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不要挑畔/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公子。”她呆呆的,纪公子刚才扶住了她,扶住了她的手,她着被纪公子扶过的手,似乎还有纪公子的温度。

“小心,黛眉姑娘。”

纪宁道。

“纪公子,奴婢。”黛眉望着纪公子清雅的面容还有脸,痴痴的,她的心里全是纪公子,她想告诉纪公子一切,还有她的心思。

“我和瑶儿多亏了黛眉你。”

纪宁又道,注视着她:“要不是你,我和瑶儿说不上话。”

“纪公子,奴婢,这是奴婢应该做的,纪公子不要这样说,姑娘是奴婢的主子,纪公子这么好,奴婢也希望公子和姑娘一起。”黛眉道。

“多谢你。”纪宁再次道。

“纪公子,要是姑娘——”黛眉想问纪公子,要是姑娘不嫁给他,要是姑娘不爱他,他会如何。

“什么?”纪宁问。

“没有。”

黛眉还是没有说,她又行了一礼,低下头,抬头,站起来,一下子整个人又往前一跌,跌向纪公子,她脸色一变,惊呼:“纪公子,奴婢。”她这一次直接扑到纪公子的怀里。

稳住自己后,她忙抬起头,伸出手后退。

“黛眉姑娘,你怎么了?”纪宁扶住了她,低头看着扑到他怀里的黛眉。

黛眉对上纪公子的目光,心又砰砰砰直跳:“纪,公,子,奴,奴婢。”她心慌意乱,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动不了,更是说不出话来。

她在纪公子怀里,纪公子抱着她,她。

纪公子看着她,她什么也做不了。

纪宁第一次发现黛眉长得好,并不比一些娇美的丫鬟差,他仔细的打量着黛眉,黛眉更是屏住呼吸。

纪公子,纪公子。

纪宁的手轻轻落在黛眉的脸上,温热绵软的身体在怀里,让他不由收回手。

黛眉不知道纪公子要做什么。

“公子。”过了好一会,她开口。

纪宁这才松开黛眉,像是回过神来,他后退一步,收回手,黛眉没有反应过来,跌在地上,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痛,还是痴望着纪公子。

“黛眉,你怎么样?”

纪宁一见。

“奴婢没事。”黛眉低下头,脸红如霞,纪宁看了一会,让她回去告诉瑶儿,黛眉慌乱应了是:“纪公子呢。”

“我会去找周安,然后。”纪宁没有说完,黛眉心慌的离开。

*

黛眉进了后门,忍不住往外看了看,想看一看纪公子,纪公子走了吗?纪公子要照着姑娘说的做,她担心纪公子,收回目光,她知道姑娘还等着她。

往四周小心看了下,没有看到人,她是被侍卫翻墙送进来的,看向前面的侍卫,她跟着侍卫出来见纪公子,回去,纪公子也派了侍卫送她。

一路小心的回到姑娘的院子,她送走侍卫,再次看了下四周,没有看到人,她悄悄走了进去。

掀起门帘,看到姑娘,几步进去,小声的。

“姑娘。”

顾瑶一直等着,听到动静,还有声音,她转过头来,一眼看到进来的黛眉,她站了起来,脸上扯到一痛捂着。

“姑娘,奴婢回来了。”黛眉上前,到了姑娘近前,什么也不再想,行了一礼,抬起头来。

“怎么样?”顾瑶问。

黛眉回头看向身后,没有看到人,转回头来,望着姑娘还是小声的,不敢去想和纪公子的亲密接触:“姑娘一切奴婢都和纪公子说了。”

“外面没有人。”顾瑶也道。

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姑娘,纪公子。”黛眉再次松口气,把纪公子说的告诉姑娘。

主仆俩小声的说着。

另一头,周安坐在马车上带着人过来,黛眉一走,他就知道,看着站着的纪宁,摇了一下手上的折扇:“子恒兄,说完了,上马车吧。”

纪宁看向周安,他以为他走了:“你没有走?”

“等着子恒兄你呀。”周安不想回府,他要在一边看戏,看戏,他一笑,纪宁没有说什么,就要上马车。

周安笑容加深,手上摇着折扇的动作变大。

就在这时,有火把照过来,还有马蹄声,说话声,有人过来了,周安一看,挑眉,看向纪宁笑着:“有人过来了,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

纪宁担心,没有说话,周安哪会看不出他的担心。

“子恒兄很担心?”周安收回视线,笑着问,纪宁:“我们走。”他不想呆在这里,让人发现他回了京城。

“好,子恒兄说走就走。”

