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退路出京(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面是谁?”吴三老爷坐着马车也到了纪府外面,看到了迎面过来的马车。

“三老爷,好像是威远侯府还有怀郡王府的马车。”马夫看了看对面,回过头来,对着三老爷道。

吴三老爷看着马车离开,没有说什么。

他要见菁姐儿。

“郡主,景世子来了,叶姑娘在门口碰到景世子一起离开了。”香草从外面进来,她送了叶姑娘,看向郡主。

萧菁菁看她一眼,景非翎?来了?想到叶蓁的话。

香草点头。

萧菁菁问了问,知道了,没有太久,嬷嬷进来,三舅舅来了,要见她。

“郡主,三舅老爷似乎还不知道后来的事。”

赵嬷嬷对着郡主。

“问一下四爷有没有有空。”萧菁菁开口,赵嬷嬷听出了郡主的意思:“郡主是想让四爷见三舅老爷?”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望着嬷嬷。

“好的,郡主,嬷嬷去问下四爷。”赵嬷嬷也觉得这样好,萧菁菁应了声。

赵嬷嬷去了四爷的书房,和守在书房外面的小厮说了一声。

吴三老爷等了一会,听到脚步声,转身一看,菁姐儿来了?一看却不是,似乎是永叔身边的小厮。

“三舅老爷,四爷请你去书房。”小厮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三舅老爷。

“永叔?”

吴三老爷开口,永叔也在府里?他以为永叔入宫去了。

“是,三舅老爷。”小厮又道:“三舅老爷请,四爷在书房里等舅老爷。”

“永叔。”吴三老爷还想说什么,他要见的是菁姐儿,菁姐儿呢:“菁姐儿呢?我有事要问一下菁姐儿。”

“舅老爷可以问四爷,小的奉四爷的命令来请舅老爷。”

小厮还是道。

吴三老爷想了想,觉得也对,点了一下头,让小厮带路,跟着去了永叔的书房。

到了书房,就看到永叔。

“三舅舅。”纪尧开口,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永叔,你,我有事要找你和菁姐儿。”吴三老爷没有说完,纪尧:“三舅舅还是进来说吧。”

“好。”吴三老爷进去了。

另一边,萧菁菁从嬷嬷那里知道了三舅舅去了四爷的书房,她等着,赵嬷嬷派人注意着书房的动向,还有送去茶水,看看四爷和三舅老爷说了什么,当然不可能真的打探到,一旦三舅老爷出来,就禀报给她。

“四爷的人先前出了府,黄嬷嬷几个多半已经——”赵嬷嬷忽然想起一件事和郡主说着。

萧菁菁能猜到。

赵嬷嬷也不仔细说,四爷去南边,贴身的都是郡主准备的,别的是她准备的,她和郡主说起来。

赵嬷嬷说着,萧菁菁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并不觉得胸闷了,这两日都没有了,她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

赵嬷嬷一看:“怎么了郡主?”

萧菁菁看出嬷嬷的担忧,笑了笑:“没事。”

过了一会,赵嬷嬷出去了一趟,三舅老爷从四爷的书房里面出来了,送茶水进去的丫鬟只听到三舅老爷问起传言。

赵嬷嬷和郡主都说了,萧菁菁等四爷过来,四爷派了一个人过来,一会就来。

赵嬷嬷才和郡主说了一下外面的情形。

四爷就来了。

萧菁菁看到四爷,四爷带着人进来,让人下去,赵嬷嬷也叫上香草梅兰下去了,等到人都下去,只有他们两人。

纪尧转着玉板指走到她的面前:“菁儿,你倒是聪明,让为夫见三舅舅,让为夫来嗯?”

伸出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萧菁菁抬起头来:“四爷,我以为三舅舅会离开。”

“谁知道没有?嗯?小丫头。”纪尧又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四爷,三舅舅是不是又是——”萧菁菁接着问,纪尧坐了下来,看着她:“差不多,想要知道?菁儿?”

