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半夜惊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郡主。”周嬷嬷道:“那位卫世子想。”

“发生了什么?那个卫世子是不是还对雲表妹做了什么?”萧菁菁一听,马上问起来。

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都听着。

“那位卫世子。”周嬷嬷望着郡主,把当时发生的都说了出来,告诉菁华郡主。

“长公主想让宝珠郡主成为秦王妃,在靖康侯老太君的寿辰上,几次和老夫人提,不止如此,还和旁边的人说看上二姑娘,比上次还要过,老夫人都不知道如何说,长公主又找上二夫人,没想到是与此同时,长公主竟让卫世子拦着二姑娘,把人都弄走,留下二姑娘,那位卫世子又是说又是动手的,幸好二姑娘没事,没有人看到,要是有什么,二姑娘只能嫁给卫世子,这是老夫人没料到的,说不定就是长公主殿下的目的。”

“卫世子应该是听了姑母的话,这样雲表妹就跑不了了。”

萧菁菁看出姑母的想法。

“郡主想的和老夫人一样。”周嬷嬷说,听到的人都会这样想。

“雲表妹这次能逃开,下一次不一定。”

萧菁菁担心的又道。

“郡主说得对,这也是老夫人担心的,最担心的,只能不让二姑娘出门,可长公主会有什么打算还不知道,还有宫里的态度,长公主和宫里都逼近,二姑娘还闹着不想定亲,老夫人看中的那家又拖着。”

周嬷嬷再一次,老夫人一听二姑娘闹着不成亲,就不高兴,加上刘家不愿娶二姑娘,更不高兴。

后来老夫人和二姑娘说了厉害,二姑娘才没闹。

“外祖母看中的人是?不知道怎么说的?”萧菁菁接着问。

“说是二姑娘太好配不上,老夫人看出对方推拖,生气不再提。”

周嬷嬷开口,这样的话在两家都有意后再说出来,一听就知道是敷衍,刘家先前也不说别的,到了这个时候有了变故,老夫人不气才怪,老夫人还以为不用再担心二姑娘。

不知道刘家到底是为什么。

老夫人不悦,也不想提。

“老夫人看中的是礼部侍郎刘家二房最小的公子,老夫人知道二姑娘,打听过发现和二姑娘很配,才会定下。”周嬷嬷又说:“刘家人变得太快。”

还有陈家。

老夫人一晚都没有怎么睡,她怀疑长公主是不是找了刘家的人,可是长公主不该知道老夫人和刘家人商量定亲的事。

她也弄不清楚,长公主从哪里知道!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外祖母并不知道。”萧菁菁猜测。

“老夫人问了,刘家的人还是说怕配不上二姑娘,老夫人也没有再说,郡主知道老夫人的性情,刘家老夫人和老夫人关系不错,可是这次老夫人真生气了,本来二姑娘被后直看中,老夫人就急,加上长公主和卫世子,难得刘家合适,老夫人也不再挑了,不想,刘家这样,长公主还有卫世子又想对二姑娘动手,老夫人从来不是勉强人的。”

周嬷嬷说出老夫人的气。

“我本来还想恭喜雲表妹。”萧菁菁开口。

“郡主,如今暂时老夫人也没有办法。”周嬷嬷叫了一声郡主:“长公主要是进宫胡说点什么,更是危险。”

“不会的。”

萧菁菁觉得不会:“姑母暂时应该不会。”

周嬷嬷没有说话。

老夫人是觉得长公主殿下有时太不择手段,一些大家顾忌的,长公主可能不会,因而更急。

刘家还拖延,老夫人才会一夜没怎么睡。

陈家也是一样拖延。

萧菁菁也想到,谁也不知道姑母的打算:“刘家确实配不上雲表妹,外祖母最后决定?”

“老夫人决定找另几家。”

周嬷嬷把老夫人决定再找之前另几家看一下。

“嗯。”

萧菁菁点头。

“老夫人原还想为三姑娘看看,这一下没有心情,陈家那边,太子妃娘娘的娘家,也是一个样。”

周嬷嬷心中担忧。

“我相信会有更好更适合雲表妹的,姑母就是求了宫里的旨意,也可以想办法,陈家怎么说的?”萧菁菁说道。

赵嬷嬷香草梅兰也听完了,和郡主的想法一致,周嬷嬷还是望着郡主。

“陈家好像有另外更合适的人,靖康侯老太君的寿辰前,老夫人几次派人到陈家,陈家的人就推脱,明明都说好,老夫人觉得陈家好像不想定亲,只是还不确实,就想着寿辰上问一下,再让人去查一下,靖康侯老太君的寿辰上,老夫人找了陈家的人,陈家的人说表姑娘是庶出,再次推脱,老夫人终于确定心中的猜想,觉得看错了陈家,不该和陈家的人结亲,让老奴来和郡主说一下,也让人去安郡王府,表姑娘和陈家的事只能再看,在老奴出发的时候,老夫人派去查的人发现陈家好像和另一家有意结亲,所以才会这样。”

周嬷嬷回答。

“要不我问一下太子妃娘娘。”

萧菁菁想到太子妃娘娘,这一门亲事,太子妃娘娘是知道的。

陈家要是变卦,太子妃娘娘呢?陈家就不在意太子妃娘娘?

