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各方动作(六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公主皱眉,她盯紧离开的马车,想着上了马车的少女还有少女身边的丫鬟婆子,疑惑是谁家的人,少女的脸看不到,身姿方面看到了,还有身边的丫鬟婆子侍卫,可没有见过,她认不出,如今看着马车,她认出来了,薜府,这是薜府的马车。

那不就是——

长公主反应很快,意识到见到的少女是谁,薜家的姑娘。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被赐婚给秦王的那位,薜家别的姑娘她也许见过,没太在意,薜家好像并没有几位姑娘。

那么这位可能就是赐给秦王为正妃的那个了。

长公主脸沉下来,她的珠姐儿的东西,被抢走,虽然珠姐儿不要,不争气,可她还是不喜这个薜家的姑娘。

她继续盯着离去的马车。

“长公主殿下,是薜家的马车。”宫人也认出来了,她们其实也在想,不过没有长公主想那么多。

侍卫也看着。

“走。”看到薜家的女人,长公主不想再呆在这里了,她对着宫人,更不想被纪永叔看到,看薜家那个丫头的样子。

得了秦王妃的位置,很得意吧。

也是,哪能不得意,多少闺中少女想要,多少世家想要得到,可都没有,顾瑶就不说了,后来居然便宜这个丫头,那很可能是未来皇后的位置,薜家算什么,更别说这丫头一个在乡下长大,一直没在京城,有什么见识,学再多也就那样,何况在系特惠下是地是怎么养的没有人知道,要是薜家真疼哪会放到乡下,再怎么说也要找个好的地方,在乡野之地长成,就像是被放弃了。

长大了,才回京,就得了这样一份亲事。

长公主恨刀的想,冷哼,不看到,她还一时忘了,薜家的人不知道哪来的运气,做了些什么,背后是不是使了计,想着送这样一个乡野长的丫头入宫,皇弟母后还看上赐婚,一个送去乡野长大的成了秦王妃,现在肯定很重视。

就不知道心里有没有恨。

要是有,可以利用。

长公主心中又冒出了算计,宫人听了长公主殿下的话,松口气,不管长公主殿下为何又要走了。

她们和侍卫说了。

侍卫听到,马车动了起来,往前去,长公主望了一下酒楼二楼,纪永叔一行可能坐的地方。

“去——”长公主也不准备放弃纪永叔还有萧菁菁,她心中浮现一个人,她是该找这个人,还是找母后,关心一下纪永叔,亦或者找个人在半路等纪永叔。

她思索着,找母后可以,找她想到的人也行,找个好的在路上等纪永叔也不错,都可以,一边可以制造点误会。

一边嘛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都可以一起进行,就算以前失败过,也可以再来,长公主想起前头的失败,这次可能还是失败,但制造点麻烦也好,只要不让人发现是她做的,纪永叔太难搞,先还是去见那个人,再入宫一趟吧,反正还早,今天她要办妥,不然晚上她多半睡不着。

此时萧菁菁正幸福着吧。

“长公主殿下,你要说?”宫人看向长公主殿下,不知道长公主殿下要说什么。

马车还没有行驶得太快,宫人也能跟上。

“去一个地方。”

长公主说了,宫人听了长公主殿下的话,长公主殿下要去的不是,不是,她们想了又想,还是没想出长公主殿下去的原因。

长公主殿下怎么会想去那个府里,公主殿下之前没有说呀。

“本公主要见一个人,关心一下她。”长公主道:“今天本公主很我事要办,才想起来的,一路小心点,不要太引人注意了,到了后,找个偏僻的,停下马车,你们其中一个人去,敲门后,就说要见纪家大姑奶奶,不要暴露身份,最好不要让人知道是本公主,等见了纪家大姑奶奶,请纪家大奶奶出来,就说本公主想见一见她。”

长公主说完。

“长公主殿下要见纪家大姑奶奶?”宫人恍然大悟,这下才知道长公主殿下为什么要去那个府里,那个府里有纪家大姑奶奶。

可长公主殿下去是为了?

“公主殿下为什么要?”

“这就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长公主直接拒绝了告诉她们,用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塞过去。宫人也不敢怎么,长公主殿下的事,是她们不能问的。

长公主放下马车布帘,宫人退后。

马车加快起来。

到了,马车停下,长公主感觉出马车停下来,马上就掀起马车的布帘,看向外面,到了?找好地方?

宫人连忙走过来,俯身行礼。

“去吧,按我之前说好的,要是不行,为免暴露,可以递一句话,就说纪太傅的事。”长公主扫了周围点头,还算满意,没有人,也隐避,没有人注意,在纪家大姑奶奶的夫家的对面,她看过去,看到,一笑。

直接叫了宫人,宫人几个对视,其中一个出来,向着长公主行了一礼,去了。

长公主看着,不管谁去都可以。

宫人小心的走着,看着前方,还有四周,到了一座大门前,就是长公主殿下要找的,她敲了门。

等门打开,有人探头,她说了来的目的:“我家主子让我来见贵府的夫人,纪家大姑奶奶,主子是纪家大姑奶奶的故交,请通报一声,就说我家主子在外面等,纪家大姑奶奶要是有空,就出来一见。”

“大夫人的故旧?”

门房听了皱眉,上下看了宫人,再看向宫人身后,远远看到一辆马车,很华贵,像是贵人坐的,不像是一般人。

门房这一看,打消了别的想法,这样的贵人不可能骗他一个门房,想来是真的大夫人的故交,宫人见门房不语,以为他不信。

“你可以和纪家大姑奶奶说,我家主子多年未回京,才回来,说是为了纪太傅的事。”

宫人小心的。

门房不再怀疑,迟疑不定了,让宫人等着就进去了。

宫人颔首站着,看着门房进去,她回头望向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看到了,一笑,挑了挑收在,放下马车布帘,等待着,对面的府里,纪澜和身边的人说着那个妾的事。

那个妾昨晚居然陪着老爷睡了一晚,以前可不是这样,一般那个女人都不敢留下老爷,纪澜不高兴,晚上知道就不高兴,想派人去叫,被劝下来。

睡着了,一早起来就不高兴,她身边的人也担心。

同时劝慰,觉得不过是一次,夫人不该想太多,纪澜还是生气,等那个妾过来请安,就罚了她站,站了好久,婆子看着夫人,夫人对老爷真是,老爷过来,也没有好脸色,还是老爷陪着笑,才好些。

而且没有为妾说情,不然不止这样。

“夫人。”婆子还要劝。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反正要是再有下次,我就不客气了,一定要治死她,还没有身子,哼,老爷好在不在意她,没求情,提也没提,还怕我不高兴。”纪澜道。

“这不就是。”另一个婆子也说:“姑爷对姑娘好着。”

两个婆子点头。

不一会,竟然有人来有人在外面,要见她,纪澜看过去,什么故旧,她怎么没有听说过?

“夫人,人就在外面,看马车很华贵,像是贵人。”丫鬟跪着,行礼磕头。

“哦。”纪澜想着要不要见,两个婆子觉得再看下,可以见下。

“还有什么?”纪澜又问。

“还有说是多年未回京,来找夫人是为了纪太傅。”丫鬟回答。

纪澜想起四弟就气。

*

酒楼里面,萧菁菁和纪尧正要用,外面来了一行人。

------题外话------

还说今天更新二万七以上到三万,谁知道起来就九点,然后困得要死,又冷,又合着衣服睡到了十点五十起来,下午又陪儿子耽误了二三个小时,啊啊,只写了这点,明天加油多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