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身怀二心(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尧道。

萧菁菁看着四爷:“四爷要让他见?我以为四爷送他回越州了。”

“本来是的。”纪尧道:“只是他硬要见,想要知道他娘的死,他还想带馨姐儿一起回越州,还有顾瑶。”

“顾瑶怎么可能和他走!”萧菁菁嘲讽的。

“嗯。”纪尧点头,笑着低头亲了亲她的面颊,萧菁菁仰头,望着四爷,没有动,抱着四爷。

*

宫里,宜妃站在养的花草,看了看,发现两日忘了浇水,有些干枯了,叶子也没有那么精神,她伸出手摸了一下,叫了宫人来。

“娘娘。”宫人走了过来,恭敬的行了一礼,抬头望着娘娘。

“去拿把剪刀来。”宜妃开口,对着宫人,宫人行了一礼,应了是,去了,旁边的宫人看着娘娘。

宜妃没有理会,她又看了一下花草,其实她一开始并不是很喜欢花花草草的,以前更是不喜欢,在宫里呆得久了,后宫里除了勾心斗角,女人之间的争斗,争宠,生下儿子,没有什么事,慢慢就养着了。

没事的时候可以消磨一下时间,尤其是可以在皇帝的面前留下好印象,一个爱养花弄草的嫔妃总比整天涂脂抹粉的好,而且皇上还喜欢的情况下。

她记得有一个女人,曾经让皇上很是喜欢,最喜欢的就是养花养草的,整天在宫里养花养草,那之间,宫里的嫔妃虽也养,但只是偶尔养一两盆看一看,都是精心打理的名贵花草,为了争宠,后宫的女人都开始养,不止是养名贵的花木了。

后宫大肆养花养草。

她喜欢挺拔的,修剪的花木,容易养活的,只需要浇水修剪枝叉就行,开不开花无所谓。

她细细的摸了一下养的几盆大的花木,小跑的声音传来,宫人过来,跪行了一个礼,举起手来:“娘娘,奴婢拿来了。”

“给本宫吧。”宜妃看向她,伸出手,让她递给她,宫人手伸过来,宜妃接过剪子让宫人退下,她拿过来看了看,修剪起来,先打理了一下花枝。

宫人退到一边,看着。

“才多久就长了这么多枝叉。”宜妃开口,边说边修剪,宫人都注视着,宜妃修剪得很慢,慢慢的想着。

一枝枝多余的枝牙被她剪了下来,正要放下,发现没有放的,正要开口,宫人找出一个银制的托盘走到娘娘的身边,屈了膝:“娘娘。”

“好。”

宜妃漫不经心的开口,看了她一眼,还有托盘,把手上修剪下来的枝叉放到里面,然后继续修剪。

宫人手捧着托盘一直站着,宜妃为了打发时间修简明的格外的仔细,也慢,半晌,托盘里装了不少修下来的枝叉。

“行了、”

宜妃见差不多没有再修剪,然后又接着修剪了另几株,宫人都一直站着,托盘满了就换一个。

一直到宜妃修剪完毕,几株花木都修剪好,她收手,看了看,点头,轻轻一笑:“不错。”很好,她打量了几株,都可以,她没有在殿里养太多,都在外面,也不用她一一修剪了,都有宫人打理,她这里,就放着平时喜欢的,也有不用修的花,放下剪子,看到托盘里都满了,示意了一下,宫人重新换了一个,她直接把剪子放到托盘里,收手。

宫人把托盘端下去,里面的花木枝叉都会扔掉。

另一个宫人过来,端着温热的水,宜妃走过去,由着宫人服侍净了手,擦干净了,喝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口。

挥手叫宫人都下去。

再找来水,一一开始浇水,每一株都浇了水,才算完成,她浇了会,交给了宫人,坐了下来。

打理花森一下,就用了不少时间,也累到了。

“娘娘,午膳送过来了。”宜妃刚又端起茶水,喝了几口茶水,有点饿了,又用了宫人新上的点心,擦了手,就听到大宫人进来道。

“嗯,送来吧,是不是锅子?”宜妃应了下看过去问。

“是,娘娘要的锅子。”宫人回答,宜妃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走过去坐下,等着午膳送过来。

午膳用锅子不是很适合,倒是晚膳不错,还是去年冬天吃过涮锅子了,宜妃想着,天气渐凉。

御膳房送来单子,问她午膳要用什么,很多都都腻味了,她翻了一下发现有锅子,想到天冷起来,所以可以吃锅子了,想了下就决定了。

换一个新鲜的,快一年没有吃过,想想还是不错的,御膳房应该准备好送来了。

“好。”她说了一个好。

宫人知道娘娘的意思,出去等着御膳房送锅子过来的人。

“对了,多加点菜,还有肉,不要羊肉。”太臊宜妃不想这个时候吃,宫人知道,应声下去。

宜妃坐着。

没一会,御膳房送来了锅子,宜妃不可能亲自动手,她让人送到暖阁里,宫人自会动手,她想请陛下过来用。

“去看看陛下用午膳没有,没有的话看下陛下有没有空,有空就请陛下过来,本宫想和陛下一起用锅子,告诉陛下本宫午膳了锅子,本宫记得陛下喜欢,想来陛下也想尝个鲜。”宜妃想到皇上,她吩咐宫人。

