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又要找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底是谁,说什么?是府里的毒哑了发卖出去,找伢子来,让她们再乱议论!”

“老夫人。”

张嬷嬷看着老夫人:“是府里的丫鬟。”还没有说完。

“既然是府里的丫鬟,还说什么,没有听到我刚才的话?”纪老夫人格外的生气,得知是府里的丫鬟,指着张嬷嬷:“主子的事,容不得谁放肆,老四老四媳妇有什么让她们议论的。”

“老夫人,议论的丫鬟好几个。”

张嬷嬷小心望着老夫人,打算和老夫人说清楚,再照老夫人的吩咐去做。

“好几个?一起发卖了,哪房的,在哪里,怎么议论?”

纪老夫人知道张嬷嬷为什么不马上去了,她没想到有好几个丫鬟,她站了起来

张嬷嬷也站起来,扶着老夫人,看着老夫人:“老夫人是打理花园的丫鬟婆子,老奴路过的时候听到。”

听到她立刻打听,知道不止是这些丫鬟的议论,不敢耽搁,回来告诉老夫人。

“老四老四媳妇有什么值得她们议论的?”

纪老夫人转过头来,盯着张嬷嬷,让她马上说,她想不到老四老四媳妇有什么可议论的,那几个丫鬟知道什么,她方才只知道有人议论老四老四媳妇,没有问在议论什么,但已经够让她生气了。

“老夫人。”

张嬷嬷对上老夫人的目光,感觉到老夫人的手抓着她:“四爷回府,四夫人有身子,四爷和四夫人还是没有分房睡,大家虽然都知道四爷和四夫人恩爱,不管是什么时候,四夫人月事来了和四爷都没有分房睡,但还是有丫鬟觉得四爷和四夫人该分房睡,四夫人该给四爷挑个服侍的,这几个丫鬟议论四夫人会不会为四爷挑个通房丫鬟。”

“关她们什么事?通房丫鬟,她们倒是会想,我这当婆婆的还在这里。”

纪老夫人听完很不悦。

用力的拍了一下一边的案桌,气怒的:“老四和老四媳妇分不分房睡与她们何干?想怎么就怎么,好不容易老四才回府,老四和老四媳妇恩爱是大好事,还能为了她们就插手?还想做通房丫鬟,一个个的,就算要挑个服侍老四的,也是老四媳妇自己提起,老四想,老四不想,老四媳妇不提,我这当婆婆当什么恶人,要是以前我可能会想,她们操的哪门子心。”

“老夫人,就是因为四爷和四夫人恩爱,别的都会分房睡,纳妾,就是不纳妾也会分开,老夫人你不做什么,她们才会乱说,其实这样也是说明四爷和四夫人恩爱。”

张嬷嬷道。

“看来就是这样。”

纪老夫人知道张嬷嬷没说错,那些丫鬟心思不小,所以议论,有时候太过恩爱也会让人多嘴。

不过。

“难道就因为她们议论,让我让老四老四媳妇分开睡不成,这不可能,我也不可能做,老四老四媳妇恩爱是自己的事,我不当恶婆婆,一个个不知所谓,老四老四媳妇不知道听到这些话没有,听到才是——”她非常恼怒。

还有这些话传了多远,二房大房那边是不是也在传。

她必需要尽快处理了,要是还有人知道,也要说一声,要是还没有人知道,最好。

“我最讨厌多嘴的丫鬟,尤其是多嘴多舌的,该说不该说都一起说。”纪老夫人气还是不消。

她吩咐张嬷嬷。

张嬷嬷闻言:“老夫人老奴就去。”

“这些丫鬟还有没有说什么?”纪老夫人沉下脸继续问。

“老夫人没有了。”张嬷嬷回答。

“那还好。”纪老夫人哼了一下:“凡是乱说的,都让人毒哑了,发卖出去,不能手软,知道吗?”

“老奴会让人请人伢子入府。”张嬷嬷说。

“悄悄的,不要大张齐鼓。”纪老夫人吩咐,张嬷嬷望着老夫人,想了想,想到什么:“她们最不该的是说四夫人该大度,为四爷挑个服侍的人。”

“她们还说了这样的话?哪来的胆子!”

