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全身发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有就是弄清楚夫人是如何中毒的,断肠草怎么会出现在府里,是从哪里来的!

是不是像夫人之前说的。

夫人之前明明好好的,从用过点心还有茶水后就开始腹痛,说不定真的和夫人说的一样,是丫鬟下的手,也可能是别的人。

一定要查清楚,那些点心茶水都还在,她让婆子检查过,想看看能不能检查出什么。

只是她也知道可能发现为了什么,她们不是大夫,就算里面有断肠草也发现不了,除非吃下去,她也想过让人试吃,看看是不是和夫人一样,后来夫人又昏倒,她也没有来得及做,现在大夫就在一边。

可以让大夫检查一下,让人试一下。

要是里面真的有断肠草在里面,也能顺藤摸瓜,查下去,查到下手的人,那几个丫鬟也在,也要审问一下,希望能快点有结果。

“大夫,有些东西想请你看一看。”婆子想到这里,转头,看向大夫开口道。

“不知道是?”

大夫闻言。

“有一些点心还有茶水,希望大夫能检查一下,看看里面有没有问题,之前夫人好好的,用了点心的茶水后就腹痛,老奴担心断肠草是不是下在里面,老婆子看不出来,还是请大夫看一下。”婆子道,说着示意刚进来的婆子。

婆子是先前检查点心茶水的婆子,走过来。

“好。”大夫听到只是检查一下点心还有茶水点了头。

“麻烦大夫了。”婆子先对着大夫道,然后看向过来的婆子:“那些点心还有茶水呢,送过来让大夫看一看,之前让你检查,有没有检查出什么,还有几个丫鬟有没有问出什么?”盯着一边跪着的几个丫鬟。

几个丫鬟白着一张脸。

那个婆子:“没有。”

“那就算了,把茶水还有点心送过来,给大夫看一看。”婆子沉着声音,看着她。

“是,我知道了。”

那个婆子忙点头,下去了,不一会取了点心还有茶水过来,婆子看了看:“请大夫到一边仔细的检查一下。”

那个婆子得了话,看向大夫。

“麻烦大夫了。”婆子转头再次对大夫。

“不麻烦。”大夫道跟着那个婆子到了一边,检查起来。

婆子看了看,收回目光,走了几步,盯着几个丫鬟:“夫人中了毒,是不是你们在点心还有茶水里动了手脚?现在告诉我!”

“嬷嬷,不是我们,真的不是我们,我们没有害夫人,没有下毒,我们怎么敢!”几个丫鬟害怕的。

“等大夫检查后,我会让人查,要是不是你们就算了,要是是你们——”婆子开口,几个丫鬟

脸又一白。

婆子收回视线,走到床榻前,看了夫人,吩咐丫鬟守着,走到大夫那里,大夫正检查着茶水还有点心。

“大夫,不知道里面?”她上前一步开口。

大夫闻了闻,又掰开看过:“茶水还有点心老夫都检查过了,确实有断肠草在里面。”

“真的有断肠草?那为什么?”婆子看着掰开的点心还有夫人喝过的茶水,那说夫人确实是喝了茶水用了点心中毒的?

“是,老夫人非常确定。”大夫点头很肯定。

“那就谢谢大夫。”婆子看了一边的人:“老婆子知道怎么做了,接下来,老婆子就要查了,敢害夫人。”

旁边的人都看着,大夫没有再说话。

婆子说完,对着大夫:“大夫先休息一下,老婆子有事,等准备好了,给夫人解毒。”

“好的。”大夫道。

外面夜很深了,小厨房里她派了人为夫人煎药,婆子示意一边的人,让人把点心还有茶水带着,她要让人去查,走到几步,吩咐了人,去小厨房,没有事的一个一个挨着问,凡是接触过点心还有茶水的都要查。

不过不能打扰到给夫人煎解药。

“听到了吗?”不能漏掉一个,点心里面有断肠草,她知道最有可能就是小厨房做点心的人。

“奴婢知道。”

