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纯粹找碴(已修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稳?”纪老夫人一听,看了老四媳妇一下,看来老四媳妇还是被惊到,所以才会不舒服,萧菁菁对上婆婆的目光,也担心起来:“娘。”

纪老夫人没有说什么,对着大夫:“那就开点安胎的方子,安一下胎。”

萧菁菁香草梅兰还有张嬷嬷看向大夫。

“这倒是不用,夫人只是有些不稳,休养几日就好了。”大夫听了老夫人的话,恭敬小心的道。

萧菁菁等松口气,萧菁菁摸了一下小腹。

“哦,那就好,休养两日就会好?”纪老夫人一听,知道没有大碍了,又问了一句。

“对,夫人应该是遇到什么,脉像微微不稳。”大夫恭敬的看着眼前老夫人和夫人。

“之前爱了点惊。”纪老夫人道。

“那就是了。”

大夫点头,面前这位夫人的脉像看着就像是受了惊。

纪老夫人嗯了一声,知道老四媳妇没有别的,示意张嬷嬷,送大夫出去,张嬷嬷得了老夫人的示意,走到大夫面前。

大夫行了一礼,跟着张嬷嬷下去了。

“老四媳妇回去休息吧,好好养两日,大夫的话你也听到了,应该是惊马时惊到,你不要再逞强。”纪老夫人回过头,看向老四媳妇。

香草梅兰闻言。

“是,娘。”萧菁菁开了口,她站了起来,香草梅兰上前扶着。

“老四媳妇先等一下,我还有一句话,刚才大夫来了,没有来得及说,楚王府那边是娘来还是你自己来?我听老四说过你早有打算?楚王府二夫人对付你就是针对纪家。”纪老夫人叫住老四媳妇,问了起来。

“是娘,娘打算?”萧菁菁看向婆婆,香草梅兰不知道老夫人要怎么做。

“我准备让人和都察院巡城御史说一声,就说有人看到是楚王府二夫人所为,巡城御史知道了定会查下去,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再派人去一趟楚王府,要是楚王府出面维护,那么,我不介入宫一趟。”纪老夫人道,说出她的想法,也是表明态度。

“娘。”萧菁菁不由。

“敢派人刺杀你,就该想到,黑衣人都死了,好在你身边的侍卫不错,找到了线索,不然还要浪费时间。”纪老夫人沉着声音:“娘和你说一声。”

“嗯。”萧菁菁点头,没有说什么。

香草梅兰知道老夫人的意思,是要亲自出面,这样一来,那位三姑娘肯定不敢再做什么,说不定被抓起来。

“回竹园吧,老四媳妇。”纪老夫人让她回去。

“是娘。”萧菁菁带着香草梅兰离了宜园。

“回竹园。”

到了外面,萧菁菁对她们说道,香草梅兰应了一声,老夫人说了,她们就不担心了,回到了竹园。

宜园里面,纪老夫人看着老四媳妇的身影,看不见后,收回视线,张嬷嬷进来了。

“老夫人。”张嬷嬷没有看到四夫人,知道四夫人回去了,想到四夫人胎不稳,老夫人多半心里还是担心的,她行了礼:“四夫人回去了?”

“嗯。”纪老夫人应了声:“还有一件事,侍卫发现楚王府马车的事,你再派个人去都察院巡城御史那里,说一下,把侍卫看到的都说了,再派个人去楚王府,先不了,等巡城御史那边的消息,再派人去,现在也晚了。”

纪老夫人交待张嬷嬷:“要是不行,到时候再让老大去一下。”

张嬷嬷听着,明白老夫人的想法:“老夫人,放心。”

纪老夫人颔首,张嬷嬷退下去,纪老夫人想着事情还是要和老大老二老三说一声,老二媳妇老三媳妇、

“来人。”她对着外面叫了人,有婆子进来,她开了口。

竹园,赵嬷嬷看着郡主回来了,问了起来,天黑了,郡主还没有回来,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早就回府,派人来告诉她,郡主要晚一点才回府,要不是这样她还以为郡主今日不回府。

