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身怀二心(六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也交待过,没她有吩咐一般人不许进来。

就怕周嬷嬷陈嬷嬷。

她会把纸团浸湿也有周嬷嬷陈嬷嬷的原因。

“好了。“眼看纸团不行了,她伸手揉了下,纸团完全烂了,她才消了气,水里都是纸墨,她手上也沾了点,皱眉不悦的看看,丢开,甩了一下水。

两个丫鬟看着姑娘甩水,姑娘就这样不待见?顾瑶抽出手帕擦着手,黛眉是最不清楚发生了何事,看看水中的纸,再看姑娘。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里面的纸团是什么东西?两个丫鬟不说,姑娘也不说。

“再去打盆水来,把它倒了,有人看到就说是我写的字,不好就扔了。“顾瑶擦了一下手还是觉得不舒服,吩咐两个丫鬟。

两个丫鬟听到,应了是,把水端起来,端下去,倒了再重新倒干净的水来,姑娘肯定是要净手。

“姑娘。“

黛眉看她们走了,转向姑訄,顾瑶把帕子扔掉,手上好些了,回过身来,黛眉张嘴。

“周安派了人来。”顾瑶面对黛眉,必竟黛眉跟她久,又是什么都知道的,没有瞒她,把一切都说了。

包括怎么发现头顶有异样,怎么看到扔下来的纸团,怎么走过去,看到纸上的字,还有她的想法,事情的可能性。

以及生气把纸团扔了,都一一说了。

黛眉听着,姑娘的意思是?她反应过来,纪公子为何不来,还有姑娘为什么把纸团扔水中,周公子写的太那什么,姑娘不喜欢,想着姑娘和周公子的事,她摇头,不多想,事情经过则是纪公子找了周公子,周公子想办法派人来了。

纪公子是不知道姑娘和周公子的关系的,所以才会让周公子来。

纪公子和周公子关系好。

周公子可能也进了府里,同时让人给姑娘送信,怕被人看到从上面扔下,以后还会来,那姑娘就有办法出府,和纪公子联系上。

也有人帮忙,不用再急,她不知道自己猜中了全部过程。

“我说完了。”顾瑶说完。

“姑娘,周公子你是知道的,不要生气了,先前姑娘还想着怎么出府,这下好了。”黛眉高兴的。

“也不是那么好,周安的人能不能每次安全进来还不知道。”顾瑶不觉得多好。

“可有希望了,姑娘就可以不用马上对周嬷嬷陈嬷嬷下手,一旦下了手,秦王殿下还有宜妃娘娘可能会查。”

黛眉说。

顾瑶不想当一个笼中的鸟,被关着,什么也无法知道,她真的无法忍耐。

“看下次的情况吧。”

“不会有事的姑娘。”黛眉跟着说。

两个丫鬟再次打了水来,黛眉服侍姑娘交好手,黛眉看着姑訅,顾瑶:“我会忍几日。”

黛眉笑容多了。

“收服那几个丫鬟好不能停,慢慢的。”顾瑶又说,黛眉头:“姑娘只要周公子帮忙,很快姑娘要的就会实现。”

*

周安在秦王府外面,在他打算走的时候,等到了要等的人,侍卫归来,跪在地上,他挑眉问了,掀着邓车布帘,知道办妥了。

也知道了顾瑶是什么情况,他一笑,夸他办得好,没有叫人发现,还找到了顾瑶,虽然没有见到,可也扔了纸轩和,让侍卫下去,不出再做什么,找个时间再来。

他会安排,到时候可以选晚上,让侍卫和顾瑶接触上,纪宁的心思他就算完成了,说起来,他也想念顾瑶了。

帮纪宁后,说不定能捞点好处,陪一下顾表的,让顾瑶陪她,反正顾瑶名声那样,水性扬花,嫁了秦王,秦王嫌脏不愿意碰,丢她一个人自生自来,一定很寂寞难耐。

那样的美人,他可以帮忙。

一解顾瑶的寂寞,顾瑶一个人也难受吧。

就不知道顾瑶愿意不。

周安折扇在面前轻扇,嘴角意味深长,到时候他会一起,他手一扇一扇,就当是纪宁给他的报酬。

“走。”

周安开口,侍卫退回去,马车布帘放下,走了,这个时候,秦王回了书房,坐在书桌后面。

公公和管家站在下面,正说着周安的事,尤其是周安突然的效忠,虽然他们知道殿下,有人效忠很正常,可还是要谨慎,周安的身份更是让他们觉得要谨慎,侍卫守在书房外面,守着不让人进来。

“殿下,周安这人,老奴让人去查。”说了说,总管开口。

“嗯。”秦王应了一下,没有表态,只是嗯,手上拿着剑,擦着,周安走后,他练了一下剑,发泄,也不知道是发泄什么。

可能他自己知道。

没有出汗,便没有沐浴,只是擦了一下额头,喝了茶水,回了书房坐下来,他慢慢擦着手上的剑。

一点一点,擦得格外的详细,仔细,怕留下什么。

“殿下,威远侯府这位二公子看他的样子像是真的,要是说的是真的就好,不然老奴想不出有什么,让他跑来效忠殿下,要是查清是真的,殿下可以好好用,也可以暂时不让人知道,这样一来就是一颗秘密的棋子,发生什么的时候,就有用了。“

管家还有些话没说。

一些不能明说的,他含糊其词,里面太深了。

“嗯。“秦王还是一声嗯,还是擦着剑。

“老奴是希望是真的。“管家又道。

秦王没说话,低着头,剑擦干净了,他把剑合上,入了剑鞘,一声轻鸣,他把剑放到面前的书桌上,抬头.