纪老夫人气恨不已。

“老夫人,她们就是觉得四夫人该和别府的一些夫人一样,可四夫人和四爷不同。”老夫人看来是完全不打算插手四爷和四夫人的事,张嬷嬷开口。

“对。”

纪老夫人点头,挥手,让她去。

张嬷嬷低头退出去。

纪老夫人叫了人进来,一个婆子进来,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望着老夫人恭敬的:“老夫人你叫老奴?”她进来的时候看到张嬷嬷出去了,不知道老夫人要做什么。

“我让你进来是有事要和你说。”纪老夫人接着告诉她,让她去帮着张嬷嬷,婆子听罢,应了一声是,行礼退下,纪老夫人看着,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忽然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

还有丫鬟婆子的声音,她看过去。

伴着丫鬟婆子的声音还有大姑奶奶,大姑奶奶等一下的声音,下一刻,没有让她多等。

“母亲。”

一个身影带着人走进来,是澜姐儿,身后跟了丫鬟婆子一长串,再后面是守在外面的婆子和丫鬟,她扫了一眼,最后看着澜姐儿,没想到澜姐儿又跑了回来。

“你来干什么澜姐儿。”她不喜欢太多人。

“娘。”

纪澜走近,拉住纪老夫人的手:“娘,四弟回府了,我回来看看四弟,四弟也不去看我。”

纪老夫人看着澜姐儿没有说话,看向下面的人,一个一个:“下去。”

守在外面跟进来的丫鬟婆子听到老夫人的话,小心的望了一眼,老夫人还有大姑奶奶,退了下去,知道老夫人是让她们下去,她们行礼退下,等到人退下去,人一下少了好几个,纪老夫人眉头皱得没有那么紧了,纪澜带来的丫鬟婆子看着夫人。

纪澜看了眼四周:“娘,四弟呢,四弟还好吧。”她问纪老夫人,纪老夫人发觉澜姐儿根本没有看下面她带来的丫鬟婆子,眉头又皱紧。

“澜姐儿,让你带来的丫鬟婆子下去。”

“娘。”纪澜这才看到她带来的丫鬟婆子,看了看娘,知道娘不喜欢,她不高兴的让她们下去,退到外面。

纪澜带来的丫鬟婆子都退出去。

纪澜看在眼里,收回目光,拉着娘:“娘现在好了,娘。”

“好了,人少了,气也顺了。”纪老夫人没有让她再拉着她,挣开澜姐儿的手,坐了回去,看向她。

“好了,你回来是想看你四弟?”

“娘,你不高兴我回来?”纪澜回过身,又看向娘。

“娘不是不高兴,是你回来是为什么,真的看你四弟?”纪老夫人询问,纪澜坐到母亲的身边,再次拉着母亲:“当然娘,四弟没在府里?”

纪老夫人也无奈,只盯着她:“是,去宫里了。”

“母亲,娘,四弟还好吧?”纪澜问带着点不满。

“不是都知道,你四弟很好,没事,你要看你四弟等你四弟从宫里回来。”纪老夫人不以为然的,纪澜:“娘,四弟回京后也不知道来看我,就知道陪着萧菁菁到处逛,我可是听说了。”

“你又要找事是不是?才平静了几日,要是知道这样,我就不帮你了,你四弟要是知道你想一想。”纪老夫人没有任由澜姐儿说下去,看着澜姐儿那样,打断她的话,重重的,盯紧她。

“娘,四弟就不关心一下我,回京后有时间陪四弟妹到处逛,就没有时间来看我这个姐姐,他姐夫纳妾,他姐姐我多难过。”纪澜再次抱怨。

“还不是你作的,你四弟哪里不关心你,而且你看下你对你四弟做的一件件,尤其是对你四弟妹。”纪老夫人没有偏宠着,一声一声,指责着。

“娘。”

纪澜不开心,松开了抓着娘的手,娘在指责她是不是,她不高兴的:“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我还不是为了四弟好,哪一件不是,娘你和四弟就怪我,之前我是因为四弟妹的传言,才不喜欢四弟妹,后来误会了四弟妹,我不是和四弟妹道了歉了吗,我今日来还是为了四弟,娘你怎么让四弟和四弟妹到处逛,四弟和四弟妹是不是太恩爱了。”

“你又想说什么?”

