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身怀二心(五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晚姑娘多生气,她们看到。

姑娘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她们听得清楚,只有周嬷嬷陈嬷嬷等不知道。

两个丫鬟听了黛眉的话看向黛眉。

“姑娘。”黛眉又道。

“我要让陈嬷嬷周嬷嬷再也说不出话。”顾瑶陡的道,恨恨的,咬牙切齿的恨。

“可宜妃娘娘那里,周嬷嬷陈嬷嬷是宜妃娘娘的人,还有秦王殿下那边。”黛眉三人说,姑娘要下手?

“用一个方法让人不知道是我做的就是。”顾瑶道,盯紧她们。

三人无法说什么。

外面,一个侍卫趴在屋子上面,看着院子里面,他小心的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收回视线,盯着下面,看到丫鬟婆子,没有看到这些丫鬟婆子的主子。

他奉了公子的命令,悄悄潜进来,想办法找到顾姑娘,他已经换了几个地方了,找了好久,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找。

主要是找后院的院子,还有不怎么引人注意的院子。

他又换了一个位置,这是他从公子那里听来的,路上他一直不敢暴露人前,不然可以问人,

再找不到不能找下去,要走,下次再来了,秦王的侍卫都很厉害,他好不穸易才全躲开了。

又有公子见秦王殿下,侍卫的注意力度小了许多,希望能找到,下次要来就要晚上,但晚上不好找人。

他继续盯着下面,下面这些都是丫鬟婆子,要进去看看才行,之前的院子,他就是潜到里面,只是还是没有看到。

会找到这栋院子,是他在无意听到一句婆子的话,先头其实算是乱转,因而才浪费那么多时间,几次想找点线索,都不敢停留,这次,有了一点线索,经过假山时听到两个婆子说话,提到新姨娘,嘲讽的说住在最破的院子,在哪个方向,他并不确定,还是慢慢找来。

等丫鬟过去,他跳到另一间屋子的上面。

忽然有一个丫鬟走了出来,侍卫快速的躲了起来,定晴一看,听到丫鬟在说什么,他听了一会,什么也没有听到,白天目标太大了,随时会来人,他换到另外的屋子上,仔细看了一下四周,揭起上面的瓦,站好后,他看了布局,点头,又小心扫过周法律女孩,蹲下来,掩起自己的身形,揭起瓦来,轻轻的,很轻,怕被人发现。

要是晚上还好。

白天真的是人多眼杂,晚上也有不好,太安静,他一边揭瓦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动静还有情况。

这间屋子可能就是正房,他揭起了瓦,没有发出声响,揭瓦的时候一旦有声响就会引来人。

前功尽弃。

把揭起来的瓦放到一边,轻拿轻放,这些事他做过,公子有时会需要他找人,他被公子安排学过功夫,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公子一旦有这种事都是让他来。

瞄了瞄四周,俯身低头,凑到揭起的瓦前,往下面看。

他俯着身,双手撑着,轻得不得了。

下面,下面坐着一个人,还有两个丫鬟在,在说着什么,坐着人站了起来,走了几圈,他看了又看,看不清楚是不是顾姑娘,他凑近几分,要是能转过头就好了。

两个丫鬟倒是抬了头,像是发现了什么,他后退了一下,差点压到瓦,还好没有,过了片刻他又低头,两个丫鬟没有再往上看,走了几圈的人又坐下,忽然转过头来。

他屏住呼吸,一看,是他要找的人。

是顾姑娘。

他看到了,找到了,平复心情,他知道现在弄出动静不行,现在下去也不行,更别说找顾姑娘,叫顾姑娘。

周围有人,他的任务是和顾姑娘见上,可现在是不行的,等到天黑?要想联系上顾姑娘只有天黑,可也容易被发现,公子还等着,不然就下次来。

这次算是先找到人,来的时候公子说了,要是找到人,没有人在四周,就马上和顾姑娘见面。

可如今和公子说的不同。

他准备离开了。

好在来之前,公子给了他一样东西,就是以防万一的,他从怀里拿出公子给他的纸,打开看了一眼,是公子写的一句话,让顾姑娘放心的话,公子会派人来,他揉成一团,走之前,环视四周后,小心丢下去,从揭开的瓦那里,而后飞速离开,小心的隐藏。

躲着侍卫还有人,离开秦王府。

屋子里,顾瑶走到窗前看着外面,两个丫鬟站在后面,黛眉出去了,顾瑶刚回头还没有说话,就发现头上掉了什么下来,她脸色变了变,看着掉下来的东西。

两个丫鬟等着姑娘说话,等了一会,发现姑娘看着什么,没有开口,她们看过去,不知道姑娘在看什么,怎么了。

她们看的同时:“姑娘你在?”

