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顾瑶报复(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人没有遮脸,像是劫匪,一出来就提着刀剑,凶神恶煞的冲着侍卫扑来,像是早就等着。

一个个都衣衫破烂,头发纠结着,满是泥土,常年呆在山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山贼。

手中的大刀,锋利无比,闪着冰冷的光,络腮胡子满面。

“你们俺站住,这里是俺们山寨的地盘,要想从这里过去,留下买路财,不然别想过去,留下命来。”

说的是为首的人,整个人五大三粗,一脸横肉,一身破烂的皮质盔甲,披头散发,很像绿林大盗和劫匪的首领

大刀一比划,劈向一边,把一块大石劈开了。

侍卫们盯着。

“你们是谁?”难道真的是劫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守在马车旁边的侍卫见状开了口,策马上前,为首的侍卫首领更是大喝,站在最前面,冷声道。

示意身边的侍卫。

侍卫们围上来,对上劫匪。

“不管你们是谁,只要从这里过,再说一遍,这里是俺们的地盘,要想从这里过,留下买命财!不然”对面的劫匪再次策马上前,凶神恶煞的道,刀都举了起来,往下劈,很是吓人,一个个的劫匪也举起刀往下劈。

“我们是京城来的,买路财没有,你们要是敢拦截!”侍卫首领也再次道,沉着一张脸,喝道,挥了一下手,侍卫们再次上前。

“拦住他们,不要让他们冲上来!”

侍卫们都轰然应是。

“不留下买命财,就留下命吧。”对面的劫匪根本不听,或者没有听到,冲到近前,举起手上的刀,砍了过来。

“你们竟然拦截朝中的命官,那就伏首就诛吧,迎上去,拦下这些人,抓住人,看看是不是真的劫匪!”为首的侍卫首领见谈不了,策马过去,快速拦下一个劫匪,对其他的人道。

其他的侍卫应是:“是。”两边很快交上手,打斗了起来,一时之间刀剑交击,越来越急,马车安静的呆在原地,马车里,纪宁知道周安安排的人出现了。

他想看一下外面,他可以离开了,不过他并没有做什么,等待着,押着他的侍卫听着外面的声音,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对视一眼。

想出去看看,是怎么了,但想到大公子,只能忍住,大公子才是他们该看住的,他们看着大公子,外面的事一会再问问就知道,听到刀剑交击还有厮杀打斗的声音,他们的脸色渐渐不好起来,外面到底遇到什么?是?

他们想掀起马车布帘看一下。

隐隐能猜到遇到了什么事了,只有等不行了,他们才能出去。

“是厮杀声还有打斗的声音。”其中一个道,另一个点头:“不知道是什么人,是为了什么?”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什么,他们转开视线。

纪宁还是那个样子,一点也不好奇,不想知道:“你们就一直在这里?听着外面的动静?”

两个侍卫再次看向大公子:“是,大公子想说什么。”他们像从大公子身上看出什么。

“你们不出去吗?不出去帮忙,就一直呆着,外面可是在厮杀。”

纪宁开口,望着他们。

“我们不能出去,也不会出去,我们要留在这里,大公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守着大公子,大公子。”两个侍卫一听开口道。

这一点最重要,也是四爷交待的,他们盯着大公子。

“要是你们的人输了呢。”

纪宁道:“敢在这里出现,拦截你们的人,应该只有那些不知道你们身份的。”

“我们的人不会输。”两个侍卫开口。

“是吗?万一呢,这些出现的人,你们说会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纪宁又问:“知道你们的身份,对方不可能还敢派人来。”

“到时候就会知道。”

两个侍卫道。

“或许是像劫匪还有山贼这些人。”纪宁开口道,两个侍卫没有说什么,纪宁又开口:“你们可以掀开车帘看一下外面,我觉得你们该看一看。”

两个侍卫听了,还是看着这位大公子,纪宁再次:“我也想看一看是怎么回曹国舅。”

两个侍卫面面相窥,点头,有了决定,外面的情况让他们担心,掀起了马车的布帘,看到了外面,外面打斗着,和他们想的一样,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人举着刀,侍卫拦在马车前,拼杀着。

两个侍卫眼中闪过什么,纪宁也看清了马车外面的情形,他紧紧盯着,一个像是劫匪的,举着大刀往一个侍卫身上劈去,侍卫腾挪移动,往马车这个方向退了过来。

纪宁盯着,眸中闪了闪,两个侍卫也看到了,手握着身边的剑,准备要是有人过来,就刺出去。

纪宁目扫了眼,继续看着。

在劫匪刀下,侍卫像是发现了靠近马车,猛的停了下来,手上一刺,转了一个身,回身举起刀往对方身上刺去。

劫匪不怕,手上的刀依然劈下来,侍卫躲开,不由又往马车这边退来。

越来越退。

不过手上的剑也不停的刺着,劫匪跳起来,侍卫又是一个转身,往马车另一边去,劫匪铜铃般的大眼瞪起来,也逼上去。

侍卫边挡边退,纪宁看在眼里,没有再继续看,看向别处,别处的侍卫有杀了劫匪的,也有被牵制,更有厮杀得难分的,地上躺了几具劫匪的尸体,侍卫也有躺下的,受了重伤。

腹部中了刀,全是血,腹部被血染红了,还在不停的流,就算堵也堵不住,地上也是血,随时可能丧命,会死去,剑被打到一边,落在地上,也有半坐着受了伤的,瘫坐在地上血也不停的流,从肩上,从后背,伤轻一点,但也差不了多少,流了一地的血。