“快去。”婆子沉着脸,等人下去,她走回几个丫鬟面前:“夫人用过的点心还有茶水,大夫检查过,里面有断肠草,当时是你们端着的。”

“嬷嬷,真的不是奴婢!”几个丫鬟吓得不行。

“你们说不是你们,那就好好想一想,有没有碰到过什么人,点心还有茶水有没有离过你们的眼还有手。”

婆子沉着声音。

“奴婢,奴婢。”几个丫鬟想要说什么,她们回想着。

“好好给我想一想。”婆子又沉着脸。

几个丫鬟不停的点头,就在这时,有丫鬟进来:“嬷嬷,嬷嬷。”

“怎么了?”婆子看出去,丫鬟走进来急急的:“嬷嬷,奴婢拿新鲜的碳灰来了。”举起手上装着碳灰的盒子。

“好。”婆子一看点头,她要去请大夫过来,为夫人催吐了,让丫鬟等着,她去了一边找了大夫。

大夫知道新鲜的碳灰送过来了,点了一下头,检查了一下碳灰:“可以。”婆子心头一松,吩咐丫鬟还有婆子,到了夫人的床前。

不知道大夫要怎么做,她看向大夫,所有人也都一样。

大夫站在床榻前,检查了一下,又把了把脉,所有人看着,大夫把完了脉,又看了看,转过头来:“把碳灰给夫人服下吧。”

“是。”婆子听了,让个丫鬟上前,还有一个婆子,把夫人扶起来,喂夫人服下碳灰。

大夫在一边指示着。

终于喂夫人服下了碳灰,婆子担心,看向大夫:“大夫,不知道?”其余的人也是一样。

“夫人很快会醒来。”大夫道,上前,用手上的银针扎了两针:“还是准备——”

婆子知道了,派了人去准备,等到丫鬟过来,她一回头,发现夫人动了:“夫人动了。”

她扶住夫人。

“夫人?”

萧柔柔像是不舒服,干呕着。

“让老夫来吧。”大夫在一旁看到。

婆子看着大夫。

大夫用银针又扎了几针,示意她们扶起来。

婆子和丫鬟扶起夫人。

“呕呕呕——”萧柔柔干呕了一会,忽然吐了出来,婆子心中提着,看夫人吐了出来,放下心,其余的人也是。

待到吐得差不多了。

“大夫,夫人?”婆子问起来。

大夫上前把了一下脉,看了一下:“夫人吐完了,等药煎好,服下,就能解掉断肠草的毒性。”

婆子等都松口气,婆子看向外面,解毒的药还没有煎好?

“夫人,你好点了吗?”婆子收回目光,问着夫人,萧柔柔什么也说不出来,她想死。

“夫人,等服了药了就好了。”婆子又道,正要让人去看一下药煎好没有。

“嬷嬷。”一个丫鬟端着药进来了:“嬷嬷,解毒的药煎好了。”

“还不快点端进来。”

婆子一听,向大夫点了一下头,看着丫鬟,丫鬟端着药进来,婆子起身上前,接过她手上的药,想到什么,看向大夫:“大夫请看一下,有没有错。”

大夫看了一眼:“没有错。”

婆子放心了,坐到床边,服侍着夫人:“夫人,老奴服侍你喝药,夫人。”丫鬟婆子也服侍着。

萧柔柔很难受,很难受,她听到婆子的话,点了一下头,婆子喂夫人喝药,萧柔柔喝了药,又吐了起来。

婆子看向大夫,直到大夫说是正常的,吐完就不会再吐,再喝解毒的药就好了。

婆子又喂夫人喝了一点解毒的药。

萧柔柔不知道这是什么药,为什么这么难喝,她想吐,一碗药都喝完,没有再吐。

“夫人好点了吗?”

