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心神恍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不容易好了些。

“郡主?你的手被针刺破了,郡主。”香草梅兰看到了,有些紧张的上前一步,想要拿起郡主的手。

“没事,就是刺到了手。”

萧菁菁回过神来,她晕血,看到血珠有些不舒服,放下手上的针线,还有绣了一半的荷包,抽出手,没有让她们抓住手:“很快就会好。”

“郡主,奴婢去端水和药过来。”香草梅兰手空在半空,马上道。

“不必,并没有什么,你们看看。”

萧菁菁看向她们,摇头,她吸了一下手指,手指上不小心被针刺到的地方已经不再流血,她看了看,举到她们眼前。

“好了。”

“郡主,要是还痛,奴婢去取点药来。”香草梅兰看到了郡主刺破的手,看不出有什么了,不过还是道。

“不用。”萧菁菁还是摇头。

香草梅兰不再说话。

萧菁菁再次看了一眼,继续拿起绣到一半的荷包还有针线绣起来,香草梅兰看在眼里,相视一眼,想要劝郡主休息一下。

郡主绣了这么久,眼晴累了,人也累了,而且手刚才扎破了,还是休息后再绣比较好。

“郡主,休息一会再绣吧,你不是一个人,不要累到了。”她们想提小公子。

萧菁菁接着摇头。

“郡主。”香草梅兰再次道。

“还有一半,我再绣一会就休息。”萧菁菁抬头睥了她们一眼,手上的动作不停,接着低下头,专心的绣起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又不安起来,从扎到手指开始,她心里就心慌。

她让自己不要多想,想要早点绣好,四爷回来就能用。

她一共挑了几块布料,想给父王也做几个。

“郡主。”

香草梅兰还想说什么,郡主想给四爷做荷包,赵嬷嬷担心郡主无事会多想,同意了,又担心郡主会累到,让她们看着郡主,注意让郡主休息。

可她们阻止不了郡主,郡主也不听她们的。

萧菁菁打断她们的话,让她们不要再说了,她们只能看着郡主,想到赵嬷嬷,赵嬷嬷不知道去了哪里。

“郡主,一时半会也做不完,不如。”香草梅兰开口,还在劝着郡主,她们注视着郡主的表情。

萧菁菁依旧摇头,她不明白自己为何心慌,就像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她不知道一样,可是什么事她不知道她想不到。

萧菁菁手上的动作渐渐慢下来,就像听不到香草梅兰的话。

细长的针,往手上刺去,忽然她惊醒了过来,发现手上的针竟刺向手,收了回来,又再次绣,心里又想到别的事,整个人一惊,手上的针一下子变了一个方向,刺到了她的手背上面。

“啊。”

她叫了一声,手背一痛,反应过来,低头一看,手上的绣花针直直的刺破了手背,有血珠冒出来,白皙的手背上冒出血珠,触目惊心,让她不知所措,脸色一变。

她又刺到了手,还刺伤了手背,手背很痛,她看着,想要动,动不了。

“郡主,郡主?”香草梅兰还在想着怎么劝郡主,也没有注意到郡主的动作,光顾着郡主的表情了。

在听到郡主的叫声后知道不好,一看,发现郡主手上的绣花针刺到了手背上,刺破了,又流了血。

血比之前多,在郡主白皙的手背上,让她们心慌失措还有担心。

她们扑上前,抓着郡主的手,看着流出来的血珠,吓了一跳。

“郡主,你的手。”她们想说什么,一边说一边望着郡主,几次想开口都没有说出来。

“香草梅兰。”

萧菁菁道,皱着眉头,手痛着,她看向她们手上的手。

“郡主,你怎么不小心一点,又刺到了手,还是手背,这样大的血珠,郡主一定很痛吗?郡主?”

香草梅兰不知道该怎么办,开口,捧着郡主的手,注视着。

“没有事,我。”萧菁菁心不再跳得那么快,她一点点冷静下来,手背虽然还是痛,也没有刺中的那一瞬痛了。

手背上的血只要吮掉就好,也没有什么,就是刺到了,和先前一样,是她分了心,想太多了。

才会这个样子。

她不想小题大做,只要再小心一点就不会再这样,她抽回手。

香草梅兰手一空,看向郡主,又上前一步,手空着。

“好了。”

萧菁菁望了她们一下,低头看了看手背被刺到的地方,放到嘴里吮了一下,不再痛,只是还有冒血珠。

“郡主,哪里好了,郡主,你的手,奴婢还是去拿药吧。”香草梅兰一起道,看到了郡主的手背又冒出血珠,知道郡主不会听她们的,她们想了想。

萧菁菁还是不想让她们去,又吮了一下抬起头来,手背上已经不再冒血珠了:“真的好了,没有事。”

