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恶毒想法/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奴婢想吐,郡主你呢。”

“不要去想,就当没有看到。”萧菁菁更想吐,只是忍了下去。

香草梅兰觉得郡主说得对,郡主有了身子,更容易:“郡主,是奴婢不好,不该提,你。”

可是还是忍不住想,外面有不少人,都不觉得想吐吗。

“忘了我刚才说的。”萧菁菁淡淡的。

香草梅兰知道错了,张了张嘴,想要请罪。

萧菁菁看向马车外面,派去那边的侍卫还没有回来,不知道?

“郡主回府才安全。”香草梅兰见状也看出去。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郡主,属下送你先回府再说。”侍卫的声音从外面响起,香草梅兰对视。

“好。”萧菁菁开口。

香草梅兰松口气,回府就安全了,萧菁菁眼中闪了闪,让香草梅兰告诉侍卫,有消息报上来,香草梅兰一听忙和外面说了。

侍卫应了是。

萧菁菁看着,马车的车帘在香草梅兰转回头后放下,侍卫的声音再次传进来:“郡主请小心。”

萧菁菁没说话,香草梅兰两人额头上还红红的,是之前撞到的,她们心有余悸,摸了一下。

“郡主。”马车还没有动,外面又有动静。

萧菁菁听到,她想看一看,不过没有,香草梅兰紧张起来,很怕又有什么。

“郡主。”她们看向郡主。

萧菁菁还没有说什么,侍卫的声音又响起:“郡主,差不多结束了,有人来了,郡主先回府,属下会处理。”

香草梅兰知道是来袭的刺客惊动了都察院巡城御史,这才不再担心紧张。

萧菁菁应了一声,香草梅兰马上和侍卫说了,侍卫没有再开口。

马车动了起来,这一切侍卫会留下来处理,等马车走得远了,香草梅兰禁不住想到之前:“郡主之前真的吓到奴婢了,好危险,稍不注意就!奴婢没有什么,郡主才是最重要的。”她们很想知道黑衣人是不是都死了。

萧菁菁:“我也怕。”

香草梅兰听到郡主也说怕,郡主也怕吗,她们心里越来越后怕。

连巡城御史都惊动了,一定能查到那些黑衣人背后是谁指使,那些袭来的黑衣人不可能逃得了。

她们只要一想就知道,京城出现刺客,巡城御史不可能放过,想要刺杀郡主的人竟然选在这里。

她们又担心会不会路上还有什么,侍卫已经不多了,要是有什么?

萧菁菁把这一场刺杀前后都想了一遍。

*

惊马的地方,地上都是血还有死去的黑衣人,侍卫和仅余的黑衣人交手着,此刻黑衣人死了好几个,活着的只有两个,渐渐被侍卫围了起来。

他们是楚王府的侍卫,奉了夫人的命令在这里刺杀菁华郡主,本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失了手。

设伏的地点还有惊马都是计划好的,菁华郡主身边的侍卫却不是普通的侍卫,还没有刺杀成功,就被缠上。

之后再想行刺再想做什么已经不可能,先前制造混乱,以便行刺,让菁华郡主所坐的马车惊马,马惊了跑了出去。

菁华郡主在里面,侍卫追上去,只要没有人拦住,菁华郡主就算不死,也会伤。

不过他们的人死伤不少,早知道他们不会听夫人的话。

他们挥着手上的剑,挡着侍卫,一个黑衣人又中了一剑,整个人一转,手上的剑一挡,随着侍卫抽出剑,血流了出来。

侍卫对视一眼,再次上前,旁边吓到的人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萧柔柔觉得度日如年,怎么还没有传来消息,萧菁菁死了没有,没有得到萧菁菁死的了消息,她就无法完全高兴,一开始是自信满满的,觉得萧菁菁来了,只有死路一条,但到现在还没有萧菁菁死了的消息传回来。

她很想过去看看:“你。”她看向婆子。

婆子丫鬟感觉出夫人的着急,侍卫刚走的时候夫人还不是这样,侍卫还是守在一边。

“夫人。”婆子想到夫人让侍卫动手,侍卫一直没有回来,夫人或许是担心会有变故,她也担心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你们说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消息?”萧菁菁没有说别的,而是问了起来,婆子丫鬟都只是猜测,并不知道具体的,闻言:“夫人,老奴并不知道具体的。”

“哼!”萧柔柔很不高兴。

婆子丫鬟什么也不敢说,萧柔柔盯着丫鬟婆子,冷冷的:“现在我告诉你们,我要对付的人是萧菁菁,她害了我娘,我要她死!”

“夫人!”

