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许再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此他就能知道萧菁菁在想什么,也可以让纪四叔看看。

“我怕纪四叔真的出了事,那该怎么办啊,菁姐姐就是一个人了,菁姐姐好可怜,你说我要不要去找菁姐姐啊,菁姐姐要是知道了一定很伤心,不知道纪老夫人和菁姐姐说了没有,我好想去!”叶蓁担心的拉住景非翎。

景非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看着她。

“景非翎你看着我做什么,为什么不说话?”

叶蓁说完发现景非翎一直没说话,不满的。

“说什么。”

景非翎看向她。

“当然是——我说的话你到底听没有听到?”叶蓁不高兴丢开景非翎的手,跺了一下脚,退开,来来回回着急的走了走,她说了那么多,景非翎这个男人居然问她说什么,他到底有没有听她说话,可恨。

提在手上的纸包着的烤鸭,散发着一阵阵的香气,她闻到了,要不是景非翎给她带了她最爱的烤鸭,她才不要理他。

她告诉自己,看在他给她带了烤鸭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了。

“我听到了。”景非翎道,还是看着她。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叶蓁又生气了。猛的回头,冲到他的面前,举起手,又没有动,景非翎明明听到为什么不说,站在不远处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看到姑娘和景世子好像又吵了起来,摇头不已,也担心。

想要上前,又怕姑娘不高兴,她们盯着姑娘举起来的手。

景非翎带来的人也看着。

“说萧菁菁?”景非翎这时开口:“还有纪四叔?

”不然你以为呢,你说菁姐姐到底知道了没有,纪老夫人有没有和她说,我想去看菁姐姐,纪四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事,还有我和菁姐姐开的店,我想找菁姐姐一起去看,要是没有纪四叔失踪的事多好。你不是和纪四叔亲近吗?“

叶蓁生气的又说了一遍,也不知道纪四叔是不是真的出事,她望着景非翎。

”纪四叔有没有事我不知道,你问我,我又问谁。“

景非翎淡淡的。

”你。“叶蓁被景非翎的样子气到,她又冲上前,手往他胸前一落,打了两下,恨恨的:”不知道就不知道。“叶蓁转开身,又走起来。

”你是知道我不喜欢萧菁菁的。“景非翎盯着她:”为什么还要问?“

”景非翎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知道,你不喜欢菁姐姐,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菁姐姐,菁姐姐哪里惹到你了,你气死我了。

叶蓁再次回头,冲到景非翎身前,又打了他两下,气恨恨的。

景非翎凝着:“我和你说过,你应该知道。”

“是呀,你说过,你说菁姐姐不守妇道,我和菁姐姐一样,都不是好的,该死,不该得到幸福,我当然记得,那你娶我干什么,我和菁姐姐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这样觉得。”

叶蓁咬牙切齿,又想打景非翎这个男人了,她举着手。

叶蓁的奶嬷嬷觉得不该放任了,上前一步,又停下,唉,姑娘啊,何时能长大。

“我说的是事实。”

景非翎道,锁着叶蓁的目光。

叶蓁更气,生气得冒出了骂人的话,忘了奶嬷嬷还有祖母的话。

“狗屁事实,我才不相信你说的,你这是诽谤,哼,你看不上菁姐姐还有我,就觉得我和菁姐姐这不好那不好的,别的女人你怎么不说,那些女人就很好是不是,那你为什么和我成亲,不如去找那些女人。”叶蓁气得牙又痒痒的,想大声骂景非翎这个男人。

“那是因为当时。”景非翎没有说完,没有再往下说,还是盯着她:“后来我知道你和她不是一样的,”景非翎注视着她。

你不再是前世那个可恶的女人,可以说变了一个人,因此,我愿意放过你,萧菁菁那个女人再是表现不同,我也会怀疑。

萧菁菁还是萧菁菁,你不知道萧菁菁那个女人前世做了什么。

这些他没有说出来。

“哪里不一样,你就是找的借口,以为我不知道,我还想着看在你给我带来的烤鸭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你竟然!”

叶蓁气得推了景非翎一把,她后退着,指着他,气得不行。

景非翎还是站在原地,动也没有动:“我知道你不一样,可是她。”

“因为这些,你就不让我和菁姐姐一起,说菁姐姐会带坏我,反正你就会找理由,找借口,我不理你了。”

叶蓁气得牙痒痒:“菁姐姐哪里不守妇道,”手又推了过去,更是举起,想要打景非翎。

“好了,叶蓁。”

景非翎手一伸,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抓在手中,很紧,很紧,沉着声音:“不要再说萧菁菁了,也不要再说这些,你只要知道,我不让你和她一起,是为了你好,萧菁菁那种女人。到时候你就知道。”

“那种女人,哪种女人?到时候你才知道你误会了菁姐姐,你放开我,景非翎,放开我的手,你要做什么?”叶蓁被景非翎抓住手,听了他的话,很气愤,挣扎着,想要抽回手,瞪着他。

“不放!”