周安一幅听纪宁说怎么就怎么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找子恒兄的。”他意味不明的。

纪宁没说话,脸色不好,还是看着过来的火把。周安吩咐了侍卫,马车动了起来,往前驶去,离开顾府的后门,

很快,马车外面,出现了几匹快马,纪宁和周安还是看着,正是过来的人。

周安仔细看了看,笑容不减,纪宁也看着。

几匹快马忽然拉住缰绳停了下来,拦在了马车前,为首的更是下了马,周安心中早有所料,这时出现的人很难说是为了别的事。

纪宁看过去。

“子恒兄,多半是找你的。”周安道,纪宁不开口。

“大公子。”下了马的侍卫开了口,恭敬的行了一礼,抬头看向马车掀起的布帘,周安笑看向纪宁。

“子恒兄找你的,你的行踪暴露了,就不知道是谁了。”马车旁的侍卫都围在马车旁边。

纪宁脸色不好:“你是?”

“属下找大公子,四爷已经知道大公子回京的事了,知道大公子悄悄回来,来了顾府,想问大公子悄悄回京要做什么,让属下来带大公子。”

侍卫道。

“四叔知道了,要见我?”周安知道了他回京,他知道四叔早晚会知道,但没想到四叔知道得这么快,他才回京。

“纪四叔知道了?”周安也没有料到:“子恒兄打算?”

他望着纪宁。

纪宁:“你等我消息。”

“好,子恒兄。”周安知道纪宁的意思了,手上的折扇收了起来。

“大公子请跟属下走吧。”侍卫又道,看着大公子,纪宁下了马车,走到侍卫的面前,几个侍卫行了一礼。

纪宁让他们起来,回头,望着周安。

“子恒兄保重,我就先走了,有事找我。”周安没有说太多,对于纪四叔,他还是有点怕的。

纪宁点头。

几个侍卫忽然向周安行了一礼:“周二公子,四爷说有空会找周二公子说话。”

“哦?”周安挑了一下眉头,纪四叔要找他?他又看了纪宁。

纪宁也盯着几个侍卫。

“纪四叔要找我聊一聊,不知道纪四叔有什么要问在下的,纪四叔何时有空?”周安接着问,带着疑惑。

他猜应该是纪宁的事。

“周二公子还是等四爷吧。”侍卫道,拱了拱手,周安没有再问,他没有料到纪四叔会找他。

侍卫看向纪宁,纪宁跟着侍卫离开。

看着纪宁跟着侍卫离去,周安又摇起手上的折扇,想了想,对着外面的侍卫:“走,找个地方歇一歇,找个小娘子。”

“是,公子。”

马车外的侍卫应道。

马车动起来,去了京城最热闹的地方,周安下了马车,京城的小娘子,他好些日子没有一会了。

与此同时纪宁不知道四叔派来的人要带他去哪里,他看着侍卫:“四叔呢?”

竹园,萧菁菁靠着四爷,纪尧和菁儿说着锦姐儿的情况:“锦姐儿好了很多,不要再担心了。”因为有了身子,四爷不让她守着锦姐儿。

“嗯。”

萧菁菁看着四爷。

“大哥成亲后,三哥还有三嫂就要出府。”纪尧想起一件事,已经定了下来,时间也定了,和菁儿说了起来。

“三嫂?”萧菁菁问起来,纪尧和她说了起来,她和娘定下来了,萧菁菁听了,点头。

三嫂。

纪尧也没有多说,这是三嫂和三哥的事,他又和菁儿说了朝堂上的一些事,直到有人来。

“郡主,四爷。”赵嬷嬷的声音在外面传进来,叫了好几声,萧菁菁和四爷对视,叫了进来,她坐起来。

纪尧也坐起。

“嬷嬷来了。”萧菁菁说。

纪尧点头。

赵嬷嬷推开门走进来,不敢抬头,小心的走到屏风前,行了一礼,微微的:“四爷,郡主,有侍卫要见四爷,就在外面,老奴让他等着。”没有等四爷郡主说,她道。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纪尧一听知道是怎么回事,开口。

萧菁菁看着四爷,纪尧说完也侧过头来,一边让赵嬷嬷下去,他一会就过去,一边对着菁儿:“菁儿等我。”

“是纪宁的事?”萧菁菁问。

“嗯。”纪尧点头:“想来是找到宁哥儿了,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萧菁菁听到这里,不再说,纪尧看了看她,摸了她的头一下,起身下了床。

赵嬷嬷退出去了,纪尧到了外面,和赵嬷嬷说了声,去了,赵嬷嬷行了礼,就听到香草梅兰几个丫鬟望着四爷:“四爷这个时候还去哪里,有什么事?”

“你们管那么多?”

