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希望成功/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主你要去?”赵嬷嬷看着郡主,香草梅兰端了滋补的汤水进来,听到嬷嬷的话,也看着郡主。

想到郡主有了身子,她们都有些不敢相信。

萧菁菁点头。

“郡主还是过些日子再去吧,郡主可是有了身子。”赵嬷嬷马上说,郡主怎么能去,没想到四爷才走,郡主就有发现有了身子,这是好事,要是早一点发现,四爷出京的时候就能知道,一定会高兴,说不定就能留在京中陪郡主。

郡主现在正是要小心的时候。

郡主可不是一个人。

她知道郡主所想,可是心中的担心让她还是想要阻止郡主。

“嬷嬷,就算有了,也没有什么,何况还不能肯定。”萧菁菁感觉着小腹中的动静,手轻轻摸了一下,虽然她心中知道应该是有了,但也不用像嬷嬷说的那样。

“怎么会不能肯定,大夫已经说了,郡主,还是小心点,别大意了,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赵嬷嬷还是劝说着。

“嬷嬷。”

萧菁菁觉得嬷嬷太紧张,难道她一直哪里也不去?

“郡主听老奴的吧,四爷要是在也会同意,还有老夫人要是知道也会——”赵嬷嬷格外的紧张。

“嬷嬷我不可能一直哪都不去的。”萧菁菁道。

赵嬷嬷也知道。

“郡主。”香草梅兰端着汤水走近,赵嬷嬷一听,看了她们一眼:“汤来了?”

“是。”香草梅兰点头。

赵嬷嬷转向郡主:“郡主,汤来了,喝吧。”让香草梅兰端过来。

萧菁菁看着,知道又是嬷嬷吩咐的滋补的汤。

“郡主。”

赵嬷嬷见郡主不喝,又叫了郡主一声,叫香草端到郡主面前,接过汤递给郡主。

萧菁菁这才接过嬷嬷手上的汤,喝了下去,赵嬷嬷看着,放下心,等到郡主喝完,接过空碗给了香草。

“郡主要不等确定了再去?”赵嬷嬷接着又说。

“嬷嬷我觉得很好。”萧菁菁还是道。

“香草梅兰你们说一说。”赵嬷嬷想到一边还没有来得及退下去的香草格梅兰,看向她们,问起来。

“奴婢觉得。”香草梅兰看向郡主,话还没有说完。

“我真的没事。”萧菁菁就开了口,望着她们还有嬷嬷,赵嬷嬷知道劝不住郡主了,香草梅兰也没有再说。

赵嬷嬷让她们下去,香草梅兰退下。

“郡主要去,等准备好了,再去。”赵嬷嬷媚回目光,萧菁菁颔首,就在这时,有丫鬟的声音响起。

赵嬷嬷看了眼:“郡主,老奴去问下。”

萧菁菁点头,赵嬷嬷出去了,问了外面的丫鬟,原来是贺侧妃派了一个婆子过来,贺侧妃还有二姑娘四姑娘要来府里看姑娘,她心中有了想法,和丫鬟说了,让她下去,回了里面。

“郡主。”赵嬷嬷对着郡主,萧菁菁只望着她。

赵嬷嬷说了,凝着郡主:“郡主是等一等,等贺侧妃和二姑娘四姑娘来了,还是?贺侧妃和二姑娘四姑娘应该在路上的。”她是想郡主最好打消去吴府的念头。

“等一等吧。”萧菁菁想了一下。

“好。”赵嬷嬷开口:“老奴去说一声,还有贺侧妃派来的人,老奴让人招呼了。”

萧菁菁没说什么,赵嬷嬷等香草梅兰进来陪着郡主,然后才去吩咐下面的人。

老夫人那里,郡主早派了人去,安排了她才又再次回去。

“郡主要不要给四爷写封信,说一下?”赵嬷嬷提议,萧菁菁摇头,她在想法还是和之前一样,等确定了再写。

要是真的有了,这个孩子就是延续前世的那个,前世她的愚蠢害死了她和四爷的孩子,这一次,她不会了。

她会很珍惜,很小心,好好的。

这个孩子这一次来得太快太早,快得她没有意料措手不及的时候,她一直不知道前世她怀的女儿还是儿子,昨夜她想了半宿,愧疚悔恨。

赵嬷嬷没有意外郡主的话,郡主一直想要确定再看,老夫人二夫三夫人听到郡主找了大夫派人来问,郡主也只是说有些中暑,香草梅兰也不意外。

没有太久,贺氏带着二姑娘四姑娘坐着马车到了纪府。

花厅里面,贺侧妃带着二姑娘四姑娘,等着,萧菁菁从嬷嬷那里知道贺侧妃还有二妹妹四妹妹来了。

她带着嬷嬷还有香草梅兰到了花厅。

“大姐姐。”萧芸芸萧媛媛听到脚步声,一眼看到大姐姐,她们开口行礼,贺侧妃也站了起来,笑得爽利大方:“郡主,妾给郡主请安。”

