁郁寡欢,她想告诉老夫人。

偏姑娘不许她们和老夫人说,丫鬟也看着姑娘。

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

“谁知道他来做什么的,说不定是找纪四叔。”叶蓁掀起了马车的布帘看到了外面的另一辆马车,马车车门打开,景非翎骚包得很,一身暗红色的锦衣,骚包得不行,她在心里哼了一声。

“姑娘。”

婆子丫鬟也在一边看,看到了景世子,不由看向姑娘:“叫我做什么,景非翎。”叶蓁想说什么。

“还不快走,在这里干嘛。”

景非翎好像看到她了,看了过来,也不说什么,更不下马车,想到景非翎说话不算话,放她的鸽子,让她白等,饿得不行,差点就饿出了胃病,她就气极,不想和他说话,想把他当空气。

到了现在还不过来,她更是不想再等,生气的,决定把他当空气,立刻就走,免得他还以为她等着他,哼哼,气死她了。

“姑娘,景世子看过来了。”

婆子和丫鬟不赞同,姑娘要想马上走,可景世子就在外面,要是走了,怎么说,姑娘也该和世子说说话。

世子是不是来找姑娘的还不知道。

马夫和侍卫也认出了景世子,叶蓁知道指望嬷嬷她们不行了,她对着马夫:“回去。”

“先不急,姑娘,再等一下,景世子说不定要过来了。”叶蓁的奶嬷嬷开了口。

叶蓁哼出了声。

景非翎和身边的侍卫说了一声,看着另一辆马车里的叶蓁,他早就看到了叶蓁,他来这里是来见纪四叔,不是和叶蓁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

想来她是来安慰萧菁菁那个女人的吧。

果真是一丘之貉,看着叶蓁那个女人的样子,他不打算理会她,他知道自己还是对这个变得不一样的叶蓁动了心。

前世的教训够了,他不能再和叶蓁这个女人一起。

“世子。”有侍卫过来,景非翎还是看着叶蓁,叶蓁那个女人是什么表情?

“世子?”侍卫见世子不说话,又开口。

“怎么了?”

景非翎这才转过头,没有再看叶蓁那个可恶的女人,看向侍卫,侍卫是他派去打听消息的,不是刚才的。

“世子,属下打听到新的消息。”侍卫对上世子的目光,低下头来,行了一礼。

“什么新消息?”景非翎不以为然,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还能有什么新消息,是不是萧菁菁那个女人又做了什么?

“世子,是关于菁华郡主的还有。”侍卫回道,景非翎就知道,他心里已经厌烦了萧菁菁还有叶蓁。

再次看向叶蓁,刚好看到叶蓁那个女人做着鬼脸,叶蓁那个女人在做什么?像个疯婆子一样,他皱眉脸色不好看。

“哼!”

叶蓁对着景非翎做了一个鬼脸,想要吓死他,景非翎还不过来。

她又气起来,更气了,景非翎和身边的侍卫在说什么,还有那个侍卫是谁?叶蓁很想知道,她方才还想立刻离开,此时又不想走了,想看看景非翎是来干什么的。

婆子和丫鬟看在眼中,看着姑娘:“姑娘不走了吗?”

“不走了,我要看看。”叶蓁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婆子和丫鬟也是知道姑娘的性情古怪还有改变。

“姑娘,景世子想来是有事,说完就会过来了,姑娘等一等就好了。”叶蓁的奶嬷嬷白了婆子丫鬟一眼,姑娘好不容易不说走,她们倒是提起来,好在姑娘转过了弯来。

还以为以姑娘最近生气的样子,还有气恼,又是画圈圈又是戳世子的样子,不会留下来呢,还想着怎么劝。

世子那边,不知道在说什么,对于世子一句话不交待,她又何尝不想知道为什么,何尝不生气。

姑娘会这样很正常,就是有什么世子也要说一声,而且事后又没事。

她想姑娘留下来是想让姑娘听听世子的解释,必竟姑娘和世子是要成亲的,弄得僵了就不好了。

“我才不是等她,我不过是想看看他又有什么阴谋鬼计,想要害人。”叶蓁嘴硬得不行。

叶蓁奶嬷嬷知道她,也不说,姑娘虽说变了些,有些还是没有变的。

婆子和丫鬟更不好说什么。

“还不快说。”

对面的马车里,景非翎懒得再看叶蓁那个女人开口。

“是,世子。”

侍卫说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景非翎不由又看向叶蓁,看着看着,他猛的侧过头来,盯着侍卫,他刚才没有听错?让侍卫把才打听到的再说一遍。

“你再说一遍。”

“是,世子。”侍卫又说了一遍。

景非翎还是不敢相信:“你说菁华郡主是被人陷害的?并没有和侍卫有染是不是?一切都是顾瑶还有几个女人算计的,反而是她们的传言才是真的,纪四叔证明了?她们想要害菁华郡主没有害成?”