“怎么会没事,郡主!”香草梅兰觉得还是用药才能好得快,她们看到郡主的手还是在慢慢流血,慌起来。

“郡主,你等一下。”香草梅兰对视,香草:“奴婢去拿药,梅兰陪着郡主。”香草去了

梅兰留下来。

“郡主。”

“香草。”萧菁菁想叫住香草,没有,等香草去了,她再一次吮了手上的血珠,看了一会,梅兰几次想开口。

萧菁菁发觉真的不再冒血珠后,想到手上绣着的荷包,她不能再想了,就是想太多,手才被刺到。

她凝着荷包。

“郡主,不要再绣了,还是休息一下吧。”梅兰小心的劝着郡主,萧菁菁抬起头来,点了一下头:“好。”

梅兰松口气,睥了睥郡主手上的荷包,她忽然发现郡主手上的荷包上有淡淡的红色。

萧菁菁这时也发现了,她本来是低头看的,一下子发现荷包上有散开的红色,像是血珠。

是她刚才刺到手背洒到荷包上的吗?血珠正好在荷包鹰的眼晴处,她摸了下。

“郡主。”

梅兰看到了郡主的表情,不由。

“有血。”萧菁菁还是摸着血晕开的地方,想了一下,她有了一个主意,拿起绣花线比了一下,梅兰上前:“郡主,要不奴婢洗一下。”难道郡主还要再绣?

“不必,就这样。”萧菁菁开口,她觉得这样不错。

“郡主,上面。”梅兰还要说,萧菁菁放下绣花线,拿起绣花针,穿针引线:“就这样就很好。”

梅兰不明白。

萧菁菁没有再解释,她穿好了绣花线,拿着荷包,绣起来。

“郡主!”梅兰看着郡主慢慢的绣着,萧菁菁没有回答,过了一会,梅兰才像是醒了过来一样,发觉郡主又绣起来。

自己忽略了什么,她着急的就要抓着郡主的手,拦下郡主。

“郡主,你怎么又绣了。”

“把这里绣好再说。”萧菁菁还是绣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只是让开了些,看了梅兰,没有让她抓住,也不让她说什么。

“可是,郡主。”

梅兰急切的。

“没有可是,梅兰。”萧菁菁心神又不宁,手上的针有些滑动,滑了一下,差点又戳到了手指。

“郡主!”

梅兰眼晴一扫,完全吓到,一声大叫,要阻止。

“梅兰。”萧菁菁生气了,她好好的,梅兰对上郡主的目光:“郡主,你刚刚差点又刺破手指了。”

“不是没有吗?”

萧菁菁反问。

梅兰再也说不出话,幸好香草来了,香草拿了药一进来就看见郡主在绣花,脸上多了担心,快步走到郡主面前:“郡主,你怎么又绣了?”

萧菁菁看她一眼。

“郡主方才差一点又刺破手指。”梅兰看到香草拿了药膏。

“不是说了没什么?”萧菁菁扫了梅兰。

梅兰不敢再说。

“郡主,奴婢给你上药吧。”

香草注视着郡主。

“上不上都没什么的。”萧菁菁抬头,香草:“郡主还是擦一下药吧,奴婢拿来了,等擦了药郡主再绣也不晚的。”

萧菁菁听到这里,放下手上的绣花针,没有再说,荷包也放了下来,香草不再提着心,梅兰也是。

“郡主,奴婢给你上药了。”香草把药给梅兰,打开后,两人看着郡主,香草弄了一些带着清香的药膏出来,抓着郡主的手,找到郡主刺伤的地方,擦了药,药膏很好用,带着清淡的药味,很清凉,擦在刺伤的地方。

香草梅兰凝着,萧菁菁也看着,感觉到手上的清凉,还有晕开的药膏以及香草的动作。

“擦好了,郡主等刺破的地方好了再绣吧。”

香草又说,梅兰点头。

“不,一点刺伤。”萧菁菁没有答应,她拿起荷包,还有绣花针一点一点的绣着,香草梅兰拿郡主没办法,香草梅兰不禁对视,香草打算去找赵嬷嬷。

她也要把药膏放回去,示意了一下梅兰。

梅兰不知道香草是什么意思,香草看梅兰不懂,又示意了她一下,梅兰隐约明白是让她陪着郡主,她点头。

“郡主,奴婢把药放回去。”香草看梅兰知道了不再做什么,向着郡主。

萧菁菁颔首,香草和梅兰说了,让她守着,她拿着药膏出去了,梅兰看着郡主。

萧菁菁在香草走后,不知为何没有走神,手上的绣花针还是滑了一下,刺到了手指尖,一痛,又冒了血珠。

这,她拿着手,忍着手指尖的痛意,看着手指尖上的血珠,怎么会这样,荷包还有绣花针掉了也没注意,这次她一点也没有分心。

还是刺伤了手,心慌意乱随之而来,她烦躁起来。

“郡主,你又!”梅兰脸白得不行,郡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还是刺了手指尖,她伸手抓着郡主,又没有来得及。

