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顾瑶报复(四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不容易到了这步,居然昏了过去,有人上前,检查了一下,不是不行,是昏了过去。

“是昏过去了。”

又有人上前看。

婆子也问了一遍,不是不行是昏了,得到确定的答案,只能和老夫人说,等她醒来。

这个丫鬟既然想明白要说了,就好办了。

只要等一等就行了,老夫人还有二夫人三夫人几位姑娘姨娘想来会同意。

她们也可以不再审问,她放下心来。

她把手上的亍火交给一边的丫鬟,看了丫鬟,丫鬟端着余下的盐水,还有一大半。

婆子俯身又在丫鬟的脸上拍了一下,看到她身上血肉模糊被泼过盐水的地方,那些盐水还在。

再看丫鬟闭眼的脸。

几个丫鬟没动,注意着,婆子也是。

“去告诉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几人吧。”婆子开口,有婆子应是,婆子抬起头来,直起身,又叫住了人。

“先不要去,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

“不告诉老夫人吗?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大老爷还有二老爷姨娘们姑娘们等着。”正要离开的婆子回身问。

丫鬟还有别的婆子也不解,疑惑的看向婆子,婆子凝着她们所有人,手在昏过去的丫鬟血肉模糊泼了盐水的地方摸了一下,感觉到一动,又盯着,仔细打量。

所有人都凝着,木仗被人提着,木凳上有泼过的盐水,有血迹,还有别的,婆子打量了会,没再看。

在场的都等着婆子说,婆子起身抬头,看向丫鬟手上端着的余下的盐水,在场的人跟着婆子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盐水,心中有所悟。

下一刻婆子说了,问道:“你们说要是把这个泼下去,会不会醒,想来可以,这些盐水会让她更痛,一下就醒了,到时候就能问了,可以马上问出来背后指使的人是谁,不用再等,不用再先告诉老夫人等,有痛苦支撑着,想来能争取一会时间,事后怎么我们也不用管,反正是要死的,也能早点完成老夫人交待的。”

“会不会太过,再泼下去不知道符怎么样,到时候人死了呢,她都说了要说了,就是因为不用再受盐水的苦,才说的,这一泼下去会不会不愿说了。”

丫鬟,刚来的丫鬟道。

婆子睥了睥她:“死应该不会,你太心软,也不看下她做了什么,老夫人等的命令,想违令,或者想以身相替?”

都这样说了,丫鬟不敢再说,别的丫鬟婆子也是。

就算还有想法和疑问。

“至于说她醒了不愿说,哼,那就再泼,看她怎么选,等她自己恢复,醒来,或找人来治,浪费时间不说,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可能会不满,一个罪人,做错了事,命也是有事要问才留下,没必要,泼盐水是最好的,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等知道也会赞同。”

婆子又说了一句。

没有人再有异议了,想着婆子的话就觉得对,之前拖了那么久,浪费了她们那么多时间。

能一下子完成老夫人交待的也好。

一个个点头,赞同。

赞同就好,没有说的就好,这就是她们一起做的决定,到时候和老夫人说也好说,婆子让丫鬟去泼,她没有亲自再泼盐水。

只要醒了就问,问清就回去,趴在凳子上的丫鬟是死是活不再重要了。

所有人看向丫鬟,丫鬟有些紧张,端着盐水,走到木凳前面,凝视昏过去一直仗打也没有开口的丫鬟。

“泼吧。”婆子开口,在场的盯着。

丫鬟手一动,没有多想,手中的盐水泼了出去,直接泼,到了趴在凳子上的丫鬟身上,她年喜新厌旧血还有血肉模糊的一切。

泼守凶,她收回手,退了一步,没有细看,在场的人点头,婆子说了一个好,走近,等趴在凳子上的丫鬟醒来。

目光不断在她的身上还有泼了盐水的地方扫过,那些盐水和先头一样,泼到打烂的地方,伤口处。

马就像水开了,冒了泡,还动着,趴在凳上的丫鬟也动了。

很好,很好,要的就是这样,再痛点,就醒来了,一切了结,不用她们再来。

所有人都上前去,连刚才后退了一步的丫鬟也上前,刚才来的丫鬟也是,都等待着。

心里都提起来。

想法也朝着婆子靠近。

闭着眼,昏过去的丫鬟昏过去也感觉到身上的痛苦,猛然的痛苦,整个人再不能昏下去。

身上本来就火辣辣很痛,让她在昏过去后就痛苦,一是之前的痛,二是多加上的痛,突然之间就像身上被泼了油,热辣的油一样。

在身上燃烧着,像是要烧尽她,烧死她,从来没有过的痛意袭来。

痛得不行,就种忽然加剧的痛苦有些熟悉,好像她曾经受到过,身体有种心有余悸感。

她再也禁不住了,陡的从昏迷中醒过来,而后更痛,她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眼前是。

