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面颊流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一道赐婚的旨意,中书省左丞薜家二姑娘为新的秦王正妃。

曾经的秦王妃,后来因为一些事,被皇上下旨贬为妾的顾瑶什么也不是。

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还有些没有想到,薜家的这位二姑娘平时都是呆在闺中,很少出门,之前都是在老宅,见过的人很少,只知道是一位端静文淑的闺秀。

都没想到新的秦王妃会是这位薜二姑娘,还以为不是吴府二姑娘就是太后娘家的姑娘。

谁想会是这样一位不惹眼,没有多少人知道的薜二姑娘。

打听了一下,也没打听出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入了皇上还有太后娘娘贵妃宜妃的眼,听说是皇上太后贵妃宜妃看上几位姑娘,召见后,一起看上这位薜二姑娘,赐的婚。

看来这位薜二姑娘很不错,不然也不可能被看中,赐为新的秦王正妃。

随着赐婚旨意的,还有成亲的日子,这位薜二姑娘没有意外在下个月嫁入秦王府,日子还是那个日子,顾瑶则会提前抬入秦王府。

这一下让人再次看着顾家。

顾家原本是未来秦王妃的娘家,是秦王的岳家,顾瑶更是被皇上挑中成了秦王妃,现在却成了一个妾的娘家,顾瑶也只是一个妾。

对比薜家踏破门恭喜的人,想要看看薜家二姑娘是什么样的,为什么能叫皇上太后看中,顾家就是一个笑话。

被人笑话。

顾家,从旨意下来,顾家的人脸色就黑了下来,能好看就怪了,本来瑶姐儿被皇上下旨贬为妾就够叫整个家族蒙羞的了。

让大家都没有脸面,都不好意思出门,顾家的人好一阵没有人愿意出门走动了,都是府里的丫鬟婆子出门。

就是丫鬟婆子也觉得没有脸,自家姑娘本来是众人羡慕的,第一才女,清丽如仙,现在呢,做出错事,成了秦王殿下的妾,她们虽然是丫鬟也没有脸。

顾家的主子更不用说。

皇上太后贵妃娘娘还有宜妃竟看上了薜家的二姑娘,皇上下旨赐给秦王为正妃。

旨意中都是称赞这位薜府二姑娘的,都是和瑶姐儿作对比。

怎么不叫顾家的人难堪,不难想像外面的目光,都是瑶姐儿,本来好好的,成了这样,让他们如何好过。

本来已经不那么恨瑶姐儿了,这一下又恨起来。

都是瑶姐儿,一切都是瑶姐儿造成的。

顾瑶的祖母脸色格外难看,丫鬟婆子不敢说话。

更别说其他的人了,问清了外面的情况,还有旨意,薜家的情形,再想到瑶姐儿,都恨。

“咱位这位瑶姑娘害了所有人,秦王殿下可是派人来说了,说会派人来接咱位这位瑶姑娘入府,还是早点入秦王府,让秦王消气,这样才能让大家不再说事。”

“咱位这位瑶姑娘不是想入宫?”

“就凭她?别妄想了,也不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是什么名声,她以为她做的就能让人另眼相看,能入宫?还想伺侯那位老皇上,要不是听到老夫人说,我还不相信,问了老爷,老爷也说是,咱位这位顾姑娘也是没有办法,不要脸了,哪里还有以前第一才女,和夫人一个样,想要伺侯男人。”

“外面的人还不知道咱们这位瑶姑娘的想法,要是知道,还不知道怎么笑话。”说的人嗤笑一声。

“说不定会成功。”

“不可能,咱位这位瑶姑娘就要入秦王府为妾了,还入宫哼!别说我们小看她,要是真能成功再说吧,成了宫里的贵人,说不定我们能像以前一样叫一声姑娘,不然嘛。”

“咱位这位瑶姑娘以前自恃甚高,看不上我们这些妾,从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如今竟也成了这番模样,还以为会有多好的前途,能嫁得多好,还不是就这个样子,不过以前确实让我们不敢说什么,也确实让我们不敢做什么。”

“活该!”

顾家庶出的几位姑娘一遍遍骂着顾瑶就是祸害,害了她们,明明被赐婚给秦王殿下,好好的,她们这些庶出的知道比不过她,也不敢嫉妒她。

她要是嫁得好,也能让她们也嫁得好,可是顾瑶跑去害萧菁菁,还水性扬花,成了秦王殿下的妾,让她们跟着丢脸,再不是高高在上的未来秦王妃,她们也别想嫁得好。

走出去,都会有人说她们是顾瑶的庶妹。

都会看着她们指指点点,觉得她们和顾瑶一样,也不会有高门愿意来提亲,更别说娶她们了。

她们都还没有定亲,以前还有人家上门向她们提亲,现在都没有人家上门向她们提亲了。

这样下去,她们很可能嫁不出去。

成了老姑娘,只能呆在府里,老死在府里,她们越想越恨顾瑶,她们不想老死在府里,还想嫁出去。

之前她们找过顾瑶,祖母还有爹说顾瑶想要入宫,她们也希望顾瑶能真的入宫,也许能像以前一样。

她们才没有再找顾瑶的麻烦。

顾瑶还想入宫,真正的秦王妃定下,是薜家的二姑娘,她们虽然不认识,也没见过。

但也知道。

她们要好好找顾瑶的麻烦,不然顾瑶就要入秦王府了,成为秦王府的妾,一个连她们都看不上的妾,不会有人管她们。

“走去顾瑶那里。”