景非翎开口。

“你!气死我了,景非翎。”

叶蓁气死了:“我和你说了,菁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是,也变了,你不是信了吗,还说会看着,你不是也觉得菁姐姐不同?”

“那需要时间来证明。”景非翎道。

“那你抓着我的手做什么?”叶蓁闻言还是气。

“是你先动手的。”景非翎神情不变,叶蓁更气,挣扎着,抽着手,狠狠瞪着他:“那也是你说得太气人了,快放手,我的烤鸭要掉了。”

她发现她手上的烤鸭要掉到地上了,浓浓的烤鸭香散发出来,她一急。

景非翎也看到:“不许再闹。”

“我才没有闹。是你说会看的,又说菁姐姐坏话。”叶蓁没有再挣,她不满的,景非翎平静的:“再闹,我就。”

“你!景非翎!”叶蓁手甩动着,再次气到。

景非翎没有再抓着她的手,慢慢的松开了她的手,叶蓁马上一挣,景非翎见状,又抓紧了她的手,不再放。

“景非翎,你说了放的!”叶蓁啊了一声,手又被抓紧了,景非翎!

景非翎手用力,一下子抓紧叶蓁的手。

“痛死我了,景非翎,你要干什么,你抓得那么紧做什么,你。”叶蓁手一痛,景非翎放开了她,叶蓁气在心头,憋气得很,等景非翎一松开手,她整个人扑了上去,扑到他的身上,打了起来。

“景非翎你你你。你把我的手抓痛了,我要还回来,还回来,我打打打。”叶蓁连说了三个你,手上的烤鸭都忘了。

景非翎看着,往后仰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做。

“景非翎,我!”叶蓁还在打,景非翎手一动,似乎要再次抓住她的手。

“景世子。”

叶蓁的奶嬷嬷忍不住了,带着丫鬟冲上来,看着景世子还有姑娘的样子,几次想要冲上去分开他们,景世子和姑娘怎么又这个样子,还真是,老夫人说景世子和姑娘是欢喜冤家,果然是,她看向姑娘:“姑娘你不要这样,不要再动手了。”

“嬷嬷你知道他!”叶蓁一听,不悦起来,嬷嬷也不说一下景非翎,就知道说她,她又没有错,她看向奶嬷嬷还有丫鬟。

“姑娘。”叶蓁的奶嬷嬷还是道,叶蓁更不满看向景非翎。

景非翎不动也不说话。

“姑娘,不管如何,不要这样。”叶蓁的奶嬷嬷跟着又道,丫鬟也点头,她们想分开姑娘和景世子,又不敢。

叶蓁的奶嬷嬷更想分开他们。

“有人太可恨了。”叶蓁听着嬷嬷的放边看着景非翎,恨恨的。景非翎也是一样:“我哪里说错了?”

“你还说。”

叶蓁大声的。

“世子。”景非翎带来的人也上前来,跪在地上,抬着头,景非翎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目光落在叶蓁的身上。

“你目不转晴盯着我干什么,也不眨眼,动也不动,就不怕眼晴痛,转不了了?”叶蓁发觉景非翎不言不语就盯着她,张嘴。

叶蓁的奶嬷嬷丫鬟不知道怎么开口,景非翎带来的人也抬头。

“看你。”景非翎只说了两个字。

“流氓!”叶蓁也开口说了两个字,哼哼两声,叶蓁的奶嬷嬷捂住了嘴,天啊,她的姑娘真是,她闭了一下眼,丫鬟也张大嘴。

景非翎带来的人也是张了张嘴。

“姑娘,姑娘!”叶蓁的奶嬷嬷摇着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姑娘不要再说了,好不好,听嬷嬷的话。”

“不要,流氓!我说流氓,不是为什么看我。”叶蓁还是注视着景非翎,微微昂着头,景非翎:“想看就看,流氓?流氓是什么意思?”他上前一步。

“景非翎你就是一个流氓,不知道?想知道?”叶蓁笑了起来。

景非翎眼中闪过什么,又上前一步:“对。”

“流氓嘛。”叶蓁嘿嘿笑着,觉得景非翎是那么好笑,连她骂他都听不懂,叶蓁的奶嬷嬷觉得姑娘变笨了,景世子哪会不知道。

丫鬟也觉得姑娘好像变笨了,姑娘一和景世子一起就会这样。

“告诉我。”景非翎再次开口。

“想让我告诉你?嗯,我就不告诉你,偏不告诉你。”叶蓁笑起来,后退一跑,想要跑开,跑了一步,又想到手上的烤鸭。

“姑娘你手上的东西。”叶蓁的奶嬷嬷看到,叫了一声。

“对了,我的烤鸭,不和你说了,我要去吃烤鸭了。”叶蓁听到,更是看向景非翎:“景世子请便吧。”

景非翎看着她。

“记住不许再说菁姐姐不好!”

