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二爷看到了(添了一千多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不是要查吗,安排人去查!”

“是,夫人。”婆子安排人去查,萧柔柔还是生气,摸着脸,婆子吩咐好了人。

“二爷到了现在还没有踪影,你们到底有没有和二爷的人说?”萧柔柔再次想到二爷,二爷还没有出现,她看着婆子。

“夫人,二爷应该是有事。”婆子回答,看着夫人的样子。

“二爷当然是有事,不然怎么可能不回来!”萧柔柔马上说。

“夫人,老奴再让人去和二爷身边的人问一下。”婆子又道。

“不!”

萧柔柔想到自己的脸,忽然不想二爷回来,大声叫道:“不要去!”不想二爷看到她的脸,二爷回来肯定会来看她,看到她现在的脸,二爷还会像以前一样宠她吗。

不,不许找二爷,她不想二爷看见她现在的脸。

“夫人!”婆子抬起头来。

“不许去找二爷的人,二爷总会回府的,等二爷回来,不要让二爷进来,不要二爷看到我,知道说吗,二爷要是过来,就说我不舒服,休息了,等脸好了,我再见二爷,我不要二爷看到我现在的样子知道吗?”

萧柔柔大声的,盯着婆子。

“夫人不想二爷看到进来?”婆子知道了夫人的意思,旁边的丫鬟婆子也听到了。

“是,本夫人的话听到了吗?不要让二爷进来!等我好了,再见二爷。”

萧柔柔看着几个丫鬟婆子。

“老奴会照夫人的吩咐去做。”婆子开口,其余的丫鬟婆子也点头。

萧柔柔:“记住,二爷要进来就说我不舒服。”

“是,夫人。”

婆子又道,其余的丫鬟婆子也在夫人的目光下点头。

“去看看,悄悄的看一下,二爷回府了没有。”萧柔柔还是想知道二爷回来没有,婆子知道夫人的想法,应了是。

婆子去了,萧柔柔又警告了其余的丫鬟婆子。

“奴婢明白,夫人。”婆子和丫鬟开口。

萧柔柔摸着脸,她的脸,她的脸:“不许让人知道我的脸!”

丫鬟婆子低着头。

“尤其是在二爷面前,要是让本夫人谁在外面乱说,在二爷面前说。”萧柔柔再次警告。

“奴婢知道。”丫鬟和婆子再次点头,抬起头望着夫人的脸,不敢多看。

“查了这么久,还没有查到是谁害本夫人?”萧柔柔想到查了这么久了,还没有查到是谁想害她?

到底干什么吃的,丫鬟婆子说不出话:“夫人,奴婢去问一下?”

“还不去说什么。”萧柔柔一听,丫鬟退了出去。

没有一会,婆子回来了:“夫人。”

“二爷回来了没有?”

萧柔柔马上问。

“夫人,二爷还没有回来。”婆子看着夫人的表情,回答。

“二爷到底去了哪里,在做什么,还不回来?”萧柔柔声音变大,她不想二爷看到她的脸,可是二爷到现在还不回来,她又恨起来。

“夫人,二爷要是回来一定会来看夫人。”婆子轻声的道:“夫人不是怕二爷看到吗,二爷不回来更好,要是回来,二爷要是硬要见夫人,老奴也拦不住,夫人。”

“你说得没错,二爷回来肯定会来看我,不能让二爷看到我的脸,二爷不回来也好,但二爷会不会是去找别的女人?”萧柔柔听了婆子的话,二爷会不会找别的女人,她又想到二爷身上的脂粉香。

“二爷心中只有夫人。”婆子道,安慰夫人:“不会的。”

“你觉得不会?”