婆子担心的。

萧柔柔点了一下头,想问又难受,一边的丫鬟婆子看着夫人。

“夫人你休息一下,老奴问一下大夫,让大夫给夫人看一下。”婆子又道。

“嗯。”萧柔柔点头,还是没有出声,她难受到极点。

“不知道夫人?”婆子转向大夫。

“老夫要再把一下脉。”大夫在旁边说,婆子让开一点,让大夫给夫人把脉,大夫依次检查把了脉。

萧柔柔忍着难受,睁了睁眼,在众人的目光中。

“夫人的毒已经清了,只是还有一些残留。”大夫沉吟了一下。

“还有残留?”婆子心中担心,其余的人也是一样,萧柔柔更是想问一问她中了什么毒?她竟然真的中了毒。

是谁害她?说她身体里还有残留是什么意思?她看着大夫,这是哪里请来的大夫,到底会不会看?

“因为夫人中毒的时间有些长,虽然尽力排毒,还是会有残留,老夫再开一个方子,煎服几日想来会好很多,只是这些日子,夫人可能不能下床了,需要过些天才能下地。”大夫摇了一下头。

“这没有什么,只要夫人身上的毒性能全排掉,不知道?”

婆子点了一下头,问出萧柔柔最关心的。

也是旁边的丫鬟婆子关心的,大夫看着眼前的夫人:“要完全排出毒性要很长时间,短时间内不可能。”

“什么叫不可能,你。”

萧柔柔恨恨的:“你到底会不会解毒?”

“夫人。”婆子劝道。

萧柔柔还是气恨的瞪着大夫:“不会看就不要看!”

丫鬟婆子看着夫人。

“夫人只是。”婆子朝着大夫,大夫很明白:“老夫会尽力。”

婆子让人送大夫出去,开方子,大夫没有多留,跟着丫鬟出去了,婆子让人不要围着:“夫人。”

“叫我做什么?我到底中了什么毒?”萧柔柔看着婆子,就要起来,只是身体没有力,哼了一声,铁青着脸。

扫向旁边的丫鬟婆子,咬牙切齿,恨得不行,她混身无力,一股怪味,又难受,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服侍她的。

“都是你们,你们都是怎么服侍本夫人的——”

丫鬟婆子跪在地上,婆子扶着夫人:“夫人你中了断肠草的毒。”

“断肠草是什么鬼东西?”萧柔柔恶狠狠的,婆子:“断肠草是一种毒,服下去后会。”为夫人说了断肠草的毒性。

“有没有查出来是谁害的本夫人?不会还没有查出来吗?过了这么久,你在吃屎吗?”萧柔柔听完,再次恶狠狠的。

“老奴让人去小厨房查了。”婆子心中一叹,夫人什么都说。

“还没有查出来,果然是吃屎,小厨房?你觉得是小厨房的人害的本夫人?”萧柔柔怒火中烧。

“夫人。”婆子把点心里面的断肠草的事还有她的猜测告诉夫人。

“既然你说是小厨房的那些人害的本夫人,还查什么,为什么不直接都打死?看她们还敢不敢再害本夫人,敢不承认!”萧柔柔阴戾的。

“夫人。”婆子看出夫人是真的这样想的。

“我竟然真的中了毒,还是什么断肠草,我就知道,要不是中毒怎么会突然腹痛,当时就说有人害本夫人,你还不信,让你请太医,你找的什么鬼大夫,本夫人昏这去后,发生了什么,还不说。”萧柔柔盯着婆子。

“夫人夜深了,找不到太医。”婆子看着夫人的目光,不敢再说别的。

“那是你没用,那些敢害本夫人的人,你早就该把人找到,处理了,居然不能下地,那几个丫鬟处理了没有?”萧柔柔又想到什么,咬着牙。

“夫人,应该不是那几个丫鬟做的,夫人,老奴已经让人查了。”婆子没想到夫人认定了那几个丫鬟,她不觉得会是那几个丫鬟。

“不是,你怎么知道不是?是不是你害的本夫人?”萧柔柔觉得每个人都有嫌疑,都有可能害她,这个婆子也是,她像要吃人一样。

“说不定就是你,要不然你怎么总是劝我,为什么还没有查出来,还说不是那几个丫鬟,只有你对我下手,我才会什么也不知道。”

萧柔柔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想错。

就要站起来。

“夫人!”