然后告诉了她。

萧菁菁望着四爷,听着四爷说,三舅舅和她想的一样,只听说了一开始的传言,就跑来了,路上也没有派人去问,根本不知道后面的事,见到四爷后一直提出想见她,后来问传言的事。

是不是她做的,要是的话让四爷多担待,是她不懂事,才会做出那样的事,让四爷不要休了她,可以纳妾。

等到四爷说了事情的真相后,三舅舅知道真相后,方才尴尬的离去,再也说不出别的了。

纪尧又笑了笑。

“三舅舅让四爷纳妾?”萧菁菁觉得三舅舅什么也不问清楚就来,听到传言就认为是真的,从来没有真的想过她会不会做那样的事。

会尴尬的离开很正常。

“说是让我保留你的身份。”纪尧也是一笑:“怕我会不要你,休了你。”吴三老爷也是担心,不过也是不了解菁儿。

萧菁菁不高兴:“四爷当时和三舅舅怎么说的?”

“为夫说你不是那样的。”纪尧说出他的决定,萧菁菁注视着四爷。

吴三老爷没有想到事情和他想的不同,出了纪府,让人去打听,想要知道永叔是不是骗,打听到的和永叔说的一样。

他真的错了?错怪了菁姐儿?永叔说他应该知道菁姐儿是什么样的人,柔姐儿不想见他,菁姐儿现在也是,他不由失魂落魄。

*

顾府,顾瑶的祖母格外的生气,真是想打瑶姐儿一顿。

“也不知道事情会如何,纪宁和瑶丫头的事传开,就算不是真的,也不知道宫里是个什么意思,要是觉得瑶丫头品性不端。”她和一个婆子说着。

很气。

她让人去找瑶丫头,瑶丫头居然不舒服歇着了,没有过来,真是不知道怎么说,瑶丫头也是不听话,她这个祖母要见,也不来,她担心秦王和瑶丫头说了什么。

瑶丫头去纪府外面,纪永叔找了秦王,她想知道秦王和瑶丫头具体说了些什么,才好判断,才好决定。

看瑶丫头的样子,只怕不好,她也让人问过瑶丫头一起去的人,都说不知道,只有黛眉那个丫头跟着瑶丫头进去见秦王。

其他的人看到的是出来的瑶丫头,似乎摔了一跤,很是不好,瑶丫头要是不去害菁华郡主,也不会这样,要是真的丢了秦王妃的身份,被宫里怀疑——

宫里取消赐婚,瑶丫头不能再嫁去秦王府,才是大事,她心情格外的沉郁,到时候一切落空。

瑶丫头怎和叉不安份点,心情说不出的郁闷,担忧。

“老夫人。”婆子开口。

“去看下瑶丫头,让她来,就算不舒服又怎么,我有话问问她,她还有脸歇息,也不看看她做的,现在外面又是什么情形,她和纪宁的事可是众所周之了,不想办法,还想躲着,难道真要宫里下了旨才高兴?简直是,简直是。”顾瑶的祖母站了起来,对着婆子,沉着脸,冰冷的道。

瑶丫头就一点不怕吗?

还能稳得住,换成是她,早就忍不住了。

瑶丫头的名声现在算是完全坏了,宜妃娘娘派来的嬷嬷入了宫还不知道如何说!

她真气得想亲自把瑶丫头抓起来。

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是,老夫人。”婆子都不敢抬头。

“要是不起来,就用冷水泼!我还不信了,她还不起来!”顾瑶的祖母又跟着道,阴着一张脸,婆子应了是,老夫人的生气在意料中,瑶姑娘再不是从前得宠了,一旦失去秦王妃的身份,在府里什么也算不上。

她退了下去,顾瑶的祖母又想了想,有丫鬟进来,行了一礼,磕了头,抬起头来:“老夫人。”

