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顾瑶报仇(五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是这些香脂。

顾老夫人脸黑了,顾家几位老爷也开始问,这些香脂从何而来。

顾二夫人三夫人几位姨娘更不用说。

所有人都看着这些有问题的香脂。

可惜问出来的都不是需要的。

顾家几位姑娘知道了,差点冲出来,顾老夫人让人去问几个丫头,这些香脂到底从哪里来,有谁接触过,服侍顾家几位姑娘的丫鬟婆子知道自己将被审问。

顾老夫人知道,一旦知道有哪些人接触过,再前后一对照,一查,最容易找到动手的人,

光猜测,她谁都怀疑。

说不出具体的,找到了有问题的东西,解起毒来就简单了一些。

大夫们商量着怎么从这些有问题的香脂里面找出解毒的方法,找出里面所含的东西,怎么治好几位姑娘的脸。

顾三夫人进去陪女儿,安抚女儿,她相信婆婆会查出来,她要陪女儿,没有时间查,顾家几位老爷也等着娘查出来。

他们也在里面看出了一些东西。

其它几个院子,几位姨娘都安抚着自己的女儿,她们询问了不少,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老夫人派人查,好们相信会查出害了她们女儿的。

也让女我簾,尽量回想,还有女儿身边的,也都叮嘱,全部都要回想,说实话,要不然就不要活了。

时间过去,查得的东西多了起来,听在耳里,也有了更多的猜没还有判断,有一个婆子不知怎么想到大姑娘。

觉得会不会是大姑娘的报复,可她又不能说,没有根据的事不能说,老夫人夫人还有老爷们都没人想到。

她一个婆子,还是当做没有想到的好,她小心看向别的人,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想到,应该有,但都和她一样没有说,大姑娘脸被几位姑娘划花的,几位姑娘又一起髹溃烂,不往大姑娘身上想还没感觉,一想就觉得是,老夫人夫人就没有想到的?

婆子在心中想着。

大夫们经过商议,还有检查,确定了香脂里的成份,只是要解毒,还要时间,也不一定能完全解毒。

这让顾家的人都是脸色都沉了下来,不能完全解毒,是不是意味着脸就好不了。

这可不行。

尤其是几位姨娘还有二夫人三夫人激动起来。

顾家几位姑娘也是,不想活了,丫鬟婆子拦也拦不住,顾老夫人最冷静。

顾家几位老爷眉头虽皱着,也冷静。

大夫们仍然只能说尽量,因为几位姑娘都是天天抹在脸上,药力渗得很深,脸都溃烂成这样了。

解了毒,好了也会恢复不了全部,也会有什么留下,再说,他们解毒也不是那么轻易的。

在二媳妇三媳妇还有几个姨娘要闹,几个都闹的时候,顾老夫人拍了板。

顾家的几位老爷提出要不找太医。

太医?顾老夫人说出她的顾忌,府里事情本就多,由于瑶姐儿,站在风口浪尖上,再惹点什么,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顾家几位老爷一听就没再说,娘的顾虑是对的,瑶儿就么尽府里的脸面,无论是传出几个丫头脸毁掉了,被人下了药还是别的。

太引人注目,就说这里面的水,比如几个丫头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府里争斗,就让人笑一场。

几个女儿的脸比不上府里的脸面。

顾老夫人也是考虑过的,原是打算过请太医的,要是不行,解不了毒她会请,但现在可以解毒,只是可能脸上会留下东西而已。

她还是可惜的,也失望,只能想少留下东西在脸上,不然她还要费心思把她们送出去。

几个丫头废掉,她的损失也大,心情也不好。

大夫们得了老夫人的命令,就开始解起毒来。

顾二夫人三夫人不想妥协,也由不得她们,顾家几位姑娘不乐意,同样是由不得她们。

再怎么也没用。

只能认命,顾二夫人三夫人心中有怨,但还要劝自己的女儿,婆婆的性子她们知道,要是再闹,指不定连毒都不给解了,先解,到时候再看,她们也在解毒前问了大夫,知道她们也是想尽了办法的,就是太医也不一定更好,才松口气。

可心底还是怨的,老爷只顾脸面,婆婆也是,顾家几位姑娘更是怨,她们更咽不下这口气。

几位姨娘没有资格多说,怨恨,可她们是人,心中怨恨不比顾二夫人三夫人少。

丫鬟婆子们连质疑也没资格。

大夫们着手一个个解毒,顾老夫人想回付出了,她一说,就要走,顾家几老爷也跟着。

他们也觉得没有必要再在这里了。

娘要走,他们也走,该知道都知道,回去再等也可以了,顾老夫人没管几个儿子走不走,她是回了院子,整个人松口气,坐下来,找了躺椅,她累了。

婆子连忙上前:“老夫人。”

“几个丫头解完了再说,还有找到是谁后再说!”顾老夫人睁了一下眼、

婆子退下。

顾老夫人遣退了所有的人,只一个人,她躺在躺椅上,慢慢摇晃,慢慢入睡。

半晌后,顾老夫人觉得有点困,要睡过去了,她听到一个声音。

“老夫人?”