“贺侧妃。”萧菁菁带着人进去,坐了下来,看向二妹妹和四妹妹:“二妹妹四妹妹都坐。”

“大姐姐。”萧芸芸和萧媛媛不由又道,坐了下来。

“二妹妹四妹妹长高了一些。”萧菁菁发现四妹妹长得最快,二妹妹还好。

“大姐姐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累到了?”萧芸芸和萧媛媛也望着大姐姐的脸色,担心的问起来,她们知道之前发生的事,顾瑶还有三妹妹想害大姐姐。

“是吗?”萧菁菁摸了一下脸:“昨晚睡得有些晚。”她随意的说道。

赵嬷嬷看了看郡主的脸色,她们竟没有发现,本来还担心的,听到郡主的话,才放下心,昨夜郡主多半是心里存着事一直没有睡,半夜才睡过去。

香草梅兰也想到了。

丫鬟婆子都抬起头看向夫人。

“大姐姐是。”萧媛媛不由开口,萧芸芸拉了她一下,萧媛媛一下子不敢再说了,萧芸芸看她一眼,又望向大姐姐:“大姐姐还是要多休息。”

“嗯。”萧菁菁点头。

贺氏这时也对着郡主,笑着:“二姑娘四姑娘心里也是念着郡主的,找上妾,妾也正好想来看下郡主,就带着她们来了,郡主是该多休息,不管有什么事都要休息好才有精神。”

赵嬷嬷希望郡主能听贺侧妃还有二姑娘四姑娘的劝,特别是姑娘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四爷不在府中,我有些不习惯才会晚睡。”萧菁菁颔首。

“郡马爷不在府里?”贺氏不知道,萧芸芸还有萧媛媛也不知道,看着大姐姐,大姐夫是入了宫还是?

“四爷出了京,宫里有旨,四爷去了南边。”萧菁菁开口。

贺氏这才知道,没有多问,知道郡主是不习惯才会睡得晚:“郡马爷不在,郡主更要休息好。”

“大姐姐。”萧媛媛还以为大姐夫是入了宫,大姐夫竟去了南边不知道何时回京,留下大姐姐一个人。

萧芸芸:“大姐姐睡不着也要睡。”

“我会的。”

萧菁菁道,赵嬷嬷心下一松,有人帮着劝一下郡主也好,看着郡主和贺侧妃还有二姑娘四姑娘又说了一会话,贺侧妃把带来的东西送上来。

“先前有人算计郡主的时候,妾不知道,知道已经晚了,好在郡主没有事,顾家那位姑娘也——郡主以后有事直接派人说一声。”贺氏开口提起先前顾瑶几人算计的事。

萧芸芸萧媛媛也从贺侧妃那里知道了:“大姐姐,我们知道的时候事情结束了,顾瑶是活该。”

赵嬷嬷觉得贺侧妃还有二姑娘四姑娘还算有良心,香草梅兰看着贺侧妃娘娘。

萧菁菁:“事情已经过去了。”

“妾和王爷写了信,不来看看郡主,妾不放心,信上妾说了一些,郡主好好的王爷也放心,不过。”贺氏这个时候又道:“王爷知道怕是会生气,三姑娘竟联合外人害郡主,王爷多半会写信回来。”

“四爷也写了信。”

萧菁菁知道贺侧妃的顾忌。

萧芸芸和萧媛媛凝着大姐姐。

“那妾就放心了。”贺氏笑了起来:“二姑娘的嫁妆,采买的去买了。”萧芸芸还是脸红,萧媛媛张了一下嘴。

“二妹妹。”萧菁菁看向二妹妹。

萧芸芸脸微红,萧媛媛也笑起二姐姐,贺氏也不多呆正要说:“郡主昨夜没有睡好,妾也不多呆了,郡主好好歇息。”