等到知道郡主半路遇袭,有黑衣人刺杀,还惊了马,侍卫发现楚王府的马车,郡主脉像不稳赵嬷嬷气得不行。

既然侍卫发现了楚王府的马车,还能是谁,问得越多,赵嬷嬷越气,已经知道大概了,那位三姑娘真是阴魂不散,一次又一次的,这次居然派人刺杀郡主。

还惊了郡主坐的马车,让郡主受了惊,脉像也不稳,要不是有王爷还有四爷给的侍卫,拦住了那些黑衣人,刺死了马,郡主说不定就出了事。

还有她的小公子也会有事。

郡主虽没事,也受了惊,知道郡主请了大夫看过,只需要休养,她心头又是一松,看到郡主坐下,她:“郡主,不能放过。”

“嬷嬷,让人下药。”萧菁菁把心中所想说出来,赵嬷嬷知道很高兴,郡主就该让那个三姑娘再也出不了门:“老奴知道,郡主。”

萧菁菁没再说。

香草梅兰听着,赵嬷嬷:“郡主,老奴立刻去吩咐人。”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赵嬷嬷去了,七巧冬菱从外面进来行了礼。

“扶我休息。”萧菁菁看着她们,香草梅兰七巧冬菱两人铺床,七巧冬菱扶郡主歇息,没有多久,赵嬷嬷又进来,知道郡主在休息,她走到郡主床榻边:“郡主。”

萧菁菁看着嬷嬷。

赵嬷嬷点头,小声和郡主说:“老奴让人尽快动手。”

“嗯。”

萧菁菁嗯了下,知道嬷嬷办好了,望着嬷嬷,赵嬷嬷说完还是不满,那个三姑娘做的就气愤,竟敢派人刺杀郡主:“郡主,该早点让她动不了的。”香草梅兰点头,七巧冬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渐渐听了赵嬷嬷的话,吓到了。

“郡主,要不要给四爷说一声?”赵嬷嬷这时问郡主。

“明日我给四爷写封信。”

萧菁菁说。

“嗯,四爷不在京城,郡主在信里写上,四爷也能知道,免得要是听到了什么。”赵嬷嬷道。

萧菁菁也是一样的心思。

宜园,纪大老爷纪二老爷纪三老爷都知道了四弟妹遇袭的事,他们见了娘派的人,知道了事情经过,是楚王府二夫人派人做的,四弟不在,只有他们来,他们和娘的想法一样,娘做的就很好。

纪老夫人知道他们想法一样,没有再说什么,要是再有什么,再让老大出面。

纪大老爷纪二老爷纪三老爷知道楚王府二夫人是谁,问了四弟妹的情况,纪老夫人和他们说了。

等他们回去,柳氏和郑氏也知道了,柳氏是从老爷那里知道的,四弟妹竟遇袭问起老爷来,郑氏是从身边的人。

“四弟妹遇袭?”郑氏不由问,涂嬷嬷点头,她也是无意中听到,马上来告诉夫人。

*

纪府的人很快又到了都察院,递了帖子进去,把老夫人吩咐的事情说了,都察院巡城御史一听到楚王府,知道不好办。

要是不办,纪家这位老夫人说不得会入宫。

该问的问得差不多,该上奏陛下了,只是天黑了,宫里已下了钥。

吴府,吴老夫人此时也得了消息,她见到了菁姐儿派来的侍卫,侍卫来的时候她还在疑惑,菁姐儿怎么又派人来了。

让侍卫进来,问了,才知道菁姐儿从这里回去的路上遇了袭,惊了马,发生的事,气得她站了起来。

萧柔柔那个祸害,比她娘还要祸害人,居然敢找人刺杀菁姐儿,还惊马,吴老夫人知道当时肯定很惊险,菁姐儿差点就被刺杀。

这样大的事,她都不知道,还以为菁姐儿回去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的菁姐儿又受了惊,要不是菁姐儿又派了人来,还不知道,吴老夫人沉着脸,连问了几遍,知道事情经过,还有所有的,萧柔柔那个祸害不能留了。

菁姐儿是没事,那是运气好,加上永叔和女婿留的侍卫她站起来,她看着侍卫让他回去,她已知道菁姐儿还有纪老太婆子的打算,周嬷嬷看着,收回目光,看向老夫人,带着担心。

“老夫人。”