赵嬷嬷不客气。

香草梅兰等不敢问,赵嬷嬷进去里面,萧菁菁看着嬷嬷。

“郡主,知道是有什么事吗?”赵嬷嬷问。

“纪宁,四爷的人找到他了。”萧菁菁只说了一个字。

“哦?难道四爷要去见?”赵嬷嬷问。

萧菁菁也不知道。

纪尧出了院子,看到了侍卫,侍卫行礼,恭敬的把找到大公子的经过告之了四爷。

纪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听完,没有说什么,交待了一番,让他下去。

侍卫离开,他回了里面。

赵嬷嬷一看四爷来,高兴笑了,退下去,纪尧走到菁儿面前,坐下来,上了床,萧菁菁望着四爷。

“找到宁哥儿,我的人看着他。”

“四爷怎么这么快,我以为四爷会去见他。”萧菁菁问,她望着四爷的表情。

“见他做什么,这么晚了,明日再见不迟,我要陪菁儿不是,我会叫人看住他。”纪尧知道菁儿在想什么,点了一下她的鼻尖,笑了。

萧菁菁靠到四爷怀里,没有再问,两人睡了。

*

纪宁却睡不着,四叔没有来见他,也没有派人来,只是让人看着他,他怎么睡得着,不知道四叔何时会来。

他要做什么,四叔会不会派人拦住他,他还要帮瑶儿,还要娶瑶儿。

他还想问四叔娘的死和馨姐儿疯了的事。

四叔为什么不来见他?

这一晚,纪宁一直没有睡,到了天亮,外面有侍卫守着,一定是四叔让人守着,怕他离开。

他走到门口,推开门,他要出去。

四叔也没有资格关着他。

“大公子请留步。”侍卫一看到他,行了一礼,纪宁看着他们:“四叔呢,我要见四叔。”

“四爷没有说,大公子还是等着,等四爷空了过来。”侍卫道。

“那我要出去,我有事。”纪宁再次道,就要出去。

侍卫拦住:“大公子不能离开,四爷让属下等看着大公子,四爷没来,没有四爷的命令,大公子哪里也不能去,大公子请留步。”

“如果我硬要出去呢?”纪宁问。

“那请属下等不客气,只要能拦下大公子,属下等——”侍卫上前,旁边的侍卫也围过来。

纪宁知道自己无法离开,他看了他们一会,转身走进去。

他站着,一直等,他不知道四叔还要多久才会来,下午,眼见天色有些晚了,外面有脚步声响起,还有侍卫请安的声音。

纪宁看出去。

门从外面打开,侍卫站在两边,四叔带着人走了进来,进来后,挥手,让身后的人下去,一个人走过来。

纪宁走上前:“四叔。”他没有问四叔为什么知道他回了京。

不喜不悲。

纪尧看了他一眼,坐了下来,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神色如常:“为什么悄悄回京?回京做什么?忘了我的话?”他盯着他。

“我记得和你说过,不许私自回京,要是私自回京会如何?”

纪尧又道。

纪宁低头:“四叔,不管四叔怎么怪我,我都不后悔,我要回京娶遥儿,还有我要知道娘死和馨姐儿疯了的事,四叔不让人告诉我,为什么?娘为什么会死,馨姐儿为什么会疯?”

“告诉你的人没有和你说,我以为你该知道。”

纪尧漫不经心的。

一点也没有在意。

“现在跑来问我做什么?”

“四叔,我要知道娘死的真正原因,是不是因为萧菁菁。”纪宁恨恨的:“一定是的,我在越州被人刺杀,也是一样,四叔你根本不了解萧菁菁。”

“那是你四婶,你以为你娘是怎么死的,以为馨姐儿是怎么疯的?”纪尧沉着脸,不高兴的。

就算菁儿估季什么。

也是宁哥儿罪有应得。

他都还没有出手。

“萧菁菁那样的女人,四叔你为何——”纪宁脸色难看,大声的。

“说了,叫四婶,你还想娶顾瑶,我看你是疯了!你娘的死很清楚,你娘想要害死,败露后,自尽,馨姐儿自己疯了。”

纪尧开口。

“不是这样,四叔,我不相信,我是疯了,从知道瑶儿被贬为了妾,娘死了,馨姐儿疯了,父亲要另娶,我就疯了,四叔,都是萧菁菁!”

纪宁疯了一样。

“不管四叔你反不反对,我都要娶瑶儿,还有查清娘的死,馨姐儿疯了我被刺杀的事,四叔要是帮着萧菁菁,我不会再顾忌四叔!”

“别让我对你出手,宁哥儿。”

纪尧沉沉的。

“四叔,萧菁菁是喜欢我的!嫁给四叔你是为了报复我,我知道,四叔你不要再被骗了,萧菁菁现在也是喜欢我的。”纪宁忽然道。

纪尧神色阴沉。

“宁哥儿!不要挑畔我!”语气冰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