她们带着人,她们决定马上就去。

顾家庶出的姑娘带着人往顾瑶的院子去,顾瑶站了起来,盯着黛眉,握紧手:“薜二姑娘?新的秦王妃。”

她的手握紧,秦王妃?有人成了新的秦王妃。

“是,姑娘,宫里下旨,薜二姑娘成了新的秦王妃,奴婢还是刚刚听人说起才知道,旨意是一大早就从宫里发出的,直接发到薜府,指定薜二姑娘,薜二姑娘很少在京城,前些日从老家回京,前两日被召入宫,知道的人很少,要不是旨意下来,不少人都不知道。”黛眉点头看着姑娘的表情。

“薜二姑娘,我没有见过。”顾瑶又道,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手握得越来越紧,只有她才有资料当秦王妃,别的女人都没有资格。

这个薜家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成为秦王妃?

“姑娘,这位薜二姑娘一直在老家,姑娘没有见过很正常,不过。”黛眉想说什么。

“外面怎么说?”

顾瑶很平静。

“姑娘,都说这位薜二姑娘很好,赐婚的旨上也都是称赞这位薜二姑娘的,都说,薜二姑娘才配得上秦王殿下,姑娘你。”

黛眉不敢再说。

“配不上秦王是不是?”顾瑶盯着黛眉,手刺痛,她配不上秦王,谁配得上,这个薜家的女人?

“姑娘。”黛眉跪到地上,低下头。

“起来吧,我没有怪你。”顾瑶深吸了一口气,让她起来。

“姑娘。”

黛眉起来:“该怎么办?姑娘还要入宫吗?”

“当然,只有入宫我才能报仇,这位薜二姑娘为什么会成为秦王妃?”顾瑶又问,她想要知道为什么。

“奴婢也不清楚,只打听到这位薜二姑娘得了皇上太后娘娘还有贵妃娘娘看重,皇上下旨。”黛眉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

“皇上太后娘娘看重?”

顾瑶挑眉,盯着黛眉。

“姑娘。”黛眉应道。

“秦王有了新的秦王妃,我呢。”顾瑶再次问,她这个过去的秦王正妃又会怎么样。

黛眉听到姑娘的话:“姑娘会在薜二姑娘入秦王府前,被抬入府。”

“成为秦王的妾?我不会进秦王府,更不会作妾,不会让自己像一件货物一样被抬到秦王府。”顾瑶道:“秦王让我被人笑话,落到这样难堪的地步,我永远也不会忘,也不会放过秦王。”

“姑娘!”

黛眉担心,姑娘更加恨秦王殿下了。

“有没有打听出皇上何时出宫?”顾瑶问黛眉,她想在宫外找机会见到皇上,比在宫里好,可以让她的计划成功,她知道皇上有时会微服出宫。

黛眉听到姑娘询问,她:“姑娘,还没有。”

“我要尽快见到皇上。”顾瑶开口。

“姑娘。”黛眉道,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还有丫鬟婆子的声音,以及推嚷声,黛眉听到,看出去。

顾瑶也听到。

隐隐传来别的声音,黛眉收回目光,她听出了什么:“姑娘。”

还没有说完,门猛的被推开,几位庶出的姑娘带着丫鬟婆子走了进来:“顾瑶,你出来,你在哪里,我们有事和你说,你以为躲起来就行了,你出来,快出来,你以为还是以前?”

很快她们看到了顾瑶,一下子冲过来:“顾瑶,你别想躲起来,我们要找你算帐。”

“姑娘。”

黛眉脸色变了,上前一步,拦在姑娘面前,看着进来的几位姑娘,几位姑娘来干什么?

“你们想做什么?”

顾府的几位庶出的姑娘根本不看黛眉,只盯着顾瑶:“顾瑶,我们来找你。”

顾瑶没有说话。

黛眉很担忧。

“顾瑶都是你,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丢脸,府里都没有面子了,宫里下了旨,秦王殿下有了新的正妃,你就要入秦王府为妾了,你成了妾,我们都被你连累,嫁不出去!”

“对,顾瑶,都是你。”

“嫁不出去还要怪我。”

顾瑶开口。

“顾瑶!”

顾家几位庶出的姑娘一听,顾瑶竟然还敢这样说她们,她以为还是之前?她们示意身边的丫鬟婆子。

顾瑶站起来,黛眉刚上前,顾家几位姑娘不知道是谁,一下子推了一把。

顾瑶摔到了地上,伴着碎掉的瓷瓶,碎成一片片。

“姑娘。”

黛眉看到姑娘摔到摔碎的瓷片上,手上流了血,还有一边的面颊。

*

长公主府。

长公主很气闷。

薜家二姑娘成了秦王妃,不是吴府的那个丫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