顾瑶已经看清掉下来的是什么了,一团小小的像是纸一样的,她心中猜测,也担心,怎么会有像纸一样的一团掉下来,没有回答她们,她又看了一会,想着想着,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她倏的抬头望向屋顶,会不会是有人扔下来的,这个想法让她觉得不可能,转念想又觉得可能,她盯着。

只看到完整的屋顶,并没有什么,自己错了?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觉得有人在上面。

不对,好像有什么,她再看,又觉得自己看错了,什么也没有,隐隐好像听到上面传来轻微的响声,像是碰到了,一瞬间就没有,好像有人远去,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不由自主走过去,走到那团小小的像纸一样的东西前,没有看它,还是看着头顶。

试图看出什么。

“姑娘?‘

两个丫鬟也被姑娘的行为弄懵了,想问又没有,见姑娘走过去,望着屋顶,似乎有什么,她们也走过去。

一直到姑娘的身边,跟着姑娘的动作,视线。

顾瑶都没有看出什么,只是隐有所觉,更别提她们了,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发现,疑惑不已。

”姑娘。“她们不再仰头看了,你低头,发现一团纸在姑娘面前。

顾瑶也低头,注意到地上的那一团了,刚才一直望着头顶,脖子痛了,她走上前,俯身看着那团纸,是的,凑近看,她认出就是一团纸,一团纸怎么会被扔下来。

她又望了望头顶,捡了起来。

”姑娘,那是什么?姑娘怎么捡起来了,让奴婢们来吧。“两个丫鬟都没来得及阻止,她们离得稍远,没有看清楚那团是不是纸,见姑娘忽然看了一眼头顶就捡了起来,有些担心,要是——

她们冲上前,冲到姑娘面前,伸出手,发现姑娘都拿在手中了,她们的手空在半空,不知道干什么。

顾瑶没有理会她们,展开了手上的纸团,她发现这团纸并没什么。

两个丫鬟还想说什么:”姑娘,奴婢来吧。“这样莫明奇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纸团,从上面掉下来,谁知道上面有什么。

”不必。“

顾瑶阻止了她们的手,没有让她们碰,她一个人展开,走回去,坐了下来,把展开的纸摊了摊,摊平。

两个丫鬟面面相窥,收回手,闭上嘴,不再说,都这样了,姑娘看不出有事,她们走过去。

站在姑娘身边,注视着姑娘手上摊开的纸,看着上面有字。

顾瑶已经读起上面的字了:”顾瑶,子恒兄让我找你,我会再来,秦王府可真是不好进,子恒兄一直想找你,可是被纪四叔让人看着,来不了,只好让我来,想你,有没有想我,秦王殿下的美妾,秦王殿下太不怜香惜玉了,曾经的第一才女,秦王妃,子恒兄和我一样想你。“

她念完了,认出是周安的字迹。

周安,他写信给她做什么,纪宁,竟然写这样的纸条,让人扔来,她咬牙,一下子把纸张揉成了一团,揉了又揉,就像是周安在面前一样。

她不喜欢周安,但又利用周安,所以她和周安之间的关系很复杂,这里面还要加个纪宁,周安何时来的秦王府,她闭了一下眼,整理思绪。

纪宁找了周安,周安便来找她,来了秦王府,还写在纸上嘲笑她。

”姑娘,这是?“两个丫鬟没有看完纸上的字,就被姑娘揉了起来,她们欲言又止,看着姑娘。

纸上的字,她们只看到顾瑶,子恒兄让我找你,我会再来,她们看得太慢,姑娘看得太快。

她们很想看到后面的,想知道后面写了什么,让姑娘这个样子,姑娘好像在生气,姑娘知道是谁写的吗?

”周安。“

顾瑶念出了这个名字,咬着牙关,她让自己不要生气,不生气,是的不生气,她思路顺了。

就像纸上说的,纪宁回京找了她,说要帮她,被纪四叔发现,出不来,因此才没有出现,直到她入了秦王府。

她就说,纪宁为何不出现,然后可能周安也一起,纪宁找了周安,周安就来了,派了人悄悄送了纸团。

她深吸一口气,就是这样,她睁开眼。

”姑娘,你知道是谁送的纸团是吗?‘两个丫鬟觉得姑娘多半想明白了,至少姑娘知道是谁,姑娘似乎也不生气了,对方一定是和姑娘有纠葛的。

“没有什么。”

顾瑶不想告诉谁,之前听到的那声音就是周安派来的人走时的声音吧,为什么不等一下,为什么不叫她,她其实知道对方为何如此,可还是气。

两个丫鬟看到也让她不悦了,她不可能再说,何况上面写的让她还是一想就生气。

她不气周安派人来,不气纪宁,就气上面的字。

周安就是这样的,荤素不忌,她把纸揉成一团据在手心,恨不能烧了,一了百了,干干净净的。

谁也看不到。

两个丫鬟心中还想着,看出姑娘不想说,她们相视一下。

“打盆水来。”顾瑶又道,对着她们,她想好了,也平复心情,不再生气,平静的看向她们。

两个丫鬟听到她的话,愣了下,顾瑶不想再说,睥向她们让她们去打水。

两个丫鬟这才去了。

顾瑶站起来,摊开手,盯着纸团,忍不住再揉了几下,揉得很紧,看向门口,等着丫鬟端水来。

她要把它泡在里面,泡烂,这样就再看不到,想不起来了。

“姑娘,水来了。”两个丫鬟打了水来,身后黛眉跟着,也进来,黛眉在外面看到两个丫鬟打水,问了知道是姑娘有事,两个丫鬟不敢多说,黛眉便进来了。

她走到姑娘面前。

两个丫鬟把水端到一边。

顾瑶扫了扫,对着黛眉:“一会再说。”走到水前,把手中的纸团扔进去,直到全浸湿了看不到,她看了门口,没有人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