婆子丫鬟纵是猜过,听到夫人说了出来,还是吓了一跳,她们猛的看向夫人,夫人想要菁华郡主死,要刺杀菁华郡主,夫人怎么,她们想要说什么,想要劝夫人——心中想了很多,想要开口。

“怕什么怕,萧菁菁有什么可怕的。”萧柔柔看着她们的样子,不觉得萧菁菁有什么可怕的,萧菁菁被刺杀也会死,又不是不会死。

“夫人。”婆子还想说什么,脸色很白,丫鬟也看着夫人。

那可是菁华郡主。

萧柔柔睥了她们一眼,不以为然:“本夫人已经动手了,说不定萧菁菁都死了,看你们的样子!”

婆子丫鬟很担心,菁华郡主是郡主,死了肯定会有人查,要是查到夫人,二爷也保不住夫人,她们这些婆子丫鬟只有死。

“夫人怎么能派人刺杀菁华郡主!”

“为什么不能?”

萧柔柔不悦的:“我想让谁死就让谁死。”

“夫人,菁华郡主要是不死,一定会派人查,要是查到夫人,怎么办,菁华郡主要是死了,更会有人查,二爷知道了。”婆子又道,还想劝一下夫人,可她知道没用,到了这个时候,夫人都派人去了。

“人都死了,我又没在,谁会查到我身上,你以为我动手前没有计划好,二爷知道也不会说什么的。”那些侍卫她可是交待过,宁死也不许败露,萧柔柔道,一点也不在意。

婆子张了几次嘴,夫人说安排好了就安排好了吗,夫人还在这里等,就不怕被发现?

“夫人。”远处有侍卫快速过来,萧柔柔听到了,没有心思再理婆子,看了过去,认出是自己派去的侍卫,高兴起来。

婆子丫鬟也看着,心提了起来,不知道是失败了还是,围在四周的侍卫让开。

那个侍卫很快到了近前:“夫人。”行了一礼。

“是不是死了?”

萧柔柔马上问:“刺杀是不是成功了?”她掀着马车的布帘,怪不得出去。

丫鬟婆子更是紧盯着侍卫。

“夫人,刺杀失败了。”侍卫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夫人:“菁华郡主已经离开了。”

“失败?”

萧柔柔不敢置信,抓紧马车的布帘,不相信的看着侍卫,怎么可能失败,这次她计划得那么周详,事先根本没有一点风声,自以为不会失败,只会成功,萧菁菁更不可能事先有提防,这样突如其来的刺杀,居然失败了。

她不愿意相信,到底哪里出了错?

婆子丫鬟也没料到,怔了怔,失败了,夫人的刺杀又失败了,夫人不是觉得万无一失吗,果然夫人还是失败了。

“为什么?”

萧柔柔气得不行,恶狠狠的看着侍卫:“你们没有按照我的交待做吗,不然怎么可能失败,明明我——一定是你们没有照着我说的做,一定是你们!”

“夫人。”婆子丫鬟被夫人的样子吓到,婆子不由道。

萧柔柔一门心思都在侍卫身上,心中还在想着刺杀萧菁菁失败。

“夫人,属下都是按照夫人说的做的,为了方便刺杀,属下一开始更是想办法惊了菁华郡主坐的马车,只是菁华郡主身边的侍卫都不是一般的侍卫,比起属下厉害得多,除下惊马的时候对方没有反应过来,后来属下等再也不能靠近马车,菁华郡主身边的侍卫。”侍卫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出来。

他们为防万一惊了马,可是菁华郡主坐的马车虽马受惊跑了,可是侍卫分成两批一批追上去,一批拦截他们,他们最后死了不少,只有两个,更别说再刺杀。

计划完全失败,知道夫人还等着,他回来禀给夫人,夫人不能再在这里了。

说不定对方会过来。

“请夫人离开这里,计划失败,对方很可能找过来。”侍卫最后又道:“刺杀菁华郡主虽然失败,但马惊了,坐在里面的菁华郡主不死也会受伤,夫人还请先离开。”

“你说。”

萧柔柔听完侍卫的话,知道是怎么回事,冷静了些,萧菁菁坐的马车惊了,不死也伤,这让她好受了一些,萧菁菁没死也会伤,再来一次说不定就死了。

这次没有成功,她会再来,总会杀死萧菁菁,她就不信萧菁菁死不了。

她下一次会计划得更详细,现在要做的就是全身而退,不要被发现,这次是她没有算到她身边的侍卫那么厉害。

萧菁菁身边的侍卫竟然这样厉害,一定是父王给萧菁菁的。

想到父王宠萧菁菁,之前就给了萧菁菁侍卫,肯定后来又给了萧菁菁侍卫,都是父王,要不是父王给萧菁菁这么厉害的侍卫,萧菁菁一定会死。

“夫人,还是先走吧。”

