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顾瑶报复(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她们是同时觉得不好,但却是一前一后情况加剧起来,先是一个院子传出东西掉到地上的的声音,接着另几个院子里也发出声音。

顾家几位姑娘本来一早起来准备下床收掇好去祖母那里请安,没想到,刚下床,脸上不对了。

感觉到脸上加剧的异样,她们手伸着,想摸,她们脸怎么了。

“啊,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

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等说什么,发现脸越来越痒,越来越不舒服,想摸不敢,手刚碰到脸,一阵疼痛传来。

好像脸上红肿了,轻轻一触,似乎很肿,还发烫,火辣辣的,脸上发痒,再一碰,不对,是痛,很痛。

怎么办,怎么办?手边的东西都摔到了地上,丫鬟也呆住了,刚才没有仔细看姑娘,如今抬头一看,姑娘怎么了?她们看向姑娘的脸,姑娘的脸怎么变了?

一个个捂着有嘴,不敢置信,吓到了。

不止是一处,几处都差不多。

此时都是差不多的情形,脸上的状况也一样,反应还有丫鬟也相同。

顾家几位姑娘对上丫鬟婆子的样子,更怕,手又一动,不敢再摸自己的脸,怕会烂了,说到烂她们好像闻到了溃烂的气息。

她们的脸好像溃烂了,不止是肿了,不!想到自己的脸溃烂了,她们接受不了了,再想到被人看到,以后怎么办。

她们不想活了。

“快拿镜子来,我要看镜子,我的脸。”

顾家的几位姑娘不约而同叫了人,惊叫着对着丫鬟婆子,跌跌撞撞往梳妆台前去,有的还是坐着,有的跌撞了几步摔倒,丫鬟婆子看契里,张嘴欲言,不知道该上前还是退后。

姑娘的脸太可怕了,被姑娘的声音一吓,忙回过神来。

不过一个个都还是看着姑娘的脸,姑娘的脸怎么变成这样。

还会不会好?

会不会一直好不了?

她们心中猜测着,也跌撞起来,姑娘要照镜子,慢慢回过神找起镜子,也有想到姑娘脸成这样,要是姑娘真看一以,还不知道会如何。

“我的脸!”

顾家的几个姑娘再次惊叫,不管是跌撞的走到梳妆台前的,还胆摔到地上,没有动的,都惊叫着姑娘。

丫鬟婆子找到了镜子,看到清淅的琉璃小镜,她们放开,找出铜镜,姑娘要是从琉骗子镜中,看得太清楚,说不定会晕过去,还是铜镜好,取了铜镜,有些跪在地上,有些正要去找。

“镜子呢,我的脸是不是烂了?”顾家几位姑娘又叫了起来,急切的,慌乱的,害怕,恐惧,不知所措,急切的想要看到自己的脸,她们盯向丫鬟婆子。

找到镜子的拿回来,找到的都一样的心思,没有找到的正找,听到姑娘的问话,她们回头,还有从地上爬起来的。

顾家几个姑娘盯着她们。

“姑娘。”

有婆子丫鬟找到镜子,可不敢给姑娘,走到姑娘面前,迟疑不定,手里握着镜子,不敢给姑娘看,也有才找到镜子的,冲过来,同样迟疑,还有爬起来要去找的,都在拿着镜子后看着姑娘的3脸,不敢给姑娘看。

“给我,镜子呢?”顾家几个姑娘迫切想看,看丫鬟婆子找来了镜子,冲上去,发现她们不给她们,气到,想要抢,没有心思想别的。

丫鬟婆子面对姑娘,有的把镜子给了姑娘,无论怎么样,姑娘有资格知道自己的脸的样子,有的不想给姑娘,被姑娘抢过,还有的,退后,姑娘来抢没抢到。

镜子摔到地上,啪一声动了动,滚了滚,想说什么,姑娘捡起镜子盯着脸。

因为是铜镜,镜子并不清楚,所以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

“看不到,看不到。”

她们疯了一样,摇头,一直不停的说着,盯紧铜镜里模糊不清的自己,丫鬟婆子一个字不敢说,琉璃镜很大,她们也拿不来呀。

“为何看不清楚。”

她们又扔摸着石头过河叫着,一下子都想到琉璃镜,琉璃镜能看清她健美操脸,她们不再叫人,扑向梳妆台。

丫鬟好见状跟上去,想扶住姑娘,叫住姑娘,想——

顾家几个姑娘到了梳妆台前,找起琉璃镜,她们有的是早有琉璃镜,只有一小块,有的是在大姐姐入了秦王府后,才从祖母那里求来,反正大姐姐带不去了,不可能带到秦王府,祖母留了下来,她们便求了祖母,她们早就窥视着大姐姐的东西。

祖母被她们求动了,让她拿去好好装扮,她们也有了大姐姐曾经拥有的东西,大姐姐原本的嫁妆很丰厚,带不去了,被祖母扣下来,不如便宜了她们。

让她们也像大姐姐一样。

如今看着琉璃镜中的自己,顾家几位姑娘呆住。

手上捧着的琉璃镜摔到地上,一直很宝贝的琉璃镜摔下去也没有反应,啪一声,落在地上的璃璃镜摔成了几块,锋利冰冷。

她们后退一步,盯着地上摔坏的琉璃镜,呆愣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手放在脸上,像是看到最可怕的东西,