纪老夫人不耐极了,不想听,让她不要再说,说出目的。

直直的盯着澜姐儿,像要看到她心里面去。

“娘。”

纪澜被娘看得不舒服。

“说吧,在哪听到什么,又有什么想法?你自己的事才刚理顺一点,不好好过日子,又来掺合,还以为你是真回来看我或你四弟。”

纪老夫人看出澜姐儿是真的要找事,恨恨的。

“娘,我。”

纪澜想解释。

纪老夫人不想听,只让她说,纪澜觉得自己没错:“娘,我都知道了,四弟妹有了身子,四弟血气方刚的,又是久别胜新婚,怎么能让四弟和四弟妹住在一起,在外面听到四弟四弟妹恩爱如初,我还以为娘会让四弟和四弟妹分房睡,娘应该清楚为什么,谁知道我只是随口一问,就得知四弟和四弟妹还是睡在一起,娘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你才是担心吧。”

纪老夫人反问。

“娘,我是说真的。”

纪澜很急。

“真的?”纪老夫人不在意。

“娘,明明是你教我的,和我说的,四弟和四弟妹那么恩爱,四弟妹有了四弟的孩子,再让他们一起,一个不小心,娘不想让四弟四弟妹像我一样吧。”

纪澜苦口婆心,纪老夫人不说话。

“娘为什么不说话?我是为了四弟和四弟妹好,分房睡也没什么,既然四弟和四弟妹那么恩爱,等四弟妹生了就好了,只需要分开十个月,女人就要大度,四弟也要体贴四弟妹,不能再让四弟妹服侍,四弟妹要是不放心四弟没有服侍,就送个人服侍四弟就是,左右一个通房丫鬟,一个妾,四弟妹是郡主更要大度。”

纪澜说。

“还有呢。”

纪老夫人又问:“你也知道你四弟妹是郡主,让郡主主动送妾给你四弟,还要你四弟找女人,你要知道你四弟可是郡马。”

“娘,这有什么。”

纪澜张嘴,一个郡主而已。

“你倒是说得轻飘飘,一个郡主,你是吗,要是换成你,你呢,你说,分开十个月,又是送妾又是通房的,你这想法哪来的,自己想的还是听来的,换你你觉得愿意吗?”

纪老夫人不想揭澜姐儿的伤口,可不得不揭,凝着她。

“娘,你竟然这样说女儿,为了萧菁菁——我当然是自己想的。”

纪澜不敢相信,脸色难看,她嘴硬的,想到那些女人:“而且我要是不大度为什么让夫君纳妾。”

“你就嘴硬吧。”

纪老夫人还不知道她?

“娘,你是不答应是不是?”纪澜脸色不好看。

“对,娘告诉你,是不可能的,你就不想下你的话对你四弟妹的影响?”纪老夫人觉得幸得自己是开明的,大度的,不是耳根子软的,任人一说就办的,要是这样,老四媳妇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老四也会为难,她相信老四能力,知道老四会处理好,可就算老四会处理,她要是耳根子软着,和老四之间的母子感情也会受影响。

“娘。”

纪澜站了起来,彻底生气了。

纪老夫人不在意。

纪澜:“娘,我一片好心。”

“你这不是好心。”

纪老夫人坚决的。

“娘!”纪澜大声的。

纪老夫人很平淡,看得纪澜不知道说什么。

纪老夫人:“你到底是听了谁的话,是不是有人找你,不然你应该不会回来才对,应该会盯着那个新纳的妾。”不得不说纪老夫人最了解自己的女儿,从一开始就看到最关键的,不想再说无用的,再听她说下去,直指她的猜测。

“娘,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瞒你。”纪澜也不想再说什么,娘都知道,她还瞒着做什么:“有人上门来,说起四弟,说四弟,提到纳妾,女儿就回来。”

“你是忘了袁氏母女俩了,还有你四弟的话,娘的话。”纪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

“娘,我不是忘了。”

纪澜这时才想到袁氏母女俩,四弟回京,她只是听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直到听到人说四弟和萧菁菁有多恩爱,有人提到四弟该纳个妾。

“不是忘了,那跑来?”

纪老夫人毫不留情。

*

萧菁菁也听赵嬷嬷说了听到的议论。

“郡主不必在乎。”

赵嬷嬷不觉郡主该在意。

萧菁菁:“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