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是中了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向面前的丫鬟还有婆子,一定是有人想要害她!

在点心里放了什么,水她只喝了一口。

她捂住小腹,指着丫鬟,肯定是这个丫鬟想害她,走上前,一脚踢过去,踢到丫鬟身上厉声道:“是不是你们害的我,说是不是?”痛得不行。

“夫人!”丫鬟吓到了,被踢中,往后一倒,滚在地上,爬起来,慌忙看向夫人,不知道夫人为什么这样说。

“不是你才怪,就是你害本夫人·”萧柔柔还要踢上去,又恨恨的看向另外的丫鬟,丫鬟都跪在地上。

婆子不知道夫人怎么了,拉住夫人:“夫人?”

“这个丫鬟在水中下药害本夫人!就是她,不然我为什么小腹痛。”

萧柔柔被婆子拉住,捂紧小腹,还是恨恨的指着那个丫鬟,咬牙切齿的看着婆子。

“夫人她怎么会害你,夫人你?”

婆子看了看丫鬟,还没有说完发现夫人好像不对,她看着夫人的表情扶住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夫人不是奴婢,奴婢没有。”丫鬟脸色都白了,另外的丫鬟也白着脸,夫人难道真的?

“我小腹痛!”

萧柔柔咬着牙,发现小腹越来越痛,恨恨的看向婆子。

“夫人小腹痛?”婆子脸色一变,夫人真的?意识到什么,看了丫鬟一眼,扶紧夫人:“还不快去找大夫,夫人,老奴扶你坐下。”

丫鬟跪在地上,爬了起来:“是。”

“坐什么坐!”

萧柔柔抽出手,依然恶狠狠盯着丫鬟:“不许去,让别的人去,这几个丫鬟害了本夫人,还想跑。”

“夫人是觉得这些丫鬟害你?”婆子听罢,丫鬟又跪了下来。

“除了她们还有谁,一定是她们看二爷禁了我的足,觉得二爷冷落我,她们想要勾引二爷,被我泼水,在茶水里还有点心里下了东西害我,我好痛!”

萧柔柔又叫了起来,恨得不行,抓紧婆子,瞪着几个丫鬟。

“夫人,奴婢没有。”几个丫鬟白着脸。

“还敢不承认,就是你们,你们以为害死本夫人,就能服侍二爷了?你们妄想!”萧柔柔冲上去踢她们,指着她们,心里恨得不行。

“夫人小腹痛,不知道还有哪里不舒服,老奴让门口的人去找大夫。”婆子打断夫人的话,拉紧夫人,她一开始担心夫人是装的。

现在看着不像。

“就是小腹痛还不去叫,去叫太医,我要太医。”萧柔柔一听气到。

“老奴马上去,不过这么晚宫里早就下钥不可能请到太医。”

婆子不可能把太医请来,知道夫人不耐烦了,夫人看着不好,看了丫鬟一眼,对着外面:“还不快找大夫,夫人小腹痛。”

“是。”守在门口的人早就看到夫人的情形,还有里面发生的,一听,得了命令,一个婆子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婆子收回目光:“夫人已经有人去找大夫了,老奴扶你坐下,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大夫一会就会来。”

“大夫就大夫,马上扶本夫人坐下。”萧柔柔恨恨道。

婆子扶着夫人,到一边坐下,丫鬟还是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婆子看了下,萧柔柔坐下后,狠狠瞪了她们。

“夫人,不知道还是不是很痛?”婆子问起来。

“你不是说废话吗?当然痛,更痛了,肯定是这些丫鬟害我,你去查一下,那些点心还有茶水,还有那两个可恶的丫鬟。”

萧柔柔一听就气得牙痒痒看着婆子。

“老奴会的,老奴会查清楚,夫人放心。”婆子注视着夫人,叫了守在门口另一个婆子进来,让她把茶水还有点心检查一下。

“说是不是你们,还不快说?”萧柔柔看着,哼了声,立马又愤恨的质问丫鬟。

“夫人,真的不是奴婢!”丫鬟什么也没有做过,夫人却以为是她们:“奴婢怎么敢害夫人,奴婢——”

“你们不敢,那是谁?本夫人为什么会小腹痛,之前还好好的,用了点心和茶水就痛起来,还说不是你们?”萧柔柔觉得这些丫鬟都该死,不是她们是谁害她,还会有谁。

“夫人。”丫鬟磕了一个头,还没有说完。

“说是不是?你们这些该死的说,好痛,好痛!”萧柔柔生着气,手指着她们,忽然发现小腹痛得她受不了,脸色一变,她抱紧小腹,叫了起来。

“夫人你怎么了。”几个丫鬟再次吓到,跪着上前几步,想要扶住夫人。

“好痛,好痛二爷,找二爷,我要见二爷!”萧柔柔坐不住了。

“夫人。”婆子也回过头,看到了,心中着急,一下子扶住夫人,发现夫人非常不好,叫了起来。

几个丫鬟跪行上前,脸白得透明,检查茶水的婆子也吓到,萧柔柔想要说什么说不出来,抓紧婆子,婆子:“夫人?你是不是?”