顾瑶的祖母一问才知道是儿子过来问,显然是想问一问,顾瑶丫头过来没有。

瑶丫头要是过来就好了,一点也不听话,看看她现在,她这些年真是浪费时间在瑶丫头身上。

要是保不住秦王妃的身份,瑶丫头也别想得到好了,府里的盘算要是真的不行,只能另想办法。

顾瑶听了黛眉的话,知道外面已经传开她和萧柔柔几人算计萧菁菁的事,黛眉听说老夫人那边非常的不满。

老爷说不定一会又要姑娘过去。

姑娘之前不去,是说身体不舒服,之后呢,老夫人老爷一定知道外面的消息了,大公子还有夫人那边不久前也派了人来,夫人好像也听说了,姑娘让她和夫人派的人说一下,让夫人不要多想,没事。

夫人不知道是不是相信了,大公子是从府外回府,很担忧,要去找秦王殿下。

姑娘让她和大公子说不要去,有什么以后再说。

大公子还想见姑娘一面,姑娘谁也不见,大公子等了半天,留下几句,说会找机会见秦王殿下,让姑娘有事就找他。

府里几位庶出的姑娘一向和姑娘不对付的,也都来了,来看姑娘的笑话,因为宫里还没有下旨,所以不敢太过,姑娘不愿见她们,她们也不敢硬闯,不是很高兴的离开。

可要是宫里下了旨,就不一样了。

老夫人老爷还有府里和姑娘不对付的庶出的姑娘,不知道会如何看姑娘的笑话。

姑娘要是去找纪公子?

黛眉忽然想到姑娘要是离开,去越州和纪公子一起,是不是就没事了?就不用再管京城中的一切,她不愿离开姑娘她会陪着姑娘。

“姑娘。”

黛眉正犹豫着要不要把想到的说了,姑娘要是和纪公子一起,去找纪公子算是私奔,她知道定不会愿意,要是她她肯定愿意。

主要是姑娘还没有走到绝路,但宫里下旨,姑娘在京城不再有一席之地,她心中不停的想着,就是不敢说。

“叫我做什么?”顾瑶看向她,看出黛眉欲言又止的样子。

“姑娘,你说要是找纪公子。”黛眉犹豫着还是小心的说了出来,一边说一边注意着姑娘的表情,不敢多说。

“纪宁?”顾瑶问,挑了一下眉头。

“是,姑娘,京城不能呆,我们就离开。”黛眉小心翼翼的:“姑娘京城不行,还有纪公子,纪公子那么喜欢姑娘,一定愿意姑娘去的,一定等着姑娘,奴婢会陪都会姑娘,奴婢愿意一直服侍姑娘。”

到时候也能见到纪公子了,还有更多的好处。

“你是想要我私奔,去找纪宁?”顾瑶一眼就看出了黛眉的意思,居然叫唆她私奔,有些没有想到。

黛眉应该知道她的性子,还敢说出来,纪宁,纪宁。

“姑娘,我。”黛眉想说什么。

“还没有到那个地步,而且我也不会私奔,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该知道私奔是什么样,我不想成为京城的笑话。”顾瑶开口。

她要是私奔了,以后以什么身份出现在人前?

私奔是没有名份的,而且纪宁也不是她要的。

祖母还有京城的人会如何看她?

只会认为她真的和纪宁有染,只有不要脸的人才会和男人私奔,黛眉知道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要不是她,她会以为是想害她。

“姑,娘。”黛眉被姑娘的样子吓到了,说不出话来,她只是。

“我不会去越州!”顾瑶看了看她,看出她只是担心,淡淡的。

“奴婢怕,所以才会想着。”黛眉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纪公子那么喜欢,一定会好好对姑娘,姑娘虽然是私奔,奴婢相信纪公子不会那么认为。”

“不要说了,黛眉我不会私奔的,永远了不会。”顾瑶打断她的话,不让她再继续往下说:“纪宁也不是我要的人。”

黛眉明白了,不再说话,姑娘要的从来不是纪公子,可是她不是姑娘,不能替姑娘做决定。

去了越州和纪公子一起多好,姑娘不去,她也去不了,心中难过。

顾瑶又想起什么,黛眉看着姑娘。

“除了秦王,你说和谁一起可以不用再怕任何人?”顾瑶接着想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盯着黛眉。