“我一会去吴府。”萧菁菁站了起来

“郡主去吴府是?”贺氏闻言,马上问起来,萧芸芸和萧媛媛也是。

赵嬷嬷注视着郡主,香草梅兰大概猜出什么。

萧菁菁:“外祖母派了人来,言哥儿没事了,我想去看看。”

“郡主要是不嫌弃,妾和郡主一起,去看看雾茫茫老夫人还有哥儿,二姑娘的事还要谢老夫人。”贺氏说了话,笑得爽利,萧芸芸和萧媛媛也巴巴望着大姐姐。

“好。”

萧菁菁点了头:“嬷嬷。”她转向嬷嬷,让嬷嬷去看看,贺氏也跟着看向赵嬷嬷,赵嬷嬷叹了口气,应了是。

退了下去,片刻马车准备好。

“嬷嬷,我去了,贺侧妃二妹妹四妹妹。”萧菁菁留下嬷嬷还有一些人,带着香草梅兰,赵嬷嬷不放心嘱咐了香草和梅兰,送到门口,贺氏也带着二姑娘三姑娘给纪老夫人请了安上了马车。

马车一共三辆,一前一后,动了起来。

往吴府而去。

赵嬷嬷送了郡主出门,回到竹园,就是让人去问一下碧衣那个丫头有没有闹,吩咐起丫鬟婆子。

马车里面,萧菁菁坐着,香草梅兰看了看外面,又看向郡主,心中担心,怕郡主不舒服。

萧菁菁看着棋谱,感觉到香草和梅兰的目光,抬了抬头:“你们太紧张了。”

“郡主,这一路不是都平顺的。”香草梅兰可是谨记了嬷嬷的话:“嬷嬷让奴婢护好郡主。”

“嬷嬷太过担心。”萧菁菁说。

“嬷嬷也是为了郡主好。”香草梅兰并不觉得嬷嬷担心过了,郡主可是不能出一点差错,待到马车不平的时候。

香草梅兰两人更是全神贯注,萧菁菁也担心,好在没有不舒服,吴府,吴老夫人等哥儿睡着了,看着礼哥儿媳妇。

太医大夫都把过脉,已经全好,没有一点事了,府里都是松了口气的。

太医和大夫今日算是最后一次诊脉了。

让人送了出去。

礼哥儿还有礼哥媳妇这些日子熬下来,都瘦了不少,快要熬干了,大房的人一个个都累得不行,老大媳妇老二媳妇也是。

就是几个小子几个丫头也都一样,老大老二还有各府也有派人来的,很是关心,宫里太后也过问了,她都一一派了人去。

她身上的骨头何尝没有熬脆,言哥儿这一通熬下来,更是瘦了不少,都快皮包骨头了,要快点补回来。

才多大的孩子,脸色都黄了,小小的人儿,瘦成这样,她看着就心痛,因为还小,倒是没有留下坑坑洼洼,好在熬过来了。

命大,也是有福气,没有小小就去了,让某些人阴谋得逞,就是她也是提起的心落下。

“礼哥儿媳妇这些日好好照顾着自己还有言哥儿。”其他人还好,只要补一补就好,言哥儿还要礼哥儿媳妇看着,不是那么容易补的,吴老夫人道。

“孙媳妇会的。”宁疏影精神还好。

吴老夫人也不再说,带着人走了。

还没有走出多远,一个丫鬟过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恭敬的:“老夫人,菁华郡主还有贺侧妃两位表姑娘一起来了。”

“菁丫头来了?还有贺氏,我还担心呢,想着派人接她过来,永叔反正不在京里,想着先和纪老太婆说一下。”

吴老夫人之前派人去的时候,就想过接菁丫头来府里。

想来菁丫头也想来看一下言哥儿。

“郡主是和贺侧妃几人一起来的。”周嬷嬷在一边道。

“也不知道怎么一起了。”吴老夫人马上说:“走吧,先见她们,再说。”

说是这样,还是让人去和礼哥儿媳妇说了声,菁姐儿来了,可能会来看言哥儿,回到院子里,吴老夫人就看到了菁姐儿还有贺氏芸丫头以及媛丫头。

“外祖母。”

萧菁菁带着香草梅兰看着外祖母。

吴老夫人带着人走过去,笑着:“都来了?”目光仔细看着菁丫头。

萧芸芸和萧媛媛也跟着道,行了一礼,贺氏则是爽利大方:“妾去看郡主,听说郡主要过来,哥儿好了,妾就跟着一起。”