叶蓁又哼一声。

“嬷嬷,去厨房,看看我吩咐做的蛋糕还有怪味胡豆做好了没有,让景世子尝一尝,送些给他,就当是他给我烤鸭的回礼!”

叶蓁随即吩咐嬷嬷,叶蓁的奶嬷嬷摇头又点头:“是,老奴的姑娘,老奴知道,会去的。”

“嗯。”

叶蓁嗯了一声。

“去吧,听到姑娘的话了没有,快去,景世子还等着。”叶蓁的奶嬷嬷转向一边的丫鬟。

“是,嬷嬷。”一个丫鬟点头,去了。

“我走了。”

叶蓁看在眼里,睥了景非翎一声,提起手上的烤鸭,闻了闻,她要流口水了,走了,两个丫鬟跟上,叶蓁的奶嬷嬷示意她们,带着余下的丫鬟看着,过了一会,看向景世子,行了一礼:“世子请等一下。”

景非翎也想看看叶蓁又做了什么,叶蓁的奶嬷嬷看在眼里,景世子还是在意她的姑娘的,她又看了一下姑娘的背影:“姑娘老是有些不一样的想法,景世了请多见谅。”

景非翎目光还是放在叶蓁身上。

“姑娘每次有不一样的想法,都会找人做出来,姑娘想的一些吃食都不错,像姑娘说的蛋糕就是姑娘最喜欢的,前一阵就做出来的,一开始姑娘说,大家还不知道怎么做,都好奇,以为姑娘做不出来,后来姑娘也是试了很久才做出来,一做出来,大家都喜欢。”

“蛋糕?”景非翎听了。

“是,世子,还有就是那个什么怪味胡豆了,说起来也是怪,名字怪,吃起来倒是怪怪的香,大家刚开始吃都吃不习惯。”

叶蓁的奶嬷嬷接着说。

景非翎听着,丫鬟小心看着景世子,景非翎带来的人对视一眼,叶姑娘又做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们是知道叶姑娘爱做一些奇怪的东西。

“老奴尝过一点,吃了几颗就好了,世子可以试下喜欢吗,姑娘也是做了好久才做出来,这个怪味胡豆是姑娘才做出来的,就让老奴送一些给世子尝一尝,说明姑娘呀。”

叶蓁的奶嬷嬷没有说完。

“那我要尝尝。”景非翎说。

没有多久,去了厨房的丫鬟回来了,手上端着什么,叶蓁的奶嬷嬷一看就知道,她闻到了怪味胡豆的味道,让丫鬟上前,把东西端到景世子面前。

“景世子。”

“嗯。”景非翎看着丫鬟,取了上面小碟里面装的东西,他拈了一块,尝了一下。

“怪味胡豆?”他看了一下,猜测道。

“对,世子,就是怪味胡豆,你尝尝。”叶蓁的奶嬷嬷在一边看到道。

景非翎尝了,味道和叶蓁的奶嬷嬷说的一样,有些怪怪的,不过,他又用了几块,还好。

“旁边的是蛋糕,世子可以尝一下。”叶蓁的奶嬷嬷又指着。

景非翎也看到了一边的所谓蛋糕,他拈了一点尝了,味道有些甜,不是很喜欢,不过想到是叶蓁那个女人做的,他又尝了一些,点头。

“世子喜欢就好。”叶蓁的奶嬷嬷让丫鬟送来包好的怪味胡豆还有蛋糕,景非翎示意身边的人,上前拿了。

“景世子要是喜欢可以再来,姑娘可是做了不少,姑娘爱想这些,世子给老太妃也带点回去。”

叶蓁的奶嬷嬷看在眼中。

“嗯,祖母一向喜欢。”

景非翎道,转身走了。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送走了景世子,看着景世子走了,她们松口气,站了起来,抬起头,姑娘和景世子一起总是惊心动魄的,让她们担心。

她们回到姑娘的院子。

“景非翎走了?”叶蓁正让丫鬟把烤鸭放到碟中,她要用,闻着烤鸭的香味,她就蠢蠢欲动,她看向门口的嬷嬷。

“是,姑娘,姑娘就这么爱吃肉。”叶蓁的奶嬷嬷走上前来,看着姑娘。

“当然,无肉不欢。”叶蓁点头:“没有肉怎么过日子。”

*

吴府,萧菁菁走在花园里。

------题外话------

前两天天天吃喜宴,回来就九点多了,来不及写了,只能断更,要是还是像以前一样十二点也能过审更新,就不会断更,可是现在是十点半就过不了审,弄来只能断更,好在十多次喜宴没多少了,以后我不会再这样,过年也会以更新为主,我会接着写明天开始日更一万以上,有可能一万四这些,请亲爱见谅,不要抛弃喧嚣,我会去喜宴,不是我不在意写文,。主要是平时我一直宅在娘家,这些喜宴是老公那边的,我要是不去,老公家里有意见,觉得我整天在家,不出门,也是带儿子见下老公那边亲戚,编辑今天找了我,我以后会存稿,以更新为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