婆子的声音又响起来,从远及近,好像从外面传来,还有脚步声,她不想听,当作没听到。

“老夫人。”又来了,又是这一声。

顾老夫人还是不想动,她真的想休息一下,可是那个声音一直不停,在她的耳边,惹得她不悦。

“老夫人,有结果了。”

婆子的声音清晰了几分,近在咫尺,让顾老夫人想忽略,想当没有听到都不行,何况这几声叫得她已经醒了过来,她不得不睁眼,可真的不悦:“干什么?”

婆子见到老夫人睁眼,吓了一跳,她叫了老夫人几声,从进来就开始,一得到消息就赶回来,见老夫人不醒,还想着要不要叫下去,别打扰了老夫人才好,要不是想着老夫人吩咐过有结果一定要叫她,她就不叫了,正犹豫间,老夫人睁开了眼。

对上老夫人的眼晴,她如何不吓到,后退一步,跪在地上,行礼。

顾老夫人坐了起来。

“老夫人,你醒了?”

婆子开口,抬起头来,很恭敬。

顾老夫人没有看到别的人,怔了下,想到是自己遣出去的,盯紧婆子:“你一直叫我,说吧,什么?”

语气明显不高兴。

婆子听出来了,心中紧张起来,知道是自己打成了老夫人,哪怕是老夫人交待的,她做了,还是让老夫人生了气,她紧张低头,屏住呼吸。

只想自己这样能不再惹老夫人生气,还有自己说的是老夫人想知道的,老夫人能不再不悦。

“老夫人那边有结果了,查到了一个丫鬟,这个丫鬟悄悄动了几位姑娘的香脂,是六姑娘身边的丫鬟,二夫人一直追打着,说是没想到养了一个这样的,那个丫鬟是最有嫌疑的。”婆子开口,没有再说,等老夫人说。

“一个丫鬟哪里有这个胆,一下动了几个丫头的香脂?”顾老夫人听完先怔了下,反应后,不相信,一个丫鬟而已,就是六丫头身边的又如何,肯定还有没查出来的。

婆子听出老夫人不信,可事实就是这样,她磕了一个头,抬头说了什么。

“查到的就是这样,往下查呢,还有呢?”

顾老夫人接着问。

“还没有问出来,老夫人,没有了,都指向这个丫鬟,这个丫鬟只承认是自己做的,什么也不说,怎么审问也不说,都没有用,宁死也不说。”婆子再次道。

顾老夫人主要是想知道一个丫鬟是怎么给几个丫头下药的,她哪来的本事。

漏了什么?

“宁死不说?那要看她是不是真的不怕死了。”顾老夫人有了想法。

婆子没想那么多,她就是知道了结果来禀给老夫人:“几位姑娘也不相信,还有姨娘,二夫人三夫人先想杀了这个丫鬟,后又不信,大夫什么没说,几位姑娘身边的丫鬟婆子——觉得是这个丫鬟。”

“老爷那边通知了吗”顾老夫人转开话题。

“有人去禀报了。”

婆子说。

顾老夫人摇了下头,她这几个儿子多半不会想更多了。

“嗯,你一会和审问的人说。”顾老夫人小声的和婆子说了什么,婆子脸一变,磕起头来,应了是。

顾老夫人点点头:“几个丫头的毒解得如何了?”

她关心起几个丫头来。

婆子:“没有解完,大夫们还在解。”

“好。”

顾老夫人说了声好,还有行了,让她去了,婆子下去,顾老夫人要看下那个丫鬟是不是真不怕死。

*

纪府,赵嬷嬷天一早,就和郡主说了送梅兰和她娘一家去庄子上的事,还有昨天她处理的经过。

萧菁菁只在听完后点头。

赵嬷嬷问起郡主昨日出去的情形,昨晚,郡主和四爷一起,她没机会问和说。

萧菁菁随意说了。

午膳后,赵嬷嬷从派出去的人那里得了一个消息。

好久没有得到下面传的消息了。

她悄悄见了,听了,让人退下后,连忙找到了郡主,告诉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