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完全信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香草没有用的,我们还是进去叫郡主和四爷吧。”梅兰看四爷郡主还没有出来,她抓紧机会。

香草也有点担心是不是该进去。

就在这时,净房里有了动静,她们看过去。

“四爷,郡主,奴婢担心郡主,郡主有身子。”

香草看到四爷抱着郡主从净房出来,四爷和郡主出来了,她心里松口气,但看四爷和郡主的样子,郡主的头埋在四爷怀里,她看不到郡主的脸,心中害怕,不由自主行了一礼。

“四爷和郡主。”

梅兰更是不敢相信,四爷真的出来了,她看着四爷和郡主,心里难受,旁边的丫鬟婆子早就跪在地上,行礼了。

“收拾好里面。”纪尧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没有停留,丢下一句。

“是,四爷,郡主。”香草梅兰还有丫鬟婆子望着四爷和郡主,郡主和四爷到底有没有恩爱?

“四爷抱着郡主进去了。”丫鬟婆子抬头看向其他人。

“四爷让我们收拾净房。”另一个婆子也道,香草心中还是担着心。

*

一离开香草梅兰,萧菁菁马上从四爷的怀里抬起头来:“四爷为什么要抱我出来?香草梅兰看到了。”

纪尧抱着怀中的小姑娘,低笑了笑,进了内室,低头看了看,把她放到内室的床榻上,菁儿难道打算一直这样埋在他怀里:“好了,菁儿,没有人看到了,不用担心。”

“香草梅兰都知道了。”

萧菁菁被放下,她抱住自己抬头,不高兴的:“一定以为我和四爷——”

“以为什么?”纪尧笑了笑,起身。

“四爷明明知道!”

萧菁菁生气的。

“我知道什么,我不知道,菁儿。”纪尧逗她,又俯下身来。

“四爷你不可能不知道。”萧菁菁不相信四爷会不知道,恨恨的。

“我只知道菁儿你该换一身干净的,为夫叫人进来,为你换上,然后陪为夫歇息。”纪尧笑过后俯视着她。

萧菁菁对上他的目光,咬牙。

“来人。”纪尧轻笑站直身体,走了几步,站在床榻边,朝着外面。

萧菁菁也看向外面,她担心赵嬷嬷听说她和四爷的事会询问,不知道赵嬷嬷知道了吗。

纪尧回过头,见小姑娘还有想,他走近,凝着她:“没有就没有,菁儿何必担心,她们看到就看到,为夫不过抱着菁儿出来。”他看着小姑娘的表情,摸了一下她的头。

“赵嬷嬷会问我的。”

萧菁菁想到赵嬷嬷,别开头,不理四爷。

“那就让赵嬷嬷来找为夫,为夫来解释。”纪尧又摸了她的头,萧菁菁咬着唇。

纪尧一笑。

“四爷。”守在外面的七巧还有冬菱听到声音走了进来,行了一礼,看向四爷,看到郡主在床榻上,她们低下头。

“为夫人换身干净的,夫人身上都湿了。”

纪尧看到她们,温和的开口,低头看了一眼菁儿。

萧菁菁瞪着眼。

菁儿,纪尧看着菁儿的样子,摇头失笑,萧菁菁还是恨恨的,抱着自己,纪尧又看向丫鬟。

“是,四爷。”

七巧冬菱在外面的时候听到四爷和郡主在净房的事,不敢进来问,是不是真的,赵嬷嬷还没有来,就在她们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四爷叫她们进来,她们磕了一个头。

还是先服侍郡主。

其它的事,还是等赵嬷嬷来,赵嬷嬷会问郡主,她们跪行着,到了郡主的面前:“郡主,让奴婢服侍你更衣吧。”

萧菁菁看着她们,纪尧笑着让到一边。

“郡主。”

七巧冬菱昂头看了四爷一下,向郡主行礼,伸出手来,她们看到郡主身上是湿,想要扶郡主,心中想到什么。

“扶我起来。”萧菁菁没有等她们说话,也伸出手,不看四爷,纪尧眼中带笑摇头,看着两个丫鬟扶菁儿起来,菁儿跌了一下,差点跌倒,被两个丫鬟扶起来,看也不看她,去了净房,他手伸到半空,上前一步,停下来。

他本来想上前扶的,菁儿倔强。

过了一会,他看向四周,发现了什么,走到窗台边,一本书翻开放着,他站在窗台边,拿了起来。

修长的手指翻动,知道应该是菁儿最近看过,没有看完放在这里的,不知道是什么书,他翻开一看,是一本话本,讲的是民间的小故事,还算有趣,他读了两个,旁边还有一本棋谱以及针线。