也有琉璃镜摔下没有摔坏,但声音很刺耳,有的握紧璃璃镜,没有动,可是越看镜中的那张可怕的脸,她们越不相信。

想死了。

越不想看,越是忘不了,她们变成了鬼是不是,不然为什么像鬼一样可怕,顾家几个后娘难以置信,有后退,有摔倒,有大声叫喊,也有看向丫鬟婆子。

“我是不是在做梦?”她不相信。

“我的脸怎么变成这样?这不是我的脸,怎么会这样?”另外的再次看着脸,摇头,像是问丫鬟婆子又像是问自己。

丫鬟婆子也后退的,一个字也没法回答姑娘。

顾家几个姑娘跟疯了,疯婆子一样,衣衫不整,头发散乱,丫鬟婆子过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了,冷静下来。

“姑娘。”她们刚开口。

“我的脸为什么成了这样,明明昨晚还是好好的,为什么我的脸一夜之间就像鬼一般,早上起来就变了,到底是谁害了我,到底是谁想害我?大夫,大夫!”

顾家几位姑娘冷静不下来,她们几乎一起再次摸向自己的脸,疯了一样摇头。

想知道这只是一个梦。

一个吓人的噩梦,并不是真的,但很快发现不是梦,她们的脸真的变得像鬼一样。

大声喊道,她们要找大夫,要弄清楚是谁害了她们,让她们的脸成了这样。

她们的脸之前还好好的,没有一点事,毫无征兆就成了这样,她们一定要弄清楚。

还有治好。

想到原来的脸,她们的脸就算比不上大姐姐那么好看,也不是这样。

“姑娘。”丫鬟婆子看姑娘如此,再次开了口,叫住姑娘,到了姑娘面前。

“大夫,叫大夫。”

顾家几个姑娘同时扑向丫鬟婆子,冲到她们面前,要她们找大夫。

丫鬟婆子满心的话,想要劝姑娘冷静的话,说不出来,其实就像换成她们脸这样,也会和姑娘一样。

何况是姑娘。

听到姑娘的话,她们相视一眼,应道:“是,姑娘,老奴马上去。”示意夫姑娘坐下,劝姑娘冷静。

丫鬟婆子分工合作,有去叫大夫的,有去告诉老夫人还有姨娘的,有留下来安抚姑娘,劝姑娘,扶姑娘的。

“马上去,快去,我的脸一定不能这样。”顾家几位姑娘稍微冷静了一点,说完话想到脸又不冷静了。

丫鬟婆子飞快的分好工,去请大夫和告诉老夫人姨娘的去了。

留下的丫鬟扶着姑娘。

劝说着姑娘,扶姑娘坐下来,只是姑娘都不动,手放在脸上,她们也没有办法再次劝。

只能守着姑娘,小声的说着话,顾家几个姑娘都是不动不语,一个人害怕的摸着脸。

“我的脸,我的脸一定要好。”

“姑娘不是要这样。”“我的脸成了这样,好不了了,烂了,见不了人,不会有人会娶我,我和大姐姐一样,娘也会吓到。”顾有几个姑娘继续说着。

“姑娘一定会好的,等大夫来了就好了,已经找大夫了,看过一定能知道是什么原因,知道是怎么造成的,还有老夫人。”

“不要告诉祖縒,祖母要是看到一定不会再宠我,就像大姐姐一样,大姐姐的下场。”

“姑娘。”

“是谁害我的,是不是大姐姐,对,大姐姐脸伤了,所以?”“姑娘,应该不是大姑娘,姑娘不要急,等大夫来就好了,到时候查清楚就是。”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像大姐姐一样,不对,比大姐姐的脸还要可怕。”

“姑娘,不要这样,冷静姑娘。”丫鬟不停的劝说着。

顾家几个姑娘,就算没有住在一起,也相差不是很远,顾家不是太大,分开不远,姑娘脸烂了,要请大夫,要见夫人姨娘老夫人,婆子还有丫鬟总归还是碰到了。

一个个都往门口去,哪里会碰不到,一下子都碰到了一起,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相互看看,看到别的姑娘房中的人也和自己一样,一脸急切,不知道怎么对方也在,问了问,发现姑娘都一样。

脸都不好了,渐渐,知道姑娘都脸烂,一个个都吓到了。

几位姑娘身边的人都在,都脸烂了,这是什么原因导致几位姑娘成了这般?

都吓了一跳,不知所措。

心中不停猜测。

对视一下,不管怎么回事,没有时间耽搁,一个个还是去找大夫,该干什么干什么。

所以门房一下子看到几个姑娘身边的人去请大夫。

顾瑶祖母那里也一下见到几个孙女身边的人,听到几个丫头身边的人一起来,她就疑惑不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顾家二夫人三夫人也知道了,觉得奇怪。

她们问了一下,还是只是知道一点,便带了人去婆婆那里。

“说,怎么回事,这么急的?跑来见我,还是一起来,是你们姑娘怎么了?”

顾瑶的祖母虽不知道几个丫头身边的人来是怎么了,听说还派了人出府找大夫,是人不好?本来不想见的,想了一下,还是叫了她们进来,见了。

她身边的人也看着进来的婆子丫鬟。

“老夫人,姑娘的脸烂了,都溃烂了,很吓人,老夫人。”

几位姑娘身边的人一起跪下,行礼,抬头,磕完了头,恭敬的,听到老夫人的话,一起说了,大声的,几乎一起。

“啊?”

顾瑶的祖母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站起来,手轻轻一拍,盯着她们,她要是不是听错了怎么会听到她们说几个丫头脸都烂了。

这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