萧柔柔问道。

“老奴觉得二爷眼里只有夫人。”婆子安慰夫人,她也不知道二爷为何不回府,是不是还在生夫人的气,萧柔柔又看了其余的丫鬟婆子眼。

“二爷那么宠夫人。”丫鬟婆子道。

“哼。”萧柔柔这才稍放心。

“夫人,外面有人看着,只要二爷回府就来说一声,夫人,老奴让人请大夫进来给夫人看一下。”婆子没有说完。

“好。”萧柔柔道,她也想听一听那个庸医怎么说,她的脸还有身上都还没有好。

婆子让了一个丫鬟去了,看向夫人,萧柔柔哼了哼,不一会,大夫进来,萧柔柔昂着头。

婆子起身,站在一边,请大夫上前为夫人检查。

大夫上前,看了看眼前这位夫人的脸。

“大夫,夫人脸上还有身上。”婆子等了一会,问道。

“夫人这是正常的,夫人刚解了毒,过几日就会好起来。”大夫检查完,开口。

“夫人担心会一直好不了。”婆子刚说着。

“这也叫正常的?”萧柔柔恨恨的,庸医就是庸医。

“夫人只要多泡一下药浴,就会一日好过一日。”大夫还是道,萧柔柔还想说什么,婆子看了夫人问起大夫可以擦一些利于恢复的药膏吗,知道可以,她命人去取。

萧柔柔别开头。

婆子请了大夫出去:“夫人。”萧柔柔又是一声冷哼,紧跟着想起别的事:“你派去查的人到了现在还没有消息,也不知道怎么查的。”很不悦。

“老奴。”

婆子才要说什么,萧柔柔派去的丫鬟回来了。

“夫人。”丫鬟进来后跪在地上,抬起头来,望着夫人。

“查出来没有,是谁害的本夫人?”萧柔柔高昂着头问,婆子也看向进来的丫鬟,一边的丫鬟婆子看着。

“夫人,小厨房的人都说没有下毒害夫人,也没有查到。”丫鬟恭敬的回道,磕了一个头。

“没有查到?那又是谁害的本夫人?”萧柔柔咬牙气到,恨恨的。

“夫人。”婆子看向夫人。

“叫我做什么?住嘴。”

萧柔柔直接让婆子住嘴,恶狠狠的:“查了这么久还什么也没有查出来,要她们有什么用?没用的东西!”

丫鬟还有一边的丫鬟婆子都没有说话。

“夫人会查出来的。”婆子道。

“那还不知道要过多久!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敢害本夫人——”萧柔柔恶狠狠再次道:“一群没用的东西,查了这么久,查来查去竟还什么也没有查到,不是小厨房的是谁?只有她们有能给本夫人下毒,竟然查不出来,不是没用是什么。”

“夫人。”婆子开口。

“又想说什么。”萧柔柔不耐烦的。

“夫人。”直到丫鬟拿了上好的外敷的药进来:“奴婢把药膏取过来了。”

“那还跪着做什么,还不拿过来。”萧柔柔马上说,又摸了一下脸,恨得咬牙,婆子知道夫人不高兴看过去,所有人也都看过去。

丫鬟拿着药膏上前,又行了一礼:“夫人。”烩起手上的药膏。

“还不给我。”萧柔柔一把抢过来,拿在手上,打开药膏看了看,看向婆子,把手上的药膏丢给嬷嬷,不冷不热的:“嬷嬷给我上药。”

“老奴这就给夫人擦。”婆子连忙说,丫鬟婆子看到了。

婆子让一个丫鬟过来,拿着药膏,这样她才好给夫人上药,丫鬟上前,婆子把手上的药膏给了她,让她拿好,回头对着夫人:“夫人,老奴现在就给夫人上。”

“快点。”