他嘴角一扬,多了笑意,知道这些都是菁儿平时看过用过的,用来打发时间,他看到一幅卷好的画。

从青花瓷瓶里抽了出来,打开来,淡淡的墨汁,细细的勾勒出青山绿水,并不算意境深远,但还是能看清是什么。

是一个背对的身影,他笑了,一眼看出画的是他,菁儿画的他?他的背影?菁儿,他空了要好好问问菁儿了。

他看了半晌,菁儿就这么想念他?画得很不错,他卷了起来,放好,看向净房的方向,见菁儿还没有出来,他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坐在窗台边的榻上。

拿起菁儿看过的棋谱,看起来,等着菁儿出来。

棋谱是他给菁儿的,算是温习。

修长手间的玉板指在光下闪着温润如玉的光,片刻,赵嬷嬷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郡主,四爷,老奴有事。”赵嬷嬷站在门外:“还有天黑了,老奴让人把灯拔亮一点。”

纪尧闻言,放下手上的手,放在手边,看向门口:“赵嬷嬷进来吧。”

赵嬷嬷听罢,带着人,又和门外的人说了,走进来。

“四爷。”

进来没有看到郡主,赵嬷嬷看了周围,最后看向四爷,不知道郡主去了哪里,她一边担心一边问四爷。

香草梅兰也在,跪在地上,梅兰微抬头,又低下头,赵嬷嬷在。

香草很规矩。

“菁儿去了净房更衣,我让七巧冬菱服侍。”纪尧说。

“哦,不知道郡主何时出来,老奴听人说四爷和郡主——”赵嬷嬷正要问七巧冬菱去了哪里,就听到四爷的话,不再问,看了净房,收回视线,对着四爷,她来主要是问一问四爷和郡主是不是恩爱了。

她以为四爷有分寸的,还有郡主也会阻止,加上她还放了人在外面,叶姑娘送给郡主的奇奇怪怪,伤风败俗的东西,她也命人收起来,更是和郡主说过,不能穿那些,尤其是在四爷面前。

郡主有身子,要是四爷把持不住如何是好,郡主答应了,她才放心,又想着四爷和郡主久别胜新婚,她就没有阻止,没想到,会听到四爷和郡主在净房恩爱的事。

虽然还不确定,可也够她急的,她一听说就急了。

问了问还是没有问出什么,就打算来问四爷。

话没有说完,她想到香草梅兰在这里听着不好,她转向香草梅兰,让她们去把灯拔弄亮一点。

“你们去把灯弄亮,四爷要看书。”

香草梅兰应了声,梅兰不想去也要去,纪尧没有说话。

赵嬷嬷看香草梅兰去了:“四爷,你和郡主。”她再次开口。

纪尧放下书:“嬷嬷觉得呢?”

“老奴不相信四爷会这样没有分寸。”赵嬷嬷虽然担心,还是这样说了,注视着四爷的神情变化。

纪尧淡淡:“嬷嬷知道就好。”

赵嬷嬷不再问,知道自己问的不该问的,也是没有必要问的,四爷多疼郡主,哪会不注意,哪会乱来,是她多想了,也是那些丫鬟想多了,她彻底安心,退下,到了香草梅兰面前,教训了她们一顿,待灯拔亮,让她们跟她一起行完礼退了下去。

纪尧继续拿起书看着。

净房里。

隐隐听到外面有什么,很快没有了。

“郡主你和四爷?”七巧冬菱两人欲言又止的服侍郡主更衣,为郡主擦干了秀发,擦了香膏,用木梳为郡主梳顺了秀发,扶郡主站了起来,她们对视一眼,七巧小心的开口,两人一起从琉璃镜中看着郡主。

“郡主,可以了。”

“嗯。”

萧菁菁从琉璃镜中看到七巧冬菱的样子,她们问她的她知道不止她们想知道,她回过头来,并没有生气,只是望着她们。

“你们想知道?你们不是早就想问,为什么现在才问,我以为你们会进来就问。”

“郡主。”七巧冬菱低下头,不敢说话,还是扶着郡主。

“我如果说没有,你们信吗?”萧菁菁问道,七巧冬菱相视一眼,点头:“奴婢相信郡主的话。”

“我不会和四爷乱来。”

萧菁菁开口,往外面走去,七巧冬菱听到,还有些不敢相信,直到郡主往外面走,她们回过神来,赶紧跟上。

“郡主,奴婢扶你出去。”她们一起扶着她,萧菁菁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她们会告诉赵嬷嬷。

到了外面,她停下步子,看到四爷,四爷倚在窗台前的榻上,手上捧着一本书看着,灯光下,四爷的神情温和,修长有力的手指,翻着书页,没有别的人,很安静。

让人不由自主静下心来,变得安宁,舒服,还有平和。

她心中的气恼消了下去,发现四爷看的是她看过的话,又扫了案上的东西,她画的画,不知道四爷看到没有,怕四爷看到,她走上前,七巧和冬菱也看到了四爷。

四爷让她们不敢出声,她们跟在郡主后面。

萧菁菁到了四爷的面前,伸出手放到四爷的面前。

七巧冬菱也是。

“换好了?”纪尧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一抬头,对上菁儿的视线,他温和的笑,上上下下看了看菁儿。