“又没人让你不来。”吴老夫人很高兴,笑了起来,白了贺氏一眼,贺氏倒是会说:“你要来就来,又没人嫌弃你。”

“妾怕来得不合适。”贺氏上前扶住老夫人,身后的丫鬟婆子行礼,萧芸芸和萧媛媛也上前去。

“哪里会不合适。”吴老夫人摇头,再次看向菁姐儿。

萧菁菁看着外祖母的目光,走过去,扶住外祖母另一边,周嬷嬷让出位置。

香草格兰心中担忧。

“走吧,进去。”吴老夫人看了菁姐儿一下说,带着人进了里面,坐下后,拉着菁姐儿,问了一下永叔这一去去多久,先前的事半点没有提。

没有必要提。

萧菁菁回答了。。

“永叔不是第一回去南边,你不用多想。”吴老夫人又安慰,萧菁菁点头,吴老夫人看她是真的没事心头放松。

贺氏也坐下,萧芸芸萧媛媛站着。

过了会,吴老夫人又和贺氏说起话来,贺氏主要是谢吴老夫人,吴老夫人看到萧芸芸才想到她的亲事,听着贺氏说起准备的嫁妆。

“这些天言哥儿不好,我也没有心思,倒是耽搁了。”吴老夫人不禁一笑,看着芸丫头。

“老夫人为二姑娘做了不少,够了,老夫人也该休息。”贺氏一听道。

萧芸芸脸又红了,萧媛媛看着二姐姐。

“陈家那边,等过几日,我去问一问定情礼还有交换庚帖,下聘等的事。”吴老夫人点头又摇头。

“那就多谢老夫人了。贺氏笑。

萧芸芸脸更红,萧媛媛觉得二姐姐太害羞了。

“媛丫头芸丫头也算是我的外孙女。”吴老夫人睥了一下菁丫头,萧菁菁想到的是宝珠郡主和她说的话,一会她会和外祖母说,几位表妹

贺氏也看了郡主,提起哥儿的事,吴老夫人把言哥儿的情况说了,连叹了几口气。

萧芸芸萧媛媛没有料到。

“哥儿也是受了罪,不过好了,只要多补一下,好好照顾就会好起来。”贺氏开口,吴老夫人点了几次头。

萧菁菁正要说什么。

“菁姐儿要不要去看看?”吴老夫人看出了菁姐儿的想法,扫了她们一眼。

“外祖母我要去。”萧菁菁道。

“嗯。”吴老夫人嗯了下:“外祖母带你去看看。”

萧菁菁这才不再说,吴老夫人还没有问贺氏还有芸丫头媛丫头,她们倒是自己提出来。

一行去了大房,看了言哥儿。

萧菁菁看着,吴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菁姐儿。”没有让人抱出来,言哥儿还在睡着。

还是好好养着。

萧菁菁心疼,言哥儿小脸小了很多:“外祖母。”

“好了,言哥儿算是好的了。”吴老夫人再次拍了拍她,萧菁菁也知道,贺氏没有出嫁前经历过一些,知道天花不是都能熬过去的,言哥儿能熬过去已经很好,尤其是这么小,瘦了只要补补。

萧媛媛没看过这么瘦弱的,萧芸芸听着大姐姐和吴老夫人的话。

“表嫂,言哥儿还要你照顾,你也瘦了很多,要好好养一养,不要先累倒了,到时候。”萧菁菁对着表嫂。

宁疏影:“表妹,我会的,为了言哥儿也会,贺侧妃,两位表妹,谢谢你们来。”

“表嫂,这是应该的。”萧菁菁又看了一会言哥儿,贺氏也点头,萧媛媛萧芸芸一见点头。

“好了好了,你表妹说得对。”

吴老夫人插了话。

“孙媳妇会的。”宁疏影开口。

“菁姐儿走吧,言哥儿才睡不久,等到满月的时候你再来看。”吴老夫人目光落在言哥儿的小脸上,心疼不已一边让菁姐儿跟她走。

“到时候我再来看言哥儿还有表嫂。”萧菁菁说,宁疏影让人送了祖母还有表妹等。

“言哥儿,娘的哥儿。”

回过头来,宁疏影看着言哥儿,萧菁菁和外祖母又回了院子里,贺氏几人走在后面。

“今日。”吴老夫人正要说什么,无意之间转头,忽然发现贺氏脸色不是太好,不知道是怎么了,她看着贺氏:“贺侧妃这是怎么了?”萧菁菁也发现了。

萧媛媛拉着二姐姐的手,脸上带着惊讶,萧芸芸眼中有担心。

贺氏扶着身边婆子的手,很快抬起头来,发现老夫人看着她,郡主还有四姑娘也是,二姑娘则是带着担忧,她对二姑娘的印象好了不少。

拿出帕子擦了一下嘴:“老夫人怎么看着妾?”