景非翎不敢相信事情和他的完全不一样,他以为的都是错的,他以为不守妇道的并没有,倒是顾瑶那几个女人才是真的不守妇道。

叶蓁那个女人也不像他想的,萧菁菁也是。

一切都是他想错了,他如何愿意相信。

侍卫应了一声,看着世子。

“什么时候的事?”景非翎来纪府还想见纪四叔,想告诉纪四叔萧菁菁那个女人不是好的。

可是却是他错了,他还怎么和纪四叔说,还有叶蓁。

他看向对面。

“就在不久之前。”侍卫又回道。

景非翎没有再问,知道问也没用,他大错特错,不过是几句传言就信了,觉得萧菁菁不安妇道,还怪上叶蓁。

侍卫低下头,景非翎想到这里,让侍卫下去,看着对面的叶蓁,叶蓁之前让他只觉得厌恶,在他面前做鬼脸,他觉得厌恶之极,如今他知道自己错了,他一边不想再冒险,一边又忍不住看着叶蓁。

“看我做什么,哼哼。”叶蓁不知道景非翎那个男人在想什么,又做了一个鬼脸,很想戳死他,不守信用,说话不算话,放她的鸽子。

她在心中念着。

要过来就过来,本姑娘奉陪,本姑娘等着,看你该做什么,一边说话一边盯着本姑娘,本姑娘知道自己长得好。

“姑娘,景世子可能要过来了。”叶蓁的奶嬷嬷看出了什么说道。

婆子和丫鬟也看出了。

“谁让他不过来?”叶蓁哼了一声,不高兴的,婆子丫鬟叶蓁奶嬷嬷听出姑娘话中的意思。

景世子下马车了。

景非翎下了马车,走了过去,目光落在叶蓁的身上,心中复杂,本来以为不会和叶蓁再有什么。

甚至想过和纪四叔说了后,回府就找祖母退掉和叶蓁的亲事。

他不想再像前世一样,不一定非要娶叶蓁,用别的方法报复也可以的,为何要把自己陷进里面去?

可是现在,他又不想退亲了,他走到了叶蓁的面前。

他没有说话。

跟在他身后的侍卫也没有,叶蓁看着他:“瞧瞧这是谁,不是失踪了不见了吗?”

叶蓁的奶嬷嬷也看着景世子,没有劝姑娘,景世子欠姑娘的解释该说了,婆子和丫鬟也是一样。

景非翎还是不说话,叶蓁昂着头:“某些人不是说话不算话,明明说给我带烤鸭,又不来,不知道死去哪,还以为见不到了。”

“叶蓁。”片刻景非翎开口,锁着她。

叶蓁不知道为什么不自在,还有不满不高兴,还不告诉她,那日为什么不来?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婆子丫鬟等着。

“那日我半路有事就回去了。”景非翎说,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想解释,只是开口随口说了说。

叶蓁哪里会这么好打发:“有什么事让你连个话也不递,又不是我让你来,是你自己要来,还说带我喜欢的,知道我为了等你的烤鸭饿成什么样吗?不想理你。”

“你现在又过来做什么?”

接着叶蓁又说,白着景非翎。

“对不起。”景非翎道:“我不知道。”

他一直不愿想叶蓁的事,怕自己会心软,再听到叶蓁说那日一直等着,饿得不行,他知道她多喜欢烤鸭。

他能想象那日她等的样子,可怜得让他心疼,或许还以为他出了事,他却连句话也没有和她说。

“光对不起可不行。”叶蓁还是不满,解释,解释,她要的解释,景非翎看不出来吗。

叶蓁奶嬷嬷还有婆子丫鬟觉得不该苛求了,不过姑娘开了口,她们还是没说话。

“那日我本来想派人告诉你,我错了,不该这样,对不起。”

景非翎又说了一遍。

他还是不知怎么解释。

“因为事情太急,我就忘了。”最后他决定用忘了来解释。

“忘了?”

叶蓁想打人,真的想打,想打景非翎这个该死的混蛋,一句忘了就行了吗?气死她了。

“嗯。”景非翎点头。

“你竟然说你忘了,你,我想打你!”叶蓁恶狠狠的。

“打吧。”

景非翎说。

“别以为我不敢打,我真打了。”叶蓁气得冒烟,恨恨的举起拳头就要往景非翎的身上打去:“你到现在就没想起来是不是?是不是没有看到我还不会找我?”

景非翎抓住她的手,低头看她,看出她眼中的气恼还有愤怒,他相信自己不管在哪里,只要知道了都会找她。

她又在他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混蛋,混蛋,有事也要和我说一声,我一开始还怕你出事,问了祖母才知道,我本来发誓再也不理你这混蛋了。”这混蛋心里到底有没有她呀,看他的行为倒像是有,可是。

叶蓁还是恶狠狠的:“今日我来看菁姐姐,正要去找个小帅哥,你放手,不要抓着我。”

“不许你敢。”

景非翎直接道,盯着她,脸色变得不好,他知道叶蓁这女人做得出来,不过还是放开了她:“以后不会了。”

“以后你要再敢,我就真的去找小帅哥,再也不理你——”叶蓁咬牙切齿,想到他来这里的目的:“你来这里是干什么?”

“接你。”

景非翎说。

“才怪,我可不信,你是不是。”叶蓁想说什么,想问他是不是找纪四叔。

“走,带你去吃烤鸭。”景非翎没有让她说出来,拉着她上了马车。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婆子丫鬟松了口气,景世子和姑娘好了就好。

不远处,还有一辆马车,周安玩味的看了一处好戏,他也是才得知了纪太傅护着菁华郡主的事,看了眼纪府的大门:“走了。”

------题外话------

这是昨晚的,今天会两更的。

推荐好友完结文:【暖宠成瘾之凌少凶猛】

他,是天子骄子,富可敌国,天下女人的梦中情人,无数男人的超级偶像,某女的出现后,摧残他的身心,他决定为民除害。

她,是豪门名媛,身份神秘莫测,突如其来的指腹为婚,她偏不承认这可笑的婚姻,某男的降临,她狂烈追求,虐小三,杀情敌,所向披靡。

传闻中他不好女色,性格冷僻,即便这样也抵挡不住众多花蝶,她便是其中一人。她为了求证谣言,以身作则,终于某天揭露他的狼身,她哀呼道,果然,要坚持群众路线,相信群众眼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