“萧柔柔那个祸害!”吴老夫人恨恨的,到时候她会入宫一趟,纪老太婆不知道是不是也要入宫,还有萧柔柔那祸害她要让她再也害不了,想到这里,她看向周嬷嬷:“去叫人来。”

“老夫人?”周嬷嬷不知道老夫人想法。

“叫老大老二。”吴老夫人开口。

周嬷嬷这一下明白了老夫人是要和大老爷二老爷商量,吴老夫人又让周嬷嬷派个人去问下菁姐儿是不是真没有事。

要不是天黑了,侍卫说菁姐儿没事,菁姐儿派来的侍卫说菁姐儿就是恨她知道担心才派人来,她都要亲自去看看了。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过来,也知道了一切,吴老夫人主要是想和老大老二表明她的态度。

宁氏张氏也在不久之后知道菁姐儿遇袭的事,知道侍卫当场发现了楚王府二夫人的马车。

安郡王府,贺氏也知道了。

她见了郡主派来的侍卫,知道郡主遇袭的事,她没有想到,问了问,知道郡主只是受了惊,才放心。

那位三姑娘——就不怕被报复?

连刺杀都做得出来,还是半路刺杀郡主,幸好郡主没有事,郡主派侍卫来是怕她听到什么担心。

她想知道郡主是不是真的没事,只是天色太晚,侍卫走后。、

“侧妃娘娘。”婆子也在一边听到了,想不到那位三姑娘又派人刺杀郡主,郡主好在没事,看向侧妃娘娘,贺氏看向她:“想说什么。”

“郡主遇袭,还和楚王府有关,侧妃娘娘要不要和王爷说一声——”婆子道。

“我会和王爷说一下。”贺氏开口,她想知道郡主接下来准备怎么做,有没有需要她做的。

*

长公主府里,长公主回府已经有一会了,沐浴完,伸出手让宫人服侍着,她虽然回了府,仍然派了人在外面,那个柔丫头不知道想做什么,她派了人盯着。

想来该有消息了,就在这时,有宫人进来。

“长公主殿下。”宫人行了一礼,长公主知道多半是有消息了,看着跪在地上的宫人,淡淡的开口:“人呢?”

“人在外面,长公主殿下。”宫人回答。

“好,我马上就出去,你出去吧。”长公主道。

“是长公主殿下。”宫人退了下去,长公主看了一边为她穿衣的宫人。

宫人为长公主殿下穿了衣,感觉到长公主殿下的目光,看着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已经好了。”

“嗯。”长公主看了她一眼,往外面走去,除了留下收掇的宫人,其余的宫人忙跟上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坐下后吩咐一边的宫人:“让外面的侍卫进来。”一边的宫人一听,行了礼,应了是,退了出去,长公主等着。

一会,侍卫进来,跪在地上,长公主直接问起来。

“属下一直跟着楚王府的马车,在长公主殿下走后不久,菁华郡主遇袭,惊马,有黑衣人袭杀,那位楚王府二夫人好像知道了什么等在一边,派了侍卫,后来菁华郡主身边的侍卫太厉害,刺死了马,拦住惊马,又杀死了黑衣刺客,搜查起来,都察院巡城御史派了人来,楚王府二夫人得知了,带着人离开,那些刺杀菁华郡主的黑衣人像是楚王府二夫人派的,菁华郡主身边的侍卫似乎也想到,跟了上去。”

