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克人的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菁姐儿此刻怎么样了,有没有好一点,吴老夫人回转过身来,看着从里面出来的婆子,沉着声音:“菁姐儿怎么样了?”

“老夫人。”婆子恭敬的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向老夫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

“说话,我在问你,菁姐儿现在如何了?”吴老夫人等不及了,沉着声音。

“菁华郡主好点了,老夫人。”婆子一听,马上回道,看着老夫人。

“嗯,赵嬷嬷呢,还有菁姐儿身边的人,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在劝菁姐儿?”吴老夫人又问,想到赵嬷嬷几人,不知道是不是守着菁姐儿。

婆子再次:“老夫人,赵嬷嬷一直在劝着菁华郡主。”

“好。”吴老夫人说了好,没再发问了。

婆子看了老夫人一眼,低下头。

“我去看一下。”吴老夫人开口,往内室去,要进去看一下菁姐儿的情况,婆子又抬起头来,望着老夫人的背影。

吴老夫人走到内室里面,看到赵嬷嬷在说着什么,香草梅兰两个丫鬟也站在一边,还有婆子和丫鬟。她走上前,挥了一下手,让人不用跟着她,菁姐儿需要休息。人已经够多了。

跟在后面的丫鬟婆子见状退下。

吴老夫人走过去。

站在旁边的丫鬟婆子行礼:“老夫人。”

“嗯。”吴老夫人没有在意,直接到了床榻前,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到老夫人,马上行了一礼,恭敬的看着老夫人。

“起来吧,你们,菁姐儿。”吴老夫人先让她们起,挥了一下手,目光落在菁姐儿的身上。

“谢老夫人,郡主。”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站起来,看着郡主和老夫人,郡主已经好一些了,老夫人来?不过老夫人来也好,郡主有什么可以和老夫人说了,刚才她们问郡主,郡主都不说话。

“外祖母。”萧菁菁也看着外祖母,撑了撑想坐起来。

“外祖母来看你,好点了没有?怎么样了?”吴老夫人坐了下来,直接问,坐在床榻边,凝着面前的菁姐儿,仔细打量她的脸色还有神情变化等等,见她要坐起来,连忙拦住了她。

手按下她,不让她起来。

“你动什么,想起来?不要起来了,看你的样子,脸色还是不好。”

“外祖母,我。”

萧菁菁抓着外祖母的手,抓得很紧,一点也不愿意松开。

“抓着外祖母做什么?抓得这样紧。”吴老夫人笑了一下,白了菁姐儿一眼,扫了扫别的人,赵嬷嬷几人都低下头去。

吴老夫人笑着收回目光,注视着菁姐儿。

“外祖母。”萧菁菁想要出口的话停在口边。

“外祖母来摸一下。”吴老夫人这时用另一只摸向菁姐儿的脸,她要看看她的脸看看怎么样了。

“外祖母我没事,只是。”萧菁菁开口。

吴老夫人还是摸了一下她的脸,点着头:“有点凉,看来还是不舒服,好好躺着,不要起来,外祖母就这样看着你,要顾着肚子,忘了?”

萧菁菁摇头。

“没有忘就好,想说什么?说吧,你不知道外祖母多担心你,之前你。”吴老夫人又摸了一会菁姐儿的脸,两边都摸过,收回了手,放下来对着她。

赵嬷嬷几人迫切的希望郡主能好起来,一边的丫鬟婆子抬头。

“外祖母,三舅母说四爷不会回来,是我克死了四爷。”萧菁菁再次收紧抓着外祖母的手,用力的。

她的脑中都是三舅母说的话,是她克了四爷,四爷才会这样,如果没有她,四爷不会有事。

前世也是她,四爷才会死。

“你这都是在想什么?啊?”

吴老夫人生气了,还克不克的,居然说克人的话,这可不是小事,是大事,让人知道了,怎么办?

菁姐儿以后,很可能没有以后了。

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她又看向赵嬷嬷等人:“你们是怎么照顾郡主的,让郡主说这样的话,这样想?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老夫人,老奴什么也没有听到,是老奴不好。”赵嬷嬷几人听出老夫人的意思,赶紧行礼,磕头,抬起头来。

“哼,你们是怎么劝菁姐儿,都没有劝过来,还让她多想,这样的话我不允许有人知道,你们怎么能让菁姐儿说这样的话?”吴老夫人又道,气着。

“是。”赵嬷嬷几人又道。

吴老夫人才没有再说,收回视线,看着菁姐儿。

“外祖母,不关嬷嬷的事,是我。”萧菁菁道,吴老夫人拍了她的手:“不许再说了,菁姐儿,外祖母不想再听到你说知道吗。”

“外祖母。”萧菁菁再次开口。

“好了,菁姐儿。”吴老夫人重重的打断了菁姐儿的话,不让她再说,也不想听她再说下去了,摇着头,不悦的看着她:“到底是谁说你克的?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你克谁,菁姐儿,你不要想了。”

“外祖母,三舅母。”萧菁菁一个字一个字的。

“你三舅母就是胡说,她知道什么,什么也不知道,就说这些,外祖母会找她算帐,一向都是这样不靠谱,不着调的,你是知道的,还信她说的?”

