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冷嘲热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娘。”厨房送来的饭菜竟是凉的。

顾瑶看到了,也发现了,她摸着脸上包着的地方。

“姑娘,奴婢让人热一下再用吧。”黛眉忙对着姑娘,猛的看向一边的婆子:“怎么送来的饭菜是凉?为什么不送热的来,还不拿去热一下。”

“老奴也不清楚,可能是没有热的了吧,厨房的人交给老,老奴就送过来了,没有看过,姑娘要是用不习惯,老奴就拿去厨房热下,只是姑娘可能会饿到,老奴一来一去还不知道要多少时间,而且姑娘以后还是习惯的好。”

婆子慢慢的,话中有话的,并不恭敬,不卑不亢的,更是站直了身体。

姑娘脸都伤了,还逞强。

“你是什么意思?”

黛眉听出了什么,急切的看向姑娘问婆子:“怎么会没有热的,还有你的话是?”

“老奴说的是实话,姑娘的处境想必姑娘也清楚,你是姑娘身边的贴身大丫鬟,更该有数才对,老奴这就把饭菜拿去热下,就怕以后不止是凉!”

婆子漫不经心,带着冷意,顿了一下,盯着姑娘的脸。

“姑娘还是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不习惯,老奴都是实话实说?难道也有错?姑娘的脸真是可惜。”

冷嘲热讽。

“你想说什么?”顾瑶开了口,沉着脸。

“姑娘不是知道吗?老奴该说的都说了。”婆子还是那个样子。

“你!”

黛眉气到,怎么敢这样对姑娘说话,怎么敢对姑娘冷嘲热讽,她转向姑娘:“姑娘。”

顾瑶摸着脸打断她的话:“不要说了。”

“姑娘明白就好。”婆子笑了,姑娘现在也知道怎么对她了,嘲弄的看着姑娘的脸,意味不明:“姑娘的脸要是没有伤到,还有机会,现在,姑娘还是认清事实的好。”

姑娘以前多么不可一世。

“你觉得我没有翻身的可能了,所有人都觉得我不可能再翻身?”顾瑶问,摸着脸的手握紧。

“姑娘,老奴可没有这样想。”婆子可不承认。

“姑娘,奴婢去告诉老夫人。”黛眉在一边听到,急了。

“黛眉姑娘可以试试。”婆子看过去。

“不用去了。”

顾瑶看着婆子,没有让她去,黛眉看向姑娘:“姑娘,为什么。”

“没有用的。”

顾瑶盯紧婆子。

“姑娘才是明白人,黛眉姑娘你差得远了。”婆子笑着,转向黛眉:“黛眉姑娘看来还没有完全弄清姑娘的处境,还想去找老夫人,找老夫人也没有用,黛眉姑娘还是像姑娘学一学才好。”她走到黛眉的面前。

“等到送来的饭菜变味的时候,黛眉姑娘再和老奴说吧。”婆子又道,得意起来,姑娘一点也不敢做什么了。

“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我的面前说这样的话,黛眉掌嘴。”顾瑶忽然站起来,摸着脸的手收回,阴沉着脸,让黛眉掌嘴,

黛眉见姑娘如此,心头一松,走到婆子面前,伸出了手,甩了过去,就该如此,这个婆子太过了。

“姑娘!”

婆子没有料到,神色一变,看着姑娘还有眼前的黛眉,后退一步,想要躲开,没有躲得开:“姑娘你怎么敢让人打老奴。”话刚说完,黛眉的掌掴已经落了下来,落在她的脸上,她没有躲过,啪一声响,脸上挨了一个耳光,红了起来。

“姑娘你不能这样对老奴,黛眉。”

“再叫我就叫人进来。”顾瑶冷冷的。

“姑娘要叫人就叫人,老奴不怕!”婆子正要说叫人进来就叫人进来,正好,她站直身体,伸出手想要阻止黛眉的手,拦下她。

“是吗!”

顾瑶示意黛眉。

黛眉正等着姑娘的话,一听,伸出手,婆子躲着,手抓向黛眉的手:“姑娘不要再打了,老奴没有做错。”

“以下犯上。”顾瑶冷着脸看在眼里:“继续。”

黛眉又一个耳光甩了过去,顾瑶不说话。

婆子伸出的手顿了下,对上姑娘的目光,脸上又挨了好几道掌掴,红肿了起来,很是难看:“姑娘,老奴是为了姑娘好,老奴没错,姑娘。”

想起姑娘可怕的地方,她虽有靠山,可是当面和姑娘顶上,她有点后悔起来。

看着她的样子顾瑶示意黛眉。

黛眉盯着婆子:“还不跪下。”

婆子不知道是怕了还是怎么,看看黛眉还有姑娘,砰一声,跪了下来,顾瑶走到她的面前,婆子想动。

黛眉在旁边:“姑娘?”

“不用瞒着,把她拖下去,再去厨房一趟,再和祖母说一声。”顾瑶吩咐了。

“是,姑娘。”

黛眉道,听出姑娘的意思,姑娘这样做不知道:“奴婢这就去,照着姑娘说的做。”

婆子抬头,姑娘要?