“你刚才的样子不对,是不好还是?”吴老夫人问起来,周嬷嬷猜测着。

“就是有些胸闷气短,还有一些不舒服。”贺氏知道郡主还有老夫人等着,对上老夫人郡主的目光。

扶着贺氏的婆子想开口,贺氏握紧她的手。

“胸闷,气短?”吴老夫人听到,皱了皱眉:“多长时间了?怎么突然这样?是不是哪里不好,要不找个大夫来?”

“不。”贺氏想说什么,还没有说出来,她又捂住嘴了。

“贺侧妃。”萧芸芸担心的上前,萧媛媛也跟着二姐姐。

萧菁菁不知为什么觉得胸闷气短很熟悉,她想着,自己并没有觉得胸闷什么的,香草梅兰则是想到郡主也是这样,可是郡主是有了身子,贺侧妃难道也?

贺氏又呕了两下。

“这还叫没事,去请大夫进府。”

吴老夫人看到这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直接开口,看向周嬷嬷,周嬷嬷接收到老夫人的目光,明白老夫人的意思,马上去了,去请大夫。

萧菁菁看着周嬷嬷去的方向。

吴老夫人想着想着,看了菁姐儿一眼,好在菁姐儿成亲了,芸丫头和媛丫头看着还不知道。

香草梅兰更惊奇了。

“老夫人。”贺氏呕了两下,才算是好受了些,她抬起头来,知道老夫人去叫了人,也不再多说:“多谢老夫人。”

“不必,你也是,都这样怎么不让我请大夫。”吴老夫人看了贺氏一下:“是不是早就?”必竟是过来人,有时候只要想到就想到了。

“老夫人,妾心中其实有些猜测,但想再等一等。”

贺氏笑了一下,明白老夫人看出什么,她也没有想瞒着,扶紧身边婆子的手:“妾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前些日突然就这样,妾心里也没有底。”

贺氏身边的婆子这次看向老夫人。

“进去坐着,等大夫来吧。”吴老夫人想到菁姐儿还没有身子,贺氏倒是可能领先,萧菁菁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香草梅兰很想说话,萧菁菁看了她们。

“好,老夫人。”贺氏扶着婆子的手。

萧媛媛没有听明白。

萧芸芸隐隐感觉到什么,拉了四妹妹一下。

到了里面坐下,吴老夫人心里不免变得复杂,女儿就留下菁姐儿,没有什么福气,该享受的福气一点都没有享受到,那会女婿安郡王虽只有女儿一人,可是终究意难平,尤其是女儿去得早。

倒是受了不少委屈,女儿一去,女婿安郡王有儿有女,不过都是庶出。

贺氏要是真的有了,也是喜事,算了,罢了,吴老夫人看着贺氏,贺氏也是她挑的,又得菁姐儿看中,反正菁姐儿成了亲,有永叔在,就算生了儿子也没什么,菁姐儿也继承不了安郡王府,也要便宜那些庶出的。

也是女儿不争气,没有留下嫡子,只怕以后女婿安郡王更是记不得女儿了。

贺氏倒是命好,福气也大,才入门多久,女婿安郡王又不是经常在京城,只是偶尔才回京,就有了身子。

这一想,她更是急菁姐儿了,女儿没了,就只有菁姐儿,希望菁姐儿有了生个儿子。

“老夫人,妾没想到会突然胸闷。”贺氏道。

“你啊,不过你没有经历过很正常。”吴老夫人道。

萧菁菁注视着。

萧媛媛还是不明白。

“老夫人。”周嬷嬷走进来:“老奴让人去请了大夫,想来不久就会来了。”

“好。”