“是,娘娘。”宫人行礼。

宜妃笑笑,不知道皇上有没有空,她想到户部的事,也许没空,不过不管皇上有没有空,皇上都会知道她记挂着他。

她再次一笑。

“娘娘,锅子放好了,都准备好了。”

“等一下。”宜妃听到去暖阁的嬷嬷过来说好了,她让她不要急,她等一下看陛下过不过来,要是过来再一起去,不过来她再一个人过去,要是陛下来还好,吃涮锅子就是要有人陪着,一个人没有意思,没有人她就叫宫人陪着用了,心中想着,婆子没有再说,知道娘娘的意思。

半晌后,一个宫人飞快进来:“娘娘。”宜妃看过去,皇上怎么说宫人到了近前,快速行礼。

“娘娘,陛下说有事,陛下正在见户部的官员,而且陛下会和大臣一起用午膳,知道娘娘的心意,让娘娘先用,不用等,空了再过来看娘娘。”

宫人说完,低下头,好还有旁边的宫人听着,转向娘娘,宜妃笑了一下:“本宫知道了,皇上也是太忙了。”说着站了起来。

宫人们都望着娘娘。

“走吧,去暖阁用锅子,你们陪本宫一起用,让御膳房再送一个锅子过来,分成两桌,一桌大的一桌小的,不用和本宫坐一起,凑个热闹。”宜妃站住开口。

婆子宫人都知道娘娘的意思,她们:“老奴,奴婢多谢娘娘恩典,娘娘——”

“起来吧,不用这样。”

宜妃叫了起,直接去暖阁,婆子宫人起来,有人去御膳房,其余的跟上娘娘。

到了暖阁,打开窗棂。

宜妃站着看了看外面,不错,她坐下来。

宫人婆子忙活着。

宜妃只需要用,没有多久,御膳房又送了一个锅子来,宜妃让宫人们一起,不然一个人太冷清了,宫人们都小心的陪娘娘,还有婆子,刚用了一点。

宜妃派去打听锦绣那个丫头的人回来了,她放下筷子,用干净的手帕擦了擦嘴,在宫人端来的水里再次净了手,看着回来的人。

“娘娘,奴婢打听过了,打听到了,回来了。”回来的人磕了头。

“如何,查的如何,锦绣那个丫头是不是早知道,是不是她和秦王说的?”宜妃淡淡的问起来。

跪在地上的宫人抬头,还有手,所有宫人都听着,知道娘娘在问的是什么。

“娘娘。奴婢让人打听到,问了殿下身边的人还有锦姨娘身边的人,锦姨娘并没和殿下说起过,是殿下自己——锦姨娘到现在还不知道。”

回来的人道,这样一来,娘娘应该就不会介意了吧。

可能还会对锦绣更好。

锦绣是和她们一起服侍宜妃的,宫人们想到锦绣。

再想到殿下,谁不想跟着殿下,得到殿下的宠爱,可只有一个锦绣,娘娘看上殿下喜欢的,还有了身子,想到殿下对锦绣的厚爱,以及和娘娘说的,娘娘会打听派人查不奇怪。

殿下太过厚爱,娘娘也要弄清楚,不过锦绣是真的没和殿下说,宫人羡慕又嫉妒,自己要是也能——

她们凝着娘娘,跪着的宫人也盖茨。

“这样吗?真的不知道,没有说过?和本宫想的不同,和殿下说的一样?要是这样嘛,还好。”

宜妃听完了,沉吟了一下,如果是这样,那就算了,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就是琰儿对锦绣太厚爱,有点让她不喜欢。

宫人们都没说话。

“那就不管它了,反正不是马上。”

宜妃又道。

宫人们还是听着。

“就是不知道琰儿何时把锦绣带进宫里来,让本宫看一下,问一问,再找太医把下脉。”宜妃随即想见锦绣,到时候她再和锦绣说下,让她知道这一切是谁给她的,要知足,做该做的。

弄清楚,宜妃心里也不再记着,琰儿说过会带锦绣入宫,但没有定时间,琰儿最近又忙的。

她急着想看下锦绣肚子里的孙子。

宫人听完宜妃娘娘的低语,继续服侍娘娘用锅子,陪着娘娘。

暖阁热起来。

*

太后宫中,也就是慈宁宫,太后听着宝珠丫头说着昨日回府里的事情,听说容姐儿还是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就不高兴。

还以为宝珠这丫头要在府里呆几日才会入宫看她这老太婆呢,昨日回去的时候可是说了要呆几日,不想一大早就又回来了,说是来看她,她高兴也摇头。

“娘还是生气,说我。”宝郡主和外祖母撒着娇。

“你娘眼晴都瞎了,脑子不行了,这一些天知道安份,天天在府里,也不像前面天天跑进宫,没有事也入宫,这跑那跑的,听你一说,这是面上安份,心里还想着,不要听。”太后和外孙女说着。

“嗯嗯,外祖母,陪外祖母呆久了,回去都不习惯,外祖縒,想死我了。”宝珠郡主抱着外祖母的手。

太后很高兴,也顾不上想别的了。

宝珠郡主头靠着外祖母,一点一点的,太后伸出手,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摸着她的头,外孙俩小声说着话。

“外祖母,大哥还有爹不像娘,都没有再说,爹还和我说不用再想,不过大哥,我发现大哥好像心里有人。”

宝珠郡主又说道,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外祖母,笑着,像是偷吃了什么的猫,很是可爱。

太后就笑了,挑眉:“哦?有人?有了什么人?你丫头的样子看着就好笑,说,发现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