婆子觉得夫人疯了:“老奴怎敢!借老奴一百个胆子,老奴也不敢害夫人,老奴是夫人的人,夫人想打想杀都可以。”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也是一样。

“你说不是你就不是你?二爷呢,我要见二爷,二爷怎么不在?二爷还没有回来?”萧柔柔还是怀疑,忽然想到二爷。

为什么她醒了二爷还没有回府,还不在,她要见二爷,她看向外面。

“夫人,老奴让人和二爷身边的人说了,二爷。”婆子知道夫人谁都怀疑,更是疑心她,她还是道。

“你们是不是没有通知二爷?”萧柔柔还是难受,难受的同时更恨更气。

“夫人,老奴不可能骗夫人。”婆子开口。

“还有你们!”萧柔柔掠过所有丫鬟婆子。

“二爷要是知道肯定回府了,你们。”萧柔柔一动就难受,她正要推开婆子站起来,去找二爷的人,突然觉得脸上发痒,一下子痒起来,越来越痒。

怎么会痒起来,怎么会这样痒,她不由自主用手往脸上抓去,抓了几下,更痒了。

脖子还有身上也痒了起来,全身都痒,让她忍不住想要去痒,为什么?啊,她大叫了一声。

“夫人?”

婆子还有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看到夫人的样子还有反应,不知道夫人怎么了,都看着夫人的脸。

婆子离得近:“夫人。”

“好痒,好痒!”

萧柔柔叫出了声,她痒得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她想起来,是谁害她,是谁,不然她的脸上身上怎么会痒,一把推开抓着她的婆子,坐起来。

“夫人,你说痒是?”婆子扶住夫人,看到夫人脸上起了一小颗一小颗的红点,脖子上也有,只要是夫人抓过的地方都冒出了小小的红点,夫人又?

“脸上痒,脖子痒,身上也痒,全身都痒,啊,怎么办,怎么办,我受不了!”萧柔柔想要跳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

“夫人,怎么会发痒?”婆子怕夫人下了地,让丫鬟婆子拦着夫人。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们拦着我干什么,你们让开,你们有什么资格拦着我,快去找大夫!是谁又害我,是谁!”

“夫人,老奴马上找大夫过来给夫人看下。”婆子知道不好,眼看着夫人的样子,夫人白皙的脸布满了红点。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也看到了夫人脸上脖子上长出的红色小点,像是红疹,又像是别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只要夫人一抓就会出现一排,脸上密密麻麻连成一片。

夫人。

她们被夫人脸的变化吓到了,夫人的脸刚才还是好好的,现在。

“快去,快去,要是脸花了,本夫人不会饶过你们,都是你们,该死!”萧柔柔叫嚣着,歇斯底里,不知道自己的脸变成了什么样子,还有脖子上身上,这么痒,她用力抓着,轻轻抓根本没用,她怕脸会被自己抓花了。

还有脖子上和身上,啊啊啊。

“老奴去了。”婆子发觉夫人一抓脸上成片的红点连成了红痕,还有伤口,再这样下去,夫人的脸就毁了。

让另一个婆子看着夫人,她出去了一趟,和外面的人说了去叫大夫。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还有拦着夫人的丫鬟婆子再次被夫人的脸吓到。

夫人的脸被夫人自己抓出一道道的红痕,红红的一条一条,很是可怕。

“娘,女儿好痒,娘啊,女儿好痒,二爷,二爷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妾好难过,好难受,好痒,啊,啊,我——”萧柔柔声音更大声了。

婆子进来:“夫人。”