萧柔柔急切的催促,她的脸,手摸了一下。

“是,夫人。”婆子为夫人擦起药膏来,先是擦脸上,不一会后,已经擦好了,之后就是夫人身上,她还没有和夫人说。

“我脸上是不是都是药膏?”萧柔柔问起来。

“老奴抹得很匀称,夫人放心。”婆子说。

“那就好,服侍我宽衣。”萧柔柔开了口,虽然想看一下脸,但想到自己的脸是什么丑样子,又不想再看,脸上擦了身上还要擦,让丫鬟婆子为她宽衣,再擦。

丫鬟婆子上前一步,扫了夫人的脸,心里就怕,她们不敢看,为夫人宽了衣,萧柔柔看了她们一眼,别以为她看不出她们害怕她的脸,她的脸一定会好起来,她躺下来,示意婆子。

婆子再次为夫人擦起药膏,没有多久。

萧柔柔觉得哪里没有擦到,都会指出来,药膏带着淡淡的清香还有药味,雪白透亮,并不难闻。

萧柔柔打开的时候闻过。

这也是萧柔柔没有嫌弃的原因,擦好后,清凉凉的,是用最上等的雪莲做成的。

是最好的膏药。

“夫人,擦好了。”婆子收了手,萧柔柔很想摸一下,只是担心手会沾到擦上的药膏,才没有,望着婆子。

“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夫人脸上擦了药膏,明早起来一定会更好。”婆子怕夫人多想。

“是吗,我想看一下我现在的样子,把我的琉璃镜给我,本夫人要看。”萧柔柔还是想看一下自己的样子,虽然之前她被自己的脸吓到,她的脸又丑又难看,她的琉璃镜被婆子捡起来了,她看向婆子,伸出手。

“夫人还是。”

婆子想劝夫人不要看,早点休息,她怕夫人看了又像之前一样。

“给本夫人,没听到本夫人的话?”萧柔柔一听,冷冷的。

“夫人明早再看吧,过了一晚,想来会更好。”婆子还是道。

“给不给本夫人?”

萧柔柔狠狠的。

“夫人的镜子。”婆子知道夫人一定要看,着丫鬟把夫人的琉璃镜取过来,等到丫鬟过来,她接过后,把夫人的琉璃镜给了夫人,看着夫人接过去,看着,心中担心。

所有人都担心,怕夫人又闹起来。

萧柔柔拿着琉璃镜,她手握紧,扫了所有人正好,把琉璃镜放到眼前,她看到了自己的脸,像个鬼一样,和之前一样可怕,又丑又难看,令人恶心,恶心得她不想再看,看一眼就想吐,更想摔了琉璃镜,想杀人。

她怎么可能变得这么丑,这么难看恶心,这哪里是她,不是她,她再次恨起来,下毒害她的人,杀死一千遍都不足她消恨。

她恨死了,恨死下毒害她的人,怎么敢,她要把害她的人鞭尸,之前还好,现在擦了药膏,虽然抹得很匀,可是亮得更恶心。

她猛的把琉璃镜盖下来,这不是她,不是,她再次摇头,欺骗自己,恶心又丑又难看的自己二爷绝不可能喜欢。

二爷还是不要回府。

她把琉璃镜放到一边,婆子还有旁边的丫鬟婆子都注视着夫人的表情,松了口气。

“拿下去。”萧柔柔让婆子把琉璃镜拿下去,她不想再看到,看到她就会想到自己看到的,这些丫鬟婆子一定在笑她。

还说擦了药膏没什么,这也叫没什么?

这一晚,萧柔柔一直没有睡着,翻来覆去,总是想到自己又丑又难看,恶心的脸,还有身体,怕二爷回来。

二爷不回来,她又恨。

自己和鬼一样恶心,萧菁菁还一点事都没有,她咬紧牙,气死了,婆子问过那几个丫鬟,就是端点心茶水的丫鬟,都说没有碰到人,夫人中毒的事还是没有太大的进展,夜深了也不好查,只能留到明天。

和夫人说了,萧柔柔骂了很久,婆子不敢说别的,守夜的丫鬟知道夫人没有睡,她们也不敢睡,萧柔柔想杀了萧菁菁。

天亮,萧柔柔也没有睡过去,她一直等着二爷,二爷竟然没有回府,竟然一夜未归,二爷!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回来,是不是和别的女人?她又怀疑起来。

二爷不知道她中了毒吗,不知道她被人害了,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回府,二爷不要她了是不是?