婆子丫鬟也都听到了,婆子松口气又提起,看出夫人冷静了,她开口。

丫鬟也望着夫人。

萧柔柔对着侍卫:“虽然这次有别的原因,但刺杀失败你们也有错,萧菁菁身边的侍卫厉害,为什么你们就不行,要不是这样,这次也不会失败。”

“属下没有完成夫人的交待,是属下的错。”侍卫行了一礼,萧柔柔叫了起,侍卫起身,她让人和别的侍卫说一声,再派两个过去看看,放下马车的布帘。

她脸上都是恨,马车上的茶杯还有别的都被她一股恼的拂到地上,茶杯滚落在马车里面,她还是咬牙切齿,恨得不行,可恨,太可恨。

萧菁菁竟然又没有死。

还以为这次必死了,她都想好萧菁菁死了怎么做,她的刺杀计划明明没有多少人知道,萧菁菁还是躲过了,都是父王,都怪父王,父王为什么要给那么厉害的侍卫给萧菁菁。

没有那些侍卫,萧菁菁哪里会不死,直到想到萧菁菁坐的马车惊了,她缓过神来,说不定萧菁菁摔下了马车,半身动不了。

手脚都断了,就算不死,看她还能像现在一样,萧柔柔不无恶毒的想着,开始诅咒起来,她已经派人去看了,她诅咒萧菁菁摔下马车,脸被划伤,毁掉那张让她厌恶的脸,手脚最好是一起断了,以后站也站不起来,脸又毁了,没有脸再出门,再见人,人不人鬼不鬼,大姐夫早晚会离她而去!

马车动了起来,离开了。

萧柔柔诅咒了很久,气了很久,她一直在心中诅咒着。

就在萧柔柔一行离开不久,有侍卫过来,查看了一下,对视一眼,又离开,追着萧柔柔的马车去。

萧柔柔气过后,开始想下一次怎么弄死萧菁菁。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侍卫看到了萧柔柔一行,看了看,两人继续跟着。

*

萧菁菁回了府,香草梅兰一路心惊胆颤,就怕再遇到什么,好在没有,马车停下,侍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郡主,到了。”

“好。”萧菁菁道,香草梅兰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着郡主,萧菁菁看出她们一路的担心,她也担心,摸了一下小腹,由着她们扶着下了马车。

侍卫围在马车旁边,萧菁菁说了一句辛苦了,侍卫没有进去,留了下来,等郡主走后,他们抬头,还有事要做。

萧菁菁带着人回竹园,让香草去婆婆那里说一声,再请大夫来看看,香草停了下来:“郡主,路上遇袭的事?”

萧菁菁想了想,还是亲自和婆婆说一声,让香草去请大夫进府,她带着人先去了宜园。

“四夫人回府了?四夫人来了,老夫人在里面。”宜园外面的婆子看到四夫人,行了一礼道。

“嗯。”

萧菁菁点头,带着人进去。

一下子看到了婆婆,婆婆抱着一只小奶猫,她知道是锦姐儿的那只猫,张嬷嬷站在一边,她带人上前。

“娘。”

“老四媳妇回来了?”纪老夫人一听,抬头就看到老四媳妇,笑了起来,刚才已经得到消息,知道老四媳妇回府来了她这里。

张嬷嬷向四夫人请了安,一边的丫鬟也是。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她身边的梅兰也向老夫人请了安。

“起吧,老四媳妇回来怎么不回去好好休息,过来做什么,你这身子。”纪老夫人又道,摇了一下头,不免担心。

“娘。”

萧菁菁道。

“怎么了?”纪老夫人看出了什么,问了起来,张嬷嬷还有丫鬟也看出什么。

“娘,媳妇在路上遇了袭。”萧菁菁道。

“遇袭?”纪老夫人没有想到,张嬷嬷还有丫鬟也是。

萧菁菁开了口。

“简直是胆大包天,竟然在路上袭击你,万幸的是没有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纪老夫人听完,气到了,脸色一变,手一拍,站了起来。

张嬷嬷扶住老夫人。

纪老夫人又看了梅兰眼,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派人半路袭击老四媳妇,想到老四媳妇的身子,上下看了看:“真的没有事?要不要叫太医来。”

“媳妇已经让人去找大夫了。”萧菁菁道。

“那还不坐下。”纪老夫人又说,让老四媳妇坐下。

萧菁菁坐下来。

“有没有抓到人?”

纪老夫人说着,想到老四媳妇说的,知道还要等一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