“老夫人想过太子妃娘娘知道不知道,是陈家变卦还是太子妃娘娘,老夫人让郡主不用去问,没有必要,陈家现在能变卦,表姑娘只怕最终就算嫁过去就过得不好,老夫人说算了,郡主是双身子,不要去了。”

周嬷嬷把老夫人的话向郡主说了:“要是太子妃娘娘不知道,听说了,会问。”

赵嬷嬷香草梅兰颔首看向郡主。

“好。”

萧菁菁说了一个好字,她也想到了,明白外祖母的意思。

“郡主身体没事了吧。”周嬷嬷又抬起头来关心道。

“我没事了。”萧菁菁和周嬷嬷说了,周嬷嬷呆了一会退了出去,萧菁菁让赵嬷嬷送周嬷嬷出去。

香草梅兰看着郡主:“郡主?”

“把这些放好。”萧菁菁让香草梅兰把她周嬷嬷带来的药材放入库房,香草梅兰去了。

萧菁菁也想帮一下二妹妹。

*

安郡王府,贺氏也见到了老夫人派来的人,二姑娘和陈家的亲事有变故她昨日就知道。

昨日靖康侯老太君的寿辰她去了,她虽然有了身子,但不像郡主受了惊。

她一直和老夫人一起。

陈家的态度她也看到了,老夫人当时看着她说要是陈家不行,会再为二姑娘找门好的,老夫人看来是想好了。

“老夫人让老奴和侧妃娘娘说一声,还是再看一看,表姑娘是好的,陈家这样,没有必要再硬结亲,结亲不是结仇,既然陈家不愿意就算了,不用去追究,也不要再多想,就当没有发生过结亲的事。”

婆子站在下面。

“我知道了。”

贺氏开口,她身边站着一个婆子还有丫鬟。

丫鬟婆子也看着下面的婆子。

二姑娘和陈家的亲事看来是取消了。

“外面知道的想来不多,也不会有什么说的,陈家看上别家的,那就是有缘无份,让侧妃娘娘心里有数,反正时间还多,表姑娘又好,大家都会帮着看,到时候和二姑娘一起说亲,让侧妃娘娘和表姑娘说一声,安郡王爷那里也说一下,老夫人派周嬷嬷和郡主说了。”

婆子紧跟着。

“我会和二姑娘说,还有王爷说。”

贺氏道,她昨日跟着老夫人,知道老夫人看中了刘府二房的公子,想为雲姑娘说亲,刘家也在推辞。

老夫人急着为雲姑娘说亲。

“老夫人让侧妃娘娘告诉表姑娘,不用急,也不要多想,陈家算来也不算好的人家。”婆子说完。

“我会的,昨天走的时候,好像发生了什么,老夫人脸色不好,不知道?”贺氏想起靖康侯老太君寿辰结束的时候看到的。

她身边的婆子丫鬟也想知道。

下面的婆子:“没有什么事,是二姑娘湿了裙摆。”

“哦。”

贺氏知道肯定有什么,让身边的嬷嬷送婆子下去,去找二姑娘来,婆子丫鬟行了礼退下。

西院。

章姨娘好起来了,脸色也好了些,只是还是弱不禁风,大夫看过,说可以下地走一走,只是还不能吹风,萧芸芸没事的时候会扶着娘,丫鬟跟在后面,过了一会,萧芸芸扶娘躺回床上。

“芸姐儿。”

章姨娘躺回床榻上。

萧芸芸让人支开菱木花窗,把摘回来的花插到长颈细瓷瓶中,支开了窗,微风吹进来,带着花香。

散去厢房中的气味,还有长年不散的药味,萧芸芸听到姨娘的话,看向姨娘。

“昨日靖康侯老太君的寿辰,吴老夫人应该会和陈家的人见到,陈家说不定要来。”章姨娘笑了笑,看着女儿。

“姨娘。”

萧芸芸脸红起来。

“章姨娘,二姑娘。”一个丫鬟出现在门口。

“什么事?”