“姑娘的意思?”黛眉有些不明白。

“你说我和谁一起,可以不惧任何人,可以站得更高,可以让这些人闭嘴?不敢再说什么!”顾瑶还是看着黛眉。

“奴婢想不到,奴婢笨,姑娘你的想法是?”黛眉一时之间想不到,也不知道姑娘已经想到哪里了。

纪公子知道姑娘此时的情形,一定会有办法的。

“谁比秦王身份尊贵?”顾瑶不知道自己想得对还是不对。

“太子殿下,还有皇上,晋王。”黛眉还是不明白,闻言,想到了几位,皇上肯定比秦王殿下尊贵,皇上是天下之主,黛眉才想到这里,就听到姑娘的话。

“皇上。”

顾瑶有了决断:“要是我成了皇上的女人,成了皇上的妃子,你说——”

“姑娘!”

黛眉吓到了,吓了一大跳,姑娘竟然想到皇上,姑娘是未来的秦王妃,怎么可能和皇上有什么,怎么能和皇上?

她不知道姑娘怎么想的,怎么能想到皇上身上,就算姑娘不再是秦王妃,也不可能的。

“皇上是真龙天子,是天下的主人,只要我成了皇上的女人,没有谁敢再说一句,再看不上我。”在顾瑶的心中,她还是更想成为秦王妃,她对秦王动了心,且她不甘心就这样失败。

她也不愿意秦王娶别的女人,更想亲自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可是她需要后路。

要是真的到了那一天,她走投无路,没有办法,她不如破罐破摔,为了报仇为了别的,有什么不可以。

“皇上不会要姑娘的。”黛眉连忙说。

“你怎么知道?秦王不是厌恶我,所有人不是看不上我,我要让所有人另眼相看,当然在这之前,要是有机会我也不会这样做,前朝又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为了报复。”

顾瑶心中有了盘算。

黛眉还要张嘴:“姑娘,事情不会那么糟糕的。”她知道了姑娘完全的想法。

陛下比姑娘大那么多。

“我要沐浴更衣。”顾瑶让黛眉去备水,她身上还有茶水干了的味道,以及胸口隐隐作痛,喉间也有腥甜,头上脸上都是有过茶水。

黛眉也想到自己被秦王殿下踢到地上滚了几圈。

还有请大夫的事。

顾瑶还是没有让她去请。

半晌,黛眉小跑进来:“姑娘,老夫人的人又来了,要见姑娘,还有老爷也派了人来。”把老夫人派来的人说的话说了。

“就说一声说我沐浴完就去。”顾瑶也知道不去祖母还有父亲不知道又会做什么,祖母显然是不耐烦了。

她必竟还要在府里,祖母和父亲一旦怒了,吃亏的只会是她,祖母和父亲不就是想知道她和秦王说了什么。

要是她成了皇上的女人,祖母和爹拿她也没有办法,娘还有大哥那里也不用被她连累。

“姑娘,你要去?”黛眉听到姑娘要去担心起来,她也知道姑娘不可能不去。

“只能去。”

顾瑶心中知道该说什么。

“要是老地从为难姑娘,说些什么,或者,姑娘到时候又怎么说。”黛眉还在说,顾瑶让她服侍她:“我想好怎么说了。”

“奴婢放心了。”黛眉这才安心,就算不知道姑娘想说的是什么,姑娘这样说代表不必她担心。

顾瑶问她水呢,备去哪了,黛眉才又想到,出去了一趟,和老夫派来的人说了声,黛眉又让人送了水。

服侍姑娘沐浴完。

姑娘身上都是秦王殿下扔掉的茶杯里的茶水,还有胸口看着姑娘,她想起姑娘咳血的事,姑娘的胸口倒是没有什么:“姑娘。”她怕姑娘又咳血。

自己身上隐隐作痛的地方都忘了。

沐浴后的顾瑶觉得舒服许多,不再像之前,只胸口还有一点痛,睥了黛眉一眼,知道她在担心她:“不痛了,放心,也不再咳血。”

黛眉才没再问,顾瑶倒是想起她被踢到地上滚过,问了起来,黛眉感觉了一下自己很好。

“姑娘那两张帕子。”那染血的帕子姑娘要一直放着?