这时又一个侍卫中了刀,是手被劈伤,他倒在地上,与此同时也有劫匪倒下,地上不是尸体就是重伤不能再动,一动就不行的人,满地的血还有尸让人难受。

厮杀正烈,一会,又有劫匪倒下,也有侍卫。

看着好像是侍卫站着上风,可是。

侍卫的人不如劫匪多,少了一半还多,很凶险,这些劫匪不像是一般的劫匪,不像是真的劫匪,像是亡命之徒,厮杀就像拼命,对上侍卫都是几人一起围攻,很不一般,很厉害,人又多,似乎早就知道,安排好了。

纪宁扫视了一圈,知道侍卫现在的上风占不了多久,侍卫可能也发现了,围着马车过来。

两个侍卫也看到了,脸色有些沉重,纪宁看出来的,他们也都发现了。

“你们真的不下去帮忙?”纪宁一边看,一边回过头来,看到他们的脸色还有神情,问他们。

两个侍卫不说话,盯紧外面。

“很危险,对方的人多,也不是普通的劫匪,要是这样下去,肯定会被抓住,想必你们也看出来了。”纪宁又道,再次看向外面。

两个侍卫还是不说话。

“你们两个要一直坐在这里?保护我?不下去,不动,就在这里,你们两个要是下去,也多了两个人,就算还是不行,也下去了,要是一直在这里,那不好说,你们是担心我会?”

纪宁像是知道他们的想法,两个侍卫听了,望向他:“大公子不会跑?”

“你们可以下去,不用担心,我跑不了,这种时候,我也不可能跑,能跑去哪里,对面可是有人,先不说对面的人,就是这里是哪里,我一时也没有弄清楚,放心吧,去吧。”

纪宁道。

“好。”两个侍卫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也许早就想下去了,但一直担心他会跑了,他一说,两人心中一想就同意了,一起道。

“我就算跑,你们也该下去帮忙,不然。”纪宁这时说了一句,两个侍卫正要下马车,听到,回过头。

“我不觉得有错,你们要去就快去,我不想等太久,要是实在没人,我也会下去帮忙。”

纪宁也是练过武的。

“大公子还是在马车上等着吧。”

两个侍卫可不能让大公子冒险,有什么事,必竟是大公子,他们怎么敢让大公子也下去。

两个侍卫说完,就提剑下去了,冲到一个劫匪面前,提剑就刺。

劫匪见马车里冲下来两个侍卫分出几个人迎上去。

又是刀剑交击的声音,厮杀起来

纪宁在马车上看着,他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他凝着两个侍卫的动作,侍卫有了两人的加入,多了两个人,还是两个最厉害的,情形更好了。

不过人数还是有差异,就看最后会如何了。

两个侍卫很利落,一下干掉了两个劫匪,一起对视,再扫了马车一眼,想来大公子也不敢下来,或离开。

马车在后面很安全,大公子要是知道就会呆在上面,一直不下来,等结束,或没办法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也顾不上大公子了。

杀了眼前的劫匪,不顾地上的血还有溅落的血,以及热血喷出来的感觉地上的尸的身上多的一点小伤,他们继续。

又迎上几个劫匪,劫匪,也知道他们不好对付,全力迎击。

纪宁目光一直注视,两边打斗厮杀得难舍难分,没有人注意他,有他也不在意,看得出一时半会完不了,两边都会拼尽全力,缠着对方,拼出一个结果,他自由了。

再看了会,觉得时间差不多,两边还是那样,侍卫的情形变差,他小心睥着四周,他要离开。

周安想来安排了人接应,在哪个方向等着,等他过去。

在这之前,周安肯定安排了让他离开的机会,他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让他能好好离开的机会,要是一个人离开,怎么也说不过去。

他不想让四叔知道这一切,他和周安的谋划,怕四叔再把他找到,抓回去。

他随时准备着。

忽然。

一个劫匪不知道怎么从侍卫的围攻下冲过来,冲着马车,后面还有两个劫匪也冲了过来,一前一后,举着刀。

直直的往马车这里来,看着目标是马车,侍卫看到了,也有侍卫追上来,想要拦住。

可是慢了一步。

纪宁知道自己等待的有结果了,等待的机会来了。

眼前就是周安安排的机会,他能离开的机会,心头一松,紧紧的盯着,怕出任何的意外。

一旦出了意,再找机会就不会这么容易,就要难点了。

在他看着的时候。

劫匪冲近了马车了,凶神恶煞的举起手,像是要劈到马车上,劈向纪宁,纪宁稳着心神,一前一后几个劫匪过来,手上的刀一下子斩在马车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