二爷昨天先是禁了她的足,她只是觉得二爷不理解,二爷知道她中了毒还是没有回来,不是不要她是什么。

不!

二爷不会不要她的,她动了动,咬着牙,又气又恨。

脚步声传来,门被从外面推开。

“夫人你醒了?老奴服侍夫人。”婆子走进来,看到夫人,二爷没有回府,夫人看着不高兴,二爷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一下子就变了,对夫人也不再和之前一样。

要是以前二爷肯定回府了,不会留夫人一个人。

二爷之前很是宠夫人,夫人要什么给什么,只要是夫人想的,二爷都会给夫人,更是扶正了夫人,不然夫人还是妾,永远变不成夫人。

她们都以为二爷会永远宠着夫人,要知道夫人做的事,每一件都——二爷还是那样宠着夫人,在她们想来,不管夫人做了什么,夫人都是不一样的,在二爷眼中,就算二爷要变心也不会这么快。

二爷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最近夫人做了几件事,二爷态度变了,夫人做的,二爷也没有太过反对,只不过夫人每一次都没成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一开始她们还觉得是夫人和二爷吵了架,二爷想让夫人好好想想,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必竟二爷那么宠爱夫人,也有丫鬟看出二爷对夫人不同,她还不太信,到了此时她也觉得二爷对夫人不比当初了。

只是这些不能在夫人面前说,夫人的性子在那里,再怎么也是夫人。

她们只是奴婢,夫人觉得二爷心中只有她,还是爱她宠她的,要是说了,夫人气到,二爷回来无法交待。

夫人就算失宠要她们的命,同样很容易,二爷也不一定会管,既然二爷没回府,夫人觉得二爷不会变。

她们也安慰夫人,二爷说不定真的有别的女人。

丫鬟跟在后面,她们也知道二爷没有回府,二爷应该知道夫人中了毒,却没有回府,这由不得她们多想,小心的看了一眼夫人,夫人的脸还是那样可怕。

对夫人来说,二爷不回府说不定还是好事,只是夫人要是真的失宠,以后怎么办。

她们都是服侍夫人的人,也会失去一切。

“滚,滚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

萧柔柔躺在床上,看向门口,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听任何人说话。

“夫人。”

婆子行了一礼,丫鬟也跟着行礼。

“滚,本夫人的话没有听到?”萧柔柔想到自己的脸,摸了一下,脸上干了,还是和昨天一样,摸不出是不是经过一夜好了,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的脸,不想见人,二爷是不是已经知道她的脸毁了,才不回来?

说不定有人告诉了二爷,二爷不要这样丑的她。

“夫人,小厨房备了水,夫人该擦药了。”婆子还是开口,丫鬟也看着夫人,萧柔柔还是气极。

“出去!”

她大声的。

“夫人,二爷回来看到夫人这样——夫人。”婆子看着夫人,萧柔柔本来还要她们滚的,想到二爷还有自己的脸。

二爷要是真的知道了,才不回府,不要她,她更要治好脸,二爷才会又宠她,到时候她再找二爷算帐,她的脸也一定要好,她不要当鬼。

“那还不过来扶本夫人。”反正这些人都看过她的脸,她摸着,恨声

“夫人,老奴。”婆子带着丫鬟上前,扶了夫人,坐了起来,并不多看,近看夫人的脸更吓人,丫鬟在一边帮忙,萧柔柔不耐烦的坐好。

“老奴叫人送水进来,还有。”婆子说,萧柔柔更不耐烦,挥手让她去,婆子和丫鬟说了声,去了。

等到回来。

“夫人,水来了,老奴给你净面。”小厨房的水也送来了,萧柔柔又沐浴更衣,擦了药,感觉到混身凉凉的感觉舒服极了。

婆子和丫鬟退了一步,药膏放好。

“夫人,好了。”

“我知道。”萧柔柔不高兴,她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让婆子把她的梳璃镜捧来,她要再看一次。