顾瑶觉得黛眉没事就好,闻声:“烧了吧。”

黛眉松一口气。

梳洗打扮后,黛眉让人服侍姑娘,自己也沐浴换了一身,她才发现身上脏污的,头上还有草屑,不知道多少人看到。

会不会多想,她整个人舒服多了。

顾瑶收掇好,让她扶着她,出了门。

顾瑶的祖母听说了瑶姐儿会过来,才勉勉强强没有说什么,脸色还是阴着,看向儿子,顾老爷没有说什么。

顾瑶的祖母觉得瑶丫头这次倒是知趣。

沐浴完就过来,大白天的沐浴,她还有心思沐浴,她原是打算采取一点非常手段的。

打瑶姐儿一顿,也是教训。

儿子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不知道瑶姐儿怎么又想着要过来。

“老夫人,老爷,瑶姑娘来了。”一个丫鬟的声音响起,婆子也进来,顾老爷:“还不叫那孽女叫进来。”

“那就进来。”顾瑶的祖母脸色阴沉,来了不进来要做什么,还要她去接她?丫鬟退了下去,婆子站在一边。

顾瑶带着黛眉下一刻走了进来,黛眉心里是紧张不已的,后面的丫鬟婆子也是。

顾瑶清丽脱俗,见了礼,看不出有什么。

顾老爷看着这个孽女:“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还不跪下来。”顾瑶的祖母更是阴着一张脸,让顾瑶跪下,一边的丫鬟婆子看着瑶姑娘还有老夫人老爷。

黛眉更紧张,更担心,后面的丫鬟婆子跪在地上。

黛眉还是扶着姑娘。

顾瑶没有跪:“祖母。”

“给我跪下,瑶姐儿,你没有听祖母的话?瑶姐儿,你是越来越不听祖母的话了,你可知道你造成的影响,都要打你一顿。”顾瑶的祖母更阴沉。

“孽女,没有听到?”顾老爷也拍了一下手,啪一声响,手边的茶杯都被拍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父亲,祖母是为了外面的传言?”顾瑶平静的,黛眉心都跟着老爷摔到地上的茶杯跳动着。

“瑶姐儿你倒是知道,知道还这个样子,你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顾瑶的祖母气怒的指着她。

“不是是为了什么?”顾老爷更生气,手一抓,抓到了一个茶杯就扔出去。

顾瑶不会再不动承受,她躲开了。

啪一声响,茶杯摔到地上,黛眉紧扶着姑娘,后面的丫鬟婆子身上被泼上了茶水,顾瑶在被秦王泼了茶水后就决定再也不会忍让了。

就是父亲也是一样。

黛眉虽然和姑娘一起躲开了,可是心里更紧,老夫人和老爷哪会放过姑娘,还有。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不敢躲,在淋了茶水后,看到姑娘的样子,也跟着担心,一边的丫鬟婆子眼中多了什么。

“孽女你竟敢躲!”顾老爷怒了,手又一拍站了起来,指着瑶姐儿,就要走过去,他不过是让她听话,她居然敢反抗。

“老子打死你这个孽女!”顾老爷伸出了手。

“父亲不是想让女人带上你和祖母看中的陪嫁?”顾瑶抓紧黛眉的手,黛眉心惊肉跳,姑娘。

姑娘还不躲?