“伸手做什么?”他又盯着她伸到眼前的手。

菁儿的手白皙纤细,盈盈一握,他放下话本,一下子抓住她的手,在手心里把玩起来。

萧菁菁迈步,走得更近,她看着四爷:“四爷看什么?”睥了睥他放下的话本。

“当然是看菁儿看过的话本。”纪尧低低的说:“这个话本挺有意思。”

萧菁菁静静的站着。

纪尧站了起来,拉着她:“既然菁儿换好,那。”看着她的小腹。

萧菁菁望着他,纪尧想到什么,停下步子,回过身来,温和的笑着,扫过一边的画:“那幅画,我看到了,画得很好,我很喜欢,没想到菁儿画为夫画得那么的好,还以为菁儿只会画风景。”

“四爷。”

萧菁菁没想到四爷看到了,她不由开口,想让人把画拿下去,丢掉。

“菁儿是不是后悔放在那里,后悔画?”纪尧似乎看到她的想法。

“没有。”萧菁菁不承认。

“我会让人拿去书房,放在我的书房。”纪尧道。

萧菁菁不再说话,纪尧拉着她往床榻边走去:“看到那幅画,我才确定菁儿有多想我。”七巧冬菱要跟上,纪尧没有让她们跟:“你们下去吧。”

他看向她们。

“四爷。”七巧冬菱步子一停,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看向四爷和郡主,最后看着郡主。

“你们下去。”

萧菁菁不想有人在这里,开口。

七巧冬菱应了是,行了一礼,磕了头,就是担心四爷和郡主会忍不住,郡主有身子,郡主和四爷该分开睡的。

这样最好,也不怕伤到小公子,她们更不用担心四爷和郡主做什么。

各府也是这样,只要有了身子,夫妻就会分房睡。

对双方都好,可是四爷和郡主——

老夫人根本没提,不知道是四爷才回来,老夫人忘了还是老夫人觉得没事,赵嬷嬷也没有提起。

好像都忘了,没有想起来这回事,或者觉得四爷和郡主成亲后一直没有分开睡,现在也没必要,默许?她们不知道,还是等赵嬷嬷老夫人的吩咐。

想到郡主月事来的时候,四爷也是留在郡主身边,四爷在的时候就没有和郡主分开睡过。

她们知道赵嬷嬷老夫人没提,四爷和郡主又不同,她们没有置疑的余地,退到门外。

“没有人了。”

纪尧等人退下。

萧菁菁望向他。

纪尧拉着她上了床榻,熄了其它的灯,他也上了床,放下床帐,只留了床头的一盏灯,看向她。

萧菁菁被四爷看着,看过去,四爷。

“菁儿。”

纪尧伸出手拉住她,把她拉到怀里,萧菁菁动了动,想挣出去,纪尧的手抱得很紧,她无法挣开。

只能呆在他的怀里,萧菁菁又用力挣了一下,还是一样。

纪尧低头告诉她,看着她的小脸:“不要再挣,我不会松手。”

萧菁菁对着四爷深黑的眼,不再浪费力气,静静的,纪尧又摸向她的小腹,摸了摸,坐了起来,弯腰伏在她的身上。

靠着她的小腹,萧菁菁心一片温暖,两人慢慢说着话,她问着四爷在南边的事,纪尧能说的都没有瞒她,又问起京城的事,萧菁菁也说了。

纪尧手一直放在菁儿小腹上。

*

赵嬷嬷在门外等到七巧冬菱出来,看了一眼里面,没问。

七巧冬菱想说什么,赵嬷嬷不等她开口就出声打断她们,让她们不必说,她们不管想说什么她都知道,七巧冬菱不知道赵嬷嬷指的是什么知道。

她们看了对方,又看向赵嬷嬷,想了一下,她们:“赵嬷嬷,你知道郡主和四爷没有恩爱了吗?”

“是,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说?”赵嬷嬷很不高兴。

七巧冬菱低下头,不过还是小心的:“赵嬷嬷,郡主有了身子,四爷回来,郡主和四爷不分开睡吗?”

“你们知道什么,老夫人都没说。”

赵嬷嬷气怒的,她们也敢开口,也敢说,这是她们能提的?她再次打断她们,不让她们再往下说,她很信任四爷。

郡主有身子四爷更会谨慎,分不分开睡有什么。

------题外话------

这一章是昨天十点半的,虽然过年没想过断更,只想尽量多更存稿,当时以为能过审,没想到更新时发现断网,连上后,重登后台,时间超过十点半,一直没过审,弄到第二天早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