吴老夫人说了一个好字,让丫鬟倒茶来,时间过得很快。

“老夫人。”丫鬟端茶倒水,送了进来,吴老夫人挥手,示意她们送上来,丫鬟送了茶水,退了下去。

吴老夫人端起茶水,示意都喝,贺氏是奶子,萧菁菁正要喝,香草梅兰欲言又止,萧菁菁放了下来。

“老夫人,大夫来了。”喝完茶,周嬷嬷出去了一下,回来,原来是大夫来了,纪老夫人马上让请。

周嬷嬷出去,大夫跟着进来了,吴老夫人一看,直接说了症状,看向贺氏,让大夫看看。

大夫行了礼,把起脉起来,当然是隔着帕子,把完了一只手,又把另一只手。

吴老夫人又希望贺氏有,又希望没有,周嬷嬷等着大夫把完脉,询问。

萧媛媛还在猜着,萧芸芸目光移到贺侧妃身上。

贺氏带着笑,她身边的婆子有些紧张,萧菁菁神色平静,香草梅兰站在郡主身后。

大夫不一会把完了脉。

“不知道?”吴老夫人开口,周嬷嬷跟着问。

“这位夫人是喜脉,滑脉,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大夫明确的说了出来,在他把出的脉像看来二个月的样子了。

他也一并说了。

“这位夫人的脉像不错,身体也好,胸闷,是害喜的症状。”

“喜脉。”

吴老夫人真听到,还是有点不愿意接受,她的女儿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福气还有命?周嬷嬷感觉出老夫人的情绪,问起来。

大夫都一一说了。

贺氏是喜悦的,她求的终于来了,二个月,那就是郡主成亲的那个时候她就有了,她心中高兴。

她身边的婆子也高兴。

萧媛媛有些不相信,贺侧妃有喜了?萧芸芸没有意外,想到的是阿弟,还有姨娘的话,贺侧妃早晚都会有喜。

萧菁菁想到大夫口中的月份,香草梅兰心中啊一声,果然和郡主一样。

郡主和贺侧妃一起有喜,这,这,辈子不是?不过贺侧妃比郡主早点,郡主的脉像还不能确定,而贺侧妃能确定,快二个月了。

贺氏高兴过后想到老夫人,她是聪明的人,心里担心老夫人会有介蒂,正要说什么。

“没事就好,你以后好好养胎,不要到处乱走了。”吴老夫人不是小气没有气度的,她之前只是想到女儿,想完了,她道。

“妾会的,郡主说不定也有了。”贺侧妃笑着说,旁边的婆子心头松口气,老夫人没有介意。

“她啊。”

吴老夫人果真高兴起来,想让大夫看一下,又没有,萧菁菁没有说什么,香草梅兰差点把郡主有喜的事也说了。

萧媛媛也想起大姐姐成亲二个月了。

萧芸芸:“大姐姐才成亲不久。”

“嗯,最好是半年后再有比较好,现在永叔又不在。”吴老夫人赞赏的看了芸丫头一下,开口。

同时示意周嬷嬷让大夫开下方子,送大夫出府,周嬷嬷应了,大夫行了礼出去。

“你回府了,就给女婿写封信,喜事还是早点告之。”

吴老夫人看大夫走了,朝着贺氏。

“妾会的。”贺氏应声。

“你也不小心,既然感觉到就该早点找大夫或请太医看一下,这次也不该过来,好好养着,过了三个月再说。”吴老夫人再次责怪起来。

“妾身体好得不行。”贺氏说。

“你现在是好,以后呢,有了身子就不是一个人了。”吴老夫人不以为然,香草梅兰多想郡主也听进去。

*

“菁姐儿,贺侧妃有了喜,你父王知道定会高兴。”贺氏还有芸丫头媛丫头先走了,吴老夫人留下菁姐儿。

等到人都退下,她看着菁姐儿道,叹着气道,再想到贺氏有喜的事,她依然有些不能接受,心思难言,她想到了很多,怕菁姐儿心里不好受,摸着摸菁姐儿的头发,贺氏生下这个,就是最小的,女婿安郡王哪里有不疼的,到时候连带对菁姐儿的疼爱也要分薄几分,她怎么会不心疼。

“祖母,这有什么。”萧菁菁豁达一笑。知道外祖母是在担心她,她不想让外祖母担心。

何况她也真的不在意。

贺侧妃还年轻。

“菁姐儿心胸开朗,外祖母倒是多此一举了。”吴老夫人一见,看着菁姐儿豁达的笑容,也被感染,心胸一下子开阔不少。

也不再叹气和多思了。

菁姐儿能看开,她活了这么多年难道还不能看开?

