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顾瑶报复(二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没有斩断马辕,马车却受了惊,前面的马惊动,陡的抬起腿,一阵乱转,嘶声叫了起来。

驾马车的侍卫不在,下去了。

马车没有人驾奴,受了惊先还会原地乱转,惊叫,抬着腿颠了一下,突然往一个方向冲去。

让人猝不及防,也没有意料,劫匪就没有料到,愣了下。

侍卫那边终于听到了马受惊的惊叫声,看过来,看到马车冲出去,大公子,脸色一变。

劫匪又提起刀追来。

纪宁心提起放下,眼看后来的劫匪和前面的都又举起刀,往他来了,马车就冲了出去。

知道是周安安排,他也担心,侍卫也看到,再迟一点就会过来,他松口气,劫匪不会追上来,想来会假装追在后面。

以防侍卫过来,拦下侍卫,也可以做出他是被马带走的,四叔知道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大公子!”侍卫飞掠过来,迟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马车去了,受惊着随便找了一个方向窜去,他也追上,后面更多侍卫追来,都不再管劫匪直追着受惊的马还有大公子而去。

被丢下的劫匪见状,提着刀,恶狠狠的看着,刀上都是血,为首的满脸横肉,大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口,像只熊一样。

“跑什么,俺还没有说话呢,难道是去追那个小白脸,站住,俺叫你们站住,留下钱,哼,俺要买路财,走,追上去,拦下他们!”

这个为首的正是劫匪的头目,大力拍了胸口,提着大刀,一挥大刀,冲到前面,回身过来,刀猛的往地上一插,很吓人,让一些劫匪拦下没有离开的侍卫,他带人再次追上。

留下来的劫匪点了一下头,冲到想要离开的侍卫面前,拦住,接着厮杀:“接俺们一刀,才能去追,不然,俺可不让你们走,你们那什么公子别想活了!老大带着人追上去了,那马也是,受了惊,那个小白脸多半会摔死,不摔死也会死于老大的刀下。”

余下被拦住的侍卫,看着劫匪。

“大公子千万不要有事。”他们知道没有办法跟上去了,只能迎敌,只能留在这里。

他们提剑再次迎上。

“你们也别想活,不给买路钱,还跑,俺们要杀了你们。”劫匪盯着侍卫,刀陡的一挥,甩了出去,直向一个侍卫。

侍卫被刀甩来劈中,整个人一倒,倒向地面,刀抽了出来,刀上全是血,侍卫啪一声倒在地面上,血不停的流。

侍卫们见状,更加上前,劫匪也围攻着。

带着劫匪追着马车的头目,一边追一边追着侍卫杀着,侍卫们一个个不得不反身再次打斗起来。

侍卫们努力想要追上大公子,大公子!无奈不行,劫匪不放过他们。

一个个被拖住了。

最开始追着马车的劫匪回头一看,看着后面的人,很怕,不过看向前面的马车,又追上去。

渐渐,他们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再次回过头来,发现老大追来了,侍卫被拦住,他们松口气。

收回视线,看向马车,不用再担心了,侍卫都被拖住了,只有他们,那个人交待了他们能完成了,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他们很清楚,快速驾马上去,他们可不能迟了。

老大拦住了追来的侍卫,他们也不怕了。

纪宁一直隔着马车听着外面的动静,感觉着马车的颠簸,怕侍卫还是追了上来,他听着马跑动,马受惊的叫声。

还有劫匪的声音,侍卫甩掉了吧,没有追来了?就是追来也应该被拦下来了。

他记得劫匪是先追上来的,侍卫在后面,劫匪很多,想来拦下了侍卫。

马车冲进了树林里面,纪宁感觉到马车更颠簸了,不停的撞着什么,坐在马车里,很不平稳,他决定再等一下,再看。

后面的劫匪在马车冲进树林后,甩开后面的人,马车冲进树林后,不知道是不是又受了惊,马再次惊叫了一声,马蹄抬起,叫着往一边冲过去。

纪宁听到,稳住自己,在马不再乱跑的时候,掀起马车的布帘,盯着外面,虽然马受了惊,他一直没有受到什么。

他先看了后面,后面只有劫匪,他皱了下眉头,劫匪更近了,就要冲到面前来,他转开视线,望向前面。

前面看不到路,没有树木,好像一下子树木都没有了,很空旷,什么也没有,马跑得很快,他有些紧张起来,为什么没有看到周安别的安排。

是有安排还没看到,还是周安忘了安排,亦或者他错过了什么,马受了惊,因为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一定要让它停下来。

他不知道后面的人何时才会上前来拦下马车,他不想把一切交给别的人,先把马车停了,他再度望向后面,劫匪骑着马跑来了。

离之前的位置有些远了,他安下心来。

手放开马车的布帘,打开马车的门,到了前面,驾住马车,让马车停下来,安抚受惊的马。

马还是往前冲,他手摸在马上,拿起马鞭中,拉着缰绳,身上的锦袍上染了一些一边树枝上的绿汁,他不管,乌黑的头发束起,在风中飘动,锦袍的一角也是。

他一边拉紧缰绳,一边驾驭住马,拍着,如玉如兰的脸上抬头,说着什么。

“公子。”