睁开了眼,闭着的眼动了动。

“醒了。”

婆子第一个看到,看到趴在凳子上的丫鬟眼晴动了,睁开了眼,没有多少表情的道,别的婆子丫鬟没说话,就看着。

“我。”丫鬟想起了一切,在看到眼前的人后,想起来,也知道自己为什么痛,还有刚才的痛是什么。

盐水,她又被了盐水,一身都是湿的,头发湿漉漉的,难受到极点,还有咸意,她虽然醒来,可是迷糊有神智让她没办法多想。

“现在可以说了吧,是谁指使你的。”

婆子直接问,没有多少情绪,冰冷无情,想快点问了走开。

在场的人也逼视着,围着。

趴在凳上的丫鬟想起自己在昏迷前的话:“指,使,我,的。”

没有人说话,都听着。

趴在凳上的丫鬟:“是,是,没有人,让我死吧。”接着又昏了过去。

婆子还以为丫鬟会说了,结果是这样,气得脸铁青,别的丫鬟婆子也是一个样子,气得不行。

“她还是不说。”

一个婆子道:“怎么办。”

丫鬟婆子对视。

“怎么办?”

审问的婆子冷冷的说:“还能怎么,不说就继续审问,再去找盐水来,再来,再打,再泼盐水,一直这样轮换着审问。”

丫鬟婆子只能点头,有别的想法的,也无法说。

审问的婆子,低头,伸出手,抓住趴在凳上的丫鬟,提着她,摸了一下她的鼻端,若有若无。

好像没有了,她神情变了。

正要动作的丫鬟好发现:“怎么了?”

“没事,还有一口气。”审问的婆子道,丫鬟婆子心头放松,刚才她们吓了一下,以为不行了。

审问的婆子丢开手,退到一边,看着丫鬟婆子动作。

端来新的盐水,还有重新仗打,审问的婆子安排着,叫了一个丫鬟去告诉老夫人等。

丫鬟去了。

顾老夫人一行人等得快要亲自去看,丫鬟进来,把不久前发生的说了,顾老夫人用力拍了矮桌。

砰一声响,她气,那个丫鬟敢戏耍她,先要说,醒来又不说,盐水不错。

她赞了一声,光是仗打怎么行,有盐水更能折磨,让她说出来,她没有意见。

顾二夫人三夫人更气,丫鬟婆子心有戚戚然,她们没有亲眼看,只是听就觉得可怕,不敢想去看。

听到声音还是远远传来的,看向进来的丫鬟,丫鬟看到,不知道?

丫鬟低着头。

那位嬷嬷说的,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赞同,她不敢抬头。

“这回希望快点,别又要很久还没收获。”顾二夫人三夫人仔细听了下外面的声音。

顾老夫人不语,丫鬟婆子更戚戚然。

跪在下面的丫鬟头碰着地面。

“娘。”顾二夫人三夫人望着娘,顾老夫人让丫鬟去,再看,快点禀报。

丫鬟到了外面。

没有太靠近,太残忍了,她看着木杖打下,血肉横飞,还有盐水端来,不停的一点点的泼,婆子丫鬟没有一个迟疑。

审问着,趴在凳上被泼盐水和仗打的身体颤动,好像是醒了,审问的婆子凑近。

“我说,是大!”

没有说完。

审问的婆子没有想太多,和前几次一样,审问几次,丫鬟终于说了,她一边警惕一边高兴的问。

丫鬟张着嘴,死了,婆子正听着,这回怕丫鬟耍诈,她没有叫停,婆子们还是打着,丫鬟也泼着盐水。

在这种折磨中,丫鬟真的受不了了。

咽了气,死去了。

婆子听着听着,没有声音,一看,丫鬟闭着眼,歪着头,她以为是昏过去,又昏了,还要说。

“又昏了?这么不经动手?醒了,再泼!”婆子看向泼盐水的丫鬟,她不想再停了。

有婆子觉得不对,人好像死了。

吓住,没有动。

又有人发现不动。

端着盐水的丫鬟才要泼。

“不会是死了吧。”

有婆子道。

审问的婆子发觉不像昏这去,手一伸到鼻端,呆住,没有气了,丫鬟见到,端着的盐水不敢再倒。

婆子们一个人都呆呆的,在审问的婆子收回手,又有婆子去探鼻息,没有了。

“死了?”

这一下可怎么向老夫人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