吴老夫人知道老三媳妇说了什么,也才那么生气。

她再次重重的道,不许菁姐儿再说下去了。

“外祖母。”

萧菁菁忽然起来,扑向了她,扑到她的怀里,抱着她,哭了起来:“外祖母,我怕,我很怕,外祖母,我怕。”

赵嬷嬷几人都担心起来,特别是赵嬷嬷香草梅兰,郡主哭了,扑到老夫人怀里,这。

“有什么可怕的,怕什么?不怕。”吴老夫人叹息,手也伸出来抱着她,拍了一下。

“外祖母,我怕是我克了四爷,就像三舅母说的,不然为什么四爷会出事,四爷以前一直好好的。”萧菁菁伤心又难过,尤其是想到上一世。

“怎么可能!”

吴老夫人听完,否认了,她从不认为会是她的菁姐儿克了谁,她的菁姐儿也不是克人的命,都是一些人乱说,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许菁姐儿这样说自己。

在她眼中菁姐儿都好。

“可是。”萧菁菁哭着,她知道外祖母是安慰她。

“你三舅母说话一向不负责任,谁都知道,不要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更不要去想,她就是胡言乱语的,要是真的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就不值当了,如果外祖母向你一样认真,我还不知道要气多少次,说不得呀。”

吴老夫人说到后来,没有再说,意思清楚。

“外祖母。”萧菁菁还是伤心难过。

“你三舅母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让人去教训她了,竟然在你面前说那些,不知道你难受吗,不知道永叔的事吗,简直就是在你的伤口撒盐,我容不得,就像是故意的,故意气你,不管是如何,你都不许放在心上,不许多想。”

吴老夫人接着安慰。

萧菁菁眼中带着泪。

赵嬷嬷几人觉得老夫人是对的,对视点头。

“我让人找你三舅母还有,让他们出府,分出去,不要再留在府里,本来之前也是这样打算,只是没有用太过的手段,想着不要让人说道比较好,可是谁知道会这样,要是早知道老三媳妇会气你,说这样的话,外祖母前几日就赶他们走了。”

吴老夫人后悔得很。

“外祖母,你要。”萧菁菁倏的抬起头来,她想起赵嬷嬷和她说的,外祖母要把三舅舅分出去。

她望着外祖母。

“你不必替他们说什么,这是他们的报应。”

吴老夫人没等菁姐儿说完,就道。

“好了,不说他们了,反正老三媳妇敢说那些话气你,我就不会放过她,他们会被赶出府,以后啊。”

“外祖母这样是为了我,好吗?”萧菁菁咬着牙,赵嬷嬷几人觉得郡主不该再提,老夫人也是为了郡主。

“有什么不好的,不是说了不说了吗,菁姐儿,我们说别的,你该好起来的。”吴老夫人低头摸着她的头,轻轻的。一点一点摸着她。

萧菁菁昂头。

赵嬷嬷几人目光落在郡主身上。

“要不外祖母请个太医来?”吴老夫人忽然,手上的动作也是一停,萧菁菁连忙拉紧外祖母:“

不用外祖母。”

“那你?”吴老夫人不放心啊。

“外祖母,要是四爷真的是被我克到的,四爷因为我才出事,因为我才会这样,外祖母。”萧菁菁还是想着,伤心的。

“怎么就不能忘了,还在想?”吴老夫人都不知如何劝了。

“外祖母,也许三舅母说的是对的,四爷就是被我克的,母妃在生下我不久,就去了,也是被我克的,现在四爷也。”

萧菁菁脑中是母妃的死。

她眼中全是泪,红红的,甚是可怜,脸也白,手握得特别的紧。

“你,要气外祖母是不是?”吴老夫人也怔了下,才回过神来,菁姐儿胡思乱想什么,怎么可能是她克的。

她可怜的女儿是被人气死的,不可能是被菁姐儿克的。

菁姐儿更不该相信自己克人,永叔不一定真不在了,哪里说得上克,菁姐儿就这样。

“真该把你三舅母的嘴封了,她就不能说这些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外祖母太气了,太想找她算帐。”

“外祖母,我是不是不该嫁给四爷?”

