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气闷发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不是吴雲那个臭丫头,上次皇弟警告了她,她虽然想过皇弟和母后看重的不是吴雲那丫头,是另外的人。

但也没想到是真的,皇弟和母后看来早就看上薜家这位二姑娘。

吴雲那个丫头就像她想的,不过是皇弟推出来的挡箭牌。

皇弟难道早就知道她的想法,是母后告诉皇弟的?

长公主猛的站了起来,越想越气闷!皇弟还有母后是怕她破坏是不是?所以才会让她以为是吴雲那个丫头,皇弟还有母后就这么怕她?

她做的哪里错了,宝珠哪里配不上秦王?

烨哥儿哪里差了,皇弟这样,母后也怪她,驸马也不站在她这一边,要是早知道皇弟和母后看重的不是吴雲那个臭丫头,是薜家的这位什么二姑娘,她不会让烨哥儿找吴雲那个臭丫头,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做那么多无用功,还叫皇弟怀疑她,她一定要好好看一看这位薜家的二姑娘。

哪里好,好到让母后皇弟赐给秦王。

母后皇弟召见薜家这位二姑娘的事,她竟然不知道,没有得到一点消息,母后和皇弟瞒着她?

她握紧手,宫人跪在地上,低着头,屏住呼吸,长公主殿下为什么生气?

是皇上定下新的秦王妃?想到这里,两个宫人看着对方,再次低下头。

“下去。”

长公主看向跪在地上的宫人,沉着声音。

“是,公主殿下。”两个宫人不敢多说,退下去,长公主坐了下来,没有一会,一个宫人走了进来,跪了下来,行了一礼。

“长公主殿下。”她抬起头来,站起身:“奴婢给长公主殿下换茶水。”

长公主起身抓起手边的茶杯,一下子扔向宫人的身上,茶杯里面还有茶水,从宫人的头上砸下,茶杯里的茶水还有泡开的茶叶都流在宫人的头上,额头上,脸上,流到身上,茶杯则是掉到地上,摔得砰一声。

摔得粉碎,一片一片,地上满是茶水还有茶叶。

“滚出去!”

长公主沉着脸:“不要来打扰我,皇弟和母后别想再——”

“是,公主殿下,奴婢不敢。”宫人不顾一头一脸的茶水,还有砸得发红发青的额头,以及淡淡的血迹,地上碎成一片的茶杯的碎片,一下子趴在地上,磕起头来,一下又一下,额头碰到地上的碎片也不敢动,她往后面退,一边磕头一边退。

“出去!滚出去!”

长公主上前两步,指着宫人。

很用力,一脚踢了过去,带着心中的愤怒还有不悦。

“长,公主殿下。”宫人整个往后面翻了翻,倒到地上,一身狼狈,额头上的血更多,流得更吓人,顾不上身上的痛,跌跌撞撞的在地上滚了一下,才慌忙的爬起来,又趴在地上,再次磕头,退下去。

“不要再这里挡着我的眼晴。”

长公主居高临下盯着宫人,沉着声音,宫人快速跌撞的起来,不敢抬头,往门口去。

“怎么了?”

驸马这时走了进来,看到一身狼狈额头上流着血的宫人,还有地上的碎片,望着公主殿下。

“与你无关。”

长公主看见驸马,没有理会,转身走回位置坐下,不高兴的道,没有回答驸马的话。

驸马知道公主殿下不高兴。

宫人看到驸马,赶紧行了一礼,退下,驸马点头,走到长公主的旁边坐了下来。

长公主看着驸马,哼了声。

“公主想说什么?”驸马开口,神色温和。

“你过来有什么事?”长公主直接问,驸马:“听说公主殿下生气,不高兴,臣过来看一下公主殿下,陪公主殿下。”

“来看笑话的还差不多。”长公主不信的。

“公主殿下,臣怎么会。”驸马马上道。

“皇弟为秦王赐了婚,重新定了一位正妃,你不是知道了。”长公主忽然对着驸马:“不是吴雲那个丫头,是薜家的二姑娘,我们先前猜对了,皇弟和母后就是骗我的,根本从来就没有看重过吴雲那个臭丫头,却告诉我说看上了吴雲那个丫头,让我做了那么多,至于薜家听都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样,是什么样子,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有什么好的让皇弟还有母后都看上了,之前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薜家二姑娘,说是在老家,才进京,哼,皇弟就这样赐了婚,宝珠那丫头不愿意嫁给秦王,看看有的是人想嫁给秦王,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不好。”

“公主殿下想?”

驸马听完问。

“皇弟都下了旨,又警告了我,我敢想什么,母后和皇弟一样。”长公主一听,不悦的。

“公主殿下是不打算再做什么?”

驸马接着问。

“暂时不会做什么。”

长公主回答,以后——再说。

驸马:“公主殿下这样想是对的。”

“你知道什么?”

长公主一听又生起气来,站了起来:“我做这么多,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公主殿下,臣觉得等一等。”驸马也站起来。

“等什么?”

长公主看着外面:“来人。”很快,宫人出现在门口,恭敬小心的行了一礼,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长公主殿下,驸马爷。”

驸马没说话,看着公主殿下。

长公主沉着声音:“世子呢?让世子过来。”

“长公主殿下,驸马爷,世子爷出府了,还没有回府。”宫人道。

“出府了,还没有回府,烨哥儿去了哪里?”长公主一听立马问。

驸马也想知道。

“长公主殿下,驸马爷,世子爷没有说。”宫人再次道。

“没有说。”

长公主很生气,盯着宫人。

“是,长公主殿下,驸马爷,世子爷——”宫人还想说什么。

长公主让她下去,去叫世子身边的小厮,她要问一问,宫人退下,长公主坐下来,沉着脸。

这几天,烨哥儿很少在府里。

“烨哥儿到底在做什么?这几天都在外面,天黑才回来,一大早出去。”长公主望向驸马,生气的。

“公主殿下。”

驸马说。

“我要问一问,烨哥儿到底去了哪里。”长公主道。

------题外话------

昨天出了门,老同学回来,硬叫我去,出去回来,头痛,今天睡了一天,才起来,起来晚了,先更,继续写,写了继续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