侍卫开口。

“你说菁华郡主遇袭?与楚王府二夫人有关?”长公主没想到,菁丫头在她走后遇袭,惊了马。

还有黑衣人刺杀,而柔丫头像是知道什么,一直到菁丫头身边的侍卫杀死黑衣人,柔丫头才走,她想着侍卫说的,连都察院巡城御史也惊动了,菁丫头身边的侍卫还跟上了柔丫头。

看来侍卫说得没错。

她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要是知道她会留下来,看一看。

想着侍卫说的。

“是,长公主殿下。”侍卫回答,长公主还有很多要问,柔丫头被菁丫头身边的侍卫发现,这颗棋子说不定就要废掉了。

菁丫头身边的侍卫发现,只要一查,就可能查到,就是查不到,和宫里一说,或和都察院巡城御史一说,就会继续查。

柔丫头胆子倒是大,直接安排人刺杀,可惜的是这样刺杀都没有杀死萧菁菁那个丫头。

还是和上次一样。

矶柔丫头不可能再和上次一样逃脱了,这样好的机会也没有成功,长公主接着问了问,让侍卫下去。

侍卫退下。

长公主想着萧柔柔这颗还没有怎么用到的棋废掉,想着再找一个棋子。

“长公主殿下。”又有宫人进来,长公主过了一会,看着进来的宫人:“世子还有驸马呢,回府了没有?”

“长公主殿下,世子爷驸马爷不久之前已经回府了,想要求见长公主殿下。”

宫人回答。

“好,让驸马世子进来,本公主正好有话和他们说。”长公主道,她今日去吴府,驸马和世子各自有事。

她回府的时候,驸马和世子还没有回来,便先沐浴更衣,如今驸马还有世子回来,也可以说一说了。

“是,长公主殿下。”宫人得了命令,行了一礼退下去,长公主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天黑下来了。

倒是过得快。

“长公主殿下。”过了片刻宫人进来行了一礼:“驸马还有世子来了。”长公主看了她一眼,看到驸马还有烨哥儿了。

让宫人起来,宫人起来后,退到一边。

长公主盯着驸马还有烨哥儿,驸马还有卫烨走进来,卫烨:“娘。”驸马则是行了一礼:“公主殿下。”

“坐吧,下去。”

长公主让驸马和烨哥儿坐下,同时让宫人下去。

宫人退了下去,长公主看着,驸马还有卫烨坐了下来。

“今日我去了吴府,打算试一试吴府的态度,问了吴老太婆,也看到了吴雯那个丫头,提了一下吴雯那个丫头和烨哥儿的事,吴老太婆竟然不愿意。”长公主开了口。

驸马不觉得意外:“公主打算?”

“本公主当然也不喜欢吴雲那个丫头,要不是皇弟想让吴雲那丫头嫁给秦王,我哪里会让烨哥儿娶她。”

“娘,吴家不知好歹——”卫烨冷着声音,话没有说完,意思很明白。

长公主听了:“吴府确实是不知好歹,我的烨哥儿哪点不好,吴老太婆竟然敢嫌弃,难道还真想嫁给秦王不成?推三阻四,本来还想着,要是吴老太婆愿意,就不用别的手段,既然吴老太婆子看不上烨哥儿,那么,就照之前说的。”

“这就要等机会。”长公主又道:“要不还是办个花会。”

“娘,儿子只要见到吴雯,就能让她喜欢上儿子。”卫烨道。

驸马没有说话。

“还有一件事。”

长公主跟着又道,看看驸马和世子。

“娘,还有什么事?”卫烨问起来,驸马摇着扇子,长公主把菁丫头遇袭的事说了出来:“你们想来还不知道。”

“我派了人盯着柔丫头,要知道就加一把火。”

*

宫里,熙和帝早就用了晚膳,继续批阅着奏折,总管公公站在一边,眼看着夜渐渐深了,陛下也该休息了。

正在上前,忽然有小太监探头,总管公公抬头一下看到,看了一眼,上前:“陛下,外面不知道有什么事,老奴去看一下。”

熙和帝听了抬头看了眼,嗯了声,让他去,总管公公得了陛下的话,走了出去,到了外面,看到小太监。

“师傅,敬事房来人。”小太监看到师傅,忙道。

总管公公甩了一下拂尘,才要问,就听到:“敬事房的人来了,就来了,你在这里等着,师傅我进去和陛下说声。”

“是,师傅。”小太监连忙道。

总管公公进了里面,到了陛下的面前:“陛下。”恭敬的开口,熙和帝再次抬头来。

“陛下,是敬事房来了人。”总管公公道。

“哦。”熙和帝放下手上的朱笔,让总管太监出去:“就说今晚朕不去后宫,退下。”总管公公闻言,忙说了是,到了外面。

“陛下今晚不去后宫,你这小子和敬事房的人说一声吧。”总管公公道,小太监颔首:“好的,师傅。”

总管公公看他去了,再次回了里面:“陛下、”

“说了?”熙和帝看了他一眼,总管公公说了是,熙和帝想起什么,威严的问道:“皇姐边如何了?”

