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是否太过/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虽然早有所料,不过听到还是有些没想到。

要是这样就说得通了。

崔老夫人更是气,嘴唇都气得发抖。

崔氏的嫂子扶着婆婆,小姑子做了这样的事,难怪害怕,畏罪自尽,菁华郡主竟有了身子,这是她们没料到的,外面也没有人知道,想来纪家不想太多人知道,崔氏的大哥二哥脸色也不好,问起来。

崔家其余的人面面相窥。

纪大老爷看着大舅子还有二舅子。

“我没想到——这个孽障!”

怪不得会怕被休自尽,崔老夫人在一边听了,气了一会,摇了摇头,过了片刻才好些,看向女婿,沉着声音,她同样意外菁华郡主有了身子,这可不是小事。

纪家不让人知道,这次多半也是她们上门质问,要解释,怕他们会不依不饶,闹将起来才会告诉他们。

菁华郡主也没有做什么,女儿居然下手,宁哥儿和菁华郡主的事都是过去,她也劝过,可是。

简直糊涂,纪家的规矩一向严。

一家人还算计,陷害,还是在菁华郡主有身子的时候,差点害得菁华郡主滑胎,要知道那可是菁华郡主,怀的也是纪家四房,纪四的。

崔老夫人一想到女儿自尽,心中难受,就算再如何也不该自尽,活着就是好的:“老身要是知道会留下人。”

“崔氏不是第一次对四弟妹动手。”纪大老爷这时又道。

“这。”

崔老夫人气极了,说不出话,崔氏的大嫂二嫂扶着婆婆,看着婆婆,劝着婆婆,眼看婆婆不对,崔氏的大哥二哥脸色变得很难看,自己妹子真的错了。

就因为这样就要休了自已妹妹?

自己妹妹是不对,可是菁华郡主并没有滑胎。

纪家是不是太无情了,要不是这样,也不会吓得妹妹畏罪自尽,他们想问。

崔老夫人差点气背过去,她只想说活该。

“妹妹是错了,可是。”崔氏的大哥二哥想完开口,还没有说完。

“住嘴!”崔老夫人截住了他们的话,脸色沉着,崔氏的嫂子也看向相公,崔老夫人同样看着他们。

崔氏的大哥二哥没有再说,心中还是觉得纪家过了。

对于崔老夫人来说,纪家过不过先不说,她当然也觉得过了,不过,还有别的。

“菁华郡主有了身子,不知道此时如何?”崔老夫人被儿媳妇心中想了很多,想到一件紧要的事,女儿想害菁华郡主,菁华郡主如今如何了,望向女婿,想要知道菁华郡主此时的情形。

崔家的人一听也都看着。

“崔氏做的不止这两次,四弟妹运气好早一步发现,找了太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娘知道后派人查了,抓出崔氏,崔氏心太狠辣,四弟妹从来没有得罪过她,四弟的情况岳母更是知道的,难得娶了四弟妹,四弟妹有了喜,四弟还不在京城,崔氏所作所为不堪为妇,娘生了气,纪家容不下这样的。”纪大老爷开口:“岳母想来明白,娘不想留崔氏在府里,想让她去庙里好好祈福,娘问是想休了崔氏还是,崔氏见事情败露,畏罪自尽了,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岳母。”

也算是交待。

“原来是这样。”崔老夫人深吸一口气。

她何尝不知道,站在纪家的角度是这样,可是她不是,她也是当娘的。

崔家的人脸色都不好。

“是我教女无方,好在菁华郡主没有事。”崔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说,女儿为什么就这么傻呢,她不由又想到。

还有,就这样,纪家就要休了女儿?宁哥儿和馨姐儿可还在,纪家再怎么也该为宁哥儿馨姐儿想下,没有娘的孩子哪里会好,说到宁哥儿馨姐儿,她觉得纪家不该把馨姐儿送去庄子里,她也想打听,可是打听不到。

女儿心中一直忧心着,宁哥儿还好,是去读书,内里是不是被纪家流放谁也不知道,这些先不说,纪家可以禁女儿的足,也不该休弃,女儿也是守过孝的,被这样休离,让女儿怎么活。

再看事情败露,想得多了,自尽很正常,

可以说女儿的死都是纪家。

崔老夫人也知自己想法偏颇,可是她忍不住。

崔家别的人心中也想到更多。

“既然菁华郡主没有,为什么一定要休离,不然也不会如此。”崔老夫人禁不住。

“岳母,要是再有下一次呢,四弟妹的安危最重要。”

纪大老爷道。

“可。”

崔老夫人心中还胆存着不舒服还有别的,崔家的人也大致是这样的想法,也有不同想法的。

“就是为了馨姐儿宁哥儿也不该。”崔老夫人还是说了出来,心里抱怨是有的。

崔家人不少人点对。

“崔氏做的还有不少,每一件都是害人的。”纪大老爷看着岳母还有崔氏的大哥二哥,让一边的婆子把崔氏做过的都一一说了出来。

婆子上前一步:“大夫人在的时候。”把大夫人做的都说出来,她参与了审问木嬷嬷樊嬷嬷,大夫人做的都知道。

大老爷让她说,她便说。

老夫人和大老爷都和她说过。

“妹妹。”

崔家的人闻言最心虚。

崔老夫人脸色沉到极点,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办法说了,女婿说得这样明,很想在女儿没有自尽前找到她,问她,这些手段,谁教的,她想到木嬷嬷还有樊嬷嬷,她们就没有提醒?