“不过就算是真的,殿下也不用就和他说什么,观察一下,等段日子。“管家跟着说:”也能看得更清。“

“好。“秦王终于说了一个好字。

“杂家不这么看,杂家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这个威远侯二公子别有用心才对,只是目的是什么,杂家还看不出来,要说目的是为了像他说的,不太像,总觉不对,可别的,杂家想不到。”

公公不赞成管家的话,他一直在想着什么,听到殿下应了,管家又在说,他截住管家的话,脸色平淡的,然后转向殿下,行了一礼:“殿下,不能大意,老奴也说不准,反正小心为好。”

“会的。”秦王点了头。

管家闻言,殿下显然是同意公公的话的,想到自己说的,他也说了谨慎,不过不一样的是他觉得周安是真的想效忠。

“殿下,公公的放顾惜没错。”他也不敢大意了,遂道。

公公睥他一眼:’殿下小心为妙.”

“你们都是为了本王。”

秦王看着他们,手放到剑把上,又摸索了一下,淡淡的,有点淡漠:“本王就交给你们两个一起去办。”

“是,殿下。”两人听了一起低头,恭敬的俯身,行礼,再一起抬头,应是,侧过头来,看着对方。

秦王看着。

“你们下去吧。”秦王忽然站起来,公公和管家一直子再次俯身,殿下这是?不过他们还是退了下去。

“本王去梅园。“秦王说,公公和管家脚步一顿,殿下恐怕是真忘了原来那位秦王妃。

秦王打算去看下回来继续想办法解决户部的亏空。

*

顾府,赵嬷嬷在院门口没有看到梅兰,再往里,院子里也没有人,之前还在这里呆着,像个游魂一样,不言不语的,呆呆的,她打算和郡主说下,看来是昨晚她说的,果真是身怀二心的东西,不如还是让她休息几天或者去院门外,别在这里影响人的心情。

不想回来居然没有看到人,她先头急着去厨房,想着回来再说,一回来就找,打算让她跟她去见郡主。

让郡主看下,人呢?赵嬷嬷又看了一下还是没有看到人,梅兰的娘也不在,她想问下丫鬟婆子,丫鬟婆子看到赵嬷嬷,走过来,看赵嬷嬷像在找什么,不会是梅兰吧。

赵嬷嬷没等她们说,挥手让她们下去。

她还是再看下,走着,一下子看到了梅兰,在郡主和四爷的房门口,梅兰跪着呢。

难怪她没看到。

跑到了这里,还跪着,是犯了何事,罚跪,被郡主罚跪?还是自己跑来跪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跪?她想了不少,想到四爷快回来了,不会是专门挑这个时候吧,赵嬷嬷脸一沉,之前也不见她跪.

要是为了昨晚的事,早该跪了,可能是挑这个时候吧,她决定问下梅兰是为什么跪在这里.

赵嬷嬷走上去.

梅兰这个丫头被调到外面服侍,一早她就宣布了,都是知道的,作什么妖呢.

梅兰跪在地上,头低着,磕着头,赵嬷嬷皱眉,站在她身边,听她喃喃自语,明显没有发现她来了.

哼,她就看看,听听.

后面的丫鬟婆子见赵嬷嬷看到了,神情难言的对视,她们在梅兰出现后就想到昨天的事,待听到赵嬷嬷说梅兰以后在外面服侍,她们就多想了,梅兰这一跪更是.

梅兰跪之前叫了郡主,我错了,之后就听不清她说的.

郡主没有理会,里面也没人出来,四爷不在,事情好像只有园里的人知道,外面不知道.

她们心中各异,她们一直等着有人来,不想是赵嬷嬷.

赵嬷嬷听着,没有听清,她又凑近了一点,突然意识到,方才过来时,丫鬟婆子的神情.

敢情是不敢和她说,不会又在乱想吧,赵嬷嬷不悦.

发生了事,看到她,也不说.

丫鬟婆子看着赵嬷嬷靠近梅兰,梅兰在说什么,她们很紧张.

梅兰就不抬一下头,赵嬷嬷都到了,事情再不解决,肯定会传到外面,郡主为什么没动静,赵嬷嬷会怎么处理?

梅兰又在想什么,逼郡主还是?

梅兰的娘倒是不见,要是知道一定会来,想来是不知道,郡主身边的人都在里面陪郡主,要不就像赵嬷嬷一样,没在园子里.

梅兰不会是专门等这个时候吧,四爷,有人也想到四爷.

怎么又是这一套,好像谁用过,一时想不起.

四爷要是回来看到,要是四爷对梅兰有什么,梅兰的处置四爷不清楚,是郡主和赵嬷嬷定的,那?

“郡主,奴婢错了,郡主不要这样对奴婢,不要赶奴婢走,奴婢想服侍郡主,郡主留下奴婢吧,奴婢是郡主挑的,奴婢一直很用心的服侍,奴婢只想服侍郡主,郡主不要关这样!”

梅兰慢慢磕头,眼晴红红的,像是哭了一样,嘴里道.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事实是什么你清楚,郡主决定了,四爷也不会说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你再怎么用计都改变不了结果,别耐小心眼.”

赵嬷嬷不想再听下去,冷着声音,沉沉的道.

后面的丫鬟婆子神情变幻,赵嬷嬷真是一点不留情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