“外祖母想太多了,不如我家菁丫头了。”

“外祖母也是为了我好。”

萧菁菁想到自己的情况,不好意思,她拉着外祖母的手,望着外祖母。

吴老夫人笑容加深:“外祖母就怕你受一点委屈。”

萧菁菁:“外祖母,我。”

“菁姐儿想说什么?之前就看你想说话。”吴老夫人是知道菁姐儿想说什么的,笑拍了一下她的手。

“外祖母,我可能也有了。”萧菁菁脸红了起来,望向外祖母,手放在小腹上。

“有了?”

天老夫人愣了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其中的意思,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拍了一下手,一下子站起来,看着菁姐儿:“你说?”目光看向菁姐儿的肚子。

“外祖母,还不确定,不过。”萧菁菁把她的症状还有昨日大夫说的告诉了外祖母,站了起来。

“菁姐儿你可小心一点,要是有个万一。”吴老夫人一看,就怕她的菁姐儿哪里不好,按住她,让她坐下,她也知道自己太激动了,坐下来,看着她的小腹:“大夫就这样说,没有找太医看看?还不明显?要再等等?以后少入宫,少走动。”

“外祖母,我很好。”萧菁菁看出外祖母担心,把想法一并说了。

“嗯。”吴老夫人也是紧张了,上下打量菁姐儿的样子,再回想,菁姐儿没有说错,她看着就好。

不像女儿当初,怀着菁姐儿就不是很好。

她和赵嬷嬷一样的想法,菁姐儿肯定是有了,哪怕大夫只是一说,还不肯定,还要过阵子确定。

“菁姐儿你一定是有了。”她先前也是受了影响,才会格外紧张,渐渐的她冷静下来,不过还是高兴的,她的菁姐儿有身子了,只有身体好才能生下健康的孩子,她相信菁姐儿会的。

不过永叔才走,菁姐儿就有了,真是!

永叔还要一阵才知道。

“外祖母,到时候就知道了。”萧菁菁心里也是提着的。

“外祖母请大夫来的时候,菁姐儿你该说的,一道看看,怎么不说。”吴老夫人想完了,开口,要是菁姐儿说了,她也会让人准备点滋补的汤水,也不会让她来。

“外祖母,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好,很好,菁姐儿。”吴老夫人明白,都明白,就要安排人炖点滋补的东西,萧菁菁告诉外祖虚构昨日到今日来前用守了。

吴老夫人才作罢,又交待着有了身子该注意的,回去后,乖乖在府里,不要东跑西跑,有些能吃有些不能。

萧菁菁都听了。

好半天,吴老夫人才停下来,回想着还有没有遗漏的,萧菁菁都记住了。

“等下我让周嬷嬷记起来,给你,你拿回去。”

吴老夫人怕自己哪里漏了。

萧菁菁没有拒绝。

“外祖母,有一件事。”萧菁菁说起昨日入宫的事,吴老夫人听她一说,才要问,萧菁菁望着外祖母。

“外祖母,昨日我从宝珠郡主那里知道,姑母想让宝珠郡主嫁给秦王,但皇上有另外的人选,就是雲表妹。”

“雲丫头?”这是吴老夫人没有想到的。

“对,外祖母,皇上看中了雲表妹,可能会把雲表妹——”后面的萧菁菁没有说。

吴老夫人都懂。

“菁姐儿,幸好你说了。”

“外祖母,雲表妹还没有定亲吧,不知道你?”萧菁菁问起来。

“嫁给秦王倒是不错,只是还是算了,秦王可是有宠爱的宫人,再加上雲丫头的性子,要是换个人还有可能,雲丫头不是受得了委屈的,再加上太子。”

吴老夫人道。

萧菁菁听出了外祖母话中的话。

“不知道皇上是不是有意的,要是有意的,就是知道吴府是支持太子的,想。”还有一个原因多半是因为菁姐儿,吴老夫人没有说。

“外祖母打算怎么做?”萧菁菁其实也想到了。

“主要是不知道皇上何时下旨,还有是不是定了,怕入宫求的话,适得其反。”吴老夫人皱眉,也担心。

“要不我再入宫问下。”萧菁菁提议。

“宫哪里是说入就入的,菁姐儿你不用想,外祖母会和你大舅舅还有二舅舅商量,你唯一要做的就是顾好自己还有孩子。”吴老夫人不再去想。

而后一叹:“想不到长公主有这心。”

她倒是希望长公主能成功,这样就没有雲丫头的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