她的脸是不是还是那个鬼样,经过一样有没有好一点,她要确定一下。

“夫人,夫人的脸没有那么红了,好了很多。”婆子看着夫人,丫鬟也是。

可能是经过一夜,夫人脸上抓出的红痕淡了。

红色的小点也少了些,没有那么密密麻麻,脖子上也是,只是要恢复成一开始,还差得远,看着还是可怕的。

夫人看了一定又会生气。

“拿来。”萧柔柔直接道,婆子叹了口气,没有办法,夫人要看,让丫鬟去取来,给夫人,萧柔柔抢过后,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脸,还是和昨夜一个鬼样,又丑又难看,不过没有那么红是真的,也没有那么多红点和恶心。

只是少了点恶心,还是难看丑得很,这不是她。

她丢开琉璃镜,翻了一个身,不想看到人:“出去,你们给我滚出去,看看有没有查到谁给我下毒!”她恨恨的。

“是,夫人。”婆子也不勉强,带着丫鬟出去,夫人静静的一个人也好。

到了外面。

和丫鬟说了声,让她们去,此时楚王府门口,赵昕回了府。

他冷着脸,下了马,走了进去,有侍卫上前,他问了问,知道了府里的情况,没有说什么。

“二爷要去?”小厮问起来。

“去看下夫人。”赵昕道。

这边,婆子才要转身,有婆子过来,她问了一句。

“嬷嬷,快,二爷回府了。”

“什么?二爷回府了?”婆子看向对方,二爷现在回府了?不知道在哪里?她马上问了出来。

“嬷嬷,二爷是刚才回府的,好像是在外面有事,回来就问起夫人的事,知道夫人的情况,过来了,马上就会到。”

对方开口。

“二爷来了,马上就到?”婆子听在耳中。

“是,嬷嬷,你说怎么办,二爷回来,又知道夫人的情况,二爷要见夫人,我们不可能拦得下,夫人却不想见二爷,夫人的样子也不适合见二爷,二爷见了,说不定夫人会失宠,没有什么好处。”

“那也只能先看着,一步步来。”婆子也没有好办法,让人下去,她等着,果然没有一会,就看到二爷过来。

她还要和夫人说一下,夫人还不知道,夫人还等着二爷。

在二爷还有一些远的时候,她和守在门口的人说了声,进去了,到了夫人的床榻边。

“谁,滚出去,本夫人没有让人进来,谁也不许进来,给本夫人出去!”

萧柔柔一听脚步声就发疯,大声道。

婆子心中着急,想到二爷就要过来了:“夫人,夫人,二爷。”夫人还在这里闹。

“滚出去!”

萧柔柔还在说,翻身过来,看向婆子。

“夫人,二爷回府了,问了夫人的情况,要见夫人,老奴可能拦不住。”婆子怕夫人又闹,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

萧柔柔呆住了,愣了,二爷,二爷回府来见她?

接着反应过来,猛的抬头。

“夫人,二爷过来了。”婆子看了一眼外面,回过头来,再次道,看夫人听到了,心里一松:“夫人。”

“你说二爷回来,还要来看我?”萧柔柔也看向外面,一把抓住她的手。

“是,夫人,二爷就在外面,老奴方才看到了,老奴来和夫人说一声,二爷肯定会进来,夫人不愿见二爷,老奴就想办法,只是怕拦不住。”

婆子又说了声。

“不,不能叫二爷看到我,你知道的,不能,二爷看到,不会再要我!”萧柔柔急了起来,绝不能让二爷看到她。

她着急万分,二爷不能进来,不能。

“夫人,老奴先出去。”

婆子看在眼里,更明白夫人的想法,就要出去,只有出去拦着二爷了,不知道门口的人有没有和二爷说。

二爷是不是到了门口了。

她出去说不定就会看到二爷。

“为什么现在才通知本夫人,为什么不早点,在二爷刚回府的时候,那样我也有准备。”萧柔柔生气起来。

“二爷一回府问了夫人的事就来了,老奴也是一知道就来告诉夫人,晚了点。”婆子说。

“二爷。”