“嬷嬷,嬷嬷,二爷,二爷在哪时在,我要见二爷!”萧柔柔痛得紧抓着婆子往后一倒,晕了过去。

“夫人,老奴派人去通知二爷,夫人你醒一醒!”婆子看到夫人昏了过去,叫了几声,夫人都没有回答,脸色变了又变。

“还不来扶夫人,看看夫人到底怎么了,再去看一下大夫来了没有。”她叫了一边的丫鬟,丫鬟爬了起来,冲上前扶住夫人:“夫人,夫人,嬷嬷怎么办,夫人昏过去了。”

“扶夫人起来,和我一起,扶夫人到床上。”婆子示意她们一起,先把夫人扶到床榻上,叫了叫夫人,夫人还是没醒,夜深了,大夫不是那么快能来的。

“夫人,夫人?”婆子跟着又叫了几声,夫人仍旧没有反应,她安排起丫鬟,夫人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夫人说是丫鬟害她,婆子守着,丫鬟站在一边。

没有过太久,有婆子出现在门口:“嬷嬷。”

“怎么?”婆子看了出去。

“大夫请来了。”门口的婆子开口。

“来了?立刻让大夫进来。”婆子一听,门口的婆子马上回身,大夫走了进来。

“嬷嬷。”

门口的婆子也进来。

婆子看到了大夫,和大夫说了夫人的情况,带着大夫到内室,请大夫为夫人把脉还有检查,大夫很快检查起来。

“通知二爷了吗?”

婆子侧过头来问刚才进来的丫鬟。

“嬷嬷,奴婢和二爷的人说了夫人的情况,二爷的人知道夫人的情况肯定会通知二爷的,二爷知道夫人的情形一定会回府的。”丫鬟朝着嬷嬷。

“嗯。”婆子扫了所有人一眼,不知道二爷会不会听到夫人的情况回来,必竟之前夫人和二爷可是——

她转过头来,注视着大夫,丫鬟还有一边的婆子也是。

大夫检查了,又把了脉,基本上已经看出这位夫人如今的状况了,他要是没有弄错,这位夫人是中了毒,只是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他们这些大夫最怕的就是为后宅的夫人看病,尤其是像现在这样。

“夫人。”

“不知道夫人是?”婆子闻言,问起来,丫鬟还有一旁的婆子所有人都都看着。

大夫没有说话。

“夫人到底?”婆子又问,大夫说了出来:“这位夫人要是老夫没有看错,没有把过的话,是中了毒。”

“中毒?”婆子神色变了,夫人中毒?中了什么毒?怎么会中毒?

其余的丫鬟婆子也变了脸色,夫人怎么会?

“我如果没有看错,夫人是中毒。”大夫又看向面前的夫人。

婆子看着大夫:“夫人昏迷是因为中毒?腹痛也是?夫人怎么才能醒过来?还有,严不严重?中的是什么毒?你可能不能开出解药?”婆子冷静下来。

“对,这位夫人昏迷是中毒,腹痛也是,至于什么时候醒来,这位夫人中毒有些深,不是那么容易就——要是轻还可以扎针,现在只能想办法解毒,只有解了毒才能清醒过来。”大夫也道:“中的毒老夫没有认错是断肠草。”

“断肠草!”婆子不知道这是什么。

旁边的人丫鬟婆子也是一样

“断肠草是一种很烈性的毒,能致人于死。”大夫解释了这种毒的毒性:“最好是催吐洗服碳灰,催吐后,用绿豆、金银花和甘草急煎后服用可解毒。”大夫说出解毒的方法。

“这样就能解了夫人的毒?”

婆子忙问。

“是,只要催吐干净,再喝下金银花绿豆以及甘草急煎的药就可以。”

大夫开口。

“马上去准备绿豆还有金银花以及甘草。”婆子听完,吩咐起一边的婆子,一边的婆子听到,连忙应了是,退下去。

丫鬟看着。

“不知道催吐还有洗服,怎么催?”婆子又问。

“先准备好碳灰,老夫人会指示。”大夫道。

“好,我会让人去准备。”婆子立即吩咐丫鬟,去小厨房,看一看,准备好碳灰过来,给夫人催吐还有洗服,丫鬟应了声去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婆子看了丫鬟下去,想了一下,又望着大夫。

“没有了,就是这些。”

大夫摇头。

婆子松口气,现在就等丫鬟婆子取来需要的,给夫人解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