萧菁菁心里很乱,有时会想是不是自己不该嫁给四爷,该离四爷远远的,四爷才不会出事。

“不哭了,不哭了,说什么话呢,你都嫁了,还说不嫁,后悔也没用,不要哭,你一哭,脸都花了,要是永叔知道还不心疼,你不想嫁永叔,永叔不知道多心痛,还有啊。”

吴老夫人也不再发狠,一看菁姐儿,就擦起她的眼泪。

可怜见的。

她可怜的外孙女,太可怜了。

赵嬷嬷香草梅兰也觉得郡主可怜,可怜极了,就是一边的丫鬟婆子也是觉得菁华郡主可怜。

“郡主。”赵嬷嬷香草梅兰站在床榻边。

“外祖母。”萧菁菁还是看向外祖母,吴老夫人擦干净了她脸上的泪水,手上的手帕都打湿了,她折好放到一边。

“没有什么该不该的,事情有时候不是像看到的,永叔那孩子不是那么容易出事的,会好的,会好的。”

一切都会的,说不定一觉醒来,什么都过去了,吴老夫人安抚。

“嗯,外祖母。”萧菁菁点头,赵嬷嬷等也跟着点头,老夫人说得对。

“不要想,不要想,一切只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吴老夫人继续说,萧菁菁:“外祖母不是说四爷不在,要我。”

“外祖母就是一说,你也是,就当外祖母没说过。”吴老夫人,看菁姐儿又哭了,再次伸出手,让丫鬟递了干净的帕子,拿在手上,给菁姐儿擦了,擦干净后,一把抱住她。

萧菁菁也埋在外祖母的怀里,闻着外祖母身上干净温暖的气息,她哭了好久。

“菁姐儿,哭对身体不好,哭一会就行了,好吧,哭吧,不过还是不能哭太久,你要顾着你和永叔的孩子,别到时候生下来,成了一个小泪包。”

吴老夫人边拍着她的背,安抚着,边说。

“外祖母。”

萧菁菁就是伤心。

赵嬷嬷:“郡主,听老夫人的。”香草梅兰也是:“郡主,不要多想。”别的丫鬟婆子守着。

半晌。

吴老夫人感觉怀里的菁姐儿没有那么难受了,她轻轻放开她,抬起她的头,看到她脸上的泪,用干净的帕子擦了,拍拍。

“外祖母。”

“发泄了一番,好点没有?”吴老夫人问,赵嬷嬷几人紧张得很。

萧菁菁颔首,眼晴还红,还有泪,脸色还是苍白,不过点头了。

“靠着外祖母吧,外祖母继续抱你。”吴老夫人又让她靠着她,抱着她,萧菁菁轻应了一声。

“祖母,祖母。”

有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吴老夫人听在耳中,听出来是雲丫头几个。

萧菁菁赵嬷嬷等也听到。

“让她们进来吧。”

吴老夫人对着一边的丫鬟婆子道。

丫鬟婆子行了礼,退出去了。

萧菁菁也擦了眼,看向外祖母。

赵嬷嬷香草梅兰只关心郡主:“郡主,你好点了吗?”

“雲丫头几个来了,想来是来看你,之前你说去找她们,却。”吴老夫人又注视菁姐儿,听着赵嬷嬷的话。

“还有言哥儿那边,我让人把言哥儿抱来,你就不要去了,还是照我说的做,嗯?”

“嗯。”

萧菁菁嗯了声。

“对了,赵嬷嬷几人担心你,问你,好些没有。”吴老夫人又问。

“好多了,谢外祖母安慰我,陪我。”萧菁菁有点不好意思。

吴老夫人不说话,看着她,又叫了人来,吩咐了,让人去把言哥儿抱过来,萧菁菁还是觉得等自己好点,自己亲自去。

吴老夫人没有同意。

“老夫人,几位姑娘来了。”丫鬟婆子进来,行了礼,还没有说完,吴雲几人进来了:“表姐,祖母。”她们知道表姐来了,还知道表姐知道纪四叔失踪的事。

“表妹。”

萧菁菁看过去。

吴老夫人也开口。

“表姐,祖母,你,你们。”吴雲跑得最快。

“你们”

*

吴府三房。

此时此刻吴三老爷站着,看着面前的人:“你说母亲?”

王氏则是不敢相信老太婆真的要把他们赶出府去,不让他们三房在府里住了,老太婆怎么能这样,老太婆有什么资格赶他们三房出去。

就因为她嘲笑萧菁菁?她不过是说实话,萧菁菁那个女人本来就是活该,克人的命。

“老夫人请三老爷和三夫人搬出府。”周嬷嬷带着人望着三老爷和三夫人。

------题外话------

还有一章,另一章写完多半十二点多了,到时更上,亲们早上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