萧柔柔叫着,婆子就要退下。

一阵脚步声就停在门口,还有请安的声音,萧柔柔手抓紧,是二爷,二爷真的来了,婆子也听出来了。

萧柔柔摸着自己比鬼还吓人的脸,二爷一定会被吓到,她看着婆子出去,只希望婆子能让二爷不要进来。

“二爷,我恨你。”

婆子走出了内室,到了外面,听到了说话声,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一下就看到二爷:“二爷。”她行了礼。

赵昕昨夜在外面,没有回府,府里的人找到他,但还是没有回府,看着眼前的丫鬟:“夫人怎么样?”

“二爷,夫人解了毒,不舒服,在休息。”守在门口的丫鬟婆子道。

“我去看看。”赵昕道。

“二爷,夫人说二爷要是回来,请二爷先休息,她不舒服,先休息,怕二爷也染上了。”丫鬟婆子又道。

赵昕还没有说什么。

“二爷,老奴给二爷请安。”婆子到了近前,行了一礼,向着二爷,赵昕也看到了婆子出来,盯着她:“不是说中了毒吗?要见爷。”

“二爷,夫人等着二爷,二爷没有回来,夫人就歇了,二爷刚回府,还是休息一下,等夫人醒了,老奴再叫二爷。”

婆子道。

赵昕看了看她们,没有说话。

“二爷,夫人是才歇了一会,一夜没睡,等着二爷,夫人又中了毒,才解了,虽然没事,可是夫人身体也弱了下来。”

婆子又说。

守在门口的丫鬟看着二爷。

“好,我一会再来。”赵昕道,婆子松口气,守在门口的丫鬟也是。

赵昕看了看她们,转身。

婆子眼看着二爷走了,她还以为拦不住二爷,没想到二爷这么快就走了,她等二爷不见,和守门的又交待了一声。

“夫人。”

她进了里面。

“二爷呢?”萧柔柔没有听到外面的话,看向门口还有婆子身后,婆子和夫人说了二爷离开的事。

“二爷走了?二爷没有说要来?”萧柔柔却不是很高兴,二爷就这样,就没想她?

二爷要进来,她不愿,二爷要是不进来,轻易就走了,她又不高兴。

婆子也看出来了。

“二爷为什么说走就走。”

“夫人,这样二爷就不会看到夫人的脸。”婆子道。

萧柔柔听到这,才没有说什么。

就在这时。

“二爷。”

一个声音响起,像是吓到。

婆子和萧柔柔听到,看出去。

“二爷你?”

“夫人到底怎么了,让开。”

“二爷,夫人。”

“不说,我就亲自去看。”萧柔柔和婆子听到这里,萧柔柔脸色一变,婆子看出去,还想说什么,看到了二爷,二爷正走进来,几步过来。

赵昕看到了萧柔柔的脸,眉头皱了起来。

“二爷。”婆子不由行了一礼。

“你的脸怎么变成这样?”赵昕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丑恶心还有可怖的脸,这是他的夫人?他怎么会有这样可怖的夫人。

“啊!”萧柔柔大叫起来,看着二爷的样子,二爷的目光正落在她脸上,二爷来了,二爷怎么来了,二爷!她一眼看到了二爷,一下子躲了起来。

婆子不知道怎么说,看了一下二爷,见二爷盯着夫人好像厌恶,也不说话,她回过头来看向夫人:“夫人。”

“二爷,让二爷出去,让二爷出去。”萧柔柔躲在婆子身前,一听到婆子的声音,抓着她,不想二爷看到,她不停的对婆子道。

“老奴。”

婆子想让二爷出去,可二爷会听她的吗。

夫人慌得不行。

“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赵昕开口。

“二爷。”萧柔柔躲在婆子身后,不敢看二爷,更不敢再让二爷看到。

“二爷,夫人中了毒,二爷应该知道。”婆子道。

“什么毒会这样?”赵昕问,婆子解释起来,萧柔柔想死的心都有了,气恨交加,二爷还是看到了她的脸,二爷说不定厌恶她了。

赵昕听完,没有再看,婆子望着二爷。

“二爷,请找个太医来为夫人诊一下。”