总管公公知道陛下是问暗卫,他看着一处,一个黑衣人出现,跪在地上:“陛下,长公主殿下今日去了吴府。”

“去了吴府?吴府今日怎么了。”

熙和帝问:“说一说。”总管公公也看着黑衣人,黑衣人低着头:“长公主殿下——”把长公主殿下在吴府说的话说了出来。

听了暗卫的话,熙和帝才知道今日吴府哥儿满月,各府都去了:“吴府请了皇姐?”他正要问,就听到暗卫说吴府并没有请皇姐。

皇姐是自己去的,他知道了皇姐说的,还有吴府的态度,以及皇姐出了吴府做的,柔丫头成了楚王府二夫人。

之后皇姐便回了府,柔丫头竟然也和皇姐儿也有联系,再想到之前的事,他挥手,皇姐看来真的做了什么,叫他失望了,他让暗卫起来。

“还有没有什么?”

总管公公看着陛下。

暗卫还没有说。

“陛下。”另一个暗卫进来,行了一礼,跪在地上,熙和帝看过去,知道有新的消息,总管公公也知道暗卫有新消息。

“这么急,是有什么消息?”熙和帝看着刚出现的暗卫,总管公公也等着。

暗卫抬起头,说了出来。

熙和帝听了,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菁丫头从吴府出来,回去的路上,半路惊了马,有黑衣人冲出来,刺杀菁丫头。

好在菁丫头身边的侍卫是萧成那小子还有永叔安排的,以一挡三,挡住了黑衣刺客,又拦下了惊马,刺死惊马,菁丫头才没有事。

菁丫头有了身子,要是出事,就是母子一起,这一切都和楚王府的二夫人,柔丫头有关,想到柔丫头和皇姐的关系。

他不免多想。

是不是皇姐也参与了其中。

“继续盯着皇姐。”

“是,陛下。”暗卫磕了一个头,熙和帝决定再看一看,就决断,总管公公不知道陛下会怎么处理菁华郡主遇袭的事。

“都察院那边想来是太晚宫里下了钥,才没有进宫禀给朕。”熙和帝又道:“至于菁丫头头那里,派个人去太医院说一声,明日去看下菁丫头的情况,着都察院查,要是真的是柔丫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总管公公知道陛下是对他说的,快速应了是。

熙和帝一挥手,暗卫退下,不见,总管公公也退出去,他和守在外面的太监说了,太监去了太医院,他才要回身。

“公公。”

有人过来,是一个宫人,宫人很急,总管公公甩动着拂尘,看着过来的宫人,认出对方是谁,三公主身边送食的宫人:“何事这样惊慌。”

“总管公公,请公公和陛下说一声,公主殿下想见陛下,陛下不见,公主殿下撞了头,昏了过去。”宫人着急的。

“哦,三公主还在闹?还要见陛下,陛下不见,撞柱伤了头,昏过去了?”总管公公听了宫人的话问。

“是,公公。”

宫人忙点头:“劳烦公公通报一声。”

“好,杂家会和陛下说,三公主殿下既然都撞了头昏过去了。”总管公公看了宫人一眼,宫人是新派到三公主身边的,三公主前一段日子又开始闹,闹着,余贵嫔得了消息又跑来,要见陛下,原来给三公主送食的宫人来了一趟,陛下当然是不见的,之后宫人时不时会来求见陛下,陛下依然没有见,他打听过知道三公主每日都在闹,好像是知道了要嫁元浩公子喜欢的是男色,从原来送食的宫人口中得知,他禀了陛下。

陛下让人把原来给三公主殿下送食撤了,把余贵嫔禁了足,重新安排了一个宫人,并没有见三公主,三公主现在又闹起来,还撞了头昏了过去。

宫人找不到别的人,余贵嫔禁足一年,谁也不能见。

他还是要和陛下说一声。

宫人一听,松了口气,公主殿下额头上撞了伤口,流了不少的血,总管公公到了里面:“陛下三公主殿下撞了头昏了过去。”

“撞了头,昏了过去?”