顾瑶心里还是怕的,可是她知道怕没有用。

“孽女!”顾老爷的手就要挥下去了:“看你还敢不敢躲老子。”

顾瑶只想说她为什么不敢,她敢,黛眉张大嘴。

“父亲,你和祖母担心什么,我知道,我有把握。”顾瑶一个字一个字:“祖母,父亲,我再怎么说还是未来的秦王妃,一日是,祖母父亲做了什么,宫里知道会如何想。”

“孽女你敢威胁老子?”顾老爷气极,只是他也有顾及,没有动手。

“只是说明白,父亲和祖母不过是猜测。”

顾瑶说。

“你以为你还能?”顾老爷恨恨的。

“为什么不能。”顾瑶道,黛眉佩服起姑娘来,丫鬟婆子则是惊讶。

“好了。”

顾瑶的祖母是想让瑶姐儿受一顿,不过打坏了就不值钱,也卖不了好价钱,无论结果如何,瑶姐儿除非彻底无用,还是要顾惜着,且看瑶姐儿的胆子大了,还有瑶姐儿的话,主要是瑶姐儿的话。

“娘。”顾老爷回头,手停了下来,顾瑶的祖母给了他一个眼色,盯向瑶姐儿:“说吧,秦王和你说了什么。”

顾瑶心头一下子松下来,黛眉终于感觉到姑娘是紧张的,和她一样。

半天后。

顾瑶走出来,脸上很不好看,黛眉想到老夫人和老爷的意思,姑娘是骗老夫人和老爷的吧。先稳住老爷和老夫人。

再有什么,老夫人老爷也不会再这样。

“姑娘。”黛眉侧过头来,注视着姑娘。

“扶我回院子。”顾瑶现在很不好,她的胸口还有有些痛,祖母还有父亲这里算是稳住了,可是。

还有以后。

*

吴老夫人从回来的人口中知道了一切,派人一一通知了,言哥儿那边,情况更好了。

永叔明日竟然要去南边,真是。

问了一下,知道永叔早该去南边了,因为菁姐儿留了几日,之前她也听说过,没想到这么快,明日宫里多半就会下旨,知道菁姐儿还有赵嬷嬷安排好了,才放心。

等到知道老三回府,好像是去了纪府,她沉下脸来。

让周嬷嬷去打听一下。

老三真是找不到事情做。

纪府,夜里,该准备的都早早准备了,萧菁菁拉着四爷,让四爷一样样看看,问过四爷,还有没有什么要备的,纪尧感受着小丫头的用心:“没有了。”

他也不是第一次去南边,南边天热,需要准备的并不多,以往他带的东西少得多,只要带点药丸还有必需的就行,哪里像小丫头。

小丫头就着他说的,又多准备了不少。

赵嬷嬷也帮着,劝了,要不然小丫头还不知道要准备多少。

每一样都恨不得他带去,他只是去看看,哪里需要带那么多。

赵嬷嬷还有香草几人站在一边。

“这些就够了。”纪尧还是认真的看了小丫头为他准备的行李还有别的东西,小丫头的一番心思,他怎可辜负,小丫头竟收拾了两个箱子。

“真的?”

萧菁菁还是问。

“小丫头,我又不是要呆三年五载的,以前我去,连这一小半也没有。”纪尧怕小丫头还不罢休,多了就真的带不了了。

他轻笑的凝着她,拉着她的手,很想拍拍她。

赵嬷嬷几人觉得郡主关心则乱,不过她们也没有出过远门,不了解,最远就是跟着郡主去庄子上,当然都要带。

不像四爷,只带一些轻便的,要是有个什么怎么办,好在有药丸。

萧菁菁也是这个想法,恨不能多带一些,怕四爷不习惯,像是用的穿的,纪尧又仔细的和她说了情况。

“去南边就是巡视一下,要轻装上路,就是这些为夫都要找人才能带着,再多点可不行,路上还怎么走。”

赵嬷嬷几人听着。

“明白了吗,菁儿?”纪尧又说。

“四爷,我是不是收拾得太多了?”这个时候萧菁菁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准备多了,四爷是轻装上马。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两个箱子的东西在她之前看来太少,最好再准备几个箱子,如今觉得多了。

四爷怎么带。

“不多。”纪尧当然不可能说多了,小丫头还不气到。

赵嬷嬷几人隐隐知道多了,听了四爷说的,他们就明白了。

“肯定多了,四爷,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我没没有像四爷一样轻装出门,要是多了四爷你就只取用得上的吧,别的就不要带了。”