“郡主。”她叫着。

萧菁菁什么也不说,擦去了血珠,深吸一口气,心里才没有那么空,梅兰看看血珠,看看郡主:“郡主,你,奴婢去叫香草把药膏再拿来。”她慌得不行。

“不要去了。”

萧菁菁拉住了梅兰,一把拦住了她,不让她去。

“郡主?你的手要擦药。”

梅兰回过头来,被郡主拉住,她知道自己去不了,可是郡主手一次又一次刺破的,为什么不让她去。

“我不再绣了。”萧菁菁知道她今天不适合再绣荷包,她看着梅兰。

“郡主真的不绣了?”梅兰听到这才好受些,回过身。

“嗯,我也不想再受伤了。”萧菁菁道,放下荷包还有绣花针,梅兰看着,放心了。

“不过郡主的手。”下一瞬,她想到郡主的手,看过去。

“这次只是轻轻的,不妨事。”萧菁菁对她说。

梅兰再多的话也被堵住。

“收掇一下吧。”萧菁菁手没有再痛了,吩咐梅兰收掇好,梅兰应了声,收拾起来,萧菁菁按着针刺破的指尖,站起来。

她走到菱木花窗前。

“郡主。”一直到赵嬷嬷进来,赵嬷嬷走到郡主的身边:“郡主在看什么。”

“嬷嬷你。”萧菁菁回头看到嬷嬷还有香草,猜到一定是香草和嬷嬷说了什么,香草跟在赵嬷嬷的身后,看到了梅兰,梅兰点头,香草看向郡主,她把郡主硬要绣荷包,戳了手背的事告诉了赵嬷嬷。

“郡主,老奴听说你绣荷包刺破了手指?还痛吗?怎么不休息,弄得刺破了手,到时候要是感染了就不好了,没有精神,郡主就多休息,何必急于一时呢,总会绣好的,只要在四爷回府前绣好就好四爷回来还早,郡主多休息,不要逞强!”

赵嬷嬷目光落在郡主的手上,她都知道了。

“不痛。”萧菁菁摇起头来。

“郡主啊,你骗不了老奴还说不痛,应该是痛,给嬷嬷看看。”赵嬷嬷还是担心,萧菁菁看出了嬷嬷的担心,把手给了嬷嬷。

赵嬷嬷找到了被绣花针刺破的地方,一共三处,唉。

她摇头,问擦了药没,得知擦了,才好点,确实闻到了一股药香。

“擦了药就能很快好。”

“嬷嬷。”

萧菁菁凝着赵嬷嬷的表情,赵嬷嬷意识到郡主会刺破手指,香草梅兰也是有责任的,她们要是看住郡主,郡主不会刺到手,也不会这样。

“你们。”

她不高兴转向香草梅兰。

“赵嬷嬷。”香草梅兰开口,萧菁菁没有阻止,只看着。

“我不是让你们看着郡主,累了就休息一下,怎么还是这样,郡主连刺破了手三次,你们让我生气!”

赵嬷嬷真生气。

“赵嬷嬷,我们错了。”香草梅兰认错。

“不关她们的事,嬷嬷。”萧菁菁最后道,赵嬷嬷摇头看郡主:“郡主现在去休息吧,老奴扶你去。”

香草梅兰后退,看着对方,赵嬷嬷不气就好,她们也气自己。

“嗯。”萧菁菁嗯了,赵嬷嬷扶着郡主。

“老奴刚才出去时听说,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都在老夫人那里,应该是有事,孙姨娘不舒服,请了大夫来看,孙姨娘有了身子,不知道三夫人还有老夫人会如何安排。”

“有了身子?”

萧菁菁懵懂的。

“是啊郡主,孙姨娘又有了身子,三老爷带孙姨娘见老夫人,让孙姨娘给老夫人请安,三夫人不知道会不会气到,三老爷还是宠着妾。”

赵嬷嬷:“郡主,你是担心三夫人是吗?孙姨娘再怎么也是妾,就算再生下儿子,三夫人也是不同的,只可能是真的在三房没有立足之地了。”

“嬷嬷。”

萧菁菁叫了赵嬷嬷。

“三嫂很可怜。”

“郡主可怜三夫人?”赵嬷嬷凝着郡主的目光。

“对。”萧菁菁重重的。

“三夫人也是命。”赵嬷嬷归结于命,不想郡主去想。

“娘怎么说,还有三嫂知道吗?”萧菁菁问起来。

“三夫人可能还不知道,老夫人没说什么,不是很高兴,三老爷带着孙姨娘走了。”赵嬷嬷知道的都是听到的。

萧菁菁担忧三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