熙和帝一听,抬头看着,不悦,总管公公:“是,陛下,给三公主殿下送食的宫人过来,三公主殿下想见陛下,见不到就撞了头,昏了过去。”

“混帐东西!”

熙和帝看着总管公公,站了起来,总管公公低下头。

“让太医去看看,别死了就好。”过了一会,熙和帝开口。

“是,陛下,老奴就去。”总管公公行礼,熙和帝来回走了几圈,想到三丫头就生气,先是吵着要嫁,他成全了她。

当时他就问过她,是不是真要嫁,要是愿意他就成全她,只是事后不许后悔。

她自己说愿意,他答应了,现在知道了又不想嫁了。

要知道君无戏言。

总管公公下去,到了外面,看到外面的宫人,和宫人说了陛下的意思,宫人忙回去。

总管公公叫了一人,去太医院。

*

宫人回了关着三公主的殿里,三公主额头上都是血,躺在床上,她着急的看着三公主:“公主殿下。”

三公主动也不动。

宫人来来回回走着,听到脚步声,知道有人来了,走到门口,一下看到守在外面的御前侍卫,还有太医。

太医知道是来给三公主看伤的,更是知道三公主撞了,昏了过去,看到宫人,宫人忙请了太医进来。

门打开着,侍卫守在外面。

太医上前,到了床榻前,宫人站在一边,太医先观察了一下三公主的伤口处,点了一下头,把起脉来。

宫人心中紧张,过了片刻太医把完了脉,也检查完了伤,对于三公主被关,还有为什么撞伤头昏过去太医知道不是他该关心的。

只需要给三公主看伤就是。

“不知道公主殿下。”宫人看太医不再把脉,着急的问起来,太医一听,想了想,和宫人说起三公主伤的事:“三公主殿下主要是撞到头,伤了头,所以晕过去,老夫看了伤口并不深,只要擦了药就会好,只是可能会留下细细的疤痕,至于三公主为什么昏过去,多半是撞到头的缘故,具体的还要看,老夫为三公主扎针,看一看再说,准备一点水进来,三公主额头上的伤口要处理,还有。”

“奴婢马上去。”

宫人马上道,太医点头,再次检查起来,宫人端了水进来,把太医要的都取了来。

太医扎针,又看了看三公主,三公主眼睫动了动,好像醒了过来。

“公主殿下?”宫人立马道。

太医见状,没有再扎针:“三公主殿下醒了。”

宫人扑上去。

养心殿,熙和帝不久知道三丫头已经醒了,不过有些不清醒,可能是撞了头,额头上更是有可能留下疤痕。

“陛下?”总管公公看向陛下。

熙和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

楚王府,一处黑暗的角落,没有人注意的角落,两个婆子正说着话。

“那位被禁了足,暂时出不了门。”

“禁了足也能解足,说不定就哪日就解足了,禁足了更好动手。”

“那好吧,一会找机会,要是不行就明日。”“嗯。”“药是毒药,能让人再也动不了。”“好。”

两个婆子说着,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怕有人发现,灯笼照过来,只能看到隐隐的影子,看不到人,她们说完了话,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人,才松了口气,离开。

两个婆子一个是府里的老人,一个是新进的,两人出了角落,又看了一下四周,还有光亮的地方,点了一下头,分头离开。

“走吧,没有人。”“嗯。”

其中一个婆子去了小厨房,另一个婆子去了另一个地方。

小厨房里,婆子和小厨房的人打过招呼,说了什么,小厨房的人点了头。

萧柔柔被二爷禁了足,她没想到二爷会禁她的足,心中闷着一股气,二爷怎么能禁她的足,不许她出门。

不出门她怎么为娘报仇。

她岂不是一直不能为娘报仇了,萧菁菁还过得那么好,她一定要为娘报仇,二爷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她,就不能对她再好一点。

她明明也是为了二爷,而且二爷还出了府,天都黑了,二爷难道去找别的女人?

二爷要是敢找别的女人,她和二爷拼命!