顾瑶看了她一眼,黛眉下去叫人,婆子被带了下去,婆子不想下去,顾瑶盯她一眼,她退了下去,顾瑶走到梳妆台前。

坐了下来,看着镜中的自己,摸着包好的脸还有手上的伤,她眼中又多了恨。

她低头凝着手上的伤,她的脸很丑很可怕。

她想打坏镜子。

*

顾瑶的祖母很烦,顾瑶的脸居然被划伤了,划花了,昨天划的,一想到就生气,也没有休息好。

昨天二丫头三丫头几个知道宫里的旨意,就去找瑶姐儿的碴。

商量好伤了瑶姐儿的手和脸,瑶姐儿脸手都划花,也是不知道瑶姐儿的脸是彻底毁掉了,希望没有。

几个丫头都不喜欢瑶姐儿,前面是她压着,如今一下子爆发。

难怪会一下子商量伤了瑶姐儿。

瑶姐儿就算脸没毁掉,能不能好都是一个问题,哪里还会有人要,出于这些心思,加上对瑶姐儿的生气,薜家的二姑娘成了新的秦王妃。

一家子在昨日事发后,只让二丫头都给丫头几个道了歉,又禁了足,让瑶姐儿也好好休息,教训了瑶姐儿一顿。

说到底还是瑶姐儿咎由自取,并没有真怪二丫头和三丫头,怕瑶姐儿心思不正,无论瑶姐儿怎么想。

她让人看着,量她也闹不出什么,瑶姐儿还是秦王的妾。

还要入秦王府,要是叫人知道,又是一个麻烦。

她还是要看着的,脸划花了入秦王府,不知道秦王殿下会不会说什么。

要不要派人说一声。

“老夫人。”一个婆子进来,行了一礼,跪在地上,抬起头来,丫鬟看着老夫人,顾瑶的祖母盯着婆子:“是瑶姐儿?还是二丫头三丫头几个还在闹,也不看看她们做了什么?”

要是,她不想说什么,她已经定下来,有什么都是瑶姐儿自找。

“老夫人,是大姑娘,大姑娘昨夜没有休息,送早膳的婆子被大姑娘赶了出来。”婆子一得到消息就来禀给老夫人。

“把人赶出来了?”

顾瑶的祖母问,不是很耐烦,随口问了:“她累了自会休息,婆子呢?”

“是,老夫人,婆子在外面,大姑娘还让人来见老夫人,还有厨房的人,厨房送给大姑娘的饭菜好像是凉了。”婆子还要说。

“好了。”

顾瑶的祖母没有等婆子说完,截住她的话,不让她再说。

“老夫人。”婆子不再说。

“我不见,让瑶姐儿养好脸。别给府里再丢人。”顾瑶的祖母紧接着说,婆子磕了一个头,抬头。

“老夫人,大姑娘身边的周嬷嬷陈嬷嬷,陈嬷嬷出了府。”婆子道。

“有没有问出是去哪里?”

出府做什么?顾瑶的祖母问,瑶姐儿那脸,嫁不进秦王府,不可能有人娶回去,秦王府说不定知道也不会想要。

“大姑娘伤到脸,陈嬷嬷就出了府,应该是。”婆子开口。

“你是说给宜妃娘娘或秦王殿下送信?”顾瑶的祖母想到了,问婆子,婆子磕头,没有说话,点了一下头。

顾瑶的祖母想着,点头。

二丫头三丫头几个做的,宜妃娘娘还有秦王殿下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想。

瑶姐儿还是等脸好了,看看留没有留疤再完全下定论。

*

宫里,不久后,宜妃从宫外传来的消息,顾瑶脸被划花,宫人站在宜妃的身边和宜妃娘娘说着。

是顾家几个庶出的姑娘联合,陈嬷嬷把消息传进来。

宜妃问清楚了经过。

“顾家并不像外面看到的,庶出的也能欺负嫡出的,顾府也没有拿出一个说法来。”

宜妃开口。

“是啊娘娘,这也是顾家的人知道秦王殿下不喜欢顾大姑娘,娘娘不喜才会这样。”宫人的话说到后来没有说。

“你说的是什么。”

宜妃不让宫人再说:“顾瑶还是琰儿的妾,现在还早,到时候再说吧,事关琰儿的脸面,顾瑶要是真的好不了,那么。”

“是,娘娘。”宫人点头:“殿下那里。”

“不用知会,也不用告诉琰儿。”

宜妃不觉得有告诉琰儿的必要,顾瑶才划伤了脸,只有好了才知道如何,到时再和琰儿说不迟。

宫人低头,明白娘娘的想法。

“我那未来的儿媳妇下个月就要入府,这才是我该关心的,我这未来的儿媳倒是不像顾瑶。”