“大夫呢,大夫呢,怎么还不来,是不是想害我抓花脸?”萧柔柔尖声大叫着。

婆子听到脚步声,一看,丫鬟进来,后面是大夫。

“大夫,夫人这。”婆子马上看着大夫,让大夫看夫人,丫鬟看着夫人形若疯狂的样子,吓了一跳,夫人的脸,脸。

“老夫先看下,你放心。”大夫走过来,他看到眼前这位夫人的脸了,还有脖子上的红点。

“大夫你看看夫人是怎么了。”婆子道,看向夫人:“夫人,大夫来了,夫人不要乱动。”

“我脸上是什么?为什么这么痒,还有脖子上,身上都是,都痒,痒得受不了。”萧柔柔听到婆子的话,看到大夫来了,不再发疯,恶恨恨的盯着大夫。

“这需要检查后才知道夫人,现在老夫人也无法说清楚。”大夫道:“老夫人会马上为夫人检查。”

“你不是大夫吗,还看不出来,别拖拖拉拉,快点检查,检查清楚,我到底怎么了。”萧柔柔尖声叫着。

“那老夫就为夫人检查了。”大夫检查起来,萧柔柔痒得再次叫起来,跳着,她现在只想止住痒,她怕死这样的痒了。

“还啰嗦什么?”

大夫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尤其是那红色的密密麻麻的点,似乎想到什么。

“怎么样,到底是什么?”萧柔柔急不可耐,急急的问。

“夫人再稍等一下。”大夫还不能确定,还要再看一下,他问了问,又观察了一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

“还没完?还有完没完,到底检不检查得出来?”萧柔柔又急了。

“夫人,要不了一会大夫就会。”

婆子看着夫人着急的样子,她安慰夫人。

“谁让你说话的,又没有问你,你说什么说,我是问大夫。”

萧柔柔痒得抓也抓不完,等着着急,就听到婆子的话,睥她一眼,甩开婆子的手,谁让她开口?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还有一边的只觉得夫人的脸更可怖,夫人的情绪也很激动。

夫人的脖子也是血沐沐的一片。

婆子目光也落在夫人的脸上脖子上,没敢再开口,夫人不让她说,她就不说。

“你到底?”萧柔柔再一次急切的问大夫。

“夫人脸上的红点应该是一种汁液。”大夫没有再看,开了口:“才会让夫人这个样子。”

“什么汁液?”萧柔柔尖声问,她就知道是有人害她变成这样,婆子还有丫鬟等也听着。

“这种汁液并不多见,老夫也是曾经见过一次,一开始还没有认出来,看过后才想起曾经见过。”大夫回道,萧柔柔只想知道能不能治好,止住痒:“那能不能治好,止住痒,我现在只立马止痒。”

“能。”只是,大夫没有说完。

“那就快点治,先给我止痒,本夫人难受死了,又痒又难受。”萧柔柔咬牙切齿,大夫没有说别的,看着婆子,婆子看着大夫。

大夫点了头,说了几样需要的,这些都是能止痒的,也是能解毒的,婆子听了,让丫鬟去取。

丫鬟退了下去。

“这样就行了?”萧柔柔听了,有些不相信,就那些东西就能治好她身上的痒还有?她忍不住问。

大夫看着这位夫人:“有一点要和夫人说一下,这种汁液少见,只要沾上一点,就会全身发痒难当,想要抓,一旦抓了,就会起密密麻麻的红点,到了最后更是会抓出红痕,就算治好了,也可能会留下疤痕,用了药,也不会恢复。”

这位夫人抓成这样,就算好了脸也好不了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会留下疤痕?”萧柔柔不敢相信,恨不能扑到大夫面前抓着他,问清楚,是不是搞错了,她怎么可能脸上会留下疤痕,不会治就不要乱治,以为只有他一个大夫吗?

婆子也看着大夫。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还有一边的丫鬟婆子望着夫人的脸,夫人的脸好不了了?那以后夫人就一直这个样子?二爷要是看了夫人的样子还会宠夫人吗?

连她们看了夫人的样子都吓到,二爷?

“不!”萧柔柔接受不了:“不可能的,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