想到女儿对木嬷嬷樊嬷嬷的情况,两个嬷嬷的性情,摇头,她们是女儿的奶嬷嬷和教养嬷嬷。

在她发现女儿养成现在的性子,担心嫁到纪家过得不好,给了女儿,木嬷嬷还好,她最看重的是樊嬷嬷,想让女儿多听樊嬷嬷的,木嬷嬷算是陪着女儿,一开始还好,女儿听樊嬷嬷的,后来木嬷嬷得了女儿信任,樊嬷嬷倒是不再跟在女儿身边,那会她就知道不好,这些年她知道女儿更信木嬷嬷,提醒过女儿。

没有用。

她问了出来:“木嬷嬷樊嬷嬷还有正院的人?”

崔家的人都想知道。

纪大老爷:“她们没有服侍好主子,还帮着害人。”他说出了正院的一干婆子丫鬟的下场。

“应该的。”

崔老夫人叹气更深,崔家的人有些想到,有些没有。

崔老夫人知道女儿身边的都清除干净了,理由也好,她见不到,找不到,很多事就无法清楚明白了。

要是纪家布的局——

“岳母还有什么想问的?”纪大老爷直接又问,崔氏的大哥二哥不没有开口,崔氏嫂子听到婆婆又开口。

崔家老夫人:“不知道老夫人?”她还想见一下,之前有人去了,还没有回转。

“娘。”

纪大老爷才要说,一个婆子跪在门口,行了一礼,都看到了,崔老夫人眼中闪过什么。

崔家其他人也看着,纪大老爷让婆子进来,婆子进来,又行了一礼,抬起头来:“老夫人不舒服,不来了,老夫人这两日不高兴,大夫人的事让老夫人不好过,还有四夫人。”

婆子看着崔老夫人。

“这样。”崔老夫人心中料到,她也不好强求什么,原打算见了老夫人说一说,罢了,女儿已死,见了纪老夫人也无用,纪老夫人明显不想见崔家的人,纪老夫人可能被气到了,崔家的人也看出什么。

“娘因为崔氏不高兴。”纪大老爷加了句。

崔老夫人觉得没猜测,崔家也是。

“让娘好好休息吧。”纪大老爷看向跪行着的婆子,婆子又磕了一个头:“老夫人让大老爷把该说的都说了。”

“让娘不用担心。”纪大老爷说。

“是,大老爷。”婆子行了一礼,纪大老爷让她下去。

下一刻他收回目光,对着崔家老夫人:“岳母。”

“姑爷。”

崔老夫人说。

“姑爷,你应该写好了休书,不知道在哪里,以后纪崔两家也不再是姻亲,我想看一下休书,既你休了,还有尸身,不知道?”

崔家老夫人跟着又问,女婿也是狠的,女儿死前想休了女儿,女儿自尽了,还是休了。

纪大老爷:“岳母要看,我自会让人取来,岳母请稍等就是。”说着叫了小厮进来,在小厮行礼后,吩咐了小厮,小厮退下去。

“至于尸身,娘可以亲自派人去庙子里,娘也派了人去,接回京,岳母看看怎么。”纪大老爷在小厮下去。

“不知道在哪个庙?”

崔老夫人当下问,纪府是完全不管了,是不再做什么了?真是够无情。

对此崔家人是不高兴的。

“离京城有些远山上的一处庙子。”纪大老爷道,并不在意崔家人是不是高兴,崔老夫人还要再问。

“那我派人去吧。”

崔老夫人也不放心,把女儿的尸身带回去,纪家不认女儿,让女婿休了,女儿不知道是不是还不甘。

她派了人,叫了一个信任的人来,让她和侍卫说一声,带着人去,不知道女儿的尸身怎么样。

“菁华郡主是尊贵,可,人都死了,姑爷也该消气了,怎么还。”崔家老夫人开口。

语气中有淡淡不满。

“岳母觉得崔氏做得对?”

纪大老爷回问。

崔老夫人也无法说什么,崔家人张嘴。

“不管如何,看在馨姐儿还有宁哥儿的身上,姑爷也不该。”崔老夫人又一次说:“以后馨姐儿和宁哥儿就没有娘了。”

“对。”崔氏大哥二哥点头。

“馨姐儿疯了。”纪大老爷道。

“疯了?”

崔家人崔老夫人怎么也没料到。

“事情还在查。”纪大老爷说,崔老夫人很多想问。

“老爷。”

之前的婆子去而复返,进来。

纪大老爷看着:“何事。”

“老夫人身边的张嬷嬷过来了。”婆子行了一礼。

“让张嬷嬷进来吧。”纪大老爷一听。

张嬷嬷进来了,朝着磊老爷,行了一礼,又看向崔老夫人,说了什么。

*

竹园里面,萧菁菁知道了婆婆的安排,也知道崔氏娘家来了人,婆婆没有见崔家娘家来的人,大伯见的,崔氏的尸身还在庙子里。

不知道怎么样了。

赵嬷嬷问了下进来,看了香草梅兰,对郡主:“郡主,崔氏的娘家人还没有走,老夫人身边的张嬷嬷去了。”

“嗯。”

萧菁菁点头。

“老夫人派了人去庄子上查馨姑娘疯了的事。”赵嬷嬷又说。

萧菁菁没有问,等着嬷嬷说。

“郡主老夫人的人查不到什么。”赵嬷嬷道,安排的人都是忠心的,收买的人怕老夫人定罪,也不可能招出来,她想了一下没有需要担心的。

萧菁菁应了一下。

“碧衣那个丫鬟找不到,老夫人也知道。”

------题外话------

这一章少点,三四点时会有一章五千左右,晚上还有一章四五千,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