宜妃道,宫人抬头。

“去我的私库看下,有没有好点的,给我未来的儿媳妇送去。”薜家不比顾家差,宜妃是满意的,这位新的儿媳妇她见过,更喜欢,儿子身边的人她承认一个,就是儿媳妇。

“是,娘娘。”宫人知道娘娘喜欢这位薜家二姑娘,新的秦王妃。

她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宜妃坐着。

*

秦王府,新的秦王妃的旨意一下,让秦王府里起了波澜,尤其是后院的女人,很失望。

之前那位被贬为妾,她们心里还期盼着,现在新的王妃定下来,不是她们,她们再没有期盼,而且新的王妃和之前那位不同,之前那位不得秦王殿下喜欢,名声也不好。

想要害菁华郡主。

新的王妃是皇上太后娘娘贵妃娘娘宜妃娘娘一起看中,是得了太后娘娘贵妃娘娘宜妃娘娘看重的,殿下想必也会喜欢。

那她们?

本来殿下就只宠着锦绣那个女人,要是原来那位王妃她们还没那么怕,反正殿下不喜欢。

等到新王妃入府,秦王殿下必定会宠着和新王妃相敬如宾,她们还能见到秦王殿下吗?

听说新王妃长得很好,出身又好,很有手段,她们打听过,心中担心,唯一一点就是在乡下老宅长大,也许不像传言的那么厉害,也许就是一个乡下丫头。

根本没有多少见识,什么也不知道,入了府也不可能抢走殿下全部的注意力,就是因为出身家世才被定为秦王妃。

她们希望着,这个新主母就像她们想的。

但也知道不可能,要是这样,太后娘娘皇上还有贵妃娘娘宜妃娘娘不可能会看中,定给殿下。

肯定有过人之处。

她们很担忧,不过要是这样,锦绣那个女人还能像现在这样得宠吗?不会,说不定就是失宠。

“主子,薜家二姑娘听说是在乡下长大。”

秦王府最得宠的侍妾锦绣也听着身边的丫鬟婆子说着新王妃,薜家的二姑娘,她知道等王妃娘娘入府。

殿下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来看她。

“主子也不必多想,谁也不知道殿下怎么想。”丫鬟婆子看出主子的担心,她们也不敢肯定,不能多说。

“是谁也不知道殿下的想法。”

锦绣心口不舒服,知道薜家二姑娘一定很好,殿下一定会喜欢。

“主子,你这个月的月事没有来,说不定。”有丫鬟婆子想到什么,锦绣拦住了她们,不让她们再说。

“不要和殿下说,我不想现在说,等一等再看。”她怕不是像她想的。

丫鬟婆子也没办法劝主子,只能对视一眼。

“殿下。”

“嗯。”秦王府门口。

秦王下了马,小厮还有管家上前,他走进府里,听上前来的侍卫说着薜家的事,他点头,马被侍卫牵了下去,他走进书房。

太监走到他的身边:“殿下,娘娘让你好好对薜二姑娘。”

“本王知道。”

秦王看向他,太监低下头,秦王站了起来,太监跟上。

*

离京城不远,一行人餐风露宿,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京城外面,望着京城,纪宁神色变纪不定。

一行人停了下来,赶了一天的路都累了。

周安还是笑着,身上多了风尘仆仆,这一路跟着纪宁赶回京城,累坏了他,他手上的折扇合了起来。

都旧了,要不是纪宁一定要赶着回来,他不会这么赶,这么累,他也看着外面,看了一会,看向纪宁:“怎么?近情情怯了?”

纪宁不说话,还是看着外面,京城的方向。

周安轻笑,手上的折扇在手心敲击着,睥着纪宁:“子恒兄就是近情情怯了,要见到顾瑶了,子恒兄不会是怕了?”

纪宁还是不说话,就像没有听到。

周安把手上的折扇在马车掀起的窗口敲击,笑容意味不明:“子恒兄为什么不说话,不回答我?”

“我。”纪宁回过头来。

“怎么,子恒兄,是不是像我说的?”周安替他说了出来。

“是。”

纪宁点头。

“子恒兄果然是眼看到京城,近情情怯,那是马上回京还是干脆又回越州?”周安笑容满面,手上的折扇打开来。

“回京城,找瑶儿。”纪宁说,已经回了京,他不可能再回越州。

“躲着其他的人?”周安又道。

纪宁不语。

“我会陪着子恒兄,有我在,子恒兄不用担心马上被发现,也不用怕,嗯?”周安用折扇挑起纪宁的下颌。

纪宁推开。

惹得周安一笑。

纪宁面无表情。

“走吧,继续,京城已经不远了,到了京城再休息,争取在天黑之前回到京城。”周安对着纪宁还有马车外道。

天黑之前。

一行人进了京城的大门。

“直接去顾府?”

周安问。

“嗯。”

纪宁点头。

“子恒兄还真是迫不及待得不行。”周安想笑:“我倒是想先回府一趟,不过,还是先陪着子恒兄。”

纪宁看着她。

人渐渐分散,马车到了顾府外面。

*

纪府。

萧菁菁得知了纪宁回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