这时,后面冲来的劫匪开了口,为首的更是叫了公子两个字,依然往前冲,要冲到马车前。

纪宁听到对方的话,还有声音,抬起头来,看到他们在前面,他没有说什么,看着他们。

劫匪冲到马车前,先是拦下受惊的马,马本来就在纪宁的安抚好不再乱动了,一下子被他们又惊到,想要乱跑,马蹄也提起来,嘶叫着,马蹄乱转,马车也颠簸起来,随时会跑掉。

好在劫匪可能怕马跑掉,他们分开,拦在马车的四周,马再是叫再是乱转,提起马蹄受惊也没有往一边跑掉。

“前面是悬崖了,公子。”拦下马车后,等到马不再那么受惊,为首的劫匪说,有点惊的道:“公子不能再往前,好在来得及。”

其余的两个不说话。

纪宁盯着,他的手还在安抚着马,马乖了下来,也一点点温顺下来,劫匪再次松口气。

不再关注马了,但他们:“后面的人不会追来,有我们在,我们看着,公子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

“你们是?”纪宁问起来。

“我们是奉命行,秦命来找公子的。”对方再道.

“前面是悬崖?”纪宁听在耳里,没有再接着问,想到他们说的,有点后怕,再看前面的情况,确实像是悬崖,要是晚一点,就掉下去了。

他可不想就这样掉到下面.

也怪面前的人,没有拦下他,他们不是奉命行事吗,为什么不弄得妥当一点,为什么让他处于危险,他不满,只是也不好说什么,这个计划,难免会有漏洞,他摸着马的手一停。

马回过头来,叫了叫。

纪宁再次安抚它,它又动起来,劫匪看着。

“后面的人公子不必担心,一切会如公子的意,公子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了,安全的离开,我们才能得到应有的报酬.”

“你们是受?”

纪宁还是要问清楚,他不再去想无关紧要的,先确定一下这些人的身份,劫匪:“我们奉一位公子的命令,带着人来主里埋伏着,等着机会,还有公子一行的到来,然后照着计划行事,那位公子姓周,让我们告诉公子。”

那位公子找上他们,说的,和他们谈成的交易,还有约定,他都听老大说了.

这位公子,不是一般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需要他们帮忙,这些不是他们该想的,事情完成了.

如预料,之后就是得到报酬,还有这个公子去他想去的地方.

“他还有什么安排?”

纪宁闻言,知道一切如自己所料的,是周安派他们来的,他继续问起来。

“公子如今不用担心任何的,之前让公子置于危险,马受惊差点掉下悬崖是我们没有做好,但一开始我们也是想以此来掩饰公子的踪迹,就是稍微错了一点,请公子见谅,公子要离开这里,周安子都说了,我们都安排了,也都心里有数,公子还是坐在这个马车里,我会让人驾车,带着公子远离这里,到一个地方,一路都会很小心隐秘,一直到和那位周公子约定的地方,京城外面.”

这个劫匪说完.

纪宁点了头:“好,就交给你们了.”

劫匪三人看了看彼此,驾马的驾马,跟在旁边的跟在旁边.

纪宁注视.

驾马的劫匪驾起了马来,马车动起来,纪宁安抚着马,马车往另一个方向去,走的隐秘.

就像刚才驾马的人说的,纪宁:“后面的人确定不会跟来,你们确定缠住了,确定没有破绽?”

“没有,公子放心,我们的人知道怎么做.”

驾马的人没有回头.

纪宁不再说话,还是掀着马车的布帘看着四周,马车走过的地方他都记了下来,都注意了,后面很久都没有人跟上来.

纪宁又盯了下前面周围,知道自己逃掉了,不再被四叔的人盯着,四叔的人一时之间找不到他.

他放下马车的布帘,不再看外面.

坐在马车,他等了等,还是一片安静.

“公子.”有声音响起,他开口问:“还有什么事,或者什么?是不是人追来?”

“不是,公子坐好了,前面的路很顺,会加快速度.”

外面的人说.

“我知道.”纪宁坐好.

他真的自由了,四叔的人被拦住,等到四叔的人知道他的行踪,找上他,不知道过去多久.

四叔的人死了不少,想来会因京禀给四叔.

不知道四叔会不会怀疑,他和周安说的是不要死太多人,周安说要是不死人,会让四叔怀疑.

所以周安安排的是厮杀打斗.

四叔不要怪我,是你硬要送我回越州,我不想,我只能这样逃掉,想尽办法从你的手里逃开.

周安能帮我,我也才有机会,他想到馨姐儿,他不会再轻晚掂四叔抓到,知道.

马车跑掉的地方,侍卫又死了几个,劫匪也死了几个,双方厮杀了一会,僵持住了,分成两边,对峙,停了下来,侍卫听不到马的声音,也看不到马车,树林更是一片平静,他们不知道大公子被马车带去哪了,不好.

侍卫首领手又一挥要说话.

劫匪首领盯着,和身边的人说了什么,居然慢慢退了,往后退,你是要走,侍卫首领发现了,想说什么.

劫匪:“俺们不和你们打了,俺们死了太多人,不是傻子,打下去也没用,东西都跟马跑了,不知道追上没有,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早晚俺们会报仇,风紧扯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