“不是有大夫看过了?”赵昕说。

萧柔柔心一沉二爷竟这样说。

婆子也说不出话。

赵蝗没有多留。

“二爷厌恶我了是不是?”萧柔柔等二爷一走,她马上恨恨的,很想追上二爷,婆子不知道怎么和夫人说,她也不知道二爷的想法。

“你也觉得是不是,你也觉得。”萧柔柔发起疯来。

婆子想劝夫人也劝不住。

*

赵昕没想到萧柔柔成了那个样子,一个容色不在又没有用的女人,不配作他的夫人,问了问,到了外面,一个侍卫过来:“二爷。”

“什么事。”赵昕看过去。

“二爷,都察院巡城御史派了人来,要见二爷。”侍卫行了一礼,赵昕知道了。

他走了出去。

都察院巡城御史派了人来,主要是问昨日刺杀的事,赵昕问清了都察院巡城御史的意思,知道萧柔柔引起了人怀疑。

还被人看到。

不然都察院巡城御史不会派人来。

“不知道能不能见见贵夫人?”

“恐怕不行。”赵昕道。

“为什么?”

“我夫人昨夜被人下毒,虽然解了毒。”赵昕开口。

都察院巡城御史派来的人没有走,只说等贵夫人醒了,再见,再问,说是昨日菁华郡主被刺杀,有人看到府里的马车,跟了过来,赵昕吩咐了一边的人。

他知道萧柔柔逃不了了。

没有再说什么。

萧柔柔想到二爷看到她脸的样子,就恨,婆子得了一个消息,快步走了进来:“夫人。”

萧柔柔还在气,见到婆子,想杀人泄愤。

“夫人,都察院巡城御史派了人来,见了二爷,要见夫人。”婆子走到夫人的床榻前面,行了一礼,看着夫人,快速的道。

“你说什么?”

萧柔柔吓到了。

“夫人。”婆子又说了一遍:“都察院巡城御史派了人来,要找夫人,问一问昨日菁华郡主被刺杀的事,二爷见过了,夫人。”

她不知道夫人会如何。

“不,不会,不会的,怎么会发现我,怎么会察到我身上,不可能,不可能,不会有人看到我。”萧柔柔一连说了很多不可能。

她不明白为什么都察院巡城御史派人来见她。

她不知道为什么。

她那么小心,不可能会有人看见她,她摇着头,婆子望着夫人摇头。

“二爷。”

萧柔柔只想到二爷,二爷呢,二爷怎么说,二爷会护着她的是不是?

“二爷在哪里,二爷没有和来人说吗?”

“二爷说夫人中了毒才解。”

婆子道。

“二爷。”萧柔柔害怕,二爷不会不管她的是不是?二爷,她想见二爷,二爷不会不救她。

她不要被抓走。

她是楚王府二夫人。

“夫人,二爷那边。”婆子也想过二爷那边的态度,二爷既然那样说,想来还是护着夫人的,只要有二爷在,夫人不会有事。

“二爷,你去找二爷。”萧柔柔想让她去找二爷。

“夫人你?”婆子看着夫人,夫人的意思是?

“那些人走了没有?”萧柔柔又想到什么。

“没有,夫人。”婆子道。

萧柔柔脸一白。

*

楚王府外面,有人盯着楚王府的大门,他们奉了王爷的命令,盯着三姑娘,不让三姑娘再做什么,他们盯着后就一直注意着三姑娘的动静。

三姑娘明明什么也没有做,他们还以为三姑娘不准备再做什么,没想到三姑娘早就安排了人。

昨日让人刺杀郡主。

他们也是跟着才发现,阻止也来不及,等到郡主出现,他们才帮忙,三姑娘想刺杀郡主,好在郡主身边都是王爷给的人,才没有事。

他们看到都察院的人进去了楚王府里。

要给王爷说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