“来人,来人开门,打开门,本夫人要出去。”她要出去。

“夫人,二爷禁了你的足,你还是不要叫了,二爷吩咐了,夫人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在房里,让老奴几人看着,要是放夫人出去,二爷回来,老奴可交不了差。”婆子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萧柔柔闻言更气了:“你们给我开门!我要见二爷”

“夫人,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婆子又道:“二爷又不在府里,夫人要见也要等二爷回来。”

“你们是不是觉得二爷禁了我的足,就不用怕了?”萧柔柔更气:“等本夫人出去,找你们算帐。”

“夫人,不是老奴不放你出来,是二爷有命令,二爷也是为了你好,夫人还是等一等,二爷回来,老奴会和夫人说。”婆子再次道、

萧柔柔知道那些该死的婆子不会放她出去,只能等二爷回来,她口很干,只能想别的办法了,她对着外面:“我想喝水,本夫人要喝水。”

外面静了一下。

“听到没有?没有听到?本夫人说了要喝水。”萧柔柔没有听到回答,再次道,声音很大声。

“那夫人请等一下。”

婆子很快道。

“本夫人渴死了,还不快点。”萧柔柔又道:“还有本夫人饿了,本夫人要用东西。”她回府就天快黑了,然后是二爷的质问,接着二爷把她禁了足,她还没有用晚膳,饿得不行。

“夫人请稍等,老奴马上就去。”

婆子又道,她也知道夫人没有用膳。

萧柔柔咬牙等着,外面婆子和一边的婆子还有丫鬟说了一声,给夫人端茶倒水,跟着去了小厨房,让小厨房准备一点吃食,夫人要用,虽然夫人被二爷禁了足,二爷也没说不让夫人用吃食。

“你们在这里看着,别放夫人出来。”“我们知道。”

半晌,萧柔柔听到脚步声。

“夫人。”关紧的门很快打开,婆子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丫鬟,端着茶水还有吃食。

萧柔柔一下站了起来,看向门外,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更看到了她们手上的吃食:“还不快拿过来。”

“夫人,这是你要的吃食,都是夫人喜欢的口味,还有茶水。”婆子挥手,让丫鬟送到夫人的面前。

萧柔柔看到门口站了人。

她只能坐下来,端过丫鬟送来的水,喝了一口,怎么这么烫,当然水温是合适的,可是她心情不好,手上的水都泼到丫鬟脸上。

茶杯也摔到地上,啪一声。

“想烫死本夫人?”萧柔柔恨恨的,咬牙切齿,像对付杀父仇人一样。

丫鬟跪在地上脸上都是热水,狼狈之极,地上是撤成碎片的茶杯,丫鬟低下头磕起头来,一头一脸的水:“奴婢不敢,奴婢——”

“夫人,烫的话,老奴重新让人端一杯来。”婆子在一边道,看了丫鬟一眼,看着夫人,知道夫人并不是真的觉得烫,多半是夫人心里不高兴。

“哼。”萧柔柔冷哼一声,才不想理会:“你知道刚才的茶水多烫吗,烫死本夫人了。”

“夫人先用吃食吧,老奴马上就让人端来。”婆子又示意身后的丫鬟,丫鬟去了。

萧柔柔再次哼了声,坐了下来,拿起一块点心,又用了一块点心,倒是不错,她一连用了几块,丫鬟又端了水来,跪在她的面前,婆子还没有说什么,她一把接过来,喝了一口:“怎么这么冷?”马上吐了出来,把手上的水又泼到丫鬟脸上。

手上的茶杯也都摔到地上。

丫鬟脸上都是水,和之前的丫鬟一样,一头一脸都是水,头发都湿了,这次的水同样不冷,婆子更确定了夫人是找碴。

她看了丫鬟一下。

“夫人,水是温的。”丫鬟抬起头来,婆子叹了口气,夫人是在出气,怎么可能罢休。

“你再说一遍?啊?”

萧柔柔恨不得再砸一个茶杯,忽然她觉得小腹痛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怎么会小腹作痛,怎么会?萧柔柔瞪着丫鬟,是不是她在水里放了什么?

对了,还有点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