萧菁菁怕四爷带上,到时候不方便。

她不高兴的说,自己收拾了那么久,要是都用不上,都是多余的。

“菁儿不要多想,真的不多,也不少,就这样就够了,好了,嗯?”纪尧打算转开话题了,不继续纠缠。

萧菁菁想像着四爷带着很多东西去南边,越发觉得自己收拾多了:“四爷。”

“东西都放着,明天再带。”

纪尧吩咐一边的赵嬷嬷几人。

赵嬷嬷几人行了一礼,应了是,看着四爷和郡主,纪尧逗了小丫头一下:“夜深了,该歇息了。”他在她的耳边。

萧菁菁脸一红,看了一下赵嬷嬷几人,发现她们没有看,才没有说什么。

这时她也明白自己收拾的多了什么,她想了想,觉得好些都是多余的,一开始就不该加进去。

“四爷,等一下,我知道多了什么了。”她望着四爷,拉着四爷的手。

“都说了不多。”

纪尧没想到小丫头还想着。

“四爷等一下。”萧菁菁还是说,吩咐嬷嬷还有香草梅兰把箱子打开,她一一挑出用不上的,赵嬷嬷几人心中了然。

她们也和郡主想到一起了,纪尧站在一边看,看着小丫头的动作。

“这也拿出来吧。”萧菁菁又检查了一遍,把必需的留下,想了又想,最后只余下一个包袱,两个箱子都空了。

看着这一只,赵嬷嬷点头。

萧菁菁虽然觉得太少了,简直就像是没有准备,还是回头:“四爷,你就带这些吧。”

“遵命,我的夫人。”

纪尧点头。

萧菁菁让赵嬷嬷几人把包袱交给四爷的小厮,小厮要跟着四爷去南边,赵嬷嬷几人也是知道四爷和郡主要亲热。

明日四爷可就要走了,她们行了礼退了下去。

萧菁菁再次回头:“四爷为什么之前还说不多明明就多了,四爷带不了,四爷知道的,还骗我,哄我。”

“怕你伤心,菁儿。”纪尧发现小丫头知道了,也不再哄着她,没想到他的小丫头这般聪明,一下子就抓住了主要的。

“四爷,你到时候难道真的都带去?”要是她不把没用的留下,萧菁菁心中想。

“会。”

纪尧很肯定:“想办法就是,菁儿的心不能辜负。”

“四爷。”

萧菁菁心很温暖,抱住四爷,仰头:“四爷我是不是很笨?”

“不,非常聪明。”纪尧摇头。

“笨才对,不然也不会准备那么多,四爷又想哄我。”萧菁菁撒着娇不满的。

“可是菁儿很快就发现了不是,不是聪明是什么,夫人很聪明。”

纪尧道。

“四爷,你。”

萧菁菁想到明日四爷就不在身边了,晚上也不在,成亲后她第一次和四爷分开,以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觉得难以接受。

“菁儿。”纪尧一下子亲住她,亲过后,抱起她,两人回到了内室,一起躺到床榻上,交卧缠绵。

诉说着心中的不舍,明亮的月光从菱木花窗外照进来,照到两人的脸上,细细密密的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四爷,快点回来。”

“好。”

第二日一早,萧菁菁很早起来,四爷也起来了,穿好了,笑看了她一眼。

她走上前,四爷练了剑用了早膳,还不等四爷进宫,宫里就来了人,是总管公公带着圣旨而来。

“奉天承运——”宣完了旨,萧菁菁跟着四爷一起,接了旨意,总管公公没有多留,回了宫里。

“四爷。”萧菁菁知道四爷就要入宫了,入了宫四爷就会带着人出京。

“菁儿。”纪尧也看了看她,带着侍卫还有小厮入了宫。

萧菁菁带着人送了四爷入宫,看着远远而去的四爷。

------题外话------

这章少了,下一章补,啊啊啊,手太僵了,开空调太闷,望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