章姨娘一听,萧芸芸也看过去。

“侧妃娘娘要见二姑娘。”丫鬟道。

“哦,芸姐儿,去吧。”章姨娘马上看着女儿。

萧芸芸点头。

没有一会,萧芸芸带着丫鬟到了南院,来的路上看到婆子,婆子一眼看到二姑娘,行了一礼:“二姑娘请,侧妃娘娘等着你。”

萧芸芸带着人进去,看到了贺侧妃。

“侧妃娘娘找我?”萧芸芸行了一礼,她身边的丫鬟也是。

贺氏看着她,笑了笑,爽利大方,示意一边的婆子还有丫鬟:“还不快坐,坐下吧,坐下我们再说。”

“是。”

萧芸芸起身开口,带着人,在丫鬟婆子退开后,坐下看着贺侧妃。

“我有事和你说。”贺氏直接道,看着这位二姑娘,想着怎么和这位二姑娘说。

这位二姑娘什么都好,难得有一门好亲事,她还曾说这位二姑娘命好,哪里想到会有这一天。

陈家变了卦,陈家不管哪方面来说,这位二姑娘嫁去,都不算低嫁,不过陈家这样,说不定现在这样更好。

要是二姑娘嫁过去了,再发生什么,才叫难说,如今这样,有老夫人在,找个好的,更好。

“侧妃娘娘。”萧芸芸心中有些不安,凝着贺侧妃,不知道什么事,贺侧妃为什么不说话,渐渐她心中多了担心。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也是。

“二姑娘,是这样的。”贺氏也不再看,说了,她身边的丫鬟婆子注视着二姑娘,不知道这位二姑娘能不能接受。

“你和陈家的亲事,可能要取消了。”贺氏这时道。

“取消?”萧芸芸脸色一变,站了起来,为什么?她神色变白。

她脸红了红,又变白,心像是停止了跳动,为什么要取消?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也是,都不明白,取消是什么意思,陈家,陈家不是和姑娘定亲的人家,她们看了一眼姑娘,不是都说定了,姑娘的亲事有变?

她们等着侧妃娘娘说。

侧妃娘娘到底是什么意思?

“二姑娘还是先坐下,听我说,不要激动,你们还不服侍二姑娘坐下。”贺氏扫了二姑娘身边的人,让她们服侍二姑娘坐下。

“姑娘。”

萧芸芸身边的丫鬟婆子看向姑娘。

萧芸芸还是望着贺侧妃,贺氏也看着她:“坐下,我慢慢和你说。”

萧芸芸坐了下来,她身边的人松了口气,贺氏让身边的人去端茶倒水,她凝着二姑娘,又看了看她身边的人:“陈家不知道怎么,变了卦。”

萧芸芸脸很白。

贺氏心中不由同情,还有怜惜站了起来,走到二姑娘的面前:“二姑娘也不用这样,陈家虽然好,是太子妃娘娘的娘家,但是也不是最好的,之前陈家有意,老夫人那边又帮着,才说定了亲事,现在陈家变了态度,想来就不是良配,老夫人几次派人上门,陈家都是那样,还说商量下聘,不管陈家是为了什么,说定的亲事也能变,那么说明陈家也不是好的。”

“二姑娘明白吗?”

贺氏停了一下,低头看着二姑娘。

萧芸芸不说话,她身边的丫鬟婆子想知道更多。

贺侧妃扶着丫鬟的手:“既然陈家变了卦,那就算了,老夫人那边查出陈家可能是看上另一家了。”后面的没再说了。

怕刺激到二姑娘。

“是我不够好。”

萧芸芸听完,白着脸,心里很难过,想到姨娘,身体一晃,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忙扶住她。

“不,不对。”贺氏不觉得二姑娘不好。

萧芸芸还是白着脸。

她身边的人看向贺侧妃。

“二姑娘何苦自已看不起自己,有些时候并不是自己不够好,是对方要的不同,所以没有必要这样认为,陈家的人变卦,二姑娘你就是嫁过去也不好过,还不如重挑。”

贺氏劝着萧芸芸。

萧芸芸:“我。”望着贺侧妃,脸色还是不好。

贺氏说了很多。

看她脸色还是那样,让丫鬟婆子服侍她回去,好好休息,怕章姨娘不知道,派了人去说,萧芸芸回到西院,章姨娘等着,一看芸姐儿回来,不由问。

“姨娘,陈家。”

萧芸芸眼中有泪,看着姨娘。

“怎么了?”章姨娘还要问,贺氏派来的婆子上前一步和章姨娘说了。

“这不是你的错,芸姐儿。”

章姨娘还是知道有些事勉强不得,她脸色也不好,只希望吴老夫人不要忘了芸姐儿就好。

*

纪老夫人在吴家的人走后,老四媳妇过来请安,也知道了陈家变卦的事,安慰了老四媳妇。

她的想法和吴老夫人一样。

无论是陈家还是刘家。

转眼又过了几日,傍晚的时候下了一场雨,萧菁菁这一晚。

“不!”

她惊醒过来,醒来后,她看了看四周。

突